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2章:重装保安-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82章:重装保安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3:0Ctrl+D 收藏本站



跟着罗逸到了工厂的后面,在一间用原木搭建起来的颇大的屋子里头,摆着床铺、还有各种生活用品,每个人都是单间呢,看样子这就是他们以后的生活宿舍了。

罗逸所承诺的毛子语老师,就是一个孔武有力的二毛子,据说是俄毛子与乌克兰的混血儿,一口毛子语特有莫斯科味。

孙易勉强用蹩脚的毛子语跟他交流了几句,比比划划的让这个二毛子很是无奈,“大哥,不行咱们说中文吧,先去看设备,回头我再教你毛子语,怎么样?”

二毛子极其流利的汉语让孙易都有些脸红,字正腔圆堪比新闻联播主持人了。

另一间大屋子里,摆放着各种武器,看着这些自动武器,甚至还有那种单发抛弃型的火箭弹,也不知是防空的还是反坦克的,在一张桌子上,甚至还有一挺12.7毫米口径的重型狙击步枪。

孙易的眉毛一挑,这个保安公司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家所谓的保护企业的安保公司。

孙易随手捡起了一支自己最熟悉的AK74小口径步枪,熟练地卸下弹夹,拉开枪栓,没有子弹,整个屋子里都没有子弹。

随他一起来的那些华人捡的最多的还是那种霰弹枪,因为这种枪相对来说最接近华夏道上常用的那种五连发。

孙易放下了枪,又捡起了一把经典的,在游戏里经常使用的M4卡宾枪,摆弄了几下,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但是他的目光更多地落到了那些军刀上。

孙易刚想向刀桌上走,罗逸就走了过来,一拍孙易的肩头笑道:“你喜欢使用什么样的武器?我建议你还是选择AK小口径系列,皮实耐操,而且在这个地方用起来,通用性好,你要是用一把M4,打光了子弹就成了烧火棍了,毛子这边的子弹跟北约,还有华夏可都是不通用的!”

孙易一笑道,“我还是比较喜欢使用冷兵器,那些军刀里头,我已经有了一把虎牙,现在我看中了那柄军刺!”

孙易说着,把那支细长的军刺拿到了手上,摆弄了几下就上手了,他的身手极其灵活,协调性也好,简直天生就是玩刀的主。

孙易拿过一个皮鞘,不客气地把这柄军刺挂到了自己的身上,至于枪嘛……以他的烂枪法,随便捡一种够用就行了,所以直接就捡了一把可折叠枪托,枪管又比较短小的AK74U。

一边摆弄着手上的枪械,一边向罗逸笑道:“老罗,这装备,可不是一般的安保公司啊!”

“怎么?害怕了?想要退出?”罗逸道。

“我怕你背后打我黑枪!”孙易笑道,“现在我关心的是,工资是不是应该再涨一些了!”

“小伙子,不要光看你的工资,还要看奖金,这才是真正的大头,你以为他们都是为什么来的?还不是为了奖金,只要干上一年,拿上大把的票子随便你们去哪里!”

“我开始喜欢这份工作了!”孙易笑着道。

所谓的培训,就是每天练枪,二毛子还会呼喝着用毛子语进行战术训练,这些人只有少数的几个是前军人,剩下的大半都是跑路的道上人士,这种高强度的军事训练,操练得他们一个个恨不得忘了爹妈是谁,唯有孙易,十分轻松地通过。

孙易的手很稳,吊上五六块砖头都能把枪端得稳稳的,眼睛也没什么问题,一刀都可以斩断一只苍蝇的翅膀,可无论怎么训练,他的枪就是打不准,二十米的靶子都能一半的子弹打到别人的靶纸上去。

那个叫尤里的二毛子索性给孙易弄了一挺PPK轻机枪,挂上七十五发的弹鼓,显得厚实而又沉重,这也是毛子武器的一大特点,再配上孙易的力气,连支架都不需要,端起来射击,一扫就是一大片,还是这玩意用起来比较爽快。

一连训练了十几天,这些人也都缓过劲来了,相互之间也算是熟悉了一些,但是戒心仍然很重,聊天也仅限于毛子女,各种美食,绝不会涉及到个人的问题,甚至连姓名都可能是假的。

“你们就不好奇我们的任务吗?咱们再怎么练,也是一群乌合之众,现在又是枪又炮的……”说着,孙易指了指那几个反坦克导弹,还有两个经典的,恐怖之徒经常使用的火箭筒。

一个满脸大胡子,据说曾经在边陲之地当过兵的汉子咧嘴一笑,“管他那么多呢,只要给钱就行!”

