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异国它乡-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77章:异国它乡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2:38Ctrl+D 收藏本站



“等到了赤塔,再想吃正宗的中餐可就难喽,不过你可以自己做饭吃,老毛子的东西压根就不是人吃的!”一边吃着饭,一边给孙易讲着毛子国的各种见闻,孙易听得也认真。

“这地方,菜比肉贵,你要是喜欢吃肉的话,可就来对地方喽,而且老毛子不吃猪蹄、鸡爪这些零七八碎的东西,都是拿去做狗粮、猫粮,要不就粉碎了做肥料,他们只喜欢吃成块的肉,鸡肉更是喜欢吃死肉疙瘩一样的鸡胸肉,但是咱华夏人就是喜欢吃那些边角旮旯。

早些年来毛子国,什么鸡爪啦、猪蹄啦、猪头肉这些东西都不用花钱的,成筐成筐的往家里抬,后来华夏人越来越多,人人都去市场要,毛子又不是大傻逼,当然知道这东西值钱,后来也开始卖,还越卖越贵!”

孙易听着,跟着又笑了起来,“听说毛子女都挺豪放的啊!特喜欢勤劳的华夏人,半夜钻被窝留种什么的!”

“扯基吧蛋!”黄牛不屑地道,“真以为人家毛子女傻啊,花钱搞搞还行,想白捡哪有那么好的事,我告诉你,这地方的种族歧视严重着呢,毛子女一般不跟华夏人搞的,你说的那是早些年刚解体那会,饭都吃不上了,谁还在乎跟谁搞。

那个时候,一袋面包就能搞一个毛子大姑娘,现在……哼……”黄牛说着喝了口酒,不停地摇着头,“我在这里好几年了,不花钱的毛子妞可是从来没搞过!”

孙易笑了笑,他只是问些奇闻,对搞不搞毛子妞的兴趣不是很大。

告别了黄牛,向火车站走去,在一家华夏人开的商店里,买了一部手机,又买了一张可以打国际电话的电话卡,又花了他好几万卢布,但是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觉得一切都值了。

“柳姐,双双考得怎么样?”孙易问道。

“很好,很好,双双说以她的成绩,国内的名校随便挑!”柳姐难得地用骄傲的语气与孙易说话,跟着情绪又低沉了下来,“你……我听说你……”

“姐,你听说的都是假的,我是跑路了不假,但是这事还没完呢,既然国内呆不了,我就跑国外来混混,等我打开了局面,就接你们过来!”孙易道。

“你……你一定要小心啊,如果缺什么,记得给我打电话!”柳姐的声音已经带了些哭意。

孙易的心里也是酸酸的,挂断了电话,上了火车,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又拿出电话打给梦岚姐和罗丹,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打给苏子墨,毕竟自己现在是身负命案逃亡在外,而苏子墨又是官员,影响不好。

现在他人在国外,电话打也就打了,谁也不能把他如何。

放下电话,躺在床铺上,看着夜色下的小镇,才晚上八点,已经在大半漆黑了。

火车停在小镇的站台上久久没有启动,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他不懂毛子语,也无法询问。

这几天精神高度紧张,现在突然松懈下来,一阵阵的倦意袭上心头,迷迷糊糊的刚要睡着,突然觉得一只手探到了他的身体内侧,正在拽他的包。

包里装的都是现金,大额卢布还有他的护照,所以孙易看得很紧,现在被人一拽,立刻就清醒了过来,一扭头,只见两个毛子大汉,还有一个头发卷卷的二毛子(指的是混血人种,多是毛子与中亚民族,少数华夏人的混血儿)正站在他的身边。

两个壮硕的毛子大汉握着拳头,手上还拎着短刀,瘦小的二毛子正尽可能小心地拽包,孙易一睁眼睛,把这个头发卷卷二毛子吓了一跳。

见孙易醒了过来,那两个毛子大汉见偷不成,索性就明抢了,比华夏的小偷还要嚣张。

毛子这地界,对付华夏人从来都不手软,但是真正的毛子族,他们是从不会这么干的,谁叫华夏人走到哪里都是弱势群体呢。

如果换成一般的华夏人,或许真的要被他们抢了,可惜他们遇到的是孙易,在一个毛子大汉手上的短刀还没来得及压到他脖子上的时候,孙易的袖子里虎牙军刀滑了出来,先顶到了这个汉子的肚子上。

然后,孙易十分挑衅地向他扬了扬眉毛,眼神也变得凶戾了起来,孙易是杀过人,见过血的,一凶悍起来,隐隐还有一股血气升腾着,吓得这两个毛子一个二毛子全都呆住了。

孙易伸手捏住了旁边的钢筋防护拦,用力地一捏再一拽,钢筋立刻就弯了下来。

“离笑隆……”

