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分明就是在娱乐-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71章:分明就是在娱乐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2:11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翻起了电话,找到了松江市几位大哥的电话,挨个打过去,询问着谁知道江石滩的位置,地址是问出来了,但是在道上也传遍了,易哥要去江石滩解决恩怨。 (w W W .  . c o M)

孙易在林市北河滩一战成名,赫赫威名之下,不知让多少道上的大哥小弟们向往不已,特别是松江市的大哥,更是久仰孙易以一敌百的风彩,这种好事哪里能错过。

只不过上一次是大半人手都冲着李老大去的,要围攻孙易,而这一次完全就反过了,都是冲着孙易的面子去了,道上消息灵通,没听说哪个冒刺的大哥要踩易哥上位,如果是过江龙的话……是龙也要盘着,是虎也要卧着,过江龙那么容易出头的话,哪里还有他们混的份。

当年闯上海滩的马永贞够牛逼吧,查拳几乎要天下无敌了,结果还不是几包石灰粉就解决了战斗。

孙易驱车直奔那条小路,从这里直接就拐到松江边上,松江在这里进行一个小小的转弯,冲击形成的沙滩上,卵石和没有完全冲击成的棱石遍布,这里一无风景,二无名胜,三无开发价值,在北方的这里,土地是一种很廉价的东西,就算是全国一片上扬的房价,对这里的影响都不是很大,谁家要是租房住,都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最不济万把块也能弄个平房住了。

远远地,看到孙易的车子进来,老张头拿出了电话拔出了号码,刚叫了一声儿子,电话里就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爸,你有什么事啊总打电话,我这忙着学习呢,没事我挂断!”

电话里传来了令人心碎的盲音声,老张头无奈地叹了口气,从电话的背影音里听着男男女女唱歌吼叫的声音,哪里是学习,分明就是在娱乐啊……

老张头又拔出了一个号码,虚弱的女子声音传来,“老张,午饭做好了,你啥时候回来吃饭啊?”

“老婆子,我怕是回不去啦,记住了,千万不要因为我惹出什么事来,无论听到啥消息,都装做没有听到……老婆子,你先别上火,听我说,在炕头的褥子底下,有一张卡,那张卡里有五十万,你看病吃药肯定是够了,留出十万块来给儿子读书,如果他……你就不要再管他了,咱儿子……呜呜……不服管啊……”老张说着忍不住哭了起来。

年青时的厮混,让他人到中年,却更加珍惜自己的生活,老妻、儿子还有自己,现在,用自己来换到老妻下半生的平安喜乐,换来儿子下半辈子的平安幸福,一切都值了。

“老张,老张……你倒底要干啥!”老妻的声音惊慌地传来。

“老婆子,千万千万要记住我的话,否则的话,你,还有儿子,都有危险,哪怕是为了儿子……”老张说完不顾老妻的凄凉的叫声,挂断了电话,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后一甩手,那个挪鸡鸭的老式电话远远地向身后飞去,落进了江水里,连个旋都没打就消失不见了。

看到那辆豪华版的Q7晃悠着开进了江石滩中,老张抹了一把脸上纵横的老泪,眼中流着泪水,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不管别人如何,至少,自己已经把后路都安排妥当了。

孙易停了车,推门下车,还未走到近前的时候,袖子里闪动着一丝寒芒,暗哑的虎牙军刀已经从袖子里滑了出来,一脸的杀气向老张走了过来。

老张不紧不慢地从怀里摸出一把手枪来,这把枪和他扔在捷达车里的那把很不一样,显得更加粗糙,当初老路无意中说起过华夏流落出来的各种枪械,军用枪械很少,大多数都是隆化造的土枪,威力有限,子弹的威力不足,至少有三四成以上的可能会崩掉自己的手指头。

以孙易现在的肌肉密度,一般的复装子弹都打不穿他的肌肉,这种土枪就算是近距离射击,只要不打到眼睛这种要害,基本上就是皮肉伤。

所以孙易的底气很足,一手持着军刀,一手拍着自己的胸口,“来,有种你特么开枪,我梦岚姐呢,你把他弄到哪去了?”

老张突然笑了笑,“你马上就知道了,咦?你弄这么多的人来有什么用?难道凭着人多就能解决?”

孙易侧头一看,不知何时,数十辆车子从后面的小路钻了出来,一帮社会大哥带着小弟拎着砍刀铁棍之类的武器冲了上来,甚至隐隐地还看到了几支五连发,可谓是精锐尽出了。

孙易回过头来,死死地盯着老张头,“用不着他们,我一个人就能解决你了!”

老张头嘿嘿一笑,面对如此多的人,没有一丝的惧意,“来,有种你解决我看看!”

