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习惯就好了!-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95章:习惯就好了!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6:35Ctrl+D 收藏本站



“在家等着,对了,做几个菜,我带了客人!”苏子墨说完挂断了电话。

孙易琢磨了一个醋溜白菜,再来个辣根木耳,但是有客上门,必须要有硬菜啊,鸡鸭鱼肉总得有一样,他家的活物除了自己,就剩下一点白了,总不能把一点白给炖了吧。

拎着弹弓子去了后园子,一点白很聪明,四处钻动了,突然汪汪地叫了起来,追着一只已经变成灰白色的大兔子从杖子根跑了出来。

孙易一弹弓子打过去把兔子放翻,乐呵呵地拎了回来,自家的菜园子可真是风水宝地,不但种啥东西都是一个劲地疯长,就连兔子和野鸡都多了起来,这山里的环境还真是缓过来呢。

兔子炖土豆,兔肉细嫩,土豆绵软,绝对算得上一道硬菜了,上菜直接就用大盆,农家没那些讲究。

蘸酱菜必须有的,焖的鸡蛋酱,大葱青蒜抄过的小油菜,想了想,把白菜心扒了一颗,摆了满满一桌子。

菜刚刚做好,白色的捷达车就开到了门口,后面是一辆深灰色的雷克萨斯。

打开大门,车子驶了进来,苏子墨和陆青这都认识,雷克萨斯上下来一位白色风衣,戴着宽大墨镜的年青女人,这人看着有些脸生,不认识。

这个女人给孙易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一来确实是个美人,个头足有一米七五,穿着高根鞋几乎与他一样高,她有着城市贵女特有的冷艳与高贵,最重要的是,板着一张脸,一丁点笑容都没有,冷得像腊月里的寒风。

跟她比起来,一直板着脸如容嬷嬷似的陆青就显得可爱多了。

孙易暗自撇了撇嘴,板着一张老脸给谁看呢,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欠了陆青八百块,欠她八万块一样呢。

苏子墨看出孙易的不满,瞪了他一眼,介绍道:“这是林市豪圣房产集团的董事长冷玉,她的性子就是这么冷,习惯就好了!”

“噢,我听说就是她接手了李国豪的房产业吧!”孙易突然问道。

“没错,有问题?”苏子墨道。

“没问题,随便问问,来来,上门就是客,一起吃顿饭!”孙易笑着把人请进来,农村人讲究的就是一个面子,不管家多穷,只要来了客人,哪怕割了自己的大腿肉也要把人招待好了,否则的话人就丢到姥姥家去了。

坐定吃饭的时候,孙易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这个叫冷玉的娘们还真是矫情,自家的筷子是新的,一共也没用过几回,她还从包里拿出全是外国字的湿巾一个劲的擦着,好像自己给下了毒一样。

看着桌子上的油,更是皱着眉头,手臂抬得高高的,生怕碰了桌子,气得孙易都想摔筷子了,妈蛋的,这都快赶上祖宗了,嫌脏你特么别吃啊,也不见你别人吃的少。

孙易抓过一根大葱重重地捅进了鸡蛋酱里头挑起一大块放到嘴里狠嚼。

“果酒呢,你酿的果酒味道很不错,拿一桶出来喝喝!”苏子墨捅捅孙易道。

孙易回身拿过一瓶茅台向桌子上一顿,“果酒没有,只有别人送的茅台和五粮液,爱喝不喝,不喝拉倒!”

冷玉摇了摇头,“算了,不喝了,酒我只喝82年的拉斐!”

第一次开口说话的冷玉语气里似乎都带着冰碴子一样,冷得让人都想打寒颤了。

孙易气得鼻子都快要歪了,还从来都没有招待过这么难侍候的娘们,就算自己是土蟞也知道82年的拉斐是啥东西,这玩意别说小镇没有,就算是在林市也买不到真货。

再说了,就算是能买到,孙易也不会用这种昂贵的酒水去喂这个矫情的娘们。

苏子墨摇了摇头,也就不再劝了,给自己倒了一杯茅台,跟孙易碰了一下,倒是喝得有滋有味的。

有了这个冷玉在,什么吃饭的心情都没有,孙易只喝了半杯酒,菜都没吃多少就撂下了筷了。

在农村主人一定要把客人陪到最后,像孙易这样客人没吃完自己先撂筷子,简直就像是在赶人出家门一样,是极不礼貌的行为,农村有着自己最朴实的待客观念。

苏子墨在桌子底下踹了孙易好几脚他也没有理会,这个男人平时看起来挺好说话的,可是这牛脾气一上来,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孙易这还是看在苏子墨的面子上,否则的话早就掀桌子撵人了,愤怒的孙易狠狠地回瞪了苏子墨一眼。

