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男人的承诺-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90章:男人的承诺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3:36Ctrl+D 收藏本站



也不知过了多久,孙易被一阵阵麻痒的刺痛给惊醒了过来,还隐隐听到嗷嗷的低吼声,像是愤怒,又像是悲伤,孙易甩甩脑袋,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是关涫,脸色苍白,状若死尸,甚至身体都变得微凉起来,呼吸更是微弱得几乎探查不到。

他自己也像是散了架一样,动一根手指头都觉得吃力。

东方晨曦已现,天地间都变得微亮了起来,离他不远处,还有几具死尸,还有两个黑糊糊的大家伙,是两头黑瞎子,孙易只凭直觉就能认出它们来,这不正是那两个赖皮缠吗?

只是它们的情况也不好,那头个头稍小些的母熊靠着一株大杨树坐着,肚子上还糊着一团泥巴,显然是受了伤,也不知还能不能活过去。

倒是那头公熊,正奋力地催残着一具尸体,如果那两条大腿加半个肚子能算得上是尸体的话。

“嘿,老熊!”孙易勉强地发出了一点声音。

那头大公熊颠颠地跑了过来,就连那头肚子上受了伤的母熊都撑着身体一点点地爬了过来。

大公熊伸着舌头就舔了他一口,舌头上的倒刺,立时就刮走了孙易身上一层油皮和汗水。

母熊也凑上来舔了一口,让孙易伤上加伤。

此刻,看到两头熟悉的黑瞎子,孙易的心中别提多高兴了,有一种看到亲人般的感觉,一个翻身,爬上了它的后背,的处还不忘拽着关涫。

“老熊,送我回家,走这个方向,母的,你留在这里,我会回来,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孙易拍着那头母熊的脑袋,母熊坐了下来,公熊走了几步,母熊奋力地想要追上来。

孙易按着它的脑袋让它坐下,再一次郑重承诺,那头公熊也嗷嗷地叫了两声,母熊这才靠着一株大树不再动弹了。

这头公熊带着孙易一路向南,过了小半天,孙易终于看到了一条大河,这正是村子后面那条北大河,翻身扑倒在这条大河当中,捧着水喝了两口,脑袋扎进河水里,再抬起来时,一脸都是水,孙易扑在河水里忍不住痛哭失声,回来了,回来了,总算是活着回来了。

在孙易的鼓励下,这头大公熊背着两个人,游过了这条百多米宽的大河,幸好最近没有下雨,河水也较缓,再加上野生动物几乎八成以上都是游泳健将,倒是让它顺利地游了过来。

孙易沿着熟悉的路,看到了熟悉的村庄,还有自家的房子,一口气一松,眼前发黑,差点昏死过去,强撑着下了熊背,向森林的方向指了指,“老熊,你先回去吧,人类的世界对你太危险了,记住了,我会回来的,我会回来找你的!我还要救你老婆呢!”

孙易与这头公熊对视着,意图让它明白自己的意思,也不知它明白了没有,转身,快步向森林里跑去。

“这家伙,好像还真听懂了,不对劲,有狗!”孙易一扭头,一条黑色的影子扑了过来,把孙易扑翻在地,跟着就是湿乎乎的舌头还有轻微的倒刺,披头盖脸地就舔了上来。

“小白,停,停!先回家,我都快死了!”孙易低喝道。

一点白呜呜地低叫着,咬着孙易的袖子把他拽了起来,孙易现在已经背不动关涫了,只能在一点白的帮助下拖着她向家的方向走去,幸好这里离村子不远,而孙易的家又在村子的最后面,不到二百多米的距离就让孙易差点昏死过去。

从后园子的小门进了屋子,他甚至没有力气把关涫抬上炕上去,就这么扔到了新铺的瓷砖地面上,瓷砖地面干净极了,想必是白素给铺的,也经常来收拾。

孙易撑着身体采了一些龙须草和火龙角,暖壶里还有一些热水,泡在水缸子里头,两缸子水,自己喝了一半,本想给关涫灌进去了一半,可是她甚至没有了吞咽的能力。

孙易只能用嘴含着,用舌头撬开她的牙关,一点点地将水渡过去,有没有用只能听到由命了,把关涫带到了家,如果她死了,只能说是天意了。

孙易向一点白比划了一个大胸的姿势,然后一头栽倒瓷砖地面上,呼吸渐渐地变得悠长了起来,现在孙易唯一能相信的,只有还在村中的白素了。

当孙易再醒过来的时候,外头已经是天色变暗了,看看手表,还好,只是睡了一个白天,一扭头就看到了关涫,此时的关涫仍然是脸色苍白,体温已经有些正常了。

一个女人正支着下巴坐在不远处的桌子上,个头矮,腰身也粗,肯定不是白素。

甩甩脑袋坐了起来,女人转过身来,圆圆的脸上尽是风霜之色,可不是正是六婶子吗。

“六婶子,你咋来了?”孙易问道。

“我咋就不能来,你家狗把我拖过来的,对了,白素去了镇里,一时半会回不来!”六婶子说着,神神秘秘地向外头张望了几眼,然后道:“小易啊,你这咋弄的,全身都是伤啊!我看你还能睡得着,就没动你,也没有报警,跟谁都没说!”

