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3章:调查结果-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93章:调查结果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3:51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的倔犟让这两个搞情报的,懂人心的特工都没有任何办法,反正他就咬死了,除了关涫和路志辉,他谁都不信,同时也透露了一些消息,他们在毛子国那边,肯定遇到了不少事情。

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关涫终于来了,关涫刚刚醒来,还很虚弱,本来正在医院住特护病房呢,前去的工作人员把事情一说,气得她差点昏死过去,这个孙易在搞什么鬼。

赶紧跟着工作人员赶来,看到关涫进了这间审讯室,孙易也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手上的枪一松,调转了过来递给关涫。

关涫哭笑不得地接过手枪,赶紧把两名中年人放了下来,“鲁科长,秦处长,真是对不起,他就是一个外行!”

“没关系,不过身手很好,我跟老鲁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秦处长苦笑着道。

“嗯,身手确实好,他能徒手与那些毛子异变者相抗,还杀了好几个!”关涫沉声道。

秦处长的脸色不由得一变,又上下地打量起孙易来,此前孙易的资料也搜集了一些,知道他是在地方上小能量的人物,甚至还在河滩上以一敌百,只是没想到还是低估了。

“算了,秦处长,我也不用休息了,咱们现在就走程序吧,走完程序我再休息!”关涫苦笑着道,然后又向孙易道:“你放心吧,他们要是叛国者,整个系统里就没有好人了,你太敏感了!”

“我是被吓的,我都跑回了国内,可不想死了!”孙易摊摊手道。

关涫见孙易肯配合了这才放下心来,她也被孙易的战斗力给吓到了,如果他真的要闹腾起来,只怕这个情报部门的办公点都要被拆得七零八落。

关涫已经恢复了一些,只是消耗太大,全身还有些无力,不过配合调查是没什么问题的。

有了关涫做保证,孙易也放下心来,配合着这一个处长一个科长把情况一一道来。

听着孙易的话,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还是鲁科长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是背着关涫从赤塔一直跑回来的?”

“确切的说,我们是在丛林里跑回来的,除了中间前往雅尔茨克那几十公里是搭了一辆木材车!”孙易道。

“那个叛国的接应员,死了吗?”秦科长问道。

孙易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当时情况紧急,我必须要保证先带着关涫逃命,所以只给了他肚子上一刀,我跑路的时候他还没死,会不会被救治就不知道了!还有,别拿这个说话,我就算是放了他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不是你们的人,也没有义务帮你们清除叛国者!”

孙易说得一点都没错,他没那个义务,本来他们就是罗逸弄出来的接应炮灰,打上一仗就死得差不多了,承诺的那些钱,能有一半发放到家属的手上就算不错了,而且在罗逸他们看来,本来找来的这些人就个个都是坏胚子,也算是废物利用了。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找来找去,把孙易给找上了,而且他跟关涫还是老相识。

孙易能够人赤塔一直背着关涫跑回华夏,而且还把至关重要的东西也带了回来,这可是一份相当大的人情,无论在这中间出了什么事,他们这些专业级的情报员,都无法去指责这个外行。

一些详细的细节都被拿出来询问,包括了关涫的病情,本来孙易还想有所保留的,毕竟一个女孩子因病失禁,自己把人家弄到河里洗澡这事好说不好听。

秦处长似乎看出了孙易的为难之处,也知道他是个外行,没有为难人,只是递上一支烟笑道:“小孙,有什么就说什么,你也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所以千万不要有任何的隐瞒,这样对你好,对我们也好,对关涫也好!”

说到最后的时候,已经有点意味深长的意思了。

孙易恍然大悟,现在只有关涫一个人回来,大部分都死了,自己成为了唯一的证人,如果有些问题说不清楚的话,那关涫都有可能受影响,要知道搞情报的可都是深入敌国,一个不小心就是身死命消的下场,谁都不敢大意。

想到这里,孙易也放下了负担,人家一个女孩子都不怕,自己怕个屁。

孙易努力地回忆着,自己意识模糊,几次差点昏过去的情景都被他尽可能恢复过来。

“你一个人就干掉了五名以上的毛子特种兵?”秦处长手上的笔都快要被捏碎了。

“是的,都是被我用刀,和自制的投枪杀死的,当时情况紧急,容不得我留手,而且我也有这样的能力,路志辉还有关宁都可以做证,我们有过合作!”

