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真有事,我扛着!-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6章:真有事,我扛着!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50Ctrl+D 收藏本站



廖胖子晃着满是金戒指的肥手,指点着对面的人道,“我廖胖子今天把话撂到这里,砖石沙料,都必须用我的,塑钢窗也要用我的,要不然的话,我看谁能把房子盖起来!”

廖胖子嚣张地吼叫着,他身后带来二十多名健壮的打手就是他的底气所在,只要一吹哨子,甚至从松江市周边还能调来几百号人马,当然,前提是他有钱,乡镇混子出马,怎么也要一条好烟再加二百块。

要是城区里道上大哥带人来,没有个几万块是请不动的,万一人死了伤了,怃恤又是一大笔,有些钱是吞不得的,所以在道上混,没钱是混不转的,而廖胖子就是有钱。

他打算进入房地产行业,决定从最低级的棚户区改造开始,正好赶上林河镇大规模进行改造,最后的利润能达到四五百万,谁能不心动。

孙易的脸阴沉得都快要滴出水来,苏子墨走了过来,低声道,“你们再坚持一下,我去申请林市的防暴特警出动!”

孙易摇了摇头,“没用,今天走了,明天还会来,以后天天来捣乱,警察也管不过来,你先回去,这事我们自己处理,你是官场人,呆在这里有些话不好说!”

苏子墨悄悄地捏了捏孙易的手,“你小心些,另外,别怕出事,真有事,我扛着!”

苏子墨的面孔潮红,是气的,她已经动了真怒,她的背景就算是再深,也管不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对于高层次的人物来说,几百万的小工程,确实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可这是苏子墨的功绩。

这里头还有孙易一份呢,无论是于公还是于私,孙易都必须要把这事情漂漂亮亮的解决。

苏子墨带着镇府的人先回去了,其实只要上了镇府的四楼,远远的就可以把这里的事情尽收眼底。

武谷用目光征求着孙易的意见,孙易眼观鼻,鼻观心,就像没有看到一样,但是肌肉却已经鼓胀了起来。

苏子墨带人走远了,已经回了镇府,廖胖子看官方的人走了,连民警都撤了,更加得意了,点了一支1916,怪笑着道,“老武,想没想好,你的时间可不多了!”

“老廖,咱们各玩各的,你现在闯到林河镇来,也太不地道了!江湖不是你这么混的!”武谷沉声道,廖胖子这么干,已经不仅仅是抢生意那么简单,简直就是在抢地盘,打武谷的脸。

廖胖子哈哈地大笑了两声,“老武,不是我说你,你已经跟不上时代啦,乖乖地拿笔钱退出江湖算了,这世道,你混不起来的!”

武谷愤怒地拽过一根钢管就要动手,却被孙易给拦了下来,一抬头,目光阴冷地看着廖胖子,“这里头还有我一份呢,是不是也要征求一下我的意见?”

廖胖子打量了孙易几眼,一个年青的小屁孩,翻不起什么风浪来,根本就没拿他当一回来,摆摆手道,“你特么算什么东西,哪凉快哪呆着去,这没你说话的份!”

孙易的脸上显出几丝冷笑,心头更有一股火压着释放不出来,柳姐身患绝症,自己却无能为力,他现在只想把这股子火发泄出去,廖胖子自己找上门来,只算他倒霉了。

“这事交给我处理,谁也不准动手,否则的话别怪我不给面子!”孙易扭头,向武谷还有他身后那些混子们沉声怒吼着,然后一把抢过了武谷手上一米多长的钢管。

孙易拖着钢管就向廖胖子他们走了过去,钢管划过地面上的卵石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不时的迸起几颗火星。

廖胖子有些惊讶地看着孙易,自己这边二十多号打手,挑的都是敢打敢拼的好手,这个年青人还想一挑二十不成?

廖胖子一歪头,身后一个壮汉拎着一把砍刀向孙易迎了过来,两人相对不到三米的时候,壮汉抡刀就向孙易当头砍了过去。

孙易脸上的肌肉微微地颤动着,眼神更是冷酷无比,手上一寸钢管狠狠地甩了起来,迎着砍刀就砸了过去。

当的一声巨响,砍刀脱手,刀身扭曲,腾空而起,不知飞到哪去了,壮汉的虎口迸裂,鲜血涌出。

孙易没有任何犹豫,冷酷地再一次抡起了钢管,照着这个壮汉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壮汉下意识地抬起手臂遮当,噗的一声闷响,还有骨胳断裂的脆响声,他的臂骨立刻断裂,断茬从肌肉中刺出,断刺甚至刺穿了他脸部肌肉,直接捅进了嘴里。

手臂反弹击打在脑门上,让这个汉子木桩子一样,臂骨塞在嘴里,木头桩子一样的倒了下去昏死了过去。

孙易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踩着壮汉的身体走了过去,直奔廖胖子而去。

廖胖子和他身后的打手们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好狠的小子,两棍子就把二牛放倒了,要知道二牛可是他们当中最能打的,力气也最大的。

廖胖子也是个狠角色,哪怕心中惊悸,仍然硬挺着,呸地吐了一口口水,指着孙易喝道,“玛比的,小子一个人全身是铁能打几个钉,上,往死里打!”

