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章:把这个年过完-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03章:把这个年过完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7:11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当两人进入正题之后,孙易差点就萎了,虽说他上次误打误撞了跟罗丹进错了门,体会了一把扁不如圆,可那是娇娇嫩嫩,一掐能出水的女人,而不是男人。

骡子哪里是不行,是行得很,奋战了二十多分钟还不见结束,家伙事也不小,在男人里怎么也算上等了。

孙易一直等他们战斗结束,才悄悄地溜了出去,回去接着喝酒,可是怎么喝酒都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最后散的时候,孙易见老杜的目光一个劲地往罗丹身上瞄,这个花花犊子,还不死心呢。

孙易壮硕的身体一横挡到了他的面前,看到孙易不善的脸色,老杜讪讪地笑了几下,他只是一个老流氓老混子,跟孙易这种新崛起的大牛没法比。

“咋不见杜彩霞呢?”孙易问道。

老杜笑了两下,“去镇上过年了,他对象家住镇上!”

孙易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虽然他已经与杜彩霞断掉了,可是听到这个消息,想想她住在别人家里,肯定会搞出那种事来,心里总不是滋味,但是已经淡了不少。

孙易送罗丹回家,小村不大,几步就到了,只是这几步走得像几百里似的遥远,临到门口了,孙易终于还是没忍住,“你……你知道骡子……”

“我知道!”罗丹表现得很平静,“他们回来第一天我就知道了,那天我是自己睡的!”

对罗丹的平静孙易感到很惊讶,自己的丈夫跟另一个男人竟然当着老婆的面这么搞,是不是太过份了。

罗丹凄苦地笑了一下,“不管怎么样,先把这个年过完吧!”

“那可不行,我找骡子好好唠唠!”孙易看着罗丹凄苦的脸色,不像从前健康的粉红,而是透着病态的苍白,怒火一下子就升腾了起来。

“别!别,求你了,好歹过完这一个年啊!”罗丹拉着孙易一个劲的哀求着。

“玛的,这骡子也太不是东西了,走,咱不回去了,把地方让给他们两个搞去吧,让我家!”孙易拽着罗丹就要走。

罗丹抵死不从,她还要脸面呢,她还要在这里生活下去呢。

孙易拗不过她,只好看着她进了门,进了门的罗丹每一步都走得艰难,孙易叹了口气,低头向家里走去。

罗丹竟然十分礼貌地敲了敲门,给了骡子一点准备时间,这才推门走了进去,自己这两年苦苦相守,没有意义,早就没有了任何意义,自己看起来就像一个傻子,从头傻到脚,都要傻穿了。

罗丹进了屋,骡子大咧咧地坐了起来,拍拍炕沿道,“罗丹坐下,咱们唠唠!”

“好!”罗丹真的就坐下了,直直地看着骡子。

“罗丹,我的情况你也知道了,你呢……呵呵,我也听说了一些,你跟那个孙易……”

“不用再找这些借口了,我是不是第一次,试试就知道了,这些借口没有意义,有话你就直说吧!”罗丹冷冷地道。

骡子尴尬地道,“我的意思是……嗯,咱们就保持着这夫妻关系,反正我平时也不在家,你呢,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怎么?就不离婚吗?”罗丹十分认真地看着他。

“这个……不要了吧!”骡子的底气不足,留着这么一个漂亮媳妇在家,他方方面面也好交待,主要是有面子,可是离婚,他还真舍不得,至于罗丹是不是觉得苦楚,他就自动忽略了。

“年后吧,年后该离就离吧,这么拖着也不好,就这样吧,既然你说我跟孙易有关系,那就有关系吧,我今晚去他家,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罗丹说完起身就走,这一次她没有了泪水,话说开了,反而有一种十分轻松的感觉。

罗丹只是路过了孙易家的门口,站在门口,看着他屋子里的灯光。

看了一会,罗丹继续向北走,积雪踩在脚下发出嘎嘎吱吱的声音,趟着齐膝深的积雪,一直到了村后的小河处。

这条小河本来很浅,最浅的地方只及膝盖那么深,摆上几块石头,踩着石头就能过去,河中没什么大鱼,但是指头长的柳根鱼却不少,是孩子们最喜欢玩的地方。

再小的河也有深水的地方,向下游走上一段,河水在这里打了一个小小的弯,水流急了起来,冲出一人多深的一个水窝,而且由于这里的水流急,寒冬腊月也没有封冻,升腾着气雾一般的水气,两侧的杂树上也挂满了白雾,这玩意也叫雾淞。

罗丹现在没有任何看美景的心思,脑子里回想的全都是自家男人与另一个男人光着身子从被窝里起身的模样,女人,怎么可以这么苦?我为什么会这么苦,老天在惩罚我吗!

