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真是一波三折-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91章:真是一波三折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6:15Ctrl+D 收藏本站



当听到孙易只收购本村周边三个村子的土豆时,顿时又松了一口气,对方圆几百里的土豆量来说,三个村子的产量还不看在眼中。

这些社会大哥们立刻就活跃了起来,这个时候不送人情还等什么时候,一帮十多个人拥簇着孙易就向厂子里走,至于那些保安根本就不敢拦。

保安队长看着被一帮大哥拥着进了厂子的孙易,忍不住摸摸怀里的香烟,暗自庆幸,亏得刚刚自己表现没有太过份,要不然的话……想想后果就觉得后背冒冷汗。

赶紧扑到电话旁给厂长打了个电话,厂长听了也觉得后背发麻。

很快就到了厂长办公室,秃顶的厂长已经等到了门口,做为林市场面上的人,怎么可能没听过孙易的大名,先热情地上去握了握手,把人请进了办公室。

至于土豆销售的事,谈了不到五分钟就搞定了,连合同也不用签,定下收购价八毛钱一斤,当场结算。

剩下的一个多小时,都在喝茶抽烟聊天。

从厂长办公室走出来,孙易忍不住长长一叹,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把生意做得这么顺当,旁人求爷爷告奶奶也未必能抢到一点残羹剩饭,可是自己来只是喝了会茶就把什么都搞定了。

孙易必须要承这些大哥们一份情,他认为,是他们把自己捧起来的,所以这顿饭自己是一定要请的,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地直奔市里,喝酒洗澡找妹子一条龙。

本来孙易是打算买单的,可到了买单的时候一顿争抢,最后一个大哥干脆就拔出了一把短刀压到了自己的手指头,认为这是孙易不给自己面子,要是不让自己买单,这根手指头就送孙易了。

孙易打出的名头不小,可没真正地在道上混过,对这场面还真不适应,只能从善如流。

到了最后自己非但没有花一毛钱,反倒是多了不少东西。

那辆欧宝安德拉在入夜时分就送来了,等散场的时候,车后备箱里已经多了一大堆的东西,几箱子五粮液,几箱子茅台,还有十几条各种品牌的好烟,把后备箱塞得满满的。

孙易也不知道是谁送的,索性就收下了,这么一接触他发现,这些社会大哥并不像他想像的那么穷凶极恶,办事能力还是很强的,更是交游广阔,提起谁谁谁来说得唾沫横飞,相比之下自己就跟土蟞似的,官场上自己就认识宋风这么一个交警队大队长。

孙易现在头疼的该是运输车辆的问题了,本来跟那些大哥们打个招呼,弄来十几辆大车不成问题,不过他也不好欠太多的人情,只能自己想办法,实在不行的话,把几个村子的拖拉机都借过来也能顶一顶。

这边已经调定了,孙易马不停蹄地向回赶,土豆的收购工作也要展开了。

这个时候他感到自己的人手严重短缺,武谷是合作关系,不好麻烦人家,刘老四正忙着塑钢的生意,更是分身乏术,杜彩霞倒是不错的帮手,可惜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正打算在镇上停留一下,杜彩霞打来了电话,十分急切地道:“你那头办得怎么样了?村子里来了一个收土豆的,给的价格太低了,大家不愿意卖,可是他要打人啊,现在正奔王老五家去了!”

孙易的眉头一皱,这生意做的,还真是一波三折,道了一声马上回来,立刻驱车通过了镇子,驶向了村子。

越野车在卵石铺成的村路上飞驰着,不时还会扬起一片沙石,到了王老五家的门口嘎吱一声停车,在门口已经聚了二三十村民。

见到孙易下来,六婶子快步跑了过来,“小易,你快看看吧,那个人也太不讲理了,收土豆才给两毛钱一斤,这是让咱们喝西北风啊!王老五去年收土豆,还给五毛一斤呢!”

孙易拍拍六婶子的肩头,“放心婶子,有我呢!我看看去,今年土豆我收了,六毛一斤!”

