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你送啥鸡蛋啊!-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99章:你送啥鸡蛋啊!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4:20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折腾又到天擦黑,外头传来了一点白提警一般,并没有攻意恶意的汪汪叫声,来的是熟人,趴门一看,是六婶子,正拎着一个小筐向院子里走,一点白跟在她的旁边,张着嘴巴子把这个小筐给接了过来。

孙易赶紧套好了衣服迎了出来,屋子里的白素在手忙脚乱地穿衣服,拢头发,女人可比男人麻烦多了。

六婶子也有眼力价,就在葡萄藤底下坐了,拉着孙易话家常,一点白把小筐放到了孙易的脚边上,都是大个的红皮鸡蛋。

“六婶子,这不年不节的,你送啥鸡蛋啊!”孙易笑道。

六婶子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得很怪异,“婶子也是过来人,今天可有好几个人在你家这里听墙根呢,现在满村子的老娘们都骂自家的男人没用处,倒是你呀,还年青,那事的时候也悠着点,可别坏了身子,上了岁月影响可就大了!婶子给你拎筐鸡蛋补补身子!”

哪怕孙易的脸皮厚,也被六婶子的话造得满脸通红,一点白光守着门,却没守墙根,让人给听去了,扭头瞪了一点白一眼,你咋那么不开窍呢,下回有听墙根也咬他。

一点白一脸的无辜,还有些茫然。

“你跟一只狗较什么劲啊!”六婶子看着孙易窘迫的样子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时候白素也收拾好了,丰满的面孔上尽是潮红的神色,从屋子里端了茶水出来招待六婶子。

六婶子不停地偷笑着,却没有再拿两人打趣,她也是识情识趣的人,知道孙易的女人不止一个,所以这种事上,绝不会说得太深,私下里谈谈就行了,可不能当着人家的面去说,那会得罪人的。

把六婶子送走了,白素的脸红着,看着这张粉红的面孔,孙易不由得又有些食指大动,只是,身体却有些承受不住了,感觉明显有些痛苦了。

“好好休息吧,这几天你也累坏了!”白素赶紧说道,她也知道男人在这种事上不能闹得太过份,太过份了真容易出事的。

在家里头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看看电话,又是好多未接电话,看样子真的该走一趟了。

白素跟孙易一块走的,至于一点白,它已经习惯了在家守着门户,当然,现在还有它的后代。

白素要去管理厂子,现在正是旺季呢,当然,她也尊照了孙易的说法,把价格又适当地提了一提,这么一干,周边几个村的人,谁不要竖个大姆指头说一声孙易够仁义,孙易的名声民心算是赚了个十成十。

孙易应着沿途那些大哥们的邀请,开着车一路喝到了松江市,到了松江市才发现,自己在松江市也有着不小的地位,当初在松江市杀人逃命,没过几个月就杀了回来,反倒是把仇家韦一轩一夜之间就搬倒了。

孙易在这里不但应这些大哥们的邀请吃饭喝酒,同时还是来取车的,倒是还有意外之喜,当初扔在车里被警方没收的那二百万也还了回来,松江上下也知道孙易跟某些神秘部门关系匪浅,所以他的钱吞起来太烫嘴了,干脆人情做到底,还回去算了。

新上任的刑警队大队长还单独找孙易一起吃了个饭,送了两条烟,不求别的,言里言外的意思就是易哥您大人有大量,想怎么玩都行,就是别玩得太过份了,给兄弟一条活路。

孙易细细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之前那个杜警官和他的手下被抓走之后,直接就没了消息,甚至公安部还给下发了一个抚恤通知书,也就是说,这人从此以后就失踪了,再不会出现了,着实把松江的警务系统给震了三震。

人家放下了身段,孙易自然不好再崩着,称兄道弟地喝上几杯,算是冰释前嫌了,孙易突然又想到了那个刘秘书,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向这个队长一问才知道,刘秘书因为情节并不严重,只是罚了款,然后她本人就离开了松江市,也不知去了哪里,这位队长还暗示,如果孙易有意思的话,他可以帮忙查一查,这年头,走到哪里都需要身份信息,只要一调身份证号,用不了多久就能查出这人的具体位置。

孙易摇了摇头,他跟刘秘书谈不上什么情谊,仇怨倒是有一些,如果非要有什么情谊的话,就是自己纯心为了给韦一心找堵,然后用套搞了人家一次,仅此而已。

告别了这个新任队长,试探着给金花打了个电话,她正打着麻将呢,一听孙易要来,麻将也不打了,直接就回了家,又是洗澡又是订饭菜的,等孙易到的时候,已经摆了一桌从饭店送来的饭菜了。