脚下一凉,如同针扎了一般刺骨冰寒,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走到了河水里。

冬天的河水冰冷刺骨,再加上衣服穿的多,只要浸了水,用不了多深就足以把人淹死了。

死了也好,死了就一了百了,或许下辈子还能好过一些。

罗丹接着向下走,才几步,水已经深到了大腿,冰冷的河水让她的两条腿完全失去了知觉。

就在罗丹的腿一软将要栽倒在河里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几声,一个人冲进了河水里,汤起的水花甚至湿了她的后背。

然后身体一轻被扛了起来,仅仅是那粗重的呼吸,还有熟悉的味道她就知道是谁,没来由的心中一安,如同沉浸在温暖的海洋里。

“你这傻子。”孙易怒吼道,一点白还在旁边一个劲地点着脑袋,好像听懂了一样。

冬天衣服湿了是不能穿的,宁可光着也不能穿,否则的话非得病不可。

腿擦干了,然后脱下身上的大衣把她裹得严严实实,孙易出来的急,只穿了一件大衣而已,现在大衣一脱,里头就光膀子。

他都准备睡觉了,还是一点白进屋拽的他,好奇之下跟着一点白出门查看,竟然看到罗丹在自寻短见。

哪怕以孙易的体质,在这零下三十多度的寒冬里也忍不住打起了寒颤,然后抱起罗丹一溜小跑。

幸亏是村后的小河,离村子不远,她要跑北大河去,就这距离也要把孙易冻死了。

孙易为了取暖,跑得很快,甚至身上都升腾起了热气,一点白哈着白气跟在后头。

快步回了村,把罗丹向暖暖的被窝里一塞,孙易又给炉子里添了点木头。罗丹什么都没有说,她在哭,却不敢大声哭出来。

孙易亲了一下她的耳朵道:“罗丹,不用伤心,咱们要伤心也分人的,咱们运气不好碰到了一个喜欢男的男人,不过没关系,你还年青嘛,刚刚二十四岁,最美的时候呢!”

孙易搜肠刮肚地劝着,他还真不怎么会劝人,男人之间有事简单,大醉一场就是了,可是劝女人嘛……他认识的几个女人都是不用劝的。

孙易伸手紧紧地搂着她,抚着她的头发道:“睡觉吧,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就都好了!”

当罗丹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侧头一看,她的衣服已经摊在炕头上干了。

赶紧伸手拿过衣服穿好,冬天的衣服再漂亮穿起来也显得臃肿,不过好在能保暖。

刚刚下地准备穿鞋,门就开了,孙易带着一股冬日特有的,甚至吹在身上有一种淡淡冬香气的寒风走了进来,肩头上还扛着一个大木桶,正是她帮孙易酿的果酒。

“起来啦,起来就做饭,饿着呢,等我再跑两趟,把果酒都扛回来,你又不住那呢,我往那跑取果酒,人家还以为我打那个帅小伙的主意呢!”孙易说着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根本就不给她任何辩解的机会,霸道得让人心暖。

孙易风一样的又走了出去,骡子苦着脸看着孙易把大酒桶捣腾了出去,这时,那个看起来很柔弱的帅小伙披着衣服走了出来,看到孙易又提出两个大木桶来不乐意了。

“干什么呀,那是我们家的东西,你是谁呀就来拿!”

孙易一扭头,狼一样的目光盯住了这个帅小伙,上下打量着他,笑起来牙齿雪亮,可是这笑容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害怕,小伙挪了挪步子,躲到了骡子后面。

孙易伸手指点了骡子几下,“看好你的男人,再特么跟我叽叽歪歪的,我弄死他往大河里一沉,尸体都找不到!”

“易……易哥,别……别跟他一般见识,他不知道你是谁!”骡子苦着脸道,虽然他常年在外,刚回来没多久,可也听说过孙易的事情,自己压根就惹不起他。

孙易一笑,拎着大桶走了,出门的时候,呼哨了两声,两只狗也跟着出了门。

骡子追了出来,一个劲地点着头,“易哥,放心,过了年等民政上班了我们就去离婚,对了,罗丹的衣服……”

“不要了,全都买新的!”孙易说着,领着两条狗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到孙易走得没了影子,骡子才长长地出了口气。

“一个乡下土老帽,怕他干什么,敢打我,我就报警!”小伙见孙易走了才敢开口说话。

看书罔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