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抓捕归案-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91章:抓捕归案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3:41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总算是长长地出了口气,给关涫又擦了身子,关涫的身材更加健美,弹性十足,或许是与她职业有很大的关系,皮肤总不如自己其它女人那么细腻,显得有些粗糙。

帮她上上下下,每一处都擦了擦,对此没啥心理障碍,背着她逃命的时候,她失禁了还不是自己在河水里帮她清洗的。

收拾完了关涫,见关涫已经沉沉睡去,又灌了一些药水,自己也喝了一些,觉得全身都是热烘烘的。

找了两床闲置的棉被,把窗子处挡得严严实实,这才打开了灯,在灯光下,把那把刺刀消了毒,脱了衣服,把手臂还有肋侧几乎快要愈合的伤口挑开,挑出两颗已经变了形的子弹,疼得他已经冒了虚汗。

随手把伤裹了一下,这才脱了鞋,袜子已经与脚部的皮肤紧紧地粘在了一起,用温水泡了好一会才脱下来,足下皮肉翻卷,脚趾头更是血肉模糊,根本就没法看了。

用酒精和消毒水反复地清洗着,把伤口里的脏物都清理了出来,取了两颗紫苏花的种子碾成粉末当伤药洒了上去,这东西内服治肿瘤,外敷治一治外伤应该不成问题吧。

重新把脚上的伤裹好,关了灯,躺在炕上厚实的棉被上,舒服得他直哼哼,很快就睡了过去,家里有一点白在,无论是谁敢来,都逃不过一点白的鼻子。

孙易这一觉睡到大天亮,旁边的关涫仍然在昏睡着,脸色已经是红扑扑的,睡得很香,呼吸也很悠长,看样子已经渡过了危险期,孙易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孙易翻出一部从前淘汰掉的老式诺基亚手机,装上一张卡,想了想,把电话打给了关宁,现在除了关宁,他谁都不相信,哥哥总不能拿自己亲妹妹的命去领赏吧。

可是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告诉他关宁出去集训了,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如果有急事的话,可以留言。

孙易皱着眉头放下了电话,关宁找不到,他想到第二个可以信任的人,就是路志辉,他提过,他们是一个大院里长大的,而且长辈和他们的关系都非常好,老路和关宁更是铁哥们。

老路是野战部队的侦察营营长,不像关宁这种特种兵王那么难找,打了个电话,转到营部就找到人了。

“孙易?你回来了?你的事我问了,还没完了,松江警方已经正式立案侦察了,我找熟人打听了一下,似乎还要发通缉令呢!通缉令一发,这事就更不好办了,那东西可是公安部亲自签发的!想消都消不掉!”

“找你不是为了这事,你妹子在我这里!”孙易道。

电话那头的路志辉不由得一愣,我妹妹?我妹妹还在京城上大学呢,怎么可能跑你那里去?

“她受了伤,很严重,你得来看看她!”孙易满含深意地道。

路志辉愣了好一会,觉得这事情不太对劲,孙易应该是在毛子那头,跟自己的妹妹搭上不边,那么……路志辉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还有一个女人是自己的妹子,隐秘战线,而且一直负责的都是北边的事务,难道……

听到路志辉抽冷气的声音,孙易嗯了一声,“没错!”

“等着,我马上就过去!”路志辉匆匆地挂断了电话向师部跑去。

孙易回来的消息甚至都没有告诉自己的女人,除了六婶子谁都不知道,不过到了中午的时候,一辆越野车,还有一辆金杯车开进了村子里头,金杯车停在了前门处,越野车则停到了后园子的门口。

车门打开,数名身着便装的汉子下了车,身上还带着浓浓的官方味道,手按在腰间,借着正午的艳阳,还隐隐能看到黝黑的枪柄。

六婶子当然不会透露孙易回来的消息,但是有人会透露,比如花花犊子老杜,早上路过孙易家门口的时候,看到一点白坐在门口死死地盯着他,不时地发出一声声的低吼。

窗子还被棉被挡得死死的,是孙易早上起来忘了取下来,老杜没看到孙易,但是也能猜得出来,肯定是人回来了,要不然的话他家的狗也不能这么死盯着门口。

老杜几次好事都被孙易给破坏掉了,早就怀恨在心,个把月前,更是有一些警察到了村子里来了解情况,让全村人都知道孙易杀人潜逃的事情,一名警官还留下了名片。

老杜回家就翻出了名片打给了这名警官,这名警官是松江市的刑警,本来到沟谷村来抓人,是要先知会林市警方,这地方在辖区规划上是属于林市管理的。

但是出于一些考虑,这名跟老杜是本家的杜警官并没有通知林市警方,而是带着几名刑警悄悄的来抓人,只要把人带回松江市,与林市警方扯皮的事情自然有上头去做,他们破获一起杀人案的功劳是肯定跑不掉的。

