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9章:雷子,咋回事?-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49章:雷子,咋回事?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0:35Ctrl+D 收藏本站



但是那个瘦高个的汉子一个虎扑就把孙易扑翻在地,跟着一把尖刀顶到了他的后腰处,“老实点,玛的,看到不该看的,算你倒霉!”

“大哥……大哥,饶了我吧,我真是不小心啊,我老婆快生了,我老娘又病了,家里少不得我吧,求你放了我吧!”孙易哀求着,两条腿都抖成了面条一样。

“玛逼的,又不是我老婆,不是我老娘,老实点,要不然现在就给你放血,走,进去!”瘦高汉子顶着孙易向厂房的方向走去,既然他看到了不该看的,那就不能放了他,随便什么地方不能埋个人,至于夏德宏,谁管他的死活。

远处正在观察的韩大队长等人有些傻了,还以为孙易会突然爆发,然后一个打几十个,眨眼间把所有人都放倒呢,可是这怎么一出来就被放翻了?完全就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孙易被用刀顶着腰压进了厂房里头,刚刚一进厂房,孙易放眼一望,宽阔的厂房里头,二十多个汉子分成几伙,打牌抽烟的,喝酒赌钱的,其中有一大半都是光头,人高马大的老毛子,枪托锃亮的AK自动步枪就摆在随手可拿的位置上。

瘦高汉子一进厂房,调转刀柄,一刀柄就砸到了孙易的后脑勺上,而孙易也一声不吭地像个木头桩子一样倒了下去。

看到倒下去一个人,这些人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只有一个头皮刮得青青的,却在脑后留了一条小鼠尾辫的汉子扫了一眼道:“雷子,咋回事?”

“来找夏厂主的,夏厂主,你的债主上门啦!”雷子哈哈地一笑道,谁都没有把这个上门讨债的家伙当一回事。

夏厂主点头哈腰地跑了过来,“有雷哥给撑腰,谁特么还敢跟我讨债,不是活腻了嘛,放心,这事我来处理,老二,老二,你死哪去了,过来把人拖走,别碍了几位大哥的……的……的……眼!”

夏厂主刚刚还耀武扬威的大吼着,可是看清了躺在地上的人,声音一下子就变得结巴了起来。

他永远也忘不掉,这个年青人一腿扫过,大腿那么粗的松木杆一脚而断,在旅馆里,差点把房子给拆了,他和老二都被打成了重伤,现在,他竟然又来了。

这时,高壮的老二也走了过来,也看清了孙易,嘴张得能塞进去一只拳头,夏厂主指着孙易刚要大叫,这时一抹暗哑的微芒一闪,雷哥哼了一声,扑通一声就倒了下去,大腿被短刀切出两条深深的伤口,长达一尺有余,如果不按住的话,很快就会失血过多而死。

孙易指了夏厂主和老二一下,这两人吓得一抱脑袋就趴了下去,一声都不敢吭。

在雷哥发出示警一样的惨叫声,孙易已经夺过他手上的短刀,随手一甩,一抹亮光一闪而没,刚刚伸手要抄枪的一个毛子大汉惨叫一声倒了下去,在他的肩头深深地刺着一把短刀。

别人没管,孙易只奔着这些自动步枪去的,旋风一样的扑了过去,顺手从另一人的手上夺过一把短刀,在那个毛子伸手拿枪的时候,一刀就扎了下去,短刀穿过毛子毛哄哄的大手,直接刺穿了铁皮做成的桌子,发出牙酸似的嘎吱声。

要说这老毛子确实够凶悍,孙易几下立威,下的都是狠手,但是这些毛子非但没有怕,离他最近的两个来不及拿枪,反而嗷嗷地怪叫着向孙易扑了过来。

孙易回手就是两刀,在自己挨了两拳头之后,也两刀把这个两个毛子放翻了。

这时一个老子终于拿起了步枪,开保险,拉枪栓,这两个动作要不了几秒钟,但是对于孙易来说已经足够了,低吼一声,一个箭步就窜出七八米远去,当胸就是一掌拍了过去。

这一巴掌正拍在枪管上,步枪向后一错,枪托正砸在这个毛子的下巴下,整个下巴都变形了,下巴本来就是神经密集处,受到重击,可以让人眩昏或是直接昏迷。

孙易的力量显然不是这个毛子能承受的,白眼一翻,一头就栽了过去,这时孙易听到了身后传来了枪栓拉动的声音,高度紧张中的孙易想也不想地一回手,就把手上的军刀向枪栓拉动的方向扔了过去。

一声闷哼,孙易一转身的时候,正见一个老毛子举着步枪缓缓地向后倒去,嘴里还叼着一把军刀。

当这个老毛子倒地的时候,手指一抽抽,勾动了板击,一串子弹突突地向空中射去,在枪落地的时候,跳弹乱飞,把这厂房里的那些打得四处乱窜,不时还迸起几串血花。

孙易一个纵身跳到了桌子上,伸手抄起了桌上的两把步枪,这回他记住了,飞快地开保险,拉枪栓,先突突地开了几枪,两把步枪指着两个方向,眼神冰冷,不用任何言语都可以让人知道他的杀意。

