? 第200章:性子不能太急!-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200章:性子不能太急!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4:24Ctrl+D 收藏本站



“苏所长去村西头了,老黄家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拎着铁锹要打人呢!”周村长看到孙易来了,怒气一收,脸上露出了笑容。 (w W W .??. c o M)

孙易笑了笑,瞄了一眼那个小姜的肩章,递了支烟过去,“一年没见着,都升警官啦,再熬两年,也能混个所长当当!”

小姜刚要把孙易手上的烟打走,可是听到了后半段话不由得一愣,他也是感慨万千,当初连赖黑子一个小小的混子都搞不定的年青人,现在已经一飞冲天,成为他仰望的存在,他说自己能当所长,如果他能够使使力的话,或许……真的可以啊!

小姜有些尴尬地搓搓手,接了烟,抢着给孙易点上。

孙易笑着道:“火气别那么大,大家又不是不说理的人,说通了就好了,苏镇长不是一再强调工作工讲究方式方法嘛,你在城镇长大,乡村里头的事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关键是性子不能太急!”

小姜警官低头听着,心头却更加感慨了,此时的孙易哪里还像一个与自己同龄的年青人,分明就是一方豪强,人家也有资格说这种话,如果放在一年前的话,他跟自己这么说话,说不定自己就要掏铐子了。

孙易拍拍小姜的肩头道:“走,跟我来,我来就是帮镇长解决这事的,别忘了,我还是镇上的办事员呢,临时编制的那种!”

“易哥想要个编制还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听说林市的市局当初还要招你呢!”

孙易哈哈地笑了起来,“他们可不敢用我,我太能惹麻烦了!”

谈笑间到了村西头,老黄头正拎着一把铁锹指着苏所长叫骂着,苏所长也是一脸的无奈,农村的工作一向都是最不好做的,总不能因为这么点事就掏铐子拿人吧,警察这类暴力机关的人员在农村一向都不怎么管用。

农村人骨子里就有对官府的敬畏,可是一旦涉及到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哪怕是造反都敢下手。

“黄大爷,你这是干啥,这么大岁数了火气还这么大!”孙易乐呵呵地迎了上去。

农村人最重一个面子,就算是苏所长都没这个面子,偏偏孙易就有,而且面子还很大,省长来了都未必有他的面子管用。

“小易,你来的正好,你给大伙说道说道,这倒底是咋个理!”老黄头把铁锹向地上重重地一插高声叫道。

“咱家的瓦房盖起来还不到五年哩,砖头瓦块的都好着呢,再用上几十年都不成问题,可是现在倒好,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要把我家的红瓦片换成薄薄的小铁皮,这换成是谁谁干呐!”

“黄大爷,您这是在骂人!”

“啊?我咋个骂人啦!”老黄头有些愣了。

“您忘啦,我家的房子可是去年才盖的,那瓦片还新着呢,过两天还不是一样要换!再说了,咱这红墙蓝瓦的多好看!”

“反正我就是觉得那个薄薄的铁皮不靠谱,用不了两年就要漏雨啦!”老黄头固执地道。

孙易嘿嘿地笑了起来,说话的声音也大了起来,不仅是说给老黄听,还说给四周的村民听,“漏就漏呗,漏了再给换新的,咱总用新的还不好!”

“啥?还能给换?”老黄头一愣。

“那当然啊,黄大爷,我就给你说说这个理,咱们换彩钢瓦塑钢窗,是上头统一给换的,不用花咱一毛钱,这个大伙是知道,而且拆下来的瓦片都归咱自己,在自家放着也坏不了,咱相当于赚了呀,这换上彩钢瓦之后好看,当官的脸上也好看,咱们大家都好看!”

“等过两年出了问题,再换一批新的,这些东西可都是要花钱的,你以为人家当官的不吃饭啊!总得给人家留点吃喝不是!这样一来,咱经常免费换新房顶!”

