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患难之交-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85章:患难之交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3:13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顾不得去收拾这个已经断了一臂的怪异毛子,纵身就向那辆越野车奔去,两个怪异毛子正拼命地拆着车,后门已经被拆掉了,断肢混着鲜血飞溅着,其中一个毛子正抱着一只手臂啃咬着骨头,发出嘎嘎吱吱令人做呕的声音。

“这些人倒底是疯了还是变成僵尸了!”孙易的心中大惊,同时也是心中一沉,认为关涫也完蛋了,自己没必要再去救人了,这时,砰的一声枪响,正在啃着手臂的毛子眼睛爆碎,一颗子弹正从眼睛打了进去,副驾的位子上,隔着尽是裂纹的玻璃还能看到关涫那张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面孔。

不管怎么说也是熟人,而且还是关宁的妹妹,就算是看在关宁的面子上,也要救一救他的妹妹。

孙易纵身扑过去,肩头扛着一个正在拆车窗的毛子扑翻在地,手上的短刀正扎在他的胸口心脏的位置。

以孙易大力和虎牙军刀的锋锐,竟然只刺进去一半就被卡住了。

这个怪异毛子一挣,短刀脱手,毛子也翻了出去。

孙易飞起一脚,正蹬在刀柄处,刀柄齐根没入,心脏被刺了个对穿,可是这个怪异毛子仍然生龙活虎地蹦了过来。

孙易一矮身,抱住了他的腰,一个倒栽葱,几乎把他半个脑袋都砸进了泥土里头,故技重施,一颗手雷拔了保险塞进他的裤裆里头,然后一个纵身扑到了越野车的另一侧。

在轰的一声血雨中,孙易拽开了驾驶位的门,一伸手拉住了关涫已经有些冰冷的手,奋力地将她扯了出来,哪怕经历了这种生死之际,关涫的手上仍然紧紧地拎着一个小巧的合金箱。

“你怎么样?”孙易问道,眼睛却向四张望着,虽然被孙易干掉了不少,可仍然有五个怪异毛子发现了这里的动静,正大步狂奔过来。

“没关系,只是扭了脚,手肘脱臼了,没什么大碍,死不了!”

孙易点了点头,“他们都死了,就剩下我们两个了,我们必须要逃命了!”孙易说着,突然抓着关涫的手臂用力地一拽,关涫发出一声闷哼,那张精致的小脸变得更白了几分,短碎发上也尽是汗水。

“撑着吧,能活命就不错了!”孙易把关涫向自己的怀里一抱,撒腿就跑,这些怪异毛子实在是太强大了,虽然不甚灵活,让孙易干掉了好几个,可是现在他几乎达到了极限,跑动起来,脚下像是踩了棉花一样轻飘飘的。

孙易剧烈地喘息着,一头扎进了路边莽莽丛林里,毛子地界,最不缺少的就是这种森林,西伯利亚原始森林,正是藏人的好地方,山里长大的孙易对丛林从来都只有亲切,没有恐惧。

在孙易怀里颠簸的关涫伸手拔出了手枪,冲着孙易的身后连连开火,一声声的咆哮和怒吼声中,那些怪异的毛子仍在紧追不舍。

孙易在跑过一片空旷地的时候,扭头看了一眼,那些怪异的毛子像是永远都有使不完的力气一样,奔跑的速度一点也不见下降,甚至胳膊那么粗的小树也是一撞而过,遇到荆棘密布的灌木丛,更是直接趟了过来,全不顾那些细密的尖刺扎在身体上。

孙易不敢停下,他现在体力下降得厉害,军刀也丢失了,失去了最后的武器,停下来,只有死路一条,他必须要跑,不停地跑,努力地把那些毛子甩掉。

身体里像是烧起了一团火,每一次呼吸,都让他像是要喷出火来,如果不是关涫不时地刁钻的打出一枪,体力下降得厉害的孙易只怕早就被这些怪异的毛子追上了。

这么奔跑了足足近三个小时,丛林中奔跑,要更加耗力气,孙易在跑动中,一张嘴,一口血吐了出来,咳着呛进气管里的血水,仍然在奔跑着。

关涫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嘴角也有淡黑色的血水流出来,显然她是受了内伤,再被孙易抱着这么颠簸着,伤势变得更重了一些。

后头紧追的怪异毛子已经追到了身后不到三米远的地方,关涫徒劳地扣动着扳击,只有空击的哒哒声,子弹已经打光了。

“完了!”关涫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任务还是失败了。

这时,扑通一声,后头紧追上来的怪异毛子像是被打了一枪似的,腿下一软,一个跟头就扎了下去,在地上翻滚了十几圈之后,不停地抽搐着身体,再也不动了。

突然如其来的变化让关涫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随后追上来的那些怪异毛子像是一起得到了命令一样,一个跟一个的摔倒,倒下去之后就再也没爬起来。