秦处长和鲁科长对视了一眼,然后点了点了头,这种事情瞒不住人,只要一调档案就能看得出来,却仍然震惊于孙易的超强战斗力。

当说到最后回家那一段的时候,秦处长和鲁科长都觉得牙疼了,怎么听都不像真实的。

“你说是,最后你昏死过去的时候,是两只黑熊救了你,而且其中一头黑熊还杀了一个毛子特种兵,自己也受了伤?两只野兽,凭什么救你?”

孙易一摊手道:“这可就说来话长了,我跟那两只黑瞎子可是老相识了,去年我带着小姑娘跑山的时候,跟它们关系就非常好,至于那个毛子特种兵……我醒过来的时候,他都被公熊分尸了!肯定是死得不能再死了!噢对了,关于黑熊的真实性,关宁那边也能做证,当初我带着他们的一名受伤战士,就是骑着那两头熊一路跑回松江市救治的!”

虽说听起来不太可信,但是都有旁证可以证明,稍微一查就知道了。

秦处长在桌子上轻轻地敲了两下,收回了震惊的心神问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当时你已经带着关涫回来,她的情况也很危急,你为什么要把她留在自己家,而不是送到医院,或是与当地警方联系?”

孙易笑道:“在毛子国都遇到一次背叛事件了,我又是一个外行,所以我除了关涫的亲哥哥关宁,还有我比较了解的路志辉之外,我不相信任何人,当时关涫已经彻底昏迷了,而我也没有战斗力,一个普通人都能杀死我们,所以不得不小心。

至于关涫的病情,那是因为我们农村都有偏方,如果救不回来的话,我想关宁也不会怪罪我的,我背着关涫跑了几天,跑了数百公里回到华夏,我想这份情,他要领!”

孙易没有再受为难,详细情况问清楚了,就安排他到一个简单的房间休息,如果想起什么来,随时可以汇报。

孙易的笔录还有关涫的笔录被摆在了一起,除了最后黑熊带着他们回家那段关涫彻底昏死过去以后,其它方面惊人的一致。

都是老特工了,从这份分别记录的笔录就能够看得出来,他们说的都是真实的,就算再串通好,也不可能在一些微小的细节上如此一致,也就是说,最后的审查已经结束了,剩下的就是论功行赏了。

逼得孙易亡命天涯的命案,在情报部门来看,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哪怕陷害的手法很高明,可是这些专门处理国际情报的高手只需要扫上那么几眼,破绽就像筛子似的那么明显。

本来这种事不归情报部门管,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孙易因为掺和进了情报部门的事情,暂时就归情报部门管,以入职审察为理由,直接就可以插手这件事里头。

地方再厉害,也不可能,更不敢阻拦情报部门的调查,一顶意图刺探国家机密,甚至是有叛国嫌疑的大帽子就扣下来,就算是市一把手都扛不住,更何况查的仅仅是一个商人。

虽说韦一轩这个商人会交际,路子又野,很多官员跟他都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但是让这些官员们心安的是,他们可以确定,情报部门是绝不会借此机会插手地方事务的,也就是说韦一轩无论抖出多少料来,都不会对地方官场有任何的影响。

有了孙易提供的线索,很快地第一个被秘密逮捕的就是刘秘书,刘秘书刚刚从商场里买了几套高档时装出来,就被悄悄地麻醉,然后塞进了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里。

刘秘书确实长袖善舞,对男人的心把握得很准,总能找到最合适的大树攀附上,就像是最美的一株蔓藤,缠在大树上吸取着营养。

只是面对情报部门特工的冷脸时,她连两个小时都没有撑住,竹筒倒豆子一样的什么都说了,生怕自己说得不够多不够详细。

而且刘秘书心里也有一本帐,虽说她一定程度地参与到了韦一轩的设计当中,可自己只是一个小角色,转为证人的话,甚至都不必坐牢,连污点都不会有。

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刘秘书提供了一个重要的证据,就是龙铁死亡案件,这个才是钉死孙易的主案件,是孙易的刀杀了龙铁,这是铁一样的事实,但是刘秘书提供了最关键的那一部分,是韦一轩用孙易的刀杀了龙铁,嫁祸给了孙易。

至于枪杀老张的案子,刘秘书表示自己并没有亲眼所见,她只负责拉住用来拢乱孙易心神的李梦岚,其它的事情都是韦一轩做的。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