孙易这话要是让苏子墨听到非气得翻白眼不可,但是不可否认,苏子墨不拿钱,不代表别人不拿,这份国家补助经手的都要沾一点,不大不小的也是一个利益圈子。

有了孙易这么直白的解释,再加上他的面子,东沟村的人很快就不闹了,人家信的孙易的人品,孙易也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任,到时候真出了问题,官方不管,孙易也不能抹了自己的面子,就算是自己掏钱,也要请人帮大家伙重新铺上瓦片,所以有的时候,这种事情不是那么好接的,一个不好,可就把自己的名声给砸了。

对于孙易来说,这只是一点小事,但是对于别人来说,就是大事的,看事情的角度不同,处于的高度不同,解决的方式和难度自然也不同。

孙易倒底还是没走了,被周村长拉去家里喝酒,孙易把苏所长也拽上了,都是镇里的头头面面的人物,落下谁也不好。

农家待客,最最热情的就是杀猪,只是现在才刚入秋,杀猪不合适,次一等的就是现杀鸡鸭鹅了,周村长把自家的一只大鹅宰了,邻居又送来了一只鸡,有这两样就算是硬菜,在村人看来,这种菜就算是招待国家领导人都足够了。

铁锅靠大鹅,小鸡炖蘑菇,再蒸上一盆子鸡蛋酱,各种蘸酱小菜,几个人吃得满嘴流油。

从村长家里出来,苏所长用力地跟孙易握了握手,什么都没有说,心里还有些后悔呢,当初他跟武谷对立的时候,杜彩霞曾请他出面帮着说和,当时他也没当一回事,可是谁想到,短短的时间孙易异军突起,不但跟武谷合作,而且现在他的发展完全盖过了武谷。

武谷只是一个地方上的大混子,可是孙易这个年青人,却已经把自己的影响力直接扩展到了周边的两市,就连孙易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现在也算是一个跺跺脚四方乱颤的大人物了。

辞别了苏所长,直接开车回家,他现在懒得厉害,哪里都不想去,就想回家休息,在路上看到几辆摩托车,驮的都是满满的蓝莓,心血来潮,不如进山采蓝莓,也不知那片蓝莓田怎么样了。

说干就干,回家就把那几个大筐给翻了出来,似乎知道孙易要进山一样,最兴奋的就数一点白了,围着他转个不停,还帮他把那个小些的筐从仓房里叼了出来。

白素脸上微显难色,以她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早就不用进山了,而且,她也不喜欢进山,放着舒适的生活不过,谁乐意去遭那个罪呢。

自己想要更好的生活,就要靠近这个男人,咬咬牙也跟着一块进山,大不了多吃点苦,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清然的声音,然后大门被推开了,一点白一溜烟似的跑了过去,几口把探出狗窝直呲牙的母狼给咬了回去。

然后一点白十分热情地迎了上去,进门的正是柳双双和白云,孙易还向她们的身后看了一眼,没看到柳姐的身影。

“哥,你要跑山呀!”柳双双的眼睛一亮,去年山中采蓝莓的日子,无疑在她的生命中留下了最重的一笔,二人就是因为蓝莓而结缘,让他成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嗯,正好进山躲一躲,这几天喝得我有些难受了!”孙易笑着道。

白云啧啧有声地围着孙易转个不停,“你现在大小也算个人物了,还用得着去赚这几个小钱吗!”

“我采蓝莓又不是用来卖的,是用来酿果酒的,哼,去年酿的果酒有一半都被你给喝了,而且还连喝带拿的!”

“你可别胡说,我是帮着你送礼的,我爸爸喜欢喝果酒呢,人家大小也是个市长不是,送点东西能死啊!”白云毫不客气地道,不过目光却一个劲地向白素的身上瞄。

白素很聪明,也很懂事,十分自觉地把自己定位在孙易的小三甚至是小四的位置上,向白云淡淡地一笑道:“我是过来帮个忙的,忙完了我先回去了,镇上的加工厂不能没人盯着!”

孙易点了点头,白素松了口气,赶紧出门开车向镇里行去。

白云撇撇嘴,她才不信呢,她跟柳双双不一样,孙易说什么她信什么,就算他说太阳是方的,柳双双也要找出一百种方法来证明他说的是对的。

白云却叽叽歪歪地围着孙易说个不停,“那个娘们挺不错的啊,屁股够圆,肯定夹得紧吧!”

“你闭嘴!”孙易有些恼火地道,“小心我叫一点白咬你!”

“哼,小白,过来,看你咬不咬我!”白云说着向一点白招了招手。

一点白颠颠地跑了过来,在白云的身上蹭蹭脑袋,力量大得把白云差点顶了个跟头。

“你就不能给狗换个名字吗,小白小白的,听着像叫我呢!”

“习惯就好了!”孙易笑道。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只能先准备一下,明天早上再出发,给两个小丫头弄了点吃了,吃完了饭,白云看着院子里头那个流水池塘欢呼了一下,叫嚷着要游泳。

只是她游得太奔放了,直接就把自己给扒得精光扑通一声跳进了水里头,孙易躲在屋子里头没敢出去,平时两人乱来可都是避着人的。

看书王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