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比哭还难看-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8章:比哭还难看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10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一把就抓到了枪身上,用力地一拽,手枪脱手,跟着手上的餐刀迎着人影就扎了上去,噗的一声直入没柄,整个刀身都扎进了对方的胸口处。

餐刀一拔没有拔出来,索性松了手,一拳头轰了过去,正砸在刀柄上,足足十五公分的餐刀全都没入到了对方的身体里。

对方跟跄着退了出去,孙易探手当当就是两枪,没玩过这东西,也没什么准头,而且这两枪也不是用来打人的,就是为了引起混乱,顶楼的套房住的可不是他这一间,还有好几间都住着人。

而且住在这里的人非富既贵,甚至还有一些有权有势的人,枪声必定会引起一些混乱。

门外的老鹰看着一个照面就受了重伤的兄弟,脸色变得铁青,这可都是杀过人,见过血,还受过部队训练的好手,平时干起脏活来利落得很,十个八个的都不在话下,可是现在连人影都没有看到就被放倒了。

看着几个套房门打开,有人探头探脑地张望着,老鹰气得一跺脚,打了一个撤退的手势,就不该托大要在这里动手,他探来的情报是孙易受了重伤,应该还在床上躺着才是,谁料想挨了好几枪,不知被砍了多少刀,还这么生龙活虎的。

情报出错,一步错步步错,对方的手上又夺走了一支手枪,一旦枪战打起来,还是在总统套房的顶层,真要是伤了几个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别说是他,就算是李国豪亲来也吃罪不起。

一边撤离一边打电话喊人,名门酒店就那么几个门,堵死了,就不信他不出来,如果不出来的话,再实行第二套方案,只要找到了人,什么都好办。

孙易听着对方离去的动静,小心地探头看了一眼,见他们真的从楼梯走了下去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看看手上沉甸甸的真家伙,心里竟然有了一种踏实感,难道自己天生就要吃刀头舔血这碗饭?

既然已经暴露了,这里就不能再住下去了,李家父子的动作还真快,自己还没去找他的麻烦,他竟然先打上门来了。

把枪在身上藏好,带着柳双双和白云下楼,电梯没敢直接坐到一楼,在二楼就下了电梯,走楼梯下去,刚刚下楼,就见楼下大厅沙发上坐着两个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的男子。

看到孙易下来,两个人放下了手上的杂志,目光阴冷地看着他。

孙易转身又上了楼,在三楼的窗子向外看去,门口不远处停着几辆车,一些精悍的汉子就守在那里,这是在守株待兔呢。

哪怕拿着枪,孙易也不认为自己能闯出去,如果单身一人,一枪一刀,杀也杀出重围了,可是还有柳双双和白云呢。

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白云冷笑了一声,“现在还不是需要我帮忙,真不知道咱俩谁是累赘呢!”

“你能帮什么忙!”孙易道。

白云哈哈地大笑了两声,“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车很牛逼吗?”

孙易一愣,什么车这么牛逼?难道还能调来装甲车啊。

看着孙易一头雾水的模样,白云笑得更加得意了,总算是看到这男人吃瘪的模样了,还真是可爱呢。

“笨蛋,叫特权车啦,他们再牛逼,也不敢截了市长的车!”白云说着打出了一个电话,然后用完全不认识,甜得腻死人的声音道,“王叔,是我,小云呐,嗯嗯,我也好想你呢,王叔,帮个忙呗,我在名门酒店这里呢,你来接我一趟好不好!大不了回头送你礼物啦,还有,别告诉我爸爸,要不然的话咱俩绝交!”

白云得意地挂断了电话,炫耀似地向孙易晃了晃手上的电话,但是迎接她的却是怪异的目光,柳双双和孙易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平时的白云大胆奔放,大大咧咧的动不动要砍死这个,砍死那个的,要不就是各种器官脏话挂在嘴边,现在突然变成小女儿态,腻声腻气地说话,完全就变了一个人。

白云愣了好一会,突然就怒了,“怎么了,我怎么了,总要不同的方式去面对不同的人吧,人家虽然是我爸的司机,可是咱也要尊重人家,哄着来啊!这样事情才好办啊!”

“行行,你有理!最好一直保持下去!我挺喜欢你刚才的模样的!”孙易说完就后悔了,差点给自己一巴掌,本来这个白云就够腻人了,现在自己再说这么一句软话,简直就是送了一根杆过去,白云要是不顺杆往上爬,自己的孙字倒过来写。

果然,白云的眼前一亮,然后伸手挽住了孙易强壮的手臂,腻声道:“真的呀,那人家以后就这么跟你说话好啦!”

孙易全身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更有一股寒气从尾锥直冲后脑,这丫头现在变身成这副模样实在太吓人了。

等了不到半个小时,一辆挂着市委二号牌的奥迪A6开了过来,与酒店门前的豪车比起来,只有四十多万的A6有些拿不出手,但是那块闪亮亮的002车牌却秒杀那些价值百万的豪车。

车子在酒店门口停稳,一名沉稳的中年司机走下了车,几名门前的保安员赶紧迎了过去,中年人微笑着跟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走进了酒店大堂,四下张望着。

白云耶地欢呼了一声,赶紧领着孙易和柳双双下了楼,一跳就跳到了中年人的身前,一把挽住了他的手臂,“王叔,你来得可真慢!”