金花也算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当初如果不是她通风报信的话,梦岚姐怕是就要被韦一轩留在松江市给祸害了,一定要报答道,金花不拒绝,孙易也不装什么正人君子,在一起早就熟悉了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了。

而且金花的承受能力比较强,又正值虎狼之年,跟她在一块更加疯狂,什么都敢玩。

一通疾风暴雨,孙易揉着微酸的腰躺在床上休息,虽说缓了两天,但是前几天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

正跟金花说着话呢,孙易的电话响了,低头一看,是苏子墨打来了,一想到苏子墨那疯狂的劲头,让刚刚疯狂了一下的孙易就忍不住身体发抖,腰子都跟着酸了。

犹豫了一会才接了电话,打定了主意,如果她要是叫自己回去,自己一定拒绝,找个什么借口呢?孙易现在终于知道村里的老爷们开玩笑时候所说的躲比逃难是什么感觉了。

借口还没有想好呢,苏子墨沉静而又略显紧迫的声音响了起来,“孙易,有没有时间,马上到东沟村帮我解决一些麻烦,警察去了不管用!”

“嗯?什么麻烦都要动用警察?”孙易一愣问道。

苏子墨叹了口气,“去年你说得就对,村镇改造工程,确实容易出问题,现在东沟村就出了问题!”

孙易的神色一僵,“谁敢在那里搞事?”

“倒是没有闹事的,就是村民聚在一起,拒绝了新农村工程!你知道,再过一段时间,上头要下来视察,这件工程做不到的话,我的脸上也难看!”

苏子墨没有细说,孙易也没有细问,自己去看看也就是了。

金花拥着被子坐在床头,隔着窗子看着孙易离去的身影,再掀开被子看看自己仍然保养得白嫩的身体,忍不住微微地叹了口气,要是自己能再年青十岁该有多好啊。

孙易这回开的是他那辆Q7,当初一路狂奔,让这辆质量极佳的Q7都受损不轻,松江市警局也够意思,在4S店给收拾得非常利索,什么毛病都没有了。

东沟村他很熟悉,柳姐就是东沟村的,跟村民也熟,等他赶到村子里的时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一些工匠坐在村口抽烟打屁,倒是几个工头一样的人急得团团转。

见孙易过来,其中的一个大光头赶紧迎了上来,先递了孙易一根烟道:“易哥,你可别误会,兄弟知道你的威名,可不敢在这三村闹事!”

“嗯,我知道!”孙易笑着点了烟,伸手又帮他点上,这个大哥看着眼熟,但是不是很熟,估计只是一个跟在大混子后面捡点吃喝的小混子,但是对于这种人,孙易也保持着客气,没有因为自己有点威名就跋扈起来。

“听说有警察进去了,怎么回事?”孙易打听着。

这个光头苦笑道:“警察就是进去挨家挨户的去劝说了,不过我看用处不大!”

“行,你们先歇着,我进去看看再说!”孙易说着先拿出一条烟来拆了给这位大哥和工匠们散了一圈,然后开车直奔村内。

孙易先去的就是周叔家,东沟村的村长,三村的山货收购,就是他起的头,跟孙易也算是老相识了。

刚刚一进院子,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了拍桌子的声音,“周村长,你也是党员,怎么可以不起到先进带头的作用呢?你这是在对抗组织!”

孙易听了这年青的声音都有些咂舌,这大帽子扣的可真是厉害。

周村长虽说憨厚,可也不是善茬,在乡村里头,太蔫的人可是会被欺负的,所以乡人平日里憨厚老实,可真遇到了事情,脾气可是非常火爆的,是真敢动手的。

周村长啪地一下把自己的解放帽狠狠地摔到了老式茶几上,闷声喝道:“你说我对抗组织,把我这村长拿掉好了,你看我没了这个村长还能不能吃饭!”

孙易在这个时候探头看了一眼,喝斥周村长的是一个穿着警服的警察,很年青,看着有眼熟,细细地想了想才想起来,当初他跟赖黑子起冲突的时候,赖黑子报警,来抓自己的两个警察里头就有他一个,好像是姓姜,小年青以为自己当了公务员就会很牛比的样子。

孙易先嘿嘿地笑了一声,“周叔,你说什么话呢,压根就不是一个系统的,他哪能摘了你的帽子,镇长还没说啥呢,一个小警察能解决个什么事,老苏呢?这事应该是他来啊!”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