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他生活的全部-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47章:他生活的全部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10:26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点了点头,人家就是来走偏门,捞快钱的,再说了,跟自己又没啥关系,孙易也不打算掺和去断人财路,上车开车就走了。

当孙易把金花送到松江市安顿下来,当然不能当天就走。

孙易也知道,金花已经选择了另外一种生活,既然她想走,自己又不能强拽着不放,毕竟自己不可能给她什么承诺和未来,大家如浮萍相聚本就是缘份,现在缘尽了,自然也就散了。

孙易还有些庆幸,幸好在金花和白素的身上,他只投入了钱,并没有投入感情,如果金花换成柳姐的话,孙易扪心自问,都不知该如何去面对。

韦立轩这会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他好不容易搭上尹平这条线,原本的仇家开始合作,韦立轩接任总经理,信心十足地意图把公司做强做大,至于董事长龙铁那个胖子……

想到这里韦立轩不屑地哼了一声,不过就是一个靠上下勾结,走偏门侥幸有了点家底的废物罢了,如果自己有他的底子,早就把公司做成一家跨国产业公司了。

韦立轩很会做人,所以龙铁也非常相信他,自从儿子被抓走一枪崩了以后,他就失去了所有的希望,每天醉生梦死,酒和女人,就是他生活的全部。

韦立轩咬着牙从本就不多的帐面上挤出一些钱来供龙铁挥霍,而他也接了这份工程,上千万的预付款进帐,再把帐面做得好看一些,拿出一半来上下打点,从银行又贷来八千万,整个公司都充满了活力。

不过这个被他寄与厚望的工程却接连出事,今天撞死一头猪,明天碰了一个人,今天干脆撞死了一头牛,事情都不大,可是处理起来就麻烦得要命,花钱免灾也花了他二百多万了。

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这么花也够他一受的,他明知这是那些沿途的大小混子们在捣鬼,可是却一筹莫展,请了市局的两位领导出面,倒是消停了两天,可是马上又出事了。

市局又不是自家开的,人家收了钱办了事,总不能天天给他守着当保安吧,这件事,还是需要自己来解决。

尹平又打来电话催促了,龙铁集团所负责的路基建设工程已经严重滞后了,上头压得紧,今年就要保质保量的完工,而北方的工期又短,只有五月初到十月末这么一段时间。

虽然这段路有近一半以上都是在原路基上进行扩建,工程量小了许多,但是按着计划,工期仍然很紧,现在韦立轩这里一拖就是大半个月,急得尹平一嘴的燎泡。

现在他已经后悔不该接受韦立轩送的两个东欧处妞和百多万的好处费,本以为韦立轩这个人还有些能力呢,可是谁成想,竟然把事情办得砸成这副模样。

“立轩,不是做兄弟的不给你面子,现在方方面面都催得很急,如果你不能摆平这些事,我也只能把工程放开了!”尹平听着韦立轩有些粗重的呼吸声,想了想又改口了,“至少要放出去一半,你知道,这个工程并不仅仅是赚不赚钱的问题,还涉及到豪圣集团的生死存亡!”

“我明白,我明白,再给我几天时间!就几天时间!”韦立轩道,挂断了电话,摘下金丝眼镜,有些头疼地捏了捏眉心,从办公桌里拿出一个小子本来,一页页的翻开,最后落到了一篇红色的字体上。

这上面记着几个电话号,还都是国外的号码,这是龙二公子留下的好东西,通过这个号码,不但可以联系到毛子那边的正规黑势力,甚至还能联系到职业佣兵。

韦立轩却又有些犹豫,他知道龙二公子是为什么倒下的,走私军火是一方面,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与境外势力联系得过于密切,如果自己要走这条老路的话……

可是想想自己的梦想,还有自己如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已经实际掌控了这家公司,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方式破坏自己的未来,谁敢破坏自己的未来,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韦立轩那张文秀的面孔上闪过几丝杀气来,既然官面的力量不管用,索性就动一动私底下的力量吧。

韦立轩终于拔出了上方的号码,用蹩脚的俄语开始对话。

孙易跟金花又缠绵了几天,就连孙易自己都不敢想像自己会玩出这些花样来。

终于到了分别的日子,已经准备了一家店面,准备做点服装生意的金花帮孙易穿好了衣服,衣服都是新洗的,熨烫得整齐,帮他整了一下衣领,看他的眼神都有些迷离了。

“真舍不得你走!不过咱们能走到这一步,也算是莫大的缘份了,有时间,就来看看我,我不求什么,就图跟你在一块挺开心的!”金花笑道。

“路都走不利索了还开心!”孙易在她的屁股上拍了巴掌,金花嘶哈地抽了口冷气,还疼着呢。

“走吧走吧,下次你来看我,说不定我已经找了别的男人,不过我相信,哪个男人都没有你厉害!!”金花笑道。

孙易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金花看着奥迪Q7远远地行驶上了大街,直到消失在车流当中,仍然没有舍得收回目光,只是目光变得更加悠远了,最后幽幽的一声长叹,转身向小区里走去,只是身体却不像从前那样挺直,微微有些驮,似乎一下子把她姣好的身材压弯了一样。

