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寻仇来了-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9章:寻仇来了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15Ctrl+D 收藏本站



柳双双喝了点啤酒,不胜酒力,先钻进帐蓬里睡了,只有养好了精神才能专心望风,她知道自己的本事,没有争抢着要跟孙易一起去险地,那样只会拖累了大哥。

一直到了次日傍晚,最后一顿酒足饭饱了,孙易带着两个姑娘直奔金樽酒吧,虽说之前被砸过一次,但是很快就收拾好了重新开业,只是这一次,防御力量明显更强了。

十几个壮硕的黑衣保安一边恭迎着客人的到来,一边细细地打量着每一个进出的客人,孙易的照片已经分发到了每个人的手上,只要看到了人,格杀勿论,上头已经发下话来了,谁干掉了孙易,奖金百万,所有的麻烦都由李老大扛着。

这种砍人不犯事,还有钱拿的好事让这些保安的眼睛都红了,哪怕孙易以一敌百的传奇战事都挡不住他们要发财的野心。

柳双双留在外面望风,一辆出租车就停在不远的地方,钱也给足了,司机乐得清闲。

白云是生面孔,先进了酒吧,而孙易围着金樽绕了一圈,前后门都有人守着,除非是硬闯,否则的话根本就不可能从门进入。

这还难不倒他,寻了一个二楼打开的窗子,助跑一段,在墙壁上蹬了两脚就扒住了窗口,双臂一提,整个人猴子一样翻进了窗口里。

这是二楼的一个杂物间,放着各种打扫卫生用的扫帚和拖布之类的东西,门突然被打开了,孙易赶紧隐身到暗处。

一名中年妇女取了桶和拖布就退了出去,孙易借机跟了出去,向两侧望去,很偏僻的楼道间。

在接通的电话里说了几句,正楼下大厅里转悠,被七八个搭过讪的白云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赶紧上了楼,二楼就是包厢区了,属于贵宾区,消费自然也是极高的。

但是孙易的目标不是二楼,而是三楼,接应了白云,两人挽着手臂从楼梯间上了三楼,三楼就安静了许多,这里都是豪华大包,主要接待的都是大客户,吸个粉啦,或是在包厢里胡搞啦,隐秘而又安全。

这时,一名服务生迎了上来,有些狐疑地打量着二人,三楼想要上来都是需要楼下的服务人员引领的,VIP贵宾区可不是随意乱闯的。

“先生,请问有预订的包房吗?”有些小帅的服务生问道。

“噢,有,朋友在这里,应该就在前面,我打个电话问问!”孙易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电话,装模做样地向外拔号,但是脚下丝毫不停。

路过最中央的一个包房时,两名戴着空气耳麦的大汉站在门口,警惕地看着他,孙易向他们微微一笑,收起了电话,到地方了。

孙易直扑那两个守门的大汉,至于那个有些小帅的服务生就交给白云了,白云也是身经百战之辈,对付一个小服务生一点问题都没有。

白云干净利落地一脚踢向服务生,踢得他眼睛都快要冒出来了,抱着小腹张着大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跟着又被白云一个下劈腿,重重地踢在后脑上,眼睛一翻干脆就昏了过去,倒是省得疼痛难忍。

孙易面对的这两个汉子就不简单了,显然是受过职业训练,而且实战经验极其丰富的那种,孙易这边刚刚一动他们就反应了过来,伸手去拔身后的甩棍。

孙易刚刚扑过去,动作最快的那个汉子甩棍已经拔了出来,扬手就向孙易打了过来,在挥动的动作时,甩棍的击打节弹了出来,准确地打在孙易的肩头,是个使用甩棍的高手。

孙易正面挨了这一棍,被细细的甩棍打中的肩头火辣辣的疼,但是孙易挨了一棍,这个汉子也不好受,被他一拳头就轰在了胸口处。

胸口发出一阵脆响,也不知断了几根骨头,当场吐血失去了战斗力,另一个汉子放弃了拿棍,直接一脚向孙易的小腹踢了过来。

孙易仍然没有闪,甩棍都不怕,还怕这一脚,他的抗打击能力绝不是吹了,百多人围着打都没有打趴下,任何是一个人。

肚子上的肌肉一崩,这一脚像踢到铁板上一样,震得小腿生疼,这个汉子张嘴要高呼示警,孙易的拳头打在了他的嘴上,直接击碎了牙齿,整个拳头都塞进了他的嘴里,嘴角都被撑裂了。

