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真是麻烦你了!-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3章:真是麻烦你了!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35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孙易进来,梦岚长长地出了口气,上上下下地看着他,她听说了孙易在林市的事,见他全须全尾地回来了,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顾不得分场合,一把就抱住了孙易。

孙易轻笑着拍拍她的后背,然后扶着她的肩膀,看着这个怎么看都美,怎么看也看不够的姐姐笑道,“没想到姐姐这么厉害,一把菜刀追杀四个大男人!”

“姐习惯了!”仅仅是这四个字,就道尽了她曾经的心酸往事,一个用菜刀保护自己安全的女子,惹急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无论是砍别人,还是砍自己,下手都足够狠。

这时从化妆品的架子一侧转过一个女人,看到她孙易微微一愣,心头狠狠一颤,心跳几乎都停顿了几拍,然后挤出一个淡笑,微微地点头道了声你好算是打过招呼了。

“彩霞这几天一直都陪着我,怕我出点事!”梦岚姐赶紧解释道,然后目光有些躲闪地偷看着孙易,事情她是知道,他怕孙易因为这件事发火,她舍不得自家的小男人因为这件事而生气,一点都不想。

孙易嗯了一声,向杜彩霞道:“真是麻烦你了!”

杜彩霞只是紧紧地咬着嘴唇,瞪着一双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孙易,几天不见,她又憔悴削瘦了许多,孙易在心中一声长叹,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每次看到她,脑海里闪现的都是饭店里看到的那一幕,心中的疙瘩怎么也解不开。

正尴尬着,一个高壮的身影一阵风一样的冲了进来,差点把货架撞翻,不是武谷又是谁。

武谷粗壮的大手拍在孙易的肩膀上,乐得一张大脸上的横肉都颤了起来,“好小子,真牛逼,连李老大那种人物都被你搞得吃了暗亏,这个李老大也是倒霉,刚被你搞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又惹了军方,我朋友刚给我打了电话,说是有一阵军人冲进了李老大的公司,把整个公司都砸了,就连李老大都挨了几枪托,这下他麻烦可大了!”

“噢?”孙易一愣,当初北河滩一战自己没等来路志辉,想来应该是他现在出手了。

“走走,咱们喝酒去,你小子,出事的时候我还真捏了一把冷汗!今天咱们不醉不归!”武谷不由分说拉着孙易就走。

梦岚叫道:“小易,镇长说你回来给她打电话,她有事找你!”

“知道了!”孙易应了一声,跟着武谷走了,先给苏子墨打了个电话,听说他回来了,苏子墨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问他们在哪里喝酒,当然还是在松鹤楼。

刘老四也来了,梦岚姐坐了一会就走了,今天是属于男人的辉煌,她就不跟着凑热闹了。

听说孙易的车废掉了,武谷立刻拍着胸脯保证车一点问题都没有,自己那辆欧宝安德拉让他先开着,孙易要算钱,武谷差点翻脸掀了桌子。

这顿酒喝得天昏地暗,刘老四吐了好几次了,桌子底下也睡了两次,醒醒酒爬起来接着喝,一直喝到日落,苏子墨过来转了一圈,跟着喝了两杯酒,给了孙易一个颇有深意的眼神后就走了。

孙易的酒量再好也顶不住这么喝,武谷这酒精考验的战士也出去吐了两回,孙易还稳坐钓鱼台,但是眼前看东西已经全出了双影。

最后还是梦岚姐过来,把孙易接走才算是结束了酒场,孙易没回沟谷村,而是到了梦岚姐这里,喝得迷迷糊糊,连衣服都没脱倒头就睡。

孙易的电话响了,拿起电话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号,接起来,传来白素微微怯意的声音,“孙易呀,我是白素呀,我公爹今天出院,能不能来接?你说可以给你打电话的!”

电话里白素的呼吸都变得粗重了起来,孙易这才想起这事来,在林市光顾着跟李老大那伙人砍杀了,几乎忘了中风住院的王老五。

“行,我这就过去!”孙易道,床头还放着武谷那辆安德拉的车钥匙,进口SUV的性能还是很不错的,主要也够宽敞。

“去吧,去办你的事吧!”梦岚道。

“不急,吃过早饭再走!”孙易笑嬉嬉地道。

孙易下了楼开着安德拉出了小镇,高林市行去。

车子刚刚进了林市,电话就响了,看看来电显,竟然是路志辉的号码,孙易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刚刚接通了电话,就传来了路志辉的大嗓门,“兄弟,我还以为你不接我电话呢,昨天给你打了一下午也没接,以为你生哥哥的气呢!”