“没办法,堵车嘛!”司机笑着道,还很溺爱地在白云的头发上摸了摸,孙易和柳双双对视了一眼,都觉得一身的恶寒,这丫头太会演戏了。

中年司机看了孙易和柳双双一眼,向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很识趣地什么都没有问,能够帮领导的家属解决一些事是他的荣幸,甚至这种事越见不得人越好。

中年司机领着三人向外走,大堂角落里的几个汉子站了起来,却又裹足不前,他们在道上都是响当当的打手,但是跟手握实权的领导比起来,毛都不算一根,虽说对方只是个司机,他们顶多就像根毛。

中年司机只是扫了他们一眼,投过去几个警告的眼神,然后请孙易他们上了车,市领导的二号车,打死他们也不敢阻拦。

老鹰脸色阴沉地看着对方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一点办法都没有,李老大再牛逼,也不可能当面锣对面鼓的去得罪市里的二把手。

一旦被对方逃出去,事情可就麻烦了,这个孙易现在又有了手枪,连自老板的安全都成了问题。

把消息报告给李老大,李国豪也头疼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小子能跟市里的二把手搭上关系。

查,一查到底,看看这个小子倒底是何方神圣。

李老大授权之下,各方面的资源都被调动了起来,很快就把孙易的底细都查了出来,结果也让他长出了一口气,怪不得会有市委的车出现,原来白市长家的千金卷了进去。

李国豪交待手下,一定要保证市长千金的安全,至于孙易,一定要找出来,然后把危险消灭在萌芽当中。

老鹰做为最得力的手下,立刻调动起能调动的资源,甚至派了人再次前往林河镇。

不过让老鹰感到吃惊的是,自己的人刚到林河镇就被当地的派出所给扣下了,找人递话都不好使,听说林河镇新来的镇长十分强势,谁的面子也不给,托的关系都不管用,一时间,让老鹰有一种焦头烂额的感觉。

这点小事就不必李老大亲自出面了,老鹰把电话打给了武谷,武谷在电话里只是苦笑,什么事都不肯答应。

这让老鹰觉得很没面子,李老大是道上一哥,那么他就是二哥,区区一个小镇大混子竟然敢不给自己面子。

被逼得急了,武谷直接挂断了电话,看着手上的电话,只觉得烫手得很,李老大可不是那么好得罪的,这回可好,连自己也卷进去了。

想了半天,武谷又把电话打了回去,老鹰刚刚接起电话,武谷就道:“鹰哥,你先听我说,这事没那么简单,新来的镇长背景很深,我根本就搭不上话,林河镇能跟镇长搭上话的,只有孙易,这么说你明白了吧,所以不是兄弟不帮忙,实在是忙不上!”

说完,武谷叹了口气,老鹰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说了一声回头请你喝酒就挂断了电话。

现在老鹰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人找不到,对方的老窝又密不透风,派去的人就这么不清不楚地被关着,似乎要还要扣上挺大的罪名,大有判上几年的意思。

孙易并没有接受白云的意见住进市委大院去,人家用特权车帮一回忙一回事,直接住人家里去又是另外一回事。

孙易有自己的打算,酒店宾馆之类的地方是住不成了,至于网吧之类的地方,更是对方重点监控的目标,所以孙易买了一顶野营的帐蓬,就住在一片将要拆迁,已经搬空的低矮楼房当中,虽是秋季,夜里稍冷,但是过夜完全不成问题。

一顶帐蓬里挤了三个人,白云说什么也不肯走,非要跟孙易一起干一件大事,赌咒发誓绝不会给孙易添麻烦。

想到她的身份,就算遇险,也不会有生命危险,索性就随她去了。

又养了两天伤,孙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至少伤口已经愈合,发力也不会崩开,是该找对方的麻烦了。

把帐蓬一收,向暗处一藏,背着一个背包,领着两个一身运动服的小姑娘出发了,要搬倒李国豪这种根深蒂固的本地豪强并没有那么容易,不是耍个狠就可以做到的,所以战前准备一定要做好,比如说情报。

孙易领着两个姑娘到了一家本地很出名的烧烤店,在店外支着一个大棚,坐着满了顾客,在最外侧一伙人高谈阔论着,其中一个剃着炮子头,一脸横肉的大汉最显眼,唾沫乱飞,旁边的小弟不停地倒着酒,一边还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妹在剥着蒜。

对方啃了一口羊腰子,在旁边的小妹身上摸上几把,然后接着吹牛逼,孙易向两个姑娘使了个眼色,她们两个分别走向两侧望风。

孙易一直走了过去,站在这个横肉大汉的身后听着。

“北河滩那一战,老子手上拎着砍刀,一刀就剁了下去,直接就把那小子的后背给剁开了,横过来再一刀,玛比的,肠子都出来了,要说那小子也算狠,按着肚子还在抡刀!”