孙易说着向院子里走去,六婶子立刻大嘴巴地把这个消息传了出去,六毛一斤那可是高价了,虽说城里的零售价要达到一块甚至是一块五一斤,但是从地里收土豆,四五毛就算高了,别小看这一毛钱,架不住积少成多,把地里的土豆过称,也能多出一两千块来。

虽说现在的农村生活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差,还有各种补助,再加上跑山,收入也算不错,可农村人习惯了精打细算,几千块已经是大数目了。

孙易直接进了王老五家的院子,一个大汉领着七八个人,正对王老五推推搡搡,可怜的王老五从前也算个人物,现在得了中风,说话和腿脚都不利索,走路都费劲了,哪里是这些人高马大的汉子的对手,被推了一个跟头,顿时爬不起来了。

金花叫骂着冲了出来,去扶王老五,可是反倒被摸了好几把,这些汉子嘻嘻哈哈地占着便宜,甚至有几个眼睛都冒出了绿光,看着金花和躲在窗后的白素跃跃欲试。

“哈哈,老五,你那个儿媳妇挺不错嘛,让我们搞一搞,这生意我们就不做了,怎么样,你这媳妇的比可都是镶金嵌钻了,值钱着呢!”一个汉子晃着手臂,向四周的人炫耀着自己手臂上的青龙纹身大叫着。

他的话气得王老五全身直哆嗦,眼瞅着就要犯病了,这时,孙易一个前冲,一脚就踹了过去,把这个出言不逊的汉子踹得飞了起来,稀里哗拉的又撞翻了几个人,当时就爬不起来,也不知这一脚踹断了他几根肋骨。

领头的是一个很年青,只有二十**岁胖乎乎的年青人,短短的头发下是青色的头皮,脸上的横肉抖动着,指着孙易就要喝骂,可是马上,这骂声就被他自己憋了回去。

孙易嘿嘿一笑,竟然还是熟人呢,当初在河滩大战,他抢车的时候,后座上一个被自己捅了一刀的胖子就是他了。

“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胖子,竟然还打到我们村里来的,寻仇的是吧,行,我给你个机会!”孙易说着眼睛四下瞄着,寻着趁手的家伙,眼前一亮,目光落到了院角的铡刀上。

铡刀本是给牛马铡草料用的,现在牛马少了,铡刀已经尽是锈蚀,但是仍然厚重。

孙易上去就把铡刀给拆开,拎着刀身就走了过来。

短发胖子的两股颤颤,牙齿咯哒哒直响,看着一脸凶悍之色的孙易拎着沉重的铡刀向自己走过来,吓得腿一软,扑通一下就坐了下去。

然后举着双手颤声大叫,“易哥!易哥!饶命,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就住在这个村子啊,要不然借我八个胆子也不敢来啊!兄弟认栽,认栽,真的认栽啊!”

孙易咕咚一声把铡刀向身前一柱,眼中闪着凶光看着他带来的那些帮手,短发胖子一声易哥吼出来,他们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只觉得牙都疼了,低眉顺眼地站在胖子身后一声也不敢吭。

孙易将铡刀拎起,指着他们划拉了一圈道:“沟谷村、东沟村还有秀河村这三村的土豆我包了,你们谁有意见!”

“没意见,绝对没意见,早知道易哥在,别说是三村,就是周边五村我都不来!”胖子赶紧叫道。

孙易扔了铡刀,把胖子扶了起来道:“我也不断人财路,周边三村离得近,家家都熟识,兄弟我说句不客气的话,他们都信得过我,所以我也得帮上一把!至于别的地方,随便你,不过哥们,两毛钱一斤,你搞得有些过份了!”

“是!是!回头我就给提价!”胖子赶紧叫道。

孙易点了点头,“看来也是误会一场!”孙易说着,目光又瞄了一眼断了肋骨,还在不停吐血的那个汉子,目光有些阴森,他出言不逊,自己给他重重一脚也算报仇了。

“一起吃点饭,喝顿酒吧!”孙易道。

胖子被吓得魂都要没了,哪里还敢再停留,赶紧摇手道,“不了不了,这就走,这就走!”

胖子说着,带着人灰溜溜地离开沟谷村,多余的话一句都没敢说,生怕哪句话惹得这凶神不满意把自己剁成十七八块。

孙易扶起了王老五送进了屋里,金花又是端水又是拿药,白素则忙着在厨房做饭做菜,人家帮了大忙,总要招待一顿,要不然的话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外头的村民议论着,纷纷向孙易伸出大姆指头,也就各自散了,现在秋收正忙,哪里还有时间去蹭饭,更何况孙易给出的六毛钱价格,也让他们干劲十足。

而孙易当众划下的地盘,也被最快的速度传向另外两村,村子离得近,婚嫁搬迁,亲戚不少。

王老五哆嗦着,指着墙角的一个柜子,金花从王老五的腰上取下一串钥匙,找到了合适的钥匙,然后爬到了炕上。

孙易偷偷地用余光瞄着,金花个头不高,可是该丰满的地方异常丰满,丰满得几乎就是一个标准的圆形,把裤子撑得满满的,甚至连小内的痕迹都勒得清楚可见。

本书源自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