几个毛子惊呼了起来,他们这别扭的话孙易想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敢情说的是李小龙。

孙易将刀向肘后一背,然后摆了个架式,李小龙式的低声咆哮了起来,一抹鼻子,冲他们勾了勾手指头。

孙易这么一弄,立刻就吓得几个毛子不停地往后退,孙易脚下一蹬,上前就是一步,一脚踹在车厢隔断的地方,轰的一声,直接就踹出了一个大洞。

“功夫,功夫!”毛子惊呼了起来,拼命地往后退,孙易冷哼了一声,拎着刀就追了上去,嘴上喝吼着,“老子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功夫!”

孙易这么一追,几个毛子吓得调头就跑,连滚带爬地扑下了火车。

邻位的几个老毛子,还有几个华夏人都看傻了,特别是那几个华夏人,更是眼中闪动着激动的神色,身在国外,极少能够看到华夏人有这么威武的时候。

看着几个毛子跑出了车站,还不停地回头观望的模样,孙易自己都想笑,很悲哀的那种。

在晃动的火车上晃了七八个小时,也好好地睡了一觉,做了一串的恶梦,当再醒过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出现了城市的影子,可惜孙易睡了一夜的觉,又听不懂毛子语,根本就不知道到哪了,跟列车员比划了半天也没比划明白。

还是旁边的一个华夏人告诉他,火车已经进入赤塔市,再有几分钟就该停车了。

孙易道了谢,拎起包准备下车,毛子国地域广阔,而且发展重心都在欧洲那边,东部基本没怎么开发,如果不是托前苏联计划经济的福,只怕这东部还是一片片的原始森林呢。

赤塔市相当于国内的省会城市,主要的营生就是各种有生金属,资源丰富得恨不能一锹挖下去就能挖出二斤铜来。

偏偏这省会城市,只有三四十万的人口,森林覆盖率更是达到了百分之六十以上,真真切切的地广人稀,相比国内的人挨人人挤人来说,看着都觉得眼红。

出了车站,走在异域风情的街道上,看着来来往往稀稀拉拉的人,孙易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年青的毛子女差不多个个都是身高腿长,大眼睛高鼻梁,漂亮得不像话。

但是这女人一到三十岁往上,一个个身材就变了样,肥硕得令人难以想像,甚至孙易还看到一个四十余岁,领着三个孩子的妇女,肥硕的体形能装进去两个孙易还要挂点零,看得他直咧嘴。

相比之下,国内的成熟的女人们,简直个个都是徐娘半老,风韵尤存了,反正孙易在这个不大的赤塔市溜达了两个小时,能称得上风韵尤存的,一个都没有看到,只能从几个不那么肥硕的毛子女脸上依稀看到当年的风情。

孙易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懂俄语,在赤塔市内转了一圈,连个酒店旅馆都找不到,总不能像那些喝得摇摇晃晃找不到家的毛子老头一样随处一躺吧。

在毛子地界,无论是什么季节,酗酒喝得不省人事的人十分常见,赤水塔地方天气又冷,这已经六月份了,气温仍然在十到二十度之间,到了冬天,因为酗酒而冻死的人十分常见。

据那个黄牛所说,毛子国的警察,有很大一分部收入都是来这些醉汉,看到喝醉的人,向警局里一拉,在警局里过一夜,第二天酒醒了,递上一张单子就开始收钱。

孙易绝不想尝试露宿街头,特别是孤身一人在异国它乡,他这个强悍的男人,也有一种打心底涌起的危险感,似乎看每一个人都是有敌意的。

还有,孙易在赤塔的街头看到一个疑似华夏人的摊主,如同华夏千千万万的摊主一样,摆摊卖着国内夜市常见的那些盗版的李宁、耐克、阿迪等运动服装。

孙易向他打听一下酒店的位置,这位中年摊主十分热心地为他指点了一家酒店。

酒店是一栋上世纪**十年代的老楼,这种楼在国内的北方前苏联援建的城市里还常能看到,最大的特点就是每栋楼都是一模一样的,当地人找不到家都是常事。

而且窗子都比较小,在冷战思维下,小窗子便于隐蔽,又便于民兵投掷手榴弹。

但是内部装修还是很不错的,相当于国内的两三星酒店。

双方都用极其蹩脚的英语在交流,反正都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在手势的帮助下,最终还是开了一间房,那张护照帮了孙易很大的忙。

住进了酒店,孙易手捏着电话,上头已经有了两个未接来电,从最后的几位能看得出来,是苏子墨给他打来的电话,孙易没有打算回拔,他不想把属于自己的麻烦带给苏子墨。

本书源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