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7章:可怜得像一只流浪狗-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37章:可怜得像一只流浪狗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9:40Ctrl+D 收藏本站



“然后就是三中中爆炸案?”孙易问道。

“没错,如果只是学生压力大跳个楼,运作得好,学校内部都能压下去,更何况死的那个也不是有多大能量的学生,所以周飞升局长还大摆了一天宴席庆祝呢,我听说,他当天就跟教育局的一个科员搞了整整一夜!”

孙易的眼睛一瞪,“还有这种事?”

闲哥嘿嘿一笑,“要我说,易哥你出手救他很不值啊,周飞原来就是一个镇上的教师,就算是送的礼再重,可是没根没靠山的,几个月就升到了局长,这根本就不正常!”

孙易的手指敲着洗漱台,眯着眼睛琢磨着,最后沉声道:“这事能帮到哪一步,还要看我那个朋友的意见,我不能替她做主!”

闲哥嘿嘿一笑道,“行,只要易哥有了主意,我再帮你跑跑,联系一下公检法那边的熟人看看有没有操作的可能!”

孙易点了点头,跟闲哥回去,然后吃了点饭,送走了闲哥。

“你去哪?”孙易在车里问杜彩霞。

“唉,在市里新买的房子也被封了,我没地方可去了!”杜彩霞扭头看了孙易,可怜得像一只流浪的小狗。

孙易的心忍不住一软,他能打能拼,身挨几刀几枪都不带皱一下眉头的,可偏偏在女人这里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哪怕杜彩霞曾经背叛过他。

孙易去了名门开了一间标间,进了房孙易还没等说话呢,杜彩霞就先去洗澡了,孙易捏了捏鼻子看着窗外的夜色,怎么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呢。

片刻,匆匆洗了澡的杜彩霞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个宾馆准备的套套。

“不管你帮成什么样,我总要报答你,我就只剩下自己了,知道你嫌我脏了,用套套吧!”杜彩霞道,浴袍一解,熟悉的身体,浑圆、纤细、宽胯还有纤腿让孙易不由得心中一热,似乎又回到了一年前。

孙易甩了甩脑袋,笑着把套套接了过来扔到一边,“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用这东西,现在用着很不习惯了!”

孙易按着杜彩霞的肩膀将她按坐在柔软的床上,脸色认真地道:“这件事我能帮你多少,主要看你的意见,我要把事情原本地跟你说一下!”

孙易说着,帮杜彩霞裹上浴巾,然后将周飞的事情一一说了个清楚,“虽然有些事是道听途说,不过可信性还是很大的!现在你想怎么做?”

杜彩霞捂着脸,无声地抽泣着,泪水从指缝中流出,满心的酸涩与凄苦,她甚至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孙易也没有说话,摸出烟来给自己点了一支,然后坐在宽大的窗台上看着窗外的流淌的灯河,他已经没必要再去安慰杜彩霞了,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今天,她又必须做出选择了。

杜彩霞突然松了手,抬头紧紧地看着孙易,然后特别认真地问道:“如果当初我没有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你会一直跟我走下去吗?”

孙易一愣,没有想到杜彩霞会问出这样的话来,他歪着头想了好半天,“我不想骗你,你应该知道后来我跟其它女人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我身边的哪一个女人,我都舍不得!”

杜彩霞惨然一笑,“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包括后来周飞的选择,无论如何,他现在都是我丈夫了,他出了事,我不能不管,至于以后什么样,等他出来再说!”

“只是出来吗?”孙易问道。

杜彩霞淡淡地一笑道:“难道还指望着他能官复原职吗?只要出来,哪怕没了公职,也比坐牢好!”

孙易点了点头,“行,这事我明白了!”

说完孙易拿出了电话,跟闲哥把事一说,闲哥那头却叹了口气,“易哥,这事不是我帮忙了,刚刚我就打听了一下,这事很不好办,爆炸案虽然尽可能地压在了市里,却是白千山市长亲自过问的,现在这种情况,除非找白市长,否则的话找谁都不好使!”