其它人也跟着点头,他们只是一帮没其它信仰,只信软妹币的亡命徒,而罗逸恰好又在昨天发了第一笔钱,每人都是厚厚的一大叠,这可都是毛子的大额卢布,五千块一张的那种,折算起来,这一叠能换成三万多软妹币,这才半个月而已,如果再努努力,真要是有个任务什么的,月薪十万不在话下。

孙易摇了摇头,没有再问什么,现在他更侧重于跟尤里学习毛子语言,枪械射击这一块,他早就绝望了,没有准头,就用数量找。

至于体能和格斗这一块……尤里在跟他交过一次手之后就发誓再也不跟孙易比划了,体能的时候,两人绕场跑步,孙易几乎就是以冲刺的速度跑完了五公里,把一路直奔的尤里险些累到吐血。

而格斗的时候,尤里确实很难对付,各种军中格斗术层出不穷,其它受训的那些亡命徒往往一两个照面就会被放翻,半天都爬不起来。

可惜他碰上了孙易,孙易挨他一拳,就算是打到脸上、下巴上,甚至是肝脏的位置,顶多就是哼一哼,脸不红不白的。

可是尤里不小心挨了孙易一拳,打在肚子上,当时的孙易挨了好几下子,正在火头上,所以这一拳下得有些重,尤里在屋子里躺了两天吐了两天,打得胃出血了,以后看到孙易就绕路走。

至于军械格斗,他压根就没敢提,特别是看到孙易在一次打靶的时候打出火头了,二十米外的靶子,那柄56军刺飞射了出去,正中靶心,穿靶而过之后,更是连看都不敢再多看一眼了。

训练了二十多天,发了两次钱,折合起来,小十万的收入了,光训练什么活都没干,这钱拿得有些烫手了,还好,罗逸又来了,这回来活了,只是让他们这两天都警醒一点,准备好武器,可能要有一个大活要干。

孙易体能好,觉得子弹多带点总不会错,至于食物他没有考虑那么多,毛子国的环境好,森林覆盖率高,在这北方,甚至还能西伯利亚野生虎出没,在这样的环境下,山里长大的孙易还怕缺吃的吗。

一把自己的虎牙军刀,一柄56军刺,一挺PPK轻机枪,75发的弹鼓把他的背包装得满满的,足足有十个,够打一场持久战了。

至于卵式手雷什么的,更是拿了十几个,挂得满满一身都是,再加上防弹衣之类的东西,换个人被这些武器装备压趴下不可。

因为可能随时出任务,孙易他们这伙人也没有再训练,反倒是运来了不少牛羊肉,整个废弃工厂里整天都飘满了牛羊肉的香味,孙易的地炉烤全羊非常受欢迎,可惜调料不足,总不如林市的巴特做得正宗。

吃了一天的肉,睡得正香的时候,啪啪的枪声响了起来,孙易一惊醒了过来,一个骨碌就下床趴到了地上,他是经历过数次枪战的人,虽说只是道上小打小闹,好歹也是步枪扫射,所以他的经验要比其它人更加丰富一些。

二毛子尤里在外头高声吼叫道:“起来起来,都起来,集合了,出任务了,这次任务出完了,你们每人能分到一百万卢布,姑娘们,都起来接客吧,那可是大把大把的票子。”

对于亡命徒们来说,没有什么比票子更加亲近的,哪怕此时才刚刚凌晨,外头还漆黑着,赤塔的天气,哪怕是盛夏,在凌晨也透着丝丝的冷意。

跑出原木房子,被冷风一吹,顿时精神一震,而二毛子已经开始向原木屋里泼汽油了。

两辆皮卡车,还有一辆斯太尔重卡开了过来,把人都赶上车,孙易手上的是轻机枪,所以占据了一辆皮卡,把枪架到了皮卡上,整个得跟叙利亚**武装似的。

身后烧起了冲天大火,还混杂着浓浓的汽油味,在火光当中,三辆车驶出厂场,沿着公路,一直向远离赤塔市的方向行去。

孙易扭头看了一眼曾经受训过的地方,眯着眼睛细细的琢磨着,他是见过大钱的人,如果不犯事的话,年入千万,并不把区区几十万看在眼中。

所以他没有被金钱冲昏头脑,这个罗逸把他们这些乌合之众聚集在一起,进行短暂的军事训练,现在持枪苛弹的向外跑,处处都透着诡异,这让他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

扭头看看那些抱着枪,还一脸兴奋的临时战友们,孙易十分聪明地选择了闭嘴,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无法唤醒他们那颗被票子蒙住的心,特别是那个尤里,坐在卡车的后面,手一直按着腰间的那把自动手枪。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