在车上他就交待过了,这名犯罪份子极其凶残,如遇到反坑,可以先开枪,甚至直接开枪击毙,面对孙易这种悍匪,就算是刑警也不敢有所大意。

一名警察刚刚踏进院子里头,一条黑影就从旁边一闪跃了起来,白森森的牙齿向他的脖子上咬了过去。

这名刑警一抬手臂,犬齿深深地刺进了他的手臂当中,跟着就被扑了个跟头,这名警察痛哼了一声,枪都被甩掉了。

“砰……”

一声枪响,一点白翻了个跟头,后腿中了一枪,可是仍然极其凶悍地要往上扑。

一声尖锐的口哨声,一点白一个骨碌翻开,两枪打偏了,它也跳到了狗窝的后头不再露头。

门开了,孙易走了出来,从一点白暴起伤人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暴露了,他回来的消息肯定会传出去,村子里一般是藏不住秘密的,只是没想到警察这么快就来了,让他没有来得及等到路志辉。

以孙易现在的实力还有一路杀回来没有退去的凶悍劲头,要宰了这几个警察也不是难事,但是这里是华夏,不是毛子国,真要是杀起来,以后可真的就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了。

“跟一条狗为难什么,不就是来抓我的吗,我跟你们走!”孙易道。

他的话音刚落,两名刑警就扑了过来,本想把孙易扑翻在地,但是孙易只是晃了晃身子,腿像扎了根一样,倒是两名略显肥胖的刑警怪异地挂在孙易的身上,跟争宠似的,让人好不尴尬。

手铐狠狠地铐到了他的手上,由两人拎着枪看守着。

“队长,里头还有一个女的!”一名警察道。

“说不定是同伙,先带回去!”杜警官沉声喝道。

还在昏睡中的关涫也被他们铐起来带了出来,幸亏早起的时候为了避免路志辉来时尴尬,孙易把关涫的衣服给穿好了,要不然的话可就尴尬了。

而那个一看就不是凡物的合金箱子自然也要当成证物带出来。

这些刑警都很有经验,知道在乡村执法有多大的难度,这些社会最低层的老百姓可不管什么法不法的,一旦聚人闹起事来,任何人都会头疼,上到七老八十,下到刚会走路的小娃娃都会行动起来,最可怕的还是那些撒泼打滚躺车轱辘的妇女,最难对付,你碰她一下,她就敢脱衣服喊强女干,谁闲没有事会强这些一身赘肉,四五十岁的妇女。

所以在乡村执法必须要快进快出,不能有任何停留,杜警官一挥手,带着孙易和关涫上了金杯车,在村民们没有反应过来这前抢先一步离开。

在车里,戴着手铐的孙易没有任何惊慌的表情,向坐在对面的杜警官道,“那个女的伤病还没好,经不起折腾,而且她也和你们的案子没有任何关系,放了吧!”

杜警官冷哼了一声,“这事可不是你说了算,老实点,别自找苦头吃!还有,把这个箱子打开!”说着把合金箱子向孙易一推。

杜警官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暗道,韦一轩还是很敞亮的人,这事一定要办得漂漂亮亮的。

只是他不知道,从他把关涫也抓起来,还命令孙易开合金箱子的时候,就已经把他自己钉死在绞刑架上了。

一个惹得毛子国半个情报机关都动起来的东西,甚至连特种部队都出动的东西,哪是他区区一个地级市刑警队长能够掺和的,这事谁碰谁死。

孙易摇了摇头,这个合金箱子只有一个把手,扣起来严丝合缝,甚至连密码都没有,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开启的地方,别说孙易打不开,就算是能打开,他也不敢开,这玩意要是跟那些啃人肉的怪异毛子没什么联系,他都敢把自己的眼珠子扣出来。

“砰……”

一只拳头重重地砸到了孙易的肚子上,孙易轻哼了一声,抬头怒视着打自己一拳的那个年青刑警。

“都现在了还不老实,配合我们工作,还能少吃点苦头!”这名警察脸上横肉抖动着,甚至拔出枪来点动着孙易的额头,“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毙了你,就当你拒捕被击毙了!”

“我不信,你开枪,我哼一声,都是你小妈养的!”孙易不屑地道,国外一趟,枪林弹雨都闯进来,还怕你一个警枪砸炮。

杜警官伸手把那支手枪按了下来,然后深深地看了孙易一眼,似是不经意地道:“他不配合就算了,回去技术员会打开他的,他想把死缓变成死刑就随他吧!”

一个红脸一个黑脸的配合着,一般人还真会有些胆颤,可惜孙易完全不在乎,因为他最大的护身符还在那辆越野车里躺着呢,他不信关涫一旦醒过来,或是路志辉赶过来会善罢甘休。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