“我草!”孙易忍不住骂了起来,挂了电话,背着手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白云的电话号已经找出来了,可是几次都没有拔出去。

他跟白云的关系很单纯,更像是可以厮疯的朋友,又像是长期稳定的炮友,如果通过她的关系去找白千山,这一切就都变味了。

孙易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跳楼事件或许可以说是学生压力过大,但是教室爆炸案却不一样,哪怕是一个高中学生,要制造这东西也需要一段时间的准备。

一个学生或许可以因为一时冲突跳了楼,甚至是杀了人,但是几天的制做爆炸物的准备时间,足以将他们年青的热血平息了,除非有什么深仇大恨,而那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老师疼爱有佳,怎么可能有深仇大恨呢,这事里里外外都透着古怪啊。

孙易拿起电话又打给了闲哥,问了一下这事什么时候才能够判下来。

闲哥告诉他,如果不考虑保留公职的话,哪怕是走从严从重的路子最后判下来也要两三个月以后呢,时间还来得及。

孙易想在林市办什么事已经挺容易了,托了宋风的关系去看看周飞,宋飞好歹也是个教育局的领导,就算是关看守所也是单间,不用担心被欺负。

看到孙易来了,周飞不客气地接过了他递过来的烟,看守所的所长跟宋风的关系不错,也就没有没收,否则的话哪里会允许他有自己的私产。

“孙易是吧,我知道你!”周飞给自己点了支烟,把腿搭到了桌子上深深地吸了一口,看守所还真不是人呆的,哪怕是在会客室里,他也有一种自由般的感觉。

周飞现在毫不顾忌地谈及自己,“是杜彩霞找你来的?呵呵,我知道你们从前是老相好,在镇上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孙易挑了挑眉毛,这个周飞跟自己说这些倒底想表达些什么?

周飞掸了掸烟灰,笑着道:“杜彩霞学历够高,人也漂亮,而且家底也够好,能够支持我一直往上走,我能够一直走到市里来,她是下了大力气的,碰到这种女人,无论她之前有什么,我都捏着鼻子认下了!”

孙易点了点头,“所以你一当上局长,就马上跟自己手下的科员搞上了?”

“现在谁不是这样,我是倒了,如果不倒,这事就一直发不了,你看看哪个倒台的不都多多少少的带一些这种事情!”周飞毫不以为意地道。

孙易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从这个周飞的话,他觉得自己要救他有些多余,倒不是他死不悔改,而是他那种理所当然的态度,当官就可以理气直壮的地搞女人了?更何况,他从来都没把杜彩霞看在眼中,只是当成自己向上爬的工具罢了。

孙易起身推开椅子,面无表情地转身就向外走,周飞一愣,刚刚还努力维持住的冷静瞬间不见了,扑了上去一把就抱住了孙易的大腿,“我知道是杜彩霞求你来救我的,你就救救我吧,这个鬼地方我是一天都不想再呆了,只要你能救了我,杜彩霞你想怎么搞多行,就算是当着我的面搞我也装做没有看到!不不,我可以帮你们用摄像机拍下来,这样看起来比较爽一些!”

孙易的脸阴沉得都要刮下霜来了,这个周飞也太没有下限了。

也难怪了,他在几个月的时间就从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一跃成为一个市的教育局局长,跟孙易出奇的像,孙易也是在大半年就打下了这么丰厚的身家。

区别就是这个周飞欲壑难填,而孙易则是小富既安,若不是杜彩霞求到自己的头上来,他才懒得到林市来给周飞奔波。

孙易一甩腿,就把周飞踢出老远,头也不回地出了会客室,每个当班的狱警都送上一条中华烟,而所长和指导员那里,更是送了一箱,相互再留个电话号,也就算是认识了。

出了看守所,孙易转道去了市局,他跟市局的局长刘国裕有过那么一面之缘,而且刘国裕是白千山的铁杆支持者,当初自己在警局一口气入翻了审讯的副局和几名特警之后,在警局里已经算是相当知名的人物了。

本来孙易就是来撞个大运了,他跟刘国裕堂堂市局局长并不熟,但是一报名,人家还真要见他了,这让孙易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自己在市局局长这里还没这么大的面子吧?

办公室里,宽大的班台上分置着党旗和国旗,身后是两面更大的旗职,看起来庄严肃穆。

孙易十分不喜欢这种气氛,笑着对正在批文件的刘国裕道:“在这种地方收红包是会有压力还是有偷情一样的快感?”

孙易的话让刘国裕再也板不下去了,推开了文件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孙易现在也不是一般人了,不是说弄就能弄的,而且他跟军方的关系很好,林市一次,松江市一次,两次搅风搅雨都是军方的影子出现。

刘国裕先递给孙易一根烟,然后亲手给他点了,倒是让孙易受宠若惊,赶紧推了回去,“我可得拍拍刘大局长的马屁,以后犯事了,还请手下留情呢!”

“你可得了吧,我听说你四处找人打听周飞的事情?你要干什么?”刘国裕说话的时候肝都有些颤了,他可不希望松江市的事情发生在林市。

“没事,就是受人之托,看看能不能把人捞出来!”孙易笑道。

刘国裕摇了摇头,稍一沉吟首:“我知道你也是一个懂事知进退的人,官面上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周飞确实是被算计了,但是被算计得合情合理,无论是法理还是党纪,都必须要处理他!”

本书源自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