“砰砰!”几声枪,一个不信邪,想要去捡枪的毛子吓得一缩身子,迸起的水泥渣子打得他一脸都是血。

孙易有些汗颜,这几枪他可是奔着躯干去了,却又打了个空,他这枪法算是没救了,瞄着头都能打着蛋。

孙易把手铐向地上一扔,然后向装昏的夏厂主道,“把他们都铐起来!再装死,你就真的死了!”孙易说着,举着步枪走动了一圈,把其它的步枪都集中了起来。

夏德宏吓得两股颤颤,裤腿都湿透了,带着一身新鲜的尿骚味,哭丧着脸捡起了手铐,然后挨个铐过去,就算是过后孙易不找他的麻烦,只怕这些人也不会放过他了。

正当孙易要给那个鼠尾辫上铐子的时候,这个汉子的脸上凶光一闪,一把就把夏德宏拽了过来,挡在身前当成了肉盾,然后抽手就从身后拔出了一把手枪,对着孙易砰砰就是两枪。

孙易的身体剧烈地晃了两晃,胸前也迸起了点点血痕,这时几个毛子以为找到了机会,嗷嗷地就向步枪这里冲。

炒豆一样的声音响起,一片血花飞溅而起,几个扑过来的老毛子全身迸血,被打得翻了好几个跟头,7.62毫米口径的子弹威力非常大。

几枪打完,孙易退了一个弹匣,一挥手,弹匣飞了出去,正打在鼠尾辫握枪的手上,这把手枪也飞了出去。

孙易端着两把步枪,大步向鼠尾辫走了过来,鼠尾辫大吼了一声,惊慌地把夏厂主向孙易这里狠狠地一推,调头就要跑。

孙易一脚把夏厂主踢得横飞了出去,砰砰几枪,吓得鼠尾辫一个跟头扑倒在地,不敢再动弹了。

这回孙易亲自用手铐把这些人都铐成了一串,除了伤的和死的,手铐还是不够用。

孙易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些残酷的微笑,就连那几个毛子都觉得不对劲了,跳起来就要挑命。

但是孙易这时已经把他的军刀从死尸的嘴里拔了出来,军刀划过淡淡的哑光,每个人的身上都被开了个洞,汩汩地流出鲜血来。

孙易一身是血,有自己的,也有别人的,走到了鼠尾辫的跟前,向他扬了扬下巴,“看你这样,还是个小头目,告诉我点什么!”

孙易说着,用打火机烧了烧手上的军刀,然后扯开了自己的衣服,在他的左胸心口处,还有右边的腹侧,各有一个血洞。

鼠尾辫的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打在心脏上都没有打人打死?这哥们是铁打的吗?

孙易把刀尖探进了血洞里,一股股的血水涌出,跟着刀尖一挑,一料变了形的子弹从伤口里被挑了出来,他的肌肉一直都处于紧崩当中,对方手上又是一把膛线快要磨光的老枪,子弹也是复装的,在近距离竟然没有打穿他的肌肉。

把腹侧的子弹也挑了出来,血流了一会就不流了,只是两个血洞看着有些吓人。

孙易一抬头看向鼠尾辫,鼠尾辫也算是狠人了,可是却没有见过孙易这么狠了,正面挨了两枪,屁事都没有,这还是人吗?

“我跟你说话,你没有听到吗?”孙易皱了皱眉头,让鼠尾辫的眉头一跳,心里更是跟着一抽,张张嘴,竟然不知说什么才好。

“我就是想求证一下,不说就算了!”孙易淡淡地道,鼠尾辫长长地出了了口气,可是跟着,他又紧张了起来。

孙易拎着一支步枪走了过来,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然后十分粗暴地把枪管捅到了他的嘴里头,眼看着他手指勾动,板击已经压过了第一道火。

鼠尾辫太清楚这种枪的威力了,绝对的军用口,从嘴里挨上一下子,大半个后脑都能被掀开,绝对死得不能再死,再看到孙易那冷到了极致的眼神,鼠尾辫觉得自己已经无限接近地狱了。

鼠尾辫拼命地拍着水泥地,孙易把枪收了回来,鼠尾辫长长地喘了几口气,见孙易又把枪举了起来,赶紧叫道,“大哥,别动手,别动手,我说,我说是,龙铁集团的保安部长找的我们哥几个,接的境外的光头党入境,然后来给林市道上的大哥一个下马威,真的,我们没想杀人,就是吓唬人来的!”

孙易摇了摇头,“你们随便吓唬,但是不该打伤我的朋友!”

鼠尾辫都快要哭出来了,这种道上的大哥都是满嘴跑火车的,随便的吃过一顿饭,就可以跟别人吹跟谁谁谁是铁哥们之类的,朋友遍天下,谁知道哪个是你朋友啊。

鼠尾辫这边刚说完,一大群便衣就冲了进来,韩大队那边听到枪响结束,虽然不知道情况,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冲进来,手上清一色的79微冲,还有95式制式步枪。

看书辋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