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5章:状态明显不一样-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05章:状态明显不一样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7:20Ctrl+D 收藏本站



他们有着小民独特的精明,或许目光会短浅一些,只看中眼前的一些好处,可问题是,孙易的目光也不长远呀,他现在都觉得自己的小日子过得相当不错。 w w w .??. c o m

出门没人敢欺负自己,手头有余钱,赚钱之余还能帮上周边三五村的村民一把,而农民都是懂得回报的,孙易要是有事,谁家也不会束手旁观,这一点从过年杀猪,孙易连着喝了十多天酒,差点没把自己喝死就看得出来了。

孙易到了东沟村,他那辆白色的欧宝安德拉大伙早都认识了,不停地打着招呼,刚到柳姐家门口,他的车里就塞了一袋子粘豆包,好几筐的鸡蛋,还有一桶河里打来的柳根鱼。

村东头的赵老赶还拎着一桶冬天摸的蛤蟆要塞给孙易,孙易只要了三五十个够吃一顿就行了,多了就浪费了。

到了柳姐家,先没理会两个小丫头,先看了柳姐的脸色,看样子还不错,脸色已经有了些红润,似乎比夏天的时候见她还要好点,身体状态明显不一样了。

本来只是两个小丫头要去,孙易不由分说把柳姐也拽上了车,不过左等右等也没有等到白云。

柳双双捏了捏额头,有些无奈地叹道,“她发疯呢,正在里屋换衣服!”

“换来换去的能换出啥来,也不怕冻死!你去把她拽出来,对了,让她多穿点,今天冷,大棉袄二棉裤全都穿上!”孙易道。

柳双双嬉嬉一笑,“我哪能说得了她,还得你出手,也就你能管得了她!”

柳双双的话让孙易的心头微微一惊,难道她知道了?再看看柳双双的脸色,红扑扑的没什么不对劲的。

“你的威严可重了呢!”柳双双笑着跑了出去,先上了车。

孙易摇了摇头,也许是其它的原因吧,孙易进了屋,直接就推开了里屋的门,里屋的炕头上放了一堆的衣服。

见到孙易进来,立刻抛了几个媚眼,“你看,我穿哪一套衣服比较好看!”

孙易挑着最厚重的衣服选了出来,“就穿这个!”

“才不要哩,穿到身上厚死了,完全显不出我的身材来!”白云撅着嘴道。

“就穿它了,要领你们去野地里打猎玩呢,穿少了还不冻死你!”孙易说着,把衣服向白云的身上一套,转身就走。

白云本来还要发火生气,现在一听要打猎,立刻就急了,用最快的速度把衣服穿好追了出来,“打猎?要打黑瞎子吗?你空手跟它们打的吗?”

“这个季节黑瞎子正冬眠呢,你有没有点知识!”孙易没好气地道,总算是把白云给提溜了出来,打开车门扔了进去,自己也上了驾驶位。

“小易,你带着孩子们玩吧,我就不去了!”柳姐说着要下车。

孙易一伸手,压住了她的手,她称呼上的改变,让孙易的心里暖暖的,“柳姐,你的身体一向不好,咱们去山林里转转也有好处,再说了,还等着你去帮我做饭呢,指望这两丫头,天黑都吃不上饭!”孙易笑道。

被孙易这么一说,本来拒绝意思也不明显的柳姐也就不再拒绝了。

由于离得本来也不远,开车十多分钟就到了东沟村,进了家门,三条狗颠颠地迎了上来。

白云第一次到孙易家来,下了车还要蹦哒,可是看到一点白缓缓地走了过来,眼神很不友好地盯着她的时候,吓得不敢动了,“你……你家咋还养狼!”

“狼?你见过黑色的狼?”孙易笑道,“一点白很护家的,你还比较陌生,别招惹它,也别乱拿东西,否则的话它会咬你的!”孙易笑道。

白云努力地点着头,可是看到越来越近的一点白还是觉得腿有些软。

一点白走到了她的跟前,围着她转了一圈,然后伸着鼻子在她身上嗅了起来,再然后,一俯身,脑袋在她的腿上蹭了一下,尾巴摇了摇表示友好,转身领着两条狗腿子蹲到门口去了,目光悠远地望着远方。

