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一点信号都没有了-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100章:一点信号都没有了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6:58Ctrl+D 收藏本站



路志辉并没有因此责怪孙易,谁还没有个不小心的时候,只是十分得意地道,“那当然,哥哥我也算阅女无数,就连初中的妹子都搞过,没一个能比得上你嫂子的,跟别人半个小时,在你嫂子这,十几分钟就缴了枪,缴完了缓上一会还能再来!”

孙易切了一声,“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万一我邪火冲头,再打嫂子的主意,你都没地哭了!”

“没关系,你打主意吧!到时候哥哥我一枪打掉你的家伙送你进宫当太监去!”路志辉哈哈地大笑着道。

两个男人说着一些少儿不宜的话题,三个女人走在一起,陆青默默走路不开口,孟惠和苏子墨不知在说些什么,反正两人的神情和动作都不太对劲。

苏子墨也放开了,她跟路志辉的身份背景差不多,什么能说,什么不能传心里都清楚得很,最主要的他们一个是军方,一个是地方,完全不同的两个系统,长辈那边也没有太多的交集,所以不会有什么难堪。

一行人向山里走了三天,每天连走带玩大约六七个小时,每天只走不到二十公里,他们已经深入到了原始森林当中了,已经不能再深入了,在这里手机已经一点信号都没有了。

这里远离人烟,山中的野物也像突然跳出来的一样变得多了起来,孙易的目标是野猪和狍子,在这里,随处都可以看到野猪拱翻的雪迹还有狍子走过的蹄印。

已经定好了,打两只野猪,一只狍子,然后就收工回家。

面对野猪的时候,就算是孙易都不敢大意,他的枪法不准,但是弩这东西用得倒是很顺手。

天已经暗下来了,今天休息一天,明天才是正式打猎。

分着帐蓬入睡,自从上次玩游戏玩出了大火之后,苏子墨也放开了,与孙易就在陆青的面前运动起来。

陆青看着他们的运动,眯着眼睛自己揉搓着,不时的孙易也会伸手帮上一把,另有一翻风味。

沉沉的睡到半夜,突然帐蓬外传来一阵阵的低吼声,是一点白,一点白从来都不做那些无用功,绝不瞎叫唤,现在它吼了起来,肯定是有事了。

孙易刚刚爬起来,一股大力撞击到了帐蓬上,直接就将他撞了个跟头,把两个女人全都压到了身子底下。

“不好,来野东西,你们两个小心!”孙易低叫了一声,拉开帐蓬就窜了出去。

今天的夜色很好,月亮圆圆地挂在天空上,洒下的月光如水一般地映照在白雪之上,能见度很高。

一点白漆黑的身子在夜色下都看得清楚,此时正跟一头野兽缠斗在一起,滚得扬起漫天的雪花来。

当它们骤然分开的时候,孙易忍不住惊呼出声来。

与一点白对峙的竟然是一只雪豹,体态修长,身上是黄白黑三色的点纹,身上的肌肉崩得紧紧的,哪怕敌意深重,也透着一种别样的野性美感。

路志辉他们也钻出了帐蓬,看到这一幕同时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在山里竟然还能看到这种美丽的野兽,它们不是早就绝迹了吗。

现在别说是豹子,就算是蹦出一只东北虎来孙易都不会觉得奇怪。

“小白,快回来!”孙易喝道。

一点白低吼着,伏着身子缓缓地后退,孙易不得不把它叫回来,一点白的战斗力很强,甚至比一些猎狗都强,而且足够勇敢,可毕竟才是一只半岁大的狗,战斗经验不足。

它已经受伤了,豹子把它的腿处撕开了一块皮,鲜血洒落在地上,映出一片片的红色血点,孙易的心里别提多心疼了。

“来来,咱俩过过招!”孙易有些怒了,把外衣一脱就走了上去。

“孙易,快回来,那可是野豹!”路志辉举着手上的九五式叫道。

豹子发出一声声的低吼,孙易每进一步,它就退一步,目光警惕地看着他和路志辉,这些东西机灵着呢,知道谁才是最大的威胁。

雪豹一直退出几十米,这才转身飞奔而去,在雪地里跃起,轻盈得像是在飞。

这么一会,路志辉的额头已经见汗了,打猎听着挺好玩的,可真碰上这种致命的大野物,肝都有些颤,打死又太可惜了,处于两难的境界中。

“没事了,那只豹子不是来伤人的,就是冲着一点白来的,应该是抢地盘的!”孙易说道,回头看一点白的伤,一点白伤得不重,就是伤口稍微有些深,走路都不太利索了。

给一点白包扎了伤口,在它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傻啊,打不过还不叫,叫两声我不就出来帮你了!”