廖胖子一声领下,身后二十多号打手抽出砍刀、铁棍、铁链等武器蜂涌着向孙易冲了上来。

孙易拖着钢管纵身就撞进了人群里,一膝盖将一个刚刚举起砍刀的混子顶翻,手上的钢管抡动着,在他的巨力之下,打断了两条腿还有一条胳膊,再飞起一脚,将刚刚顶翻的家伙踢得滑出老远,不停地吐着血。

啪……铁链子抽在他的后背上,衣服破裂,皮肉也肿起老高,孙易根本就没管身后挨的一下子,比起北河滩的枪林弹雨,这只是小场面。

孙易现在彻底地释入出压抑的火气,飞舞的钢管向这些人砸去,骨断筋折的声音让他心里痛快了不少,而且他现在下手,已经没有任何顾忌,不像之前还专挑肉厚的地方砸,现在他专向脑袋这种要命的地方砸。

不过这些人都是久经战阵的好手,知道怎么保护自己,当一个家伙护着脑袋,却被砸断了两条手臂以后,那些围上来的打手也胆怯了,纷纷后退。

孙易也不好受,挨了一砍刀,那把砍刀现在还嵌在他的左肩,棍子铁链更是挨了好几下,都被他用后背挡了下来,一身是血,可一点也不狼狈,反而像一只受了伤的野兽,变得更加凶悍了。

地上已经躺了十几个人,每个人伤得都极重,都是断骨头的重伤,甚至有一个家伙脑袋还在冒着血,头骨都被砸裂了,也不知道死了没有。

站在镇府四楼的苏子墨拿着望远镜的手都有些颤抖了,她听说过孙易在林市北河滩大战,可也只是听说,现在亲眼看到孙易浴血奋战,兴奋得身体抖了起来,再想想他的勇猛,甚至都湿了。

陆青端着望远镜细细地看着,轻叹了口气,“他出生得太晚了,早上百来年,肯定也是个悍将,封候拜将都不成问题!”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想想怎么收尾吧!”苏子墨叹道。

“有什么不好收尾的,二十多个人打一个,没打过,顶多算防卫过当,再操作一下,大不了拘留十五天!”陆青淡淡地道。

她们说话的时候,刚刚停顿了一下的战斗再一次开始,孙易在一蓬喷起的鲜血中拔下了肩头的砍刀,左手砍刀,右手钢管,风车一样抡圆了就向剩下的十几号人扑了上去。

他这种不怕死的打法把这些人都吓住了,纷纷后退,可是孙易仍然不放过他们,追上去就是一刀,要么就是一棍,一个人追着十几个人跑。

廖胖子全身的肥肉乱颤,飞快地向自己那辆雅阁跑了过去,刚刚打开车门钻进去半个身子,一根钢管斜斜地砸了过来,正砸在他的肋下,嘎吧一声,把他的肋骨砸断。

廖胖子惨叫一声趴到车上怎么也上不去,然后被拽着脚踝拖了下来,孙易一身是血,双目血红地瞪视着,在他的身后,横七竖八地躺了十几号人,剩下的都四散逃了,可马上又被武谷的人给逮了回来。

宁可折在武谷的手上,也不想挨孙易的棍子和砍刀,下手实在是太特么狠了,这些刀头舔血的打手肝都颤了,哪见过这么狠,这么猛的大哥。

廖胖子输人不输阵,仍然不停地叫嚣着,“今天我老廖认栽,咱们的事没完,要不然你就弄死我!”

孙易冷冷地看着他,满是鲜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是配上他冷酷的眼神,更显狰狞。

“好!”孙易应了一声,已经呈锯齿状的砍刀举了起来,向廖胖子的脖子就剁了下去。

廖胖子没想到孙易真的敢杀自己,手一撑,肥胖的身子出奇地灵活,嗖地一下向后滑了一尺,砍刀几乎是贴着他的咽喉砍了下去,划破了一层油皮,然后砍在地上,迸起了碎石细沙打得他脖子生疼。

孙易一击不中,仍然没有任何的犹豫,重新举刀,再次向他的脖子上剁去,廖腾子的身子已经顶到了车上,根本没有地方可躲。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