苏子墨一边啃着兔子腿一边抚着额头,有些头疼,一点白在她的脚底下转悠着,盯着她嘴边的兔子腿。

只匆匆地啃了几口肉把兔子腿向一点白一扔,一点白一跳,接了兔子腿到孙易的脚下一坐,吧叽吧叽地啃了起来,骨头啃得嘎吱做响。

冷玉看着狗在桌子底下吃食,眉头不经意地皱了皱,然后放下了筷子,不再吃了。

乐意吃不吃,不吃饿死你才好,孙易在心里恶毒地骂着,脸沉得都要滴出水来了。

苏子墨也没了吃饭的心情,倒是陆青,一看都不吃了,索性把那一盆兔肉炖土豆都拽到了自己的跟前,埋头接着大吃,不时地还吃上一口蘸酱菜,对眼前的一切视若不见。

苏子墨踢踢他,“饭吃完了,上点茶啊!”

“没茶,只有凉水,喝不喝,喝的话自己去水缸里舀!”

“好歹你烧口热水啊!”苏子墨怒道。

“家里没柴了,烧不了热水!”孙易抱着手臂哼了一声道。

苏子墨抬头看看院子两侧码得整齐的柴垛,这就叫没柴了。

苏子墨叹了口气,索性也不再招惹他了,这会孙易就像个炸药包,一碰就着。

拿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是她蹲在菜园子里抱着大萝卜的照片,把手机递给孙易,指了指她身边的那一丛翠绿得要滴出水来的草丛似的植物道:“这个东西,还有吗?”

孙易看了一眼,是龙须草,点了点头,“嗯,有,下雪了还绿着呢,我昨天揪了一颗尝尝,味道挺不错甜的,怎么?你想要啊,自己去后园子拔去,给我剩两棵就行!”

“不是我,是她要!”苏子墨指了指冷玉。

孙易一挑眉毛,药王册上可记得清清楚,这东西具有振魂还阳的奇效,没想到现在竟然碰到识货的了,他可不认为这个冷玉上门就是为了一丛功能不同的破草。

冷玉点了点头,“我需要它,你开价!”

孙易确实对冷玉这冰冷的态度很不爽,特别是从她一进院子以后的矫情劲,更加不爽。

孙易从前在城里闯那两年,只是埋头苦干,身边又都是民工,没那些弯弯道,还是做了蓝莓生意以后才开始在场面上混,满打满算三四个月,还没有练出场面人宠辱不惊,油滑世故的劲。

他看人其实很简单,你对我好,我百倍奉还,你跟我装逼,老子心情好了懒得理你,心情不爽的话,大巴掌直接扇过去,打到你不装逼为止。

他看冷玉不爽,怎么看都不爽,别说是龙须草了,就算是园子里的一根草,你也别想打主意,钱这东西,咱爷们不缺,手上百多万块,在小镇也算不大不小的富翁了,甚至还有余钱送给白素,相当于包养个漂亮娘们。

“我家的东西从来都只送人,不卖!”孙易冷冷地道,也确实如此,园子里出的菜吃不了,他都是直接送给邻居和村民,就连紫苏花的种子,也是硬塞给柳姐的,从来都没有收过一毛钱。

“一百万!”冷玉道。

孙易抱着手臂冷冷地看着她,也不吭声。

冷玉那双冰冷的双目扫了孙易一眼,嘴角显出几分愈发冷的冷意,“五百万!”

孙易扭头看向苏子墨,很不客气地道:“这是你朋友啊!”

苏子墨头疼地按着额头,向孙易道:“钱不少了,你就卖了吧,就当是给我个面子!”

“你的面子我肯定给,跟钱不钱的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她不行!”孙易斩钉截铁在道。

苏子墨现在只能苦笑,这两人算是杠上了,来的时候跟冷玉说过八百遍了,清冷的性子收一收,可她就是不听,好像谁都欠她的一样,现在碰到了孙易这么一个硬性的男人,一下子针尖对麦芒,谁都不肯退步。

“一千万!”冷玉接着开价,一副要用钱把孙易砸翻的样子。

孙易连心颤都没有颤一下,只是抱着膀冷冷地看着冷玉,一副看猴戏的样子。

冷玉的眉头微皱,从兜里拿出支票本,在上面签了名,然后推给了孙易,“这是一张不记名支票,你只要填上数额,就可以银行里提取现金,想要多少,你自己写!”

“拿钱砸我是不是,行,老子填!”孙易接过了支票,冷玉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不屑,再硬性的男人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会被钱砸倒。

孙易拿过笔,在支票本上写了个一,然后开始在后面写零,一张支票上写得满满的,然后扔给了冷玉,“这些,能提现吗!”

冷玉气得差点昏死过去,这一大串的零,几乎有几千亿了,她有钱,家里也有钱,可是砸锅卖铁也凑不起这些钱呐。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