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超级大动静-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92章:超级大动静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3:46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的有恃无恐让这些松江警务人员很是恼火,车子开得飞快,赶到了松江市,把人向审讯室里一关,手铐就铐到暖气管子上,站不得又蹲不得,别提多难受了,要是放在从前,孙易还真不在乎。 w w w .  . c o m

但是从毛子国一直奔波回国内,全靠两条腿,一两天根本就歇不过来,才一会功夫,额头就冒了虚汗,脚伤还没好,伤口再一次迸开,鞋子里也是血水的粘滑。

那口合金箱子也被送到了技术部进行破解,甚至要用电锯强行进行破拆。

路志辉赶到了沟谷村的时候,孙易已经被抓走了,双方擦身而过,碰上了却没有发现彼此。

听到村民说警察还把一个女孩和一个银色的箱子一起带走了,路志辉暗叫一声不好,甚至动用了保密电话,直接越级打到了军区司令部。

关涫本来就是军情处的特工,专门负责的是国外军情、特工事件的处理,毛子国那头闹出的大动静早就传回来,接应部队甚至还在北疆地带跟毛子特种兵干了两架,关宁就是去干这个的,所以孙易才没有找到他。

路志辉这一通报,立刻就临时被上级指派为此次的行动指挥官,同时一支特殊的宪兵部队也用最快的速度赶往松江,而路志辉开车走到半路,就被一架军用直升机接走,赶往松江市。

两个新手审问了孙易,孙易一言不发,也没人为难他,只是向暖气管子上一铐就不管了,他的杀人罪有现成的超清录像资料,零口供都可以钉死他,他不开口说话正中了这些人的下怀。

那个箱子成为了证物之一,正在技术室那里强行进行破拆,而关涫还没有醒过来,不过情况已经稳定了,只是她的身上没有任何表明身份的东西,一切只能等她醒过来再说。

箱子终于被打开了,杜警官看着这个箱子有些头疼,里头是大量的防震层,在防震层当中,只有一指手指头般大小的试管一样的东西,里头是一些淡紫色的液体,被密封得严严实实。

“这是什么东西?”杜警官问道,眼睛却有些发亮了,他认为,这极有可能是一种新型毒品,如果能在自己的手上破了这个案子,那可是比破获杀人案还要大的功劳,说不定还能再升一步,听说明年副局要退休,空出一个位子来,竞争很大,如果自己再增加几个功劳,说不定可以问鼎一下。

在功劳、权位的诱惑下,杜警官的脑子都热了,督促着技术员立刻拆封进行化验。

技术员只得拿起工具开始拆起这个密封得严严实实的试管,刚刚将外面的一层防渗薄膜拆开,实验室的大门轰地一声爆响,跟着就是硝烟弥烟,一队戴着头套,手持自动步枪的士兵忽啦啦地冲了进来,一把抢过了技术员手上的试管。

根本就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枪托狠狠地砸了下来,把技术员砸得脑袋冒血倒了下去。

杜警官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只大脚就踹了过来,正踹在他的肚子上把他踹翻在地,跟着塑料捆扎绳把他的双手扎到了一起。

一个戴着头套,目光极其冷漠的士兵走到了他的跟前,一扬手上的试管冷冷地看着他道,“这个东西,还有谁看到了?”

“这里是警局,不是你们军队,你们倒底想……”

杜警官的话还没有说完,这名军官伸手从腰侧拔出了手枪,抬手砰的就是一枪,这一枪正打在他的腿上,一个血洞汩汩地向外淌着血。

把那个试管交给身后的一名士兵,士兵快速将其放入到一个新的合金箱子里,然后用手铐把箱子和自己铐到了一起。

杜警官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自己是碰到了了不得的东西,而且还是没地方说理的厉害东西。

而且对方态度极其强硬,一言不合拔枪就射,枪口已经瞄到了他的额头,他相信,只要有一个不字,对方真的敢开枪干掉自己。

随着杜警官的交待,那些士兵十分粗暴地闯进了警局各处,把那天参与的任务的五名刑警全都抓了起来,关涫也被抬进了一辆军车里,先一步送往医院救治。

孙易也被解了手铐,在两名士兵的年押下进了一辆猛士车里头。

透过车窗,他看到那天去抓自己的几名警察全都被铐了起来,塞进了车里带走,从头到尾,警局的高层都没有露面,显然是得到了某种警告。

看着孙易的两名士兵手指搭在板击圈里头,甚至已经压下了第一道火,他们可不是开玩笑的,是真敢开枪。

孙易的心神一松,肯定是关涫那边的力量来了,这么多的军官士兵,想必也不会再有叛国的出现吧。

心神一松的孙易,甚至都歪到了旁边那名大兵的身上,呼呼地大睡了起来,隐隐地感觉到有一种军医在处理他脚上的伤,连疼痛都没有让他睁开过眼睛。

在半昏睡当中,孙易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自己就算是再困,也不能在这种情况下睡着啊,想着想着,神智变得越来越模糊,直到完全昏睡了过去。