孙易也是微微一愣,没想到一点白这么快就放下敌意了,再想想之前的那些人,似乎……跟自己有过负距离接触的女人,总是特别容易得到一点白的接受。

孙易十分聪明地没有把这话说出来,而是忙着做午饭,主菜自然是狍子肉和野猪肉,再添一把火接着烀。

柳姐蒸了一盆子鸡蛋酱,北方的农村总是少不了这种大酱,孙易家的酱是六婶子送的,别看六婶子一向喜欢东家长西家短的说闲话,可从来说孙易的闲话,也是村里有名的能干。

北方农村的妇女是不是能干,是不是勤俭持家,从一缸酱就能看得出来,黄豆下的大酱要经常用酱杵子来回来打,打出里面的酱沫,还要做好防雨、防虫的工作。

一缸好酱,咸香宜人,不放添加任何着色剂也能显出极为自然的金黄色,口感非常好,而懒女人下出来的酱,颜色黄里偏黑,而且还有一股十分浓重的臭脚丫子味,再懒一点的,进了雨水或是虫卵,还会有白色的蛆芽子,没法下口不说,闻着看着都觉得恶心。

北方人吃饭,怎么可以不吃蘸酱菜呢,这几乎是已经刻到了北方人骨子里的一种生活习惯。

足有近五十公分长的大萝卜从土里挖出来,只要洗净了,切掉下面短短的白根,青色的根茎甜中微辣,特别是萝卜皮,最是爽脆,绝对各种菜品中的极品。

孙易家种出来的萝卜皮厚个大,萝卜肉脆嫩多汁不柴,都说冬吃萝卜夏吃姜,不要医生开药方,又有秋后萝卜赛人参的说法,可见这东西有多么好的食用价值。

窖里新鲜的大白菜只取菜心,甚至都无需清洗,十分自然的白嫩青翠,蘸酱吃能爽到骨子里去。

再加上大葱干豆腐,甚至都不需要别的菜,只要用这些菜来蘸酱,就是一顿最丰盛的午餐了。

等做好了这些准备,孙易就准备捞肉了,大块的野猪肉和狍子肉捞了出来,稍微凉一凉,然后下刀如飞,截着肉质的纤维切成薄片。

野物的肉纤维粗,但是精肉却多,根本就没有太多的脂肪,主要还是够斤道,有嚼头。

肉里面入味少也没关系,只要一碗蒜泥,再稍加一些盐就是非常好的调料了。

孙易切了满满的一盆子,他招待客人,一向都是用盆子的,盘子再大也显得小家子气。

北方人待客,远不如江南烟雨之地的花样繁多和精细,但是那股子粗放劲,却让人更有食欲,毕竟是美食,用来吃的,而不是看的。

端着肉进了屋,白云正趴在蒸好的鸡蛋酱上一个劲地闻着,眼看着口水都要滴进盆子里了。

本来孙易蒸鸡蛋酱就是一绝,同样的鸡蛋,同样的酱,加同样的水,蒸出来的鸡蛋酱就比别人做出来的好吃,但是柳姐似乎更擅长,陈出来的鸡蛋酱滑而不散,就像是一盆子最好的鸡蛋糕。

“好了,开吃,今天的主菜就是这盆子肉了,吃完了还有!”孙易将大盆子向桌子上一顿,这些切片的肉都是给她们吃的,而孙易面前的肉都是肉块,唯有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才爽气。

酸冽爽口的果酒被拎上一桶来,这果酒的味道相当不错,孙易已经在镇上订做了几百个橡木小木桶,明年打算存上一批,到时候用来送礼倍有面子。

孙易开了一瓶茅台,刚刚吃了一口肉,喝了一口酒,白云就像狼一样的扎进了盆子里头,吃得气势非凡。

有她带动,柳姐和柳双双都多吃了不少,就连果酒也喝了不少。

果酒虽然度数低,喝着像饮料似的,但是后劲还是很大的,再加上很好喝,在吃饭的时候,当成饮料不知不觉的就喝了很多。

等到白云撑得再也吃不下去的时候,已经小脸红得跟秋后的苹果似的,眼神都变得迷离了起来,看着孙易直咬嘴唇。

孙易默默地心里祈祷着,你可千万不要扑过来呀,千万不要啊!

“我怎么迷糊了!”白云说话的时候舌头都大了,然后向后一躺,直接躺在**的炕头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柳双双这会也趴在桌子上迷糊着,小嘴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收拾下桌子!”柳姐说着要站起来,可是一晃险些摔倒,孙易赶紧一伸手把她接住,哪怕是冬天,隔着厚厚的冬衣,仍然能够感受到她的温润。

柳姐倒在孙易的怀里,眼神迷离着,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般醉过的柳姐,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甚至没有拒绝他的紧紧相拥。

“我来吧,你照顾一下双双和白云!”柳姐说着,还不着痕迹地整理了一下。

孙易感到有些可惜,怅然若失,却不得不收起了歪心思,把柳双双也抱到了炕上,然后铺上被褥把她们都塞到了被窝里。

柳姐也收拾完了,却没有再给渴望的孙易机会,说着也喝醉了,然后跟两个女孩挤到了一起。

孙易出了门在雪地里站了好一会,天空扬扬洒洒地下起了鹅毛大雪,一会功夫就铺了厚厚的一层。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