“说哪的话,知道你肯定是有难处的,昨天下午喝得都找不到家了,哪还能接电话!”孙易笑道。

“行,马上来,咱俩喝点,哥哥我也给你解释一下,别影响了咱兄弟的感情,你对老哥可是有救命之恩的!”路志辉哈哈地大笑着道。

“行,咱们就去全羊馆吧,那的手抓肉味道不错,我下午有事,不能多陪!”孙易道。

“没问题!”路志辉道,两人约了地方,挂断了电话,孙易给白素又打了一个,告诉她下午去接人,再住一上午,白素连道没问题。

孙易刚到全羊馆,一辆挂着军牌,外形粗犷的东风猛士飞驰而来,嘎吱一声停在了饭店的门口,车上下来一个便装大汉,戴着墨镜,短短的头发根根直竖,一看就是军中硬汉,不是路志辉又是谁。

孙易停了车,举手打了个招呼,路志辉哈哈地大笑着跑了过来,一把就把孙易抱住抡了一圈,“兄弟真特么牛逼,我听说你一个打几百个?”

“有这么回事,差点被人打死,老哥你放了我的鸽子可不厚道,一会必须连罚三杯,要不然的话我掐脖子往里灌!”孙易哈哈地笑道。

“玛的,可别提了,我刚刚调了人,就被我老爹逮了个正着,骂我脑子里都长肌肉,他老人家的儿子儿媳都挨欺负,哪能罢休,要从政治层面出击,这一来一往就耽误了,唉,这事闹的!”路志辉解释了几句。

孙易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太深究也不好。

两人进了全羊馆,先点了一大盆子手抓羊肉,然后特色马奶酒先上两瓶,每人一瓶把着喝。

孙易这边喝了足足二斤马奶酒,然后上啤酒解渴,从路志辉的话才知道,他带人砸了李国豪的公司只是小事一桩,真正出手还是上层。

他爹可是北方军区的司令,一方军事重将,虽说军政分离相互没什么管辖,可是论起级别来,比省长还要高上半级呢,几乎就是部级干部。

司令员发火了,事情就变得非同小可,就算是市委书记也护不住李国豪,好在其中还有政治考量,否则的话随便给李国豪扣个出卖军事机密的帽子,直接弄进军事监狱里头,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李老大再牛逼,也影响不了军事系统。

军方有了让步,地方上必须要妥协,本来差点搞了路志辉老婆的李随风若是归案,这事就差不多了,可是人被送到了美国,根本就追不回来,只能抓住李老大痛打了。

李老大被痛打落水狗,所有的产业都被查封,准备拍卖,他基本上散尽家财,四处活动,好像只被判了一两年,对于他这种人物来说,这点事根本就不算事,只要人脉在,再次崛起只是时间问题。

路志辉拍着桌子大骂贪官污吏,见钱就眼开,老子一定要把姓李的搞死。

可惜这也就是喊叫两声出出气罢了,这种政治艺术层面的事情,一旦敲定了,就不能再随意更改了,破坏规则的人,最终只会被踢出规则之外成为孤家寡人,出身军二代的路志辉还没那么傻,砸了一家公司出出气也就是了。

李老大一倒,孙易也长出了一口气,要不然总被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盯着,谁都不好受,就是不知道老鹰怎么样了。

“老鹰?嘿,挂了,身上挨了毒贩子两枪,一枪打在肺部,一枪打在肝脏,全是致命伤,到医院没挺过一天就挂了!哼,军队里出来的渣仔,死也省心!”路志辉道。

“可惜了一条汉子,虽然我挨了他好几枪!”孙易笑道。

又喝了一瓶啤酒,路志辉向孙易扬了扬下巴道,“你的事我跟我爹说过了,有没有兴趣当兵?以你的身手,直接特招进特种部队不成问题,熬上几年,立几个功,再调出来当个营长没什么问题!”

孙易多少有些心动了,哪个男儿不想当兵上阵杀敌,血性十足的部队,枪械武器,不知让多少好男儿魂牵梦萦,但也只是犹豫了一会就摇了摇头。

“算了,我这性子还真不适合当兵,当兵哪有在村里爽,明年我还想当村长呢,大小是个官,也威风一把!”

路志辉只是一提了一下,算是还个人情,既然人家不同意,他也没有强求,其实部队特招的名额不是那么好要的,和平年代,特招的一般都是唱歌的跳舞的,部队里从来都不缺能打能杀的好汉。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