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2章:唱歌像杀猪-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82章:唱歌像杀猪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30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点了点头,有些郁闷地出了办公室,跟老宋打了个招呼出了警局,看看外头的夜色,深深地叹了口气,自己拼上了小命,只断了李国豪的一只胳膊,最后还是让李随风跑了。

虽说他能逼得李老大如此让步,已经是道上的传奇人物,可仍然让他有一种无力感。

刚刚出了警局大门,一辆长城M4停到了孙易的旁边,白云鬼鬼祟祟地探出头来,“快上车,别让我爸看到了!”

“刚跟你爸在一块抽完烟,他忙着呢!”孙易打开了车门上了车,看到车,有些心疼自己的小面包,停在北河滩,被砸得废掉了,只能卖废铁了。

“你哪来的车?”孙易随口问道。

白云嘿嘿地笑了一声,“我妈买了这么一辆车,不过经常去省里头,总也不开,我偷开出来转转,省得车放坏喽!”

孙易伸了个懒腰,“现在没我们什么事了,李随风出国避难去了,一时半会也回不来,李国豪被收拾得元气大伤,我听白市长的意思,好像还有要动一动的意思!现在咱们就是小百姓,过小百姓的日子,走,去金鼎轩,喝酒唱歌去,我家双双妹子唱歌最好听了!”

“哼,我唱的就不好听?”白云一边开车一边哼哼着道。

孙易翻了个白眼,“你可得了吧,你一唱起来跟杀猪一样!”

“敢说我唱歌像杀猪,老娘今天就杀一夜!”白云怒吼着,油门快踩到底了。

金鼎轩KTV也算是林市有名的夜场,不过没有金樽那么有名气,也没有那么大,从停车场就能看得出来。

白云的车技不怎么样,倒车的时候,一不小心刮到了旁边的陆虎,把车门碰掉一块漆皮,刚刚下车的一男一女立刻就转了回来。

男的大光头,金链子,丝质短袖衬衫半敞着怀,还夹着一个手包,标准的社会大哥打扮。

“草,你特么长没长眼睛!”大哥怒吼了起来,破哈弗满打满算也就十万块,他的全进口陆虎可是百万豪车。

其实大部分社会大哥都是驴粪蛋子表面光,但是金链子、豪车、貂皮大衣这些撑场面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少,平时自己开都小心再小心,生怕磕了碰了,现在停得好好被人刮掉漆了,他怎么能不怒。

白云是什么性子,那可是二代弟子,脾气又暴得很,被人草来草去的骂哪里受得了,拉开车门就要对骂,被孙易按着脑袋又给塞了回去,也就孙易能压得住他。

孙易赶紧拿出中华来递过去一支,笑着道:“大哥别急,我这妹子车技不好,这事怨我们,回头我给你修车!”

孙易还是很讲道理的,毕竟这是自己这一方面的错,但是这位大哥显然不认识孙易,更没把一个开哈弗的当一回事,一巴掌就拍掉了递过来的烟,“要返回原厂修理,你特么赔得起吗,我把话撂到这,不拿出十万块了,你们谁都别走!”

白云坐在车里拍着方向盘哈哈大笑了起来,向旁边的柳双双笑道:“这货是哪冒出来的,讹人竟然讹到咱们头上来了,他这不是找死吗!”

就连柳双双的脸上都露出了笑意,轻笑着道:“找什么死,哥从来都不会随便向人下重手的!”

两个小姑娘的大笑让大哥更加恼火了,伸手就向孙易的胸口推了过来,推了一把,竟然没有推动。

“我草!”社会大哥这下子更火了,把手上的包递给旁边的高挑妹子就要动手。

孙易摇了摇头,“这位大哥,还是别动手了,三五千块的赔也就赔了,十万太多了,一时半会也拿不出来!”

“尼玛的,拿不出来就打折你的腿!”大哥说着就向孙易走了过来。

孙易摸摸鼻子,说实话,自从北河滩百人乱战之后,对单打独斗已经没什么兴趣了,不过人家要动手,自己也不能站着挨打,孙易琢磨着,随便给他肚子上来几拳意思一下就算了。

这时,一个白衬衫黑西裤的年青人快步跑了过来,远远地就叫道,“胡哥来啦,快进去,兄弟们都等着呢!”

年青人不由分说就插到了二人中间,拦住了这个胡大哥。

“疯三,你让开,敢特么刮我的车,不想活了吧!”胡大哥伸手扒拉着疯三。

疯三一动不动地拦着,然后回头,用力地一点头道:“是易哥啊,来了提前打个招呼呀,我也好有个准备!”

