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有陷井!-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06章:有陷井!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7:25Ctrl+D 收藏本站



雪已经冒出了池塘挺高,堆得瓷实,大雪下了一下午,孙易就收拾了一下午,甚至自家的烟囱又冒出了烟他都没有发觉。

天擦黑的时候,睡觉的白云和柳双双都醒了,果酒的后劲大,但是自酿的果酒可不是酒精勾兑,就算是醉了也不会上头。

中午吃得太多了,到了晚上谁都吃不进去了,好在柳姐熬了一锅粥,浓香四溢,再配上小咸菜,不知不觉的多吃了两碗。

吃完了饭,白云看着孙易堆得高高的雪堆,眼睛一亮,一拍手道:“我们堆个雪人吧!”

“那是我家冰箱,你要砸了冰箱不让我过日子啊!”孙易黑着脸道。

在北方的冬天,根本就用不上冰箱这种东西,所有可以冻的东西,都塞到雪堆里,既可以冰冻保鲜,又可以防止风化失水,一举数得,就算是炎热的夏天,水井下也是冰冷刺骨,有什么怕腐坏的东西,放到筐里坠到井口下,比冰箱还管用,存上三两天都不带有异味的。

“嘿嘿,我给你做一个小熊冰箱,放心,我的技术好着呢!”白云拍着胸脯保证着。

看着她拎着铲子兴冲冲地扑向雪堆,孙易张嘴要叫,最后还是坏笑着停了下来,因为白云现在奔向的地方,正是孙易下午刚堆了雪的地方,下面可是一个池塘大坑啊。

果然,刚刚跑到雪面上的白云扑通一声就矮了大半截,雪一直埋到她的胸口处。

“有陷井!”白云大叫道。

“笨,刚堆的雪还松着呢,踩不住,去那边!”孙易坏笑着把一身是雪的白云给拎了出来,放到了另一头,这边堆的雪已经压得很实了。

院子里的四个人,包括柳姐在内,对雕塑似乎都没什么天份,一直忙活到黑夜来临,也只用两个大雪球堆在一起,勉强做出了一个雪人的模样,雪人的肚子就是孙易的新冰箱了。

看着这个奇丑无比的雪人,孙易觉得自己要是用这东西当冰箱,还不够丢人的。

天晚了,也没啥娱乐,电视只有中央三个台,连个电影频道都没有,手机倒是有信号,但是孙易极度恶厌在别人家做客还抱着手机不撒手的行为,白云刚掏手机,孙易就做了一个砸的手势。

白云吓得一缩脖子,她天不怕地不怕,叛逆的青春甚至跟自己的父亲都能吵翻天,可是在孙易的面前,他一瞪眼睛,白云就会一缩脖子,配合得极为默契。

“还用VCD呢,连个电脑都没有!”白云吐槽报怨着,然后翻着孙易那一大堆的光碟。

孙易抓着这些光碟扔到了炉子里头烧掉,然后又给了白云一巴掌,“看什么电影,不看了,咱四个打扑克,输了贴纸条的!”

“嘿,打就打,老娘我在林市号称绝杀美少女赌神的,大赌场我都进去过!”白云哼了一声道。

最后决定打这边比较流行的诈红十,简单易玩又考验配合。

孙易刚开始也没当回事,不料白云打牌真的很有天份,一连赢了好几把,而且都是双十在手,三个人的脸上都贴了一堆的纸条,白云的脸上确是干干净净。

白云一边洗着牌一边向孙易挑着眉毛,“怎么样,要不要打脱衣服的!”

孙易眯着眼睛看着白云的动作,看得白云有些发毛,手上一抖,一张牌飞了出来,竟然还是一张大王。

孙易笑了起来,“行啊,就打脱衣服呢!”

白云嘻嘻一笑,“还要问问柳姐呢,脱不脱的,愿赌可要服输的!”

“我才不打这种牌!”柳姐有自知之明,自己的牌技太差了,她属于只懂规则,根本就不会打牌。

孙易坏笑道,“没关系,就脱衣服的,冬天穿的多,能脱好一阵呢!”

在孙易的坚持下,柳姐也就半推半就了,只有白云暗道不好,总觉有些不太对劲。

抓牌的时候,第一张是个大王,这让她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可是第二张是个小破三,这怎么回事?按理来说,她这张应该是个二才对呀。

一把小破牌,最后两张红十全到手里来了,白云立刻就傻了。

白云就出去几张牌,剩下的全砸手里了,对方三个一伙,手里连一张小牌都没有,而且还全都是大对子,她根本就没法管,这是完全力量的对撞,跟牌技没有任何关系了。

白云撇撇嘴,算是认输了,然后脱了一只袜子。

孙易中规中矩地洗着牌,然后接着开打,一直打到白云开始脱厚厚的绒裤了,幸好在柳姐给她穿了一条贴身的线裤,要不然的话小内内都要露出来了。

白云一把都没赢,而且每次都抓双十,输也是她一个人输,白云一咬牙,把毛衣就脱了下来,黑色带蕾丝的小罩罩,大半个青嫩的球体鼓鼓胀胀的,虽然不丰满,可也不小。

柳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赶紧打着圆场了,“要不我们打穿衣服的吧!”