“有种你开枪!”孙易挺着胸膛迎了上去,同时双手上扬,他纯是要用胸口迎上这一枪也要抓住老张头,只要能抓住老张头,就算是把他的腿打折插进后头的花里,也能问出梦岚姐的准确消息。

老张的手有些抖,面色还有些狰狞,看着孙易越走越近,抖得就越是厉害,孙易以为他是一种害怕的表现,但是他的表情却变得更加疯狂了起来。

“人在哪!”孙易恶狠狠地问道。

“好,我告诉你!”老张突然说道,然后把手上的枪一转递给了孙易。

孙易下意识地一伸手,把这件危险的武器接到了手上,可是跟着他的手上一紧,“杀了我,我就告诉你!”

老张说道,眼中疯狂的神色变得更加浓重了。

孙易暗叫一声不好,做为一个绑架者,怎么可能主动让自己杀了他?这里头肯定有什么事情,而且是对自己非常不利的事情。

孙易抽身就要退,但是老张已经紧紧地抓着他的手一用力,已经开了保险,上了膛的土造手枪轰然而响,老张的身体一震,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跟着手上又是一紧,枪声再响。

一连两枪,全都轰到了老张胸腹相接的地方,隆化造的手枪质量很差劲,包括子也是如此,都是复装弹,弹头干脆就是融铅做成的。

这种子弹枪械的威力有限,就像孙易这么壮实的人,挨上一两枪,除了皮开肉绽之外,毛事都没有。

但是这么近的距离直接轰击,老张头又不如孙易壮实,几乎顶着肚子开枪,劣质的子弹显出比正常子弹更加强大的威力,入体就爆裂成不知多少碎粒子,把整个内脏都搅得一踏糊涂。

老张头嘴角流着紫黑色的血水,脸上还带着怪异的笑容,轰然向后倒去,而孙易的手上还抓着一把染血的手枪。

那些前来观战的大哥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只有一个人,而这易可也够狠,干净利落地夺枪,回手就把对方给干掉了,这种狠劲着实把他们都给震住了。

只是他们都没有看到最后的细节,枪是老张递到他手上的,甚至连扣动板击都是老张握着他的手扣动的。

孙易拎着那把枪扶住了老张,把他抱了起来就向车上跑,他要在最短的时间把老张送到医院去抢救,他直觉告诉他,如果老张死了,自己的麻烦就大了,这是一个局,一个要置自己于死地的局。

老张进气少,出气多,伤重到了极点,被孙易跑着这么一跑,竟然又缓过气来,死死地抓着孙易的手臂,面色狰狞地低吼着,“让我死!一定要让我死!”

“是谁派你来的?”孙易趁机问道。

“只有我死了,一切才会结束,否则的话,哈哈……”老张奋力地大笑了起来,死命地晃动着身体。

他来就伤及内脏,这么一晃动,立刻内脏崩裂,大量的鲜血从伤口和口鼻涌了出来,很快就没了气息。

一身是血的孙易在他的胸口按压着,可是怎么也没有效果,不得不把人抱上了车,开着Q7直奔最近的医院。

孙易搞出这一出来,把所有的大哥都给震惊住了,这倒底是怎么个情况?

冲进医院,医生把人推进了抢救室,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医生摘下了口罩向孙易摇了摇头。

这一切都在孙易的预料当中,人送来的时候,尸体都已经凉了,又哪里能抢救得回来。

孙易摸出电话,又一次拔回了梦岚姐的电话号,仍然打不通,他只是机械地一遍遍地拔打着,拔打到第十遍,终于通了。

这个时候梦岚姐刚刚从营业厅走出来,补换了新卡,电话号码都没有了,不过孙易的电话号她牢牢地记在脑子里,其它的电话号没就没了,没有谁比孙易更加重要。

电话一接通,孙易立刻就站了起来,“梦岚姐,你在哪里?”

“我?我刚从营业厅出来啊,电话卡坏了,我刚刚补回来的,对喽,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找到日本那边的货源了,化妆品店再有一个月就能开业了!”

孙易惨笑了一声,这个局布得好精心啊,是基本一些骗子的局上设计的,先让机主的电话关机,或是无法接通,然后再给最亲近的人打电话勒索,只不过骗子勒索的是钱财,这个暗中的人,勒索的却是自己的性命,故意杀人罪,无论什么原因,无期徒刑只怕跑不掉了。

就算自己的门路再硬,只怕也要在苦窑里蹲上十来年,他相信以自己的能力,就算是在狱里也能混成一条狂龙,但是苦窑又哪里是那么好蹲的,十年之后,就连梦岚姐也三十六岁了,而柳姐,更是四十多岁了。

孙易深深地吸了口气,看了一眼外头正在闪烁的红蓝光芒,苦笑了一声道:“姐,以后,恐怕你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了,你要学着坚强起来!”

本书源自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