一点白甩着尾巴,大脑袋一个劲地向他的怀里挤,也唯有在孙易的面前,它才会显出撒娇的一面,就算是碰到罗丹,它顶多就是摇摇尾巴而已。

“没想到山里还有这东西,没白来一趟啊,老婆,你刚刚拍下来了没有?”路志辉问道。

“啊……我光顾着害怕,忘了!”孟惠一愣。

“太可惜了!”

孙易摇了摇头,“没拍下来也好,省得引起别人的怪心思,它那一身皮,不知多少人打主意呢!”

“说得也是!”路志辉点了点头。

“那个真是雪豹?”苏子墨问道。

“应该是吧,从前没见过!”孙易也有些不太肯定,就算是山中长大的孩子,也不可能把每种野物都分辩得清楚。

被这个不速之客折腾了半夜,这才重新入睡,但是每个人都睡不安稳,生怕豹子会回来,有一点白守门肯定没问题,可每个人的眼前都闪动着豹子轻盈优美的身影。

第二天一早就起来了,烧了些雪水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孙易和路志辉要去打猎,三个女人聚在一起,拿着一把九五式,一点白也留下来帮忙,毕竟要打大型猎物,一点白有伤帮不上什么忙。

两人只走了几里就停了下来,在他们前方不远处,有一群狍子正在伸着脖子啃着冒出雪外的草茎,在风雪浅处,还有大量的干草,山里的食物不缺,食草动物可以悠然过冬。

一声枪响,一只体型最大最为肥硕的公狍子扑倒在地,脑门上一个枪洞,一枪毙命。

其它的狍子感觉到了危险,一路飞奔了起来,哪怕地上有近两尺厚的积雪,也挡不住它们轻盈的身姿。

这些狍子刚刚跃过一片草丛的时候,突然一道黄黑色的影子一闪,一只豹子窜了出去,正咬住一只猪和狍子的脖子,把它从空中生生地拽了下来,扑腾了几下就没了动静。

“嘿,这家伙竟然没远走,还来占便宜!”路志辉看着那只拖着狍子警惕看着他们的雪豹笑了起来。

“咱们各玩各的,它不来,咱们就别找它的麻烦,我们应该是进入了它的领地,严格来说,咱们才是抢食的入侵者!”孙易笑着把狍子拖了过来,拔出短刀准备简单地收拾一下。

他这么说也怕路志辉头脑一热再给豹子来一枪,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破坏者,战斗力不高,但是枪械犀利呀,这对野物来说,很不公平。

路志辉也只是看看,并没有动枪,帮着孙易把这只大狍子清了膛,脖子以上都卸掉,只留下最肥嫩的骨肉,分成大块,就这么拖回营地。

至于洒下的那些东西不用担心,山里吃肉的东西多着呢,很快就会来吃个精光。

狍子肉先炖上几斤,剩下的都扔到雪堆里埋得深深的,要不了十分钟就会冻得跟石头差不多,北方的冬季,只要挡住了风,就是一个硕大的保鲜冰柜。

吃着狍子肉,路志辉还有些不满意,怂恿着孙易帮他找一个黑瞎子冬眠的洞穴,打上一只黑瞎子,弄几个熊掌尝尝。

还不等孙易说话,苏子墨的白眼就抛了过去,就连一向冰冷的陆青脸色都更加难看了,一个劲地盯着路志辉,似乎随时都要出手干掉他一样。

“干什么,你们用这种眼光看我干什么!”路志辉一头的雾水,那些话他也就是说说,估计以孙易的心思是不可能帮他打黑瞎子的。

孙易指了指苏子墨和陆青,“她们两个跟黑瞎子是很好的朋友,还骑过呢!”

“在这?”

“没错,还是一家三口,赖皮缠,见了吃的就走不动路的那种,后来让我给踹走了!”孙易笑道。

“对了,你说过你跟两只黑瞎子打过架!”

“对,就是那两口子,让我打服了!”孙易笑道,然后鼓动着肌肉做强壮的模样,还向孟惠投了个媚眼。

孟惠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路志辉赶紧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身后,“我擦的,碰到你这么一个变态,老婆都要看紧了,要不然就被你勾去了!”

“哈哈,你也不给我机会啊,就差把老婆栓腰带上了!”孙易哈哈地大笑着道,一些低俗的玩笑开起来也无伤大雅。

孙易一边说笑着,一边挑出一大块肉骨头递给一点白,一点白趁热啃着,一会凉了就冻成大冻坨了。

正好趁机看看一点白的伤,伤口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一点白这一点随自己,受了伤好得特别快,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