胡老大不由得微微一愣,疯三在道上也算一号人物了,能打能拼,而且还很有眼色,看他一脸尊敬的样子不像做假,只是眼前这个年青人看着眼生啊,不知道是哪条道上的。

胡老大这一犹豫给了疯三机会,赶紧把人分开,招呼了两个保安过来帮着停车,然后吩咐准备个大包厢,先派人领着孙易他们进去。

孙易笑了笑,打了招呼,领着两个小姑娘就走,胡老大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疯三给他上了一支烟,两人点了烟后才道:“胡老大,你怎么招惹上他了?”

“刮了我的车!”胡老大道,然后接着等疯三说话,他刚从外地回来,近期的事还不怎么清楚。

疯三摇了摇头,“刮就刮了吧,这事算了!”

“怎么回事?”胡老大问道。

疯三笑道:“前阵子你不在林市,但是林市出了一条过江猛龙,先是砸了金樽酒吧,北河滩一战成名,干翻下几十个,死了十多个,四天后又捅了十几个道上的兄弟,逼得道上兄弟纷纷离开林市避难,就在今天,又一次挑了金樽,我听说,老鹰折了!”

疯三淡淡的话让胡老大的光头上尽是油亮的汗珠,这事他是听说过的,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碰上了这号人物,自己有个兄弟就是挨刀的一个,一刀捅进了肚子里,肠子断成三截,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连句报仇的话都不敢说。

孙易领着两个丫头进了包房,还没点单,冰镇的德国啤酒,红酒还有洋酒就一起送了上来,一起送来的还有一个超大的果盘。

过了一会,疯三先进来了,二话不说,抓过一瓶啤酒先对瓶吹得见底,将瓶子向桌子上一顿,“第一次见到易哥收拾风少的时候就知道你不简单,这回把李老大的场子挑惨了,绝对是道上十年来最牛逼的大哥!”

孙易陪着干了一瓶,笑着道,“少扯这些没用的,我可不是道上混的,这是逼得没办法了,要不然谁乐意得罪李老大这么一个庞然大物!”

疯三又客套了几句就退了出去,他刚出去,门被敲响了,接着被推开,一个大光头探了进来,不正是刚刚在门口差点起了冲突的胡老大吗。

胡老大的手上还拿着一瓶未启封的红酒,进来先放到了桌子上,“啊呀,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真要是跟易哥你打起来,我这脑袋都要变成狗脑袋了,这瓶红酒是我一哥们从法国带回来的,说是挺正宗,你尝尝,就当我胡某人向你赔罪了!”

“胡老大太客气了,来来,坐下一起喝点!”孙易笑道,花花轿子众人抬,虽然之前有些冲突,现在人家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挺不容易了,自己再抓着不放就太小气了。

胡老大一个劲地摇头,目光扫过两个漂亮的小妹子,扔给孙易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聪明地退了出去。

见没人打扰了,白云抱着麦就嚎了起来,声音挺好听,歌唱得也挺好,偏偏没一句在调上,连唱了七八首歌没一个在调上也是一种本事了。

等她放下了麦一扭头,只见孙易和柳双双不知怎么的越坐越近,每人手上拿着一瓶啤酒石头剪子布正在喝酒,柳双双喝得小脸红扑扑的,耍赖的时候在孙易的脸上狠狠亲上一口。

白云斜着眼睛看着这两人,你们玩游戏倒是没问题,但是做为一个大男人,把手都挪到了人家的小屁屁上捏动算怎么回事。

“算我一个!”白云硬是直接加入了进来,顿时好好的游戏就玩烂乎了,一会功夫就是七八瓶啤酒喝下去了。

KTV的啤酒一般都比较淡,但是不包括这些原装进口的啤酒,孙易没什么事,喝这点酒跟喝水没什么区别,白云也有点酒量,只有三分酒意,柳双双却有些喝多了,醉眼迷离,分明出的石头,硬说成是布。

玩得也差不多了,收拾了一下,扶着还迷糊的柳双双就出去了,到了前台准备结帐,疯三赶紧过来推着他,“易哥,你能来这玩就算给面子了,哪里能收钱,这次算我请,下次来再给你打八折!”

人家太热情了,孙易也不好太坚持,彼此留了电话号,开车的时候才发现,长城哈弗的四周都没有车,车位再紧张,也留出两个空位来,便得豪车遍地的停车场,这辆红色的哈弗最为显眼。

清晨,在一阵阵的酥痒中醒来,扭头一看,白嫩嫩的白云正躺在身侧睡得香,原来是柳双双。

两人趁着白云睡觉的时候,悄悄地到卫生间洗了个澡,完全让柳双双沉醉了进去。

开着车把她们两个都送到学校,然后车就停到了校门口,他坐客车回了林河镇,下了车直奔梦岚姐的化妆品店。

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