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8章:把子弹强行取出来-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58章:把子弹强行取出来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1:16Ctrl+D 收藏本站



这条小路只要再向前走上几百米就到了北河,再向一侧驶上几十米,深深的草丛也挡不住这辆城市SUV的辗压,一直到了河边。

这里的泥土被河水冲刷带走,形成了一个重直,甚至还有些内凹的深水坑,足有五米多深,下方的淤泥更是不下两米厚,水又比较混浊,正是藏尸的好地方。

把车向下一推,现代车冒着气泡缓缓地向下沉去,最后完全没了影子,这个水下大坑,再加上厚厚的淤泥,就算是在枯水期也保持着足够的深度,用来毁尸灭迹再好不过了。

大汉拿着手枪和装钱的包回了汉兰达里,把钱扔给那个干瘦的汉子道,“咱们分了吧,这回雇主很不爽快,才给了五十万,尾款还要我们自己拿!”

“牙哥,知足吧,现然经济情况不好,有得赚就不错了,再说,也是一个小生意,能赚点就不错了!”瘦子笑道。

孙易的身体出乎意料的强悍,就连医院的医生都觉得吃惊,这么重的伤,甚至已经做过开腹手术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就清醒了过来,对于额头的子弹,甚至连麻药都不必,只用了一点渗透类的麻药,直接就把子弹强行取了出来。

子弹一取出来,医生也长长地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子弹堪堪打到头骨的极限,甚至连里面的脑膜都没有伤到,不用担心会感染大脑,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孙易虽然又一次昏了过去,不过已经不必再住重症监护室了,转到了普通病房。

柳姐离得最近,第一个知道孙易受伤的消息,知道了这个消息,她也不发烧了,也不生病了,整个人奇迹般地瞬间痊愈了,有的时候人的精神力量出奇地强大,就连疾病都可以不药而愈。

柳姐把这个消息捂得严严的,自己围着孙易转,甚至连擦身子,端尿盆这种事情都亲自动手。

这是一个难得的独处的机会,甚至柳姐有一种孙易已经老得躺在床上不能动,需要同样韶华已逝的自己去照顾的感觉,就像两个人已经相守地走了一辈子似的。

这个机会,她自私地留给了自己,不肯交给任何人,就连梦岚打来电话,她都含糊地推脱着孙易出去应酬,电话忘了带。

这一次孙易伤得实在是太重了,重到第四天才勉强能下床,可是仍然全身发虚,一点力气都用不上,可是他仍然咬着牙下了地,躺在床上解决大小便的问题确实不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这证明我恢复得很好!”孙易笑着道,柳姐哼了一声,帮他把裤子穿好,送他躺回了床上,然后去打了热水,兑了一盆温水,把毛巾浸湿,先帮着擦了脸,然后解开了衣服开始擦拭着身体。

“养两天就好了,到时候我自己洗个澡就行了!”孙易微微有些感动地道。

“前几天你昏迷的时候,我还不是一样给你擦过了!”柳姐面孔微红地道,孙易无意识是一回事,现在清醒了又是一回事,不过孙易能够醒过来,渡过危险期,柳姐的心情大好,甚至破开荒地有了一点跟他调笑的意思。

温热的毛巾在身体上轻轻地抹动着,每一处都没有放过。

这时,病房门被十分有礼貌地敲了三下,柳姐赶紧去开门,生怕开得慢了又会被人误会什么,只是韩大队看着柳姐惊慌的模样,还有红得都快递要烧起来的脸色,想不误会都难了。

韩大队忍着笑,努力地板着脸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名老刑警和一个女警,女警的手上还拿着个记录本。

韩大队坐到了孙易的床边,脸上尽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孙狗日的翻了个白眼道,“想笑你就笑,就算我们真的有点啥还能咋地,你还能扣个罪名抓我啊!”

“不能不能,就是心有所感,你这身体还真是棒,伤成这样了还能有剧烈的体力活动!”

两个男人没正经的聊天,让柳姐更是无地自容,匆匆地拿了水果,说了一声洗水果就跑了出去。

玩笑了几句接着就进入了正题,韩大队的脸色一正道:“前两天你一直都在昏迷当中,我们也无法记笔录,这回来是要补齐了,对了,根据监控记录,还有一些当事人的描述,我们已经锁定的目标,就是城郊的王朗,外号狼哥!我想,你们也是老相识了吧!”

“嗯,有过一面之缘!”孙易淡笑着道,韩大队这回来,肯定不是来追究他挑了狼哥脚筋的事情,“对了,既然锁定了,那人呢?”

“失踪了,第二天就失踪了,我们扑空了,我来是想问问你,你们有什么仇?”