“不行,就打脱衣服的,老娘宁可裸奔了!”白云怒吼着,都快要输红眼了。

“行了,在柳姐面前,称什么老娘!”孙易白了她一眼,“时间也差不多了,快半夜了,睡觉吧,明天还要起早呢,我们去打猎!”

一声打猎,总算是熄灭了白云的怒火,还有点小失望呢,她倒是很想看看孙易在这娘俩面前看到自己光着身子时候会有什么反应,她在孙易的面前,这种事奔放得很呢。

三个女人住一层,孙易住在里屋,幸好白云累了睡得死没有摸过来,要不然事情还真有些麻烦,女人越多,麻烦事也多,而且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也让人很不爽。

孙易胡思乱想着,骨碌了好半天才算睡着,直到被一阵香气勾得醒了过来,柳姐已经熬了粥,又把昨天剩下的肉重新卤煮了一下,因为要去野外,所以早上这顿就不能以清淡为主,一定要吃好吃饱,要不然的话挺不过冬天的寒冷。

吃了一顿饭,孙易带上外出的调料之类的东西,再把卤肉带上一大块,都背在一个迷彩背包里,这还是路志辉送他的军用品,质量没得说。

因为是带着三个女人,柳姐又比较体弱,还喝着紫苏花种子泡的水,所以只在附近的林子里转转,看看山林野色就完了,所以孙易规划的路线是只从冰面上过大河,在北林里转两圈就行了。

这么近的距离,大猎物肯定是打不到的,不过野鸡兔子之类的肯定是不少,不愁吃就行了。

白云非要玩孙易手上的军弩,孙易说什么也没给她,塞个弹弓子唬弄一下算了,军弩这东西挺危险,万一不小把伤了自己人就麻烦了。

孙易带着他们一路向北走,这些年少有人冬天进山了,小路都被大雪覆盖了,林间都有近一尺厚的雪,趟着雪走起来最累人。

想当年,村子里还很热闹的时候,年年冬天大雪倾天下,大河封冻之后,女人们就会带着孩子,拖着爬犁浩浩荡荡的从冰面上越过大河,在密林里寻找着枯枝,或是站立就已经枯死的小枯树,截短之后捆在爬犁上拖回家当柴烧。

勤快的一个冬天拉回来的柴都能堆起几个大柴垛,能烧足足一年,在这地方的农村,是没有人烧煤的,漫山遍野的树木,还要花钱买煤烧,还不够丢人的。

走上冰面的时候,四周无遮无挡,寒风一吹,把白云吹得直打哆嗦,做为一个城市里生活的人,还不适应这种山林中的寒冷。

大雪厚厚的像棉被,柳双双咯咯地笑着在两尺多厚的雪地里打着滚,别提多开心了。

孙易抚开上层的雪面,在厚雪的下部分,雪已经形成了冰晶一样的晶体,抓上一把塞到嘴里暖着,可以当水喝。

“走了走了,别在这里疯玩,小心掉河里去,冰雪封冰面,掉下去谁都救不上来!”孙易高声叫道。

刚在雪地里骨碌一圈的白云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跟着孙易踏着冰实的冰面向山林里走。

孙易不时地回头看着柳姐,怕她会撑不住,柳姐有些气喘,呼吸时喷出的白雾把她的面孔都遮挡住了,如梦似幻一般,不过看她精力似乎还很好。

一点白领着两个小跟班一路飞奔着,抢先一步钻进了林子里,一会功夫就钻了出来,嘴上还叼着一只一尺来长的大耗子,吓得白云嗷的一声跳起老高,整个人都挂到了孙易的身上。

“耗子,耗子啊……”

“对啊,就是耗子,有什么好怕的!”孙易没好气地把她从身上扯了下来。

一点白把这只咬死的大耗子扔给了后头的跟班,它还不饿,但是那两只跟班却争抢了起来,一会功夫就吃得干干净净。

白云吓得直咧嘴,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竟然会怕老鼠蟑螂这些小东西,让人很难理解。

走了一个多小时,孙易怕冻着三个女人,进入山林,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停了下来,清理了四周的雪,让她们稍等一会,自己跑进了林子深处。

一会功夫,孙易怀里抱着一株足有大腿般粗的枯树回来,从背包里取出斧头剁开,然后升起了一堆火。

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