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利益纠葛太大-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90章:利益纠葛太大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6:9Ctrl+D 收藏本站



麻辣口味的干锅牛蛙味道确实不错,孙易还吃了一碗米饭,总算是吃饱了。

白云的性子又野,有孙易在,自然不用回宿舍了,拽着他们非要再去唱歌,她就是一个麦霸,唱的还跑调,偏又喜欢唱。

又去了一趟金鼎轩,疯三乐呵呵地把他们迎了进来,有了黑金卡,连酒水都免了,孙易只点了一些啤酒之类的东西,花不了太多的钱。

次日一早,孙易领着两个丫头吃了早餐,又送他们去了学校,开车向交警大队行去,他还要接着跑土豆销路的事。

都说官商勾结的生意才好做,便宜老丈人还是不要打扰了,说不定市长大人暴怒之下,自己连渣都不会剩下。

在这种情况下,宋风这个新晋的实权交警队大队长就成了孙易的最佳选择。

老宋是因为孙易送上大功劳,成为竖立的典型才稳稳地坐住了大队长的宝座,看样子还能一直坐下去。

两人好歹也是并肩浴血战斗过的关系,所以孙易也没有客气,直接说明了来意。

老宋摊了摊手,“我这个大队长才当上没几天,方方面面还没有捋顺,要是搭桥找人的话,倒是能找得到,面子也会给我,可问题是,我才刚刚上任,又是做为典型上任,动静搞大了,会引起上头的注意!”

看老宋一脸为难的样子,孙易也不好勉强人家,毕竟不能因为自己生意上这点事就毁了人家的前程,这样很不道德。

孙易要告辞,老宋叫住了他,扔给他一本驾照,新上任的大队长,这点事还是能办的。

孙易笑了几声,收起了驾照,在身上摸了摸,只有大半盒中华,塞给老宋,老宋也不嫌少,接了过来,招呼他下次一起吃饭。

老宋帮不上忙,孙易并不怪他,毕竟老宋说得在理,在孙易看来,只要认定的人,他说的每一句话自己都信,并不因为对方地位的变化而改变,而老宋说的也确实是实话,只是还有一些原因没说。

别小看了一个区域性的薯片加工厂,薯片这东西销路极广,无论是代加工的包装品还是散货,都是量极大的消费品,这里头的利益纠葛极大,就算是老宋也驾驭不住。

出了交警队,孙易一咬牙,直接去薯片厂推销一下,实在不行的话,再去淀粉厂,总要碰碰运气才行,如果都不行,还有军方的订单呢,至于沟谷村的出产全部都能吃下去,无非就是多赚少赚的事。

薯片厂在东郊工业区,紧临着北大河,而淀粉厂在西郊,出于水源的考虑,同样是紧临北大河,这两个工厂都是污染较低的工厂,只要做简单的污水处理就可以直接排放,方便快捷,这也是其它地方同类工厂所没有的优势。

刚刚一进入东郊工业区,就能看到一辆辆重卡载着满车的土豆沿着公路驶入,然后排成一溜长队,都停在了一家工厂的门口,门口十几名保安正在指挥着车辆进出。

那些压车的个个都是一脸横肉,聚在一起称兄道弟,相互递着烟,说着客套话。

孙易的车停在厂子门口,下了车去收发室跟保安队长接触,没说话,选递上一盒中华,脸上带着笑。

保安队长是个挺年青的小伙子,见孙易这么会来事也挺满意的,听他说要见厂长,想推销本村的土豆,立刻摇头。

当孙易又塞给他一盒烟之后,看在两盒中华的面子上,给他指了条明路,指指外头那些大车,“那些都是道上的大哥,我们厂的土豆都是他们供应的,你现在冒蒙就来推销,就算我们厂子收,你也运不进来!懂了吧!”

孙易笑道,“运不运进得来再说,总要先把供货敲定了!”

保安队长一个劲地摇着头,“没用的,到时候人打了,车子掀了扣了,你都没地方哭去,种地赚几个钱不容易,可别糟踏了!”

正说着,外头哗啦一声,跟着孙易那辆欧宝安德拉发出了警报声,保安队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外头有人大声喝吼着,“这是谁的车,靠边靠边,挡我的路了,再不开走,车都给你砸了!”

孙易皱着眉头走了出去,只见自己的车左窗已经破了,一个光头金链子正拎着一根一米多长的铁棍比划着,见没有应声,又是一棍子砸下去,前窗破成了蛛网状。

七八个社会大哥抽着烟看着热闹,不时地还发出叫好声,一帮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式,而那些砸车的光头金链子向四周拱着手,一脸的得意洋洋。

孙易阴沉着脸走了出来,金链子一指孙易道:“这是你的车,赶紧靠边!”

