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我们要死了-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89章:我们要死了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3:31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的嘴上叼着个又粗又硬的大咧巴面包,背着关涫一边走一边研究着手上的夜视仪,亏得他认识一些毛子字,连唬带蒙的倒也弄得差不多了,现代军事装备,除了一些极其专业的装备,其它的东西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难,毕竟军事装备,第一要素就是方便易用,特别是毛子国的东西,都如同AK那样简单皮实耐操。

当天完全黑下来之后,孙易把已经鼓捣明白的夜视仪也给戴上了,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明亮的绿色。

夜视仪确实是个好东西,但是在这浓密的丛林里,仍然对人的行动有所限制,就连孙易的行动都变得慢了下来。

他的行动再慢,也比后面端着武器搜索的特种部队要快上几分,一直到了深夜时分,孙易听到了隐隐的隆隆声,有过经验,自然认得出来,那是直升机飞过的声音,只是这直升机的声音更小一些,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飞过。

孙易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来对方的搜索是与自己的路线错过去,在空中错过一寸,几十公里就,就差了不知多远,丛林里的一公里,可比平地上的一公里难走得多。

只是,从未有接受过正规军事和特工训练的孙易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直升机,叫做低噪直升机,它所发出的噪声,要比普通直升机你上十几倍之多,所以在他此时听起来,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眼前突然一亮,一条大江从他的面前涛涛而过,对面仍然乌沉沉的一片丛林,松江,总算是看到了松江,只要渡过了这条大江,就到了华夏境内,孙易总算是长长地出了口气。

寻了一处江水相对比较平缓的地方,把背方的关涫又紧了紧,然后拿出给关涫喝的那种巧克力、方糖混制而成的高热量粥状物,自己狠狠地灌了半壶,在北方生活的人都知道,哪怕是在盛夏,流水的温度也是极低的,除非是那种死水泡子。

活动了一下身体,很乏力,但是孙易觉自己还有能力渡过这水流相对平缓一些三百米宽的大江,虽说他只会狗刨式游泳姿势,什么蝶泳蛙泳之类的,一概不知是啥。

背着关涫趟进了河水里,或许是身体太过疲累的原因,又或许是其它原因,他可以十分敏锐地感觉到,这江水的上层,还有些温温的,可是趟到了大腿深的时候,小腿以下的江水,已经变得凉了起来,趟到腰部的时候,大腿以下的江水,还带着冰冷的寒气。

北方永久冻土层渗出的水,可不是开玩笑的,这种水中,最容易发生腿抽筋的事故,也亏得孙易这一路的狂奔,身体早已经达到了温度的上限,才能在这江水里勉强趟行着。

当趟到了齐胸深的时候,已经不能再趟下去,再深一点,身后关涫整个人都要浸到水里头,以她现在的状态,非淹死不可。

或许是冰冷的江水刺激的原因,身后的关涫发出轻轻的哼声,这是两天以来,关涫自指点接应点以后,第一次发出有意识的声音。

孙易一个俯身,飘在江水之上,双臂沉于水下,双手向后勾动着,双腿扑腾着江水,因为身上还有一个关涫,所以只有脑袋勉强露出水面之上保持着呼吸。

所谓的狗刨式游泳方式,因为其易学,又易练,很适合小孩子在水里扑腾,在北方很流行,只是这种游水的方式游动的速度慢,好在孙易的气力还算悠长,用了半个多小时才扑腾到了河对岸。

这一回,孙易算是喝饱了水,爬上了岸,哇哇了吐了好一会水,肚子都快要喝圆了,而关涫只有身子浸在水里,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孙易甚至都顾不得拧干衣服,吐了一会水,又灌了几口壶里甜咸发腻的液体,再一次奔行了起来。

不过现在跑起来,身体都像是轻了好几两一样,因为已经过了松江,这里已经是华夏境内了,以孙易对山中的熟悉程度,他可以大致的推算出来,只要他一直前行,就算是回不到自己的老家东沟村,也能走到公路边上,碰上拉木材的车,搭上一段就能回家了。

孙易现在跑起来格外有劲,终于到了自家后山头啦。

孙易喜滋滋地想着,琢磨着回了家,非要熬上一大锅的骨头汤,可劲的喝,非把肚子喝炸了不可。

甚至孙易还有心情用刺刀飞出去扎了一只肥硕的大兔子,多带上十斤八斤的也没什么,想想红烧兔肉都要流口水了。

孙易刚刚一个纵身,想要跳过一段小沟的时候,身体突然一顿又一沉,扑通一声就摔进了沟里,这时才听到一声低低的闷响声,低头一看,自己左侧胸口旁边,皮肉翻卷着,甚至连骨头茬都能看得到,胸骨都被刮下去了一层。