当孙易再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一个封闭的屋子里,幽暗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对面黑暗处,还坐着两个人。

“把具体情况说一说!”一个暗哑的声音响起。

孙易皱了皱眉头,然后摇了摇头,“除了路志辉和关涫,我谁都信不过!”

“路志辉与我们不是一个系统,他已经回了部队,关涫还在医院进行救治,也来不了!”暗哑的声音微显一些客气地道。

孙易嗯了一声,然后低下了头,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起来,似乎又睡着了一样。

发问的那名男子忍不住惊咦了一声,镇定剂的效用应该过了才是,怎么又睡着了呢?

他悄悄地走到了孙易的旁边,伸手按向他脖子处的脉搏,但是他的手刚刚一接触,就感到孙易脖子上的青筋一崩,暗叫一声不好就要后退。

手臂一疼,孙易手已经扣到了他的手肘上,用力地一拽,一股大力拉得这个中年男了一个跟跄摔进了孙易的怀里头。

另一个审讯人员霍地站了起来,伸手拔枪,但是这个中年男子手上的枪已经到了孙易的手上,在他挣扎的时候,一枪柄砸在他的脑袋上,跟着开保险,上膛,以人为盾,举枪就射。

相距不过几米远,但是孙易的枪法太烂,这一枪打了个空,也把对方吓得一伏手,孙易手上有人质,他没敢开枪。

孙易一个纵身跳了过去,飞起一脚将这个人踹了个跟头,伸手抄起他的枪重重地砸到了墙上,啪的一声,零件乱飞,枪被废掉了。

孙易用自己强悍的战斗力瞬间就把两个审讯人员放翻了,但是枪声也惊动了这里的人员,外面响起了一阵阵的脚步声。

门刚刚打开,啪啪一阵子弹飞出去,把要闯进来的人打了回去,孙易拖着两个人都放到了桌子上,把两人叠了起来,当做一个掩体,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监视器,抄起一把椅子就飞了过去,把监视器打得粉碎。

借着这短暂的平静,孙易摸出了那个中年人身上的电话,快速地拔了路志辉的电话号。

那个脑袋上挨了一下中年人总算是醒过神来,哑着嗓子喝道:“孙易,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当然知道自己干什么,差点又死在你们的手上,关涫现在应该已经醒了,你竟然瞒下这个消息,看样子你的官不小,毛子花了多少钱把你买通的?”

孙易的话让这个中年人脸色大变,这间审讯室里可不仅仅有一个监视器,监听设备也有不少,孙易这话可给他惹来无穷的麻烦。

电话里传来了路志辉的声音,“易子,怎么回事?什么买不买通的?”

“老路,情况不妙,我好像落到叛国者的手上,他们想从我嘴里挖出点消息来,我特么啥也不知道也要自保啊!快点救救兄弟!”

“什么?”路志辉大惊,放下电话就用保密线路接通了司令部,涉及到情报部门可没有小事。

另一个稍年青一些,被孙易踹了一脚几乎昏死过去的中年人也醒了过来,听到了孙易的话也是一愣,自己怎么就成了叛国者呢。

“孙易,你误会了,我们只是找你了解情况!”

“就算是了解情况,也是关涫来,而不是你们!”孙易沉声道。

碰到孙易这么一个外行,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孙易就咬死了他们向自己隐瞒关涫已经醒来这件事实,说什么也不放人,静等救援。

门外头已经开了锅,甚至要准备强攻了。

这时这个中年人高声叫道,“都停手,这里有误会,去把关涫请过来!”

“说话挺管用,看样子你还是个挺大的官呢,我算是抓人抓对了!”孙易拎着手枪笑道。

这个中年人苦笑着道,“我的官不大,就是一个小科长,但是我爸的官比较大!”

“咦?你倒是够坦诚的,我有点喜欢你了,别紧张,臀大肌也不用崩那么紧,我对男人的花没兴趣!”孙易撇撇嘴不屑地道,在没有看到关涫和路志辉之前,他谁都不信,在毛子国,已经被出卖过一次了,谁能保证为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国内会不会也有被策反的,反正谍战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

本文来自看书罓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