孙易停止了奔跑,吐着嘴里残存的血水慢慢地走了过去,走到近前才发现,这些怪异毛子已经是七孔流血,死得透透的。

“这就死了?早知道就直接带你们兜圈子了!”孙易说着,脚下一软险些坐下去,可是他不敢,如果他现在躺下去,只怕再也起不来的,他不信那些毛子军人不会追上来,必须要尽快地离开这危险的地方。

“五个小时!”关涫看着这些已经七窍流血的怪异毛子道。

“什么?”孙易一愣。

“他们维持了五个小时!”关涫道,“也没什么,跟你没关系,我们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关涫道,说着,从一个怪异毛子领口处拽下了一个扣子,看起来是一个微型摄像头。

孙易暗叫一声坏了,自己暴露了,以后还要面临毛子的追杀,不过冲着一个水坑一看,一下子就乐了,现在的他狼狈万分,一身一脸都是血不说,又混了一大片的泥土,鬼才能认得出他来。

与关涫相扶着向丛林更深处走去,走了不以一公里,一条大河横在他们的面前,孙易长长地松了口气,从路边拖过两根枯木,用树皮简单地捆在一起,就是一个简陋的筏子,跳上去向筏子上一躺,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对了关涫!”孙易道。

“嗯?”关涫用河水漱着口,从身上摸出一包止血粉来和着河水吞服了下去,还递给孙易半包。

孙易只觉得胸膛里火辣辣的,他现在只想睡觉,不想吃什么止血粉,摆摆手推了回去,“你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我在国内中了人家的算计,现在我是杀人犯,帮个忙,动用你的能量给我把事平了,国外虽然山清水秀,可还不如我那个破村子呆得服坦,好歹我也算救你一命,你还个人情总可以吧!”

“没问题,只要你没有真的杀人,是谁设计了你?”关涫问道。

“韦立轩,他身边的秘书也有参与!”孙易说完,眼前黑得更加厉害了,强撑着最后的力气道,“我睡一会,你撑着点筏子,小心别搁浅了!”

孙易说完,就再没了声息,胸膛的起伏都变得轻微的起来。

关涫一惊,赶紧伸手摸向他的鼻端,没气了,关涫赶紧又把耳朵贴在他的胸口处,隔了好一会,才听到咚的一声巨响,心脏的跳动每分钟不超过二十下。

“这家伙的体质,简直就是妖孽!”关涫喃喃地自语着,小心的撑起了筏子,她勉强还能撑得住。

当孙易醒来的时候,渴得厉害,甚至有一种嘴巴都被口腔中粘粘的口水糊死了一样,挣扎着坐了起来,每动一下,身上的肌肉都像是针扎的一样,酸麻得厉害,让人恨不得把肌肉都剥下去才好。

关涫用一个叶子做成的杯子舀了一点水送到了他的嘴边,孙易一口气将水喝光,总算是舒服了一些,只是脸上痛苦的神色更重了。

“针扎一样,难受死了!”孙易道。

关涫轻轻一笑,“也是一件好事,这是因为你的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再加上剧烈的运动所产生的后遗症,以后你的体力和反应能力会有显着的提升!”

“提不提升我倒不在乎,对了,我睡了多久?”孙易问道。

“三天,三天三夜!”关涫看着外头已经大亮的天色道,孙易这才发现,他们此刻藏身在一个树洞当中,最妙的是,这个树洞前长满了灌木和杂草,将树洞完美地遮挡了起来,就是里头爬动的大个黑蚂蚁有些烦人,不过这东西只要你不招惹它,它会把你当成死物,直接爬过去。

“我说怎么这么饿,我们脱险了吗?”孙易问道。

“我们躲过两拨搜索队,最近一天,只听到有一架直升机从头顶飞过!”关涫道,然后不停地向外头张望着。

孙易动了动身子坐了起来,刚想问关涫是怎么弄到水而没有被发现的,然后立刻就闭上了嘴巴,关涫的嘴唇已经开始爆皮,声音都是嘶哑难听的,而这水,则是趁着早晚收集的露水。

赤塔这地方昼夜温养大,附近又有一条大河,所以水气也大,早晚的露水更重,只要有耐心,依着这株大树,总能收集到一些露水,但是这露水有限,显然,关涫是没怎么喝水的。

“你的体力好,总要优先保证你的健康,只要你恢复过来,我相信你总能带我脱险的!”关涫似乎看出了孙易的想法,扭头向他嫣然一笑道。

“没错,我一定能够带你脱险的!”孙易正色地道,且不说还有关宁的关系在,就算是没有,他还指望着关涫能够利用她的职务之便,帮自己洗清罪责,亡命天涯的感觉真的不好,特别是对孙易这种小富既安的人来说。

本文来自看书惘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