最初的麻木之后,就是钻心似的疼,取出绷带紧紧地将伤口处勒紧,疼得他在泥土上狠狠地捶了两拳,那些毛子竟然一直追过了松江。

孙易把关涫放下,让她躺在沟下方,拔出了刺刀,戴着夜视仪四下观望了一下,旁边还长着一几株小小的树村,差不多有一米高左右,甚至还没有长出这条小沟的外部。

这种小松树是长不大的,要不了两年就会因为缺乏阳光而死亡。

孙易用刺刀将这几株小松树全部斩断,削掉外的枝杈,刺刀削了几下,一米多长的投枪就制成了。

孙易对枪械类的东西极度没有天赋,二十米靶子都能打到临靶上去,但是对投掷类的武器却极有水平,无论是飞刀,弹弓子还是这种自制的投枪,好像天生就会一样。

轻轻的脚步声传来,孙易趴着没有动,突然,一声轻轻的金属摩擦声,还有轻微的弹簧崩开声音,隔了一小会,骨碌碌的声音响起,一颗手雷被滚进了沟底,孙易手上的短枪一探,一下子就将这颗手雷挑了起来,甩向沟外。

这颗手雷是被刻意地缩短了延时时间,落地不到两秒就会爆炸,但是孙易的速度更快,手雷刚刚落地就被挑了起来。

挑出小沟外,凌空轰地一声爆响,破片乱飞,竟然还是一颗进攻型手雷。

孙易也听到了一阵阵的惨哼声,手持着几支抛枪一跃而起,眼角闪过一条人影,想也不想地就是一支抛枪飞射了过去,硬物破碎的声音,一个人被刺穿了脖子,紧紧地握着投枪倒了下去。

跟着枪声响了起来,孙易也伏低了身子,另一支投枪飞射了出去,投枪刚刚出手,手臂上就是一疼,若是从一开始接触枪械算起,他现在的身上怕是没什么好地方了,不过怪的是,无论他受再重的伤,伤愈之后伤疤都十分的浅,不注意都看不出来。

两支投枪一出,第三支投枪横里一扫,啪一声,投枪断裂,也将一个人扫翻了个跟头,纵身扑上去,跟这个人扭打到了一起。

一支军刀从他的腹侧捅了进去,孙易闷哼了一声,手指头也从他脖子下方的空隙处钻了进去,死死地抠住了他的喉管。

一声如同野兽发怒般的低吼声,血淋淋的一根软管子被孙易硬生生地拽了出来,身下这个体味极重的人也停止了动弹。

孙易一把拽下了头上已经歪掉也破坏的夜视仪,借着星光,隐隐地能看到两条猫腰的身影正端着枪向他这里走了过来,不时地还有两颗子弹扫射过来。

孙易暗叫一声完了,对方有了准备,自己又乏力得很,眼前更是一阵阵的发黑,不知是夜太黑,还是自己的视力出了问题,动一动都全身酸疼得厉害。

孙易躺在这个尸体旁边,手一搭,摸到了圆圆的东西。

一股子狠劲涌上心头,想让老子死,老子也不让你们好过,大不了咱们一块死。

孙易一伸手,把这圆圆的东西摘了下来,拔下了保险销,挥手就扔了出去。

正是一颗进攻型手雷,落地就轰地一声爆响。

孙易是躺在尸体旁边的,而手雷爆炸,则是呈向上的放射状爆炸,只是震得他头昏眼花,根本就不知道效果如何。

孙易的手在这具尸体上摸索着,只要摸到圆的就扔出去,各种手雷,甚至还有两颗烟雾弹都被他扔了出去,响了七八下,孙易的眼前发黑,也不知有没有把对方炸死。

强撑着最后的力气,一个翻身,滚下了沟底,自己答应过关涫,要把她带回来,只怕现在要食言了,就算是死也死在一块,大不了到了下面再跟她解释,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就算是食言了,死也要解释个清楚。

孙易终于摸到了关涫的身体,温度已经降下来了,这不是好事,她的身体免疫功能已经放弃她了,自己再也带不动她了,她要死了,而自己,在这荒野中也要死了,好歹,也算是死在了家里头。

孙易的眼前越来越黑,在这时,孙易仍然强撑着,让自己离关涫更近一些,伸手紧紧地握着她已经变得微凉的小手,喃喃地低语着,“对不起,食言了,我终究还是没能带你回去!”

直到最后,孙易彻底地失去了知觉,而在这时,孙易没有发现,关涫的眼角,几滴泪水顺着眼角滑下。

本书源自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