“我们能有什么仇,无非就是他受雇龙铁集团来堵大门,我收拾过他,这仇可大了,他来找我麻烦也是意料之中,只是我太不小心了!”孙易道。

“包括用枪?一个混城郊的不入流大哥,竟然能搞到淘汰的军用手枪,虽然子弹都是复装弹,自制药,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搞到的!”

“自动步枪都打得跟战争似的,何况是……你是说,那种军用手枪一般人搞不到?”孙易突然问道。

“没错,TT30,前苏联的军用制式手枪,虽然是老枪,但是性能仍然很好,就算是在地下军火黑市上,也算是上品了,如果子弹也是原装的,你就没那么幸运了!”韩大队道。

看着孙易若有所思的模样,韩大队又追问了几句,但是孙易一口咬定了只是双方之前的仇隙,至于他的枪是从哪来的,这事一概不知。

出了病房,旁边的老刑警低声道:“韩队,我看他是知道些什么的!”

韩大队点了点头,“我知道,甚至我还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事,跟龙铁集团应该是脱不开干系的!”

“要不要申请松江市警方合作,至少先传讯一下龙铁!”老刑警道。

韩大队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脸上尽是无奈的神色,龙铁和他的商业帝国在松江市经营二十余年,从一个最普通的拉三轮的力工,一直混到一家年产值达到十亿以上的大型集团公司,可见龙铁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就算因为他玩得太大,最后把最宝贝的二儿子都玩成了死刑,甚至惊动了特种部队,整个龙铁集团几乎就垮掉了。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龙铁集团就算是再垮,架子也比一般的小公司大得多,曾经的人脉可并不仅仅是上层,中下层也有着各种各样的牵连,可算是虎死架不倒。

面对这样的人,区区一个申请联合出警,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更何况关键证人狼哥失踪,没有任何证据指向龙铁,就连传唤都做不到,现在韩大队能做的,就是协调各方资源,尽快地找到狼哥,只要有了狼哥的指证,他就可以打草惊蛇,把后头的大老虎给惊出来。

韦立轩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警方需要证据,但是孙易却不需要,只要有七成把握是你干的,就会盯死你,孙易从来都不是那种被人打得像条死狗之后还夹着尾巴的人,我挨了多少枪,就要一枪不少的还回去。

韦立轩这两天很得意,从他得到的消息,孙易是死定了,他这一死,原本被他以个人能力协调起来的工程立刻就会陷入混乱。

确实没错,这几天工程已经陷入了停滞当中,这些人信任易哥,价格什么的都好商量,而且易哥为人也很豪爽,是个可交的人。

现在突然易哥倒了,豪圣公司的人来接手,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年青人,派头摆得十足,把人召集过来直接扔过一张合同,爱签不签,不签就走人。

条款很霸道,结款周期甚至推到了一年以后,一年的时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这简直就是欺负人了。

尹平却不在乎这个,他认为孙易这回一死,肯定能压服这些道上大哥,对韦立轩的狠劲,他多少也有些佩服,更是出了一口心头的恶心。

这个消息被他刻意地瞒了下来,冷玉到现在还不知情,因为冷玉现在很少管公司的事情,把大部分工作都分派到了下面各部门的手上,这也让尹平有机可乘。

每次看到冷玉那张冷艳的面孔,尹平最先想到的就是她含着孙易的那个东西,甚至还吞了进去,手指在嘴角轻抹,连最后一点也不放过的样子。

每次想到这里,尹平身上还算健美的肌肉都会崩得紧紧的,暗暗地下个决定,早晚有一天,自己要让她也吃了自己的,还要洒在她的脸上,三个洞全部灌满,用尽各种方法去搞她,然后再运作一下,把她的公司搞到自己的手上,这个烂货就一脚踢开。

没人愿意配合这个高高在上的尹平,使得工程一下子就陷入了停顿当中,反正这些大哥们亏也亏不了多少,毕竟孙易在出事之前就结算了一笔,现在就算是亏,也只是亏这四五天的量。

如果孙易真的不在了,那么这个大工程再咬一口,吃相可就不像孙易在的时候那么斯文了,以次充好,偷工减料都是小问题。

尹平也料到了这一幕,他还有龙铁集团的合作合同在,现在可以继续执行下去,这此人不服,让他们再尝尝韦立轩的手段就是了,这种事情他是绝不会出面的。

尹平扔下那些群情激愤的大哥回了公司,刚刚进了公司,就看到那个瘸子面色清冷地向外走去,这个新任的保安队长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现在保安队是直接归冷玉负责的,就连他这个总经理都没有过问的权利。

本文来自看书罓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