塞在嘴里的拳头向前一顶,咕咚一声,汉子的后脑勺撞到了墙上,软软地昏死了过去。

孙易拔了半天才把拳头拔出来,甚至还有一颗残牙嵌在拳头上,拔下了牙齿扔掉,回头要打一针狂犬疫苗才行。

向白云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摄像机打开,推门就闯了进去,先拍了一圈,然后重点照顾大包房的桌子,桌子上摆着两箱东西,一箱大面额的美钞,一箱是一包包白色的粉末。

老鹰正在与西北来的粉客交易,已经准备交易完成了,突然闯进一个人来,还正拿着摄像机拍摄,这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就算是记者也不行,这两年死在他手上的各路记者足有五个。

但是看清了这个人的时候,老鹰一愣,竟然是逃跑的孙易,他现在不逃,还杀到自家老窝来了,还把毒品交易场面给拍了下来。

老鹰怒吼了一声,伸手拔枪,另外五个西北毒客也开始拔枪,孙易骂了一声草,把衣服一甩,腰上绑着一个硕大的长方体,用牛皮纸包得紧紧的,短短的引线上,用火柴制成一个简单地拉火装置。

“来啊,来啊,谁怕谁,老子就是死也要拖上你们一屋子人!”孙易一手拿着摄像机,一手捏着拉火绳怒吼着。

贩毒的都是亡命徒,跟武警都敢正面硬干,可是现在碰到一个炸弹客,这下子可傻眼了,双方加一块足足十几把枪,甚至还有一支微冲,可是谁也不敢开枪。

就在他们一愣神的时候,孙易把每个人,把包房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拍了进去,这才关了摄像机,收进了腰间的包里头,拽下腰间的土炸弹,一脸冷笑着缓缓后退。

退到了门口,孙易突然怪异地一笑,拉火绳一拽,一溜轻烟冒了出来,随手把炸弹包向包房里一扔,伸手拽紧了房门。

屋子里传来了一阵惊呼声,孙易用鞭炮制成的土炸弹威力不小,而且延时极短,差不多只有两秒左右的样子,门一关,屋子里立刻就传来了一声轰鸣,还有碎石打在门上的啪啪声。

听到炸响之后,孙易一脚踹开了房门,屋子里硝烟弥漫,鞭炮的火药质量不好,烟太大了。

袖子里滑出一柄短刀,看到人影就一刀捅下去,土炸弹只是把他们炸得血肉模糊,耳朵快震聋了,对生命没有太大的影响。

孙易下刀挑的都不是要害,他要这些人活着,只有活着,才能掏出更多的事来,反正跟孙易关系不大,自己可是除暴安良的良民。

孙易刚刚放倒了两个人,角落里一个人突然爬了起来,一把短枪指向孙易,是一把微冲,孙易暗叫一声不好,一个骨碌就翻到了桌子后面,突突的枪声当中,几十发子弹下雨一样扫了过来,身后传来几声闷哼,不知是哪个倒霉蛋替自己挨了枪。

西北毒客跳起来就跑,一头钻出了包房,跟着就是两声枪响,孙易的心里一惊,暗叫一声坏了,白云还在外头呢。

孙易顾不得在硝烟中找老鹰,直接就追了出去,白云正躲在一个大汉的身后,这个家伙替白云挨了两枪,一枪在胸口,一枪在腹部,眼看活不成了。

“在那边,快追!”白云大叫了起来。

孙易点了点头,一路追了下去,这个西北毒客确实不一般,被炸得一身是血仍然跑得飞快,到了楼下引起一阵阵的惊叫,这是兴奋的惊叫,难道李老大被砸场子的事情是真的?

西北客一边跑一边回手开枪,孙易掏出抢来的手枪当当就是两枪,可惜用的不熟,没啥准头,都打偏了。

西北客听到枪声跑得更快了,一头钻出了酒吧,连车都来不及上,就向旁边的巷子里跑去。

刚刚转到巷子口,警灯闪烁,两名巡街的交警出现在他的面前。

西北客暗叫一声不好,举枪就射,子弹横飞,打得交警的摩托车都漏油了,车灯更是碎裂得厉害。

“警察,不许动,再动我开枪了!”老宋拔出腰间上了实弹的左轮高声喝道,开枪之前例行警告是条例。

一趟就带了几公斤毒品的西北客哪理会这种警告,50克都能判死刑了,他贩的那些毒,够他死上几个来回了。

西北客手上的枪不停地响着,弹壳乱跳,把老宋和小王死死在压在摩托车后面,这时一条影从侧面飞扑了过来,一把就将他撞翻在地,跟着一把闪亮的短刀压到了他的脖子上。

哪怕如此,西北毒客仍然没有屈服,挣扎着大不了一死,同时举起手上的枪想要向压在身上的人射击。

短刀一偏,擦着他的脖子飞了过去,一把就钉到了他的手腕上,整只手都钉死到了地面上,手枪也握不住滑落到了一边。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