孙易开着车刚刚出城,旁边就有一辆华晨金杯呼啸而过,在公路上把车速提到了极致,在两车交错而过的时候,分明看到车里有一些大胡子,大光头,眼窝深陷,似乎都是外国人。

松江市和林市都是北方,所以遇到一些高鼻子老外也是平常事,但是像这种十几个大汉坐在一辆车里风驰电掣的可就少见了。

孙易也没当一回事,仍然不紧不慢在沿着公路走着,这一段是单独的公路,一级公路是从北边绕过来,所以这几十公里都比较好走。

当孙易快到三山镇的时候,路边翻了两台车,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的人,鱼哥就在其中。

孙易一脚急刹车停了下来,虽说他跟鱼哥没有什么太深的交往,顶多就是正经生意上有些往来,但是也算有些交情,毕竟人家请吃请喝还请妹子的也花了不少钱的。

鱼哥的四肢都断了,森森骨茬支出体外,他的几个小弟,还有一个是松江市不熟悉的大哥也一样的惨,一个十几岁的年青小伙子后脑勺被开了,花白的脑浆子还在汩汩地流出。

“怎么回事?”孙易问道。

鱼哥哼哼着,已经半昏迷了,只是一个劲地摇着头,嘴里喃喃地低语着,孙易凑近了听听,他说的是三山镇。

孙易脸沉了下来,扭头向那个松江市的大哥道:“报警了吗?”

“没,这是道上的事,报警太丢人了,已经打过急救电话了!”这个断了两腿条的大哥还很硬气的挺着。

孙易简单地给他们处理了一下,一直听到了救护车的嗡鸣声才起身,上了Q7,把油门踩到了底,在并不宽的公路上飞奔了起来,把迎面而来的一些货车吓得直急刹车。

孙易是直奔三山镇而去了,鱼哥说对方去了三山镇,那肯定就是冲着三山镇最牛逼的大混子廖胖子去了,而武谷最近也一直都在三山镇做改造工程。

要说从龙铁集团手上挖钱这事廖胖子没干,孙易一百个不信,武谷说不定都插了一脚,毕竟这钱就像是大风刮来的一样,只要使上一点手段,或是卡上一点砂石之类的东西,几十万流水一样的就进了腰包,快钱赚着是有瘾头的。

孙易在车里就给武谷打起了电话,武谷一接电话就传来了一阵阵的嚣闹声,还有女人的惊叫声。

“兄弟快救命,我们被堵在国营浴池了,这些老毛子太狠了,已经折了不少兄弟,我草,这些混蛋连那些技师都不放过,腿都打断了!”武谷在电话里大叫了起来。

“我知道了,再挺一会!”孙易道,挂了电话,油门踩到了底,直接飙到了危险的二百公里时速。

孙易紧紧地盯着路边,死死地握着方向盘,该死的,又碰到了修整路段,速度不得不放下来,哪怕如此,车子仍然腾空而起,几乎翻了过去。

亏得是这种自重较大,又是控制力较好的Q7,换成他从前开的那辆安德拉,早就翻车摔死了,这种开在山间的公路可是危险得很。

孙易用最快的速度冲进了三山镇,直奔国营浴池,原本就很低调的国营浴池这回可变得高调了起来,整个门脸都被砸碎了,在门口还躺着七八个汉子,四肢都断了,就连孙易也直抽冷气,下手可真特么狠。

“我来晚了!”孙易沉声道,脸上煞气变得更重了。

武谷气息微弱,一脸的苦笑,用勉强完好的那只左手死死地按着肚子上的刀口,“这回算是踢到铁板上了!”

“你参与了?”孙易问道。

武谷摇了摇头,“改造工程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掺和那个,再说,正道来钱花着也舒坦!”

孙易点了点头,捏了捏武谷的肩头道:“放心,你死不了,这都是小伤,我还指望着入秋的时候,咱们再合作一把蓝莓收购生意呢!我还打算自己建一个酒厂呢!”

“太废心啦,还是直接倒卖来得省心!咱自己酿点够喝就行啊!”武谷的声音越来越低,嘴唇青白,没了声息。

孙易吓了一跳,伸手在他的颈侧摸摸才松了口气,只是失血过多昏了过去。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