“是你砸了我的车?”孙易冷冷地道。

“是我砸的,怎么着,想比划几下子,玛的,知不知道老子是谁!”金链子在手掌中拍打着铁棍一脸的狰笑。

若是一般人碰到这种情况,说几句好话,递上好烟,然后把车开走就算了,可是孙易现在火头正大着呢,哪里会服这个软。

那几个看热闹的大哥当中有几个人认出孙易来了,他们是参加过北河滩大战的,甚至还有一个大哥手紧紧地捂到了肚子上,只觉得肠子都疼了,赶紧悄悄地退后,把自己藏了起来,肚皮上那一刀,肠子断成了三截,要不是抢救及时,老命都扔下了。

就在金链子拎着铁棍要动手的时候,从人群里突然冲出来一个中年大汉,飞起一脚就把金链子踹了个跟头。

金链子大怒,一扭头,竟然是自己的好哥们大鱼哥,平时哥们好着呢,怎么现在还朝自己动手了呢。

大鱼哥长得很有特点,脑袋圆圆的,嘴巴也大,要是多那么两抹须子,还真像一条大鲶鱼。

大鱼哥脸上堆着笑,从身上摸出一盒黄鹤楼来,觉得拿不出手,赶紧扔开,从旁边一兄弟手上借了一盒比较少见的外烟,拿着烟点头哈腰地到了孙易的跟前递上烟。

“原来是易哥啊,啥时候来的,咋不跟兄弟们打个招呼,也好给易哥接接风!”

一个三四十岁的大叔叫自己哥,让孙易满身的不自在,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个大鱼哥一脸的讨好,自己也不好动手,接了烟刚想摸打火机,立刻三四个打火机挤了过来。

有便宜的塑料打火机,还有价值不菲的铜的或是镀金的贼破,见孙易的眼睛盯在金光闪闪的贼破身上,这个递火的大哥立刻把火机一扣,二话不说就塞到了孙易的手上。

孙易被他们的热情搞得哭笑不得,目光一扫,重点在几个人的身上停留了一下,他的目光让这几个大哥只觉得后背直冒寒气,他还记着呢。

没错,孙易记得其中有几个在北河滩大战的时候出现过,就包括这个大鱼哥。

大鱼哥的表现好像当初不是去干孙易的,而是给孙易助威的,伸着大姆指道:“易哥就是牛逼,北河滩一个打几百个,反手又给了李老大一个大苦头吃,牛逼得厉害!今天别走,我做东,易哥一定要给小弟一个面子,要不然的话我以后在道上都没法混了!”

孙易笑了笑,没有出声,而是把目光落到了自己那辆车上,好好的车被砸碎了车窗,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大鱼哥的心里咯噔一下,飞龙跟自己是邻居,也是一块混起来的,前阵子飞龙去了外地,这才刚回来,有点不识泰山,得罪了这尊大神,要是人家找起茬来,这条命怕是都要交待在这。

大鱼哥赶紧几步冲了过去,照着飞龙的肚子上就是一脚,踢得飞龙更是一头的雾水,一抬头,见大鱼哥正朝自己眨眼使眼色,眼珠子都快要飞出去了。

“马上把车拖去修了,今天晚上跟易哥吃完饭,一定要见一辆闪闪发光的好车,要不然的话,不用易哥动手,老子就废了你!”大鱼哥说着,呲牙咧嘴的使着神色,恨不得揪着飞龙的领子把想法灌进去才好。

飞龙也是个有眼色,赶紧爬了起来找拖车,再也不敢向跟前凑和了,之前的嚣张也让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现在有了大鱼哥这个自来熟居中调和,那些心惊胆颤的社会大哥们又聚了过来,跟孙易搭着讪。

人家摆出了十足的善意,孙易也不好把以前的仇恨都摆出来,自己差点被砍死不假,可是听说那一战死在自己手上的还有十多个呢,算来还是自己赚了。

孙易还特意打听了一下后果,毕竟死那些人了,大鱼哥一听,心里就觉得发冷,赶紧道:“有句老话说得好哇,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不是你砍死我,就是我砍死你,大家早就认命了,没啥说的!”

其实在心里却暗暗地道,就凭孙易那一战打出的名头,谁还敢提报仇这种事,要是换个人杀了自己的兄弟,非把他抓出来剁了手脚,装到铁桶里沉了大河不可。

当听到孙易是来推销土豆,打算做土豆的生意时,这些大哥们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浓浓的担忧之色,孙易在林市和周边的道上就是一条凶猛的大鲨鱼,他要是闯进来,哪里还有他们吃饭的份。

本书源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