孙易点了点头,身体一动,疼得厉害,不但有劳累,身上还有几处枪伤,亏得六婶子只是一个农村妇女,没有注意到他身上伤的不一样。

“六婶子,你帮我照看一下我朋友,我要出去一趟!”孙易道。

“都伤成这样了,还干啥去,我熬了粥,先吃饭!”六婶子说着,把已经微凉的粥端了上来。

孙易匆匆地喝了一碗粥,坚持要走,他答应过老熊,一定会回去,救它的老婆,男子汉大丈夫,无论是对女人还是对一只动物的承诺,头拱地也要完成。

“六婶子,你再辛苦一阵子,在我回来之前,不要开灯,也千万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孙易道。

六婶子脸色严峻地点了点头,“小易你放心,我就算是跟你叔也不说,婶子信你,你绝不会是杀人犯的!”

孙易笑了笑,看样子自己杀人潜逃这事早就传开了,不过无所谓了,只要关涫能够活过来,以她的能量,肯定能让自己沉冤昭雪的。

又察看了一下关涫,呼吸已经平稳了,可仍然在昏迷不醒中,但是在昏迷中,已经有了一些吞咽能力,把火龙角和龙须草泡的水又给她喝了半瓶子,把剩下的半瓶子揣在身上,匆匆地出了门,一点白正蹲在门口紧着大门口,那匹野狼还赖在家里头,缩在狗窝里不时地探探脑袋,也不见他出来。

一点白要跟着,孙易还是没让,家里总需要一个看家护院的,一点白是一把好手,就算是一般人动枪都未必是它的对手。

借着傍晚的余光,用最快的速度向北边赶去,趟过大河,当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孙易终于找到了那两头黑瞎子,母熊仍然靠在一株大杨树上,肚子上的伤口还在渗着鲜血。

看到孙易回来,公熊赶紧迎了上去,嗷嗷直叫唤。

孙易给了它一点吃的,然后查看起这头母熊的伤势来,它肚子上挨了两枪,枪眼比较近,看起来就像是一处伤。

孙易用一把小钳子探进去夹出子弹,剧烈的疼痛让这头母熊叫着蹬腿,凶悍的野生猛兽受到这样的刺激,也只是惨叫,爪子都没有碰到孙易一下。

把两颗深入体内的子弹取出来,幸好没有伤到内脏,把伤给它裹好,又把带来的药水给它灌了进去,这头母熊蜷缩着身子,就在树下的草地上睡了起来。

孙易也长长地出了口气,用力地抱了抱这头母熊粗壮的熊腰,如果没有它们两个,只怕自己就要死在丛林里了。

“我现在太忙了,要赶紧回去,就不能陪你们了,老熊,好好照顾你老婆!”孙易说着,把身上的压缩饼干全都拿了出来拆了封放在母熊的嘴边。

昏睡中的母熊还伸着舌头舔吃着一块压缩饼干,公熊馋得哈拉子流出老长,只是紧紧地盯着,却一口都没动,就连孙易走它都没有发觉,吃货的世界,一般人根本就不懂。

孙易连夜又赶回了村子里,六婶子神情紧张地照顾着关涫,他进屋的时候,关涫已经被六婶子脱光了,正用毛巾沾着温水给她擦着身子。

看到孙易进来,六婶子赶紧用被子把关涫盖好,“这个姑娘刚才吐了,好像还吐血了,怪吓人的,吐了她自己一身,我帮她擦擦!”

“辛苦婶子了,天也晚了,你也赶紧回去吧,对了,这事不要张扬!”孙易道。

“嗯,行,我晓得,还有,小易啊,这姑娘现在身子弱,你……你也悠着点啊!”六婶子意味深长地道。

孙易哭笑不得地把六婶子推出了门,真当自己是属泥鳅的见洞就钻了,也不看看这都是什么时候了。

刚刚转回屋子,关涫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发出一阵阵的呕声,孙易赶紧扶起了她,关涫趴在炕沿处,哇哇地吐了出来,呕吐物带着浓浓的腥味被吐进了地上的盆子里头,甚至还夹着一些紫黑色的血块。

吐了一阵子,关涫的脸色都变得好看了起来,多了一些血色,呼吸也更加平稳了,孙易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把体内的淤血吐出来也是一件好事,看样子是之前喝过自己泡过的药水管了用,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的,竟然真的把她救回来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