“那是那是,要不是雷哥给他两刀,北河滩那一战李老大说不定要折多少人手呢!”捧哏的小弟带着媚笑道,一抬头看到了站在雷哥身后的孙易,眉头一皱,一酒瓶子就甩了过去。

“尼玛比的,雷哥的身后是你站的吗!”小弟叫骂着。

孙易闪过一酒瓶,脸上带着淡淡的笑,走过去,一巴掌就把这个小弟拍到了桌子上,抓过他扔酒瓶的手按到了桌子上,伸手抄过烤羊肉的三角签子就扎了下去,笃的一声,近一尺长的大签子齐根没进了桌子里,将这个小弟的一只手钉死在桌子上。

这个小弟张嘴惨叫了起来,孙易的脸上闪过几丝狠色,抓起两根车辐条磨制的细签子,从他的脸侧就扎了进去,左脸进右脸出,卡在他的牙齿间,让他只能呜呜的低叫。

做完了这一切,孙易拿了一张桌子上的餐巾纸慢条斯理地擦着手,头都没有抬。

刚刚还牛逼吹得山响的雷哥全身都抖了起来,眼中尽是惊恐的目光,抓着烤羊腰子的手颤个不停,把羊腰子都甩掉了。

孙易拿过一只肉串吃了一口,又喝了一口啤酒,然后向他一扬下巴,“雷哥是吧,接着说,我身上的伤都找不到主呢,其中有两刀找到了!”

雷哥脸上的汗顺着鼻尖滑落,滴滴哒哒地落到身前的羊腰子上,道上混的打打杀杀都是常事,大不了咬牙挨上一刀,但是眼前这个年青人绝不一样,北河滩那一战,一个人面对几百人都杀出了一条血路,听说死了十多个人,都是一刀致命,面对这样的狠角色,道上混得再明白也要打悚。

“易……易哥!我……我就是在吹牛逼,其实当时我一直都躲在后头,绝对没有向您动……动过手!”雷哥结结巴巴地解释着。

孙易上下地打量着他,雷哥眨巴着眼睛,脸上想挤出笑来,却比哭还难看。

“不对吧,我记得很清楚,你当时拿的是一把砍刀,我腿上的那道伤就是你砍出来的!”孙易笑眯眯地道,一伸手,袖子里滑出一把短刀来,一刀就扎进了他的大腿里,鲜血顺着血槽滋滋地冒了出来。

雷哥抱着大腿翻倒地,一头一脸的冷汗,偏偏不敢叫出来,只是徒劳地解释着,“易哥,真的不关我的事,冤有头债有主,李老大才是你的仇家!”

“你也是!”孙易淡淡地道,咬开了一瓶啤酒对着瓶口就喝了几口,目光冷冷地看着雷哥的几个小弟。

几个小弟如同木偶一样僵在原地,四周的食客更是躲闪得远远的,一看就是江湖寻仇,一不小心把自己卷进去死得就冤了。

孙易慢悠悠地喝了一瓶啤酒,一伸手把刀拔了出来,在旁边钉在桌子上的小弟身上抹干净,又藏进了袖子里,“这只是一个警告!我会一一还回去的!”

孙易说完,起身就走,一时之间无人敢拦,如同猛虎入羊群。

孙易刚走,雷哥就掏出了电话,先跟几个平时玩得好的哥们打了一通电话,然后怒吼了起来,“还不打电话叫救护车,你们都瞎啊!”

随着雷哥的吼声,几个小弟手忙脚乱地拿出电话打急救电话。

这些江湖大哥很好找,特别是在晚上**点这个时间,一般都出入在娱乐场所,道上有名的豹哥,在酒吧被人一刀捅进了后腰,腰子差点就废了一个,进了医院躺着急救。

不到三天的时间,七八个道上有头有脸的社会大哥被捅了,每个人都挨了一刀,雷哥大腿上挨了一刀,断了两根血管,流的血最多,伤得最轻。

一时之间林市道上人心惶惶,谁都知道,北河滩的那位凶神现在出来报复了,人家一个打几百个,想要收拾他们,带再多的人也没有用,最好的办法就是暂避锋芒,一时间出逃者不计其数,社会大哥纷纷远避外地,倒让林市的社会治安一瞬间提高了几个档次。

孙易要搞李老大,就要先刺瞎他的耳目,再断他手臂,他的耳目就是道上这些社会大哥,消息极为灵通,现在把他们压住,再想找到自己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下一步就是断他手臂,这条手臂就是老鹰。

老鹰现在也烦,没想到孙易竟然下手这么狠,一下子就把林市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都给吓住了,使得他的消息来源一下子就断了,光凭自己那些手下,想找到孙易还真不容易。

虽说李老大跟官面上的人物有着很好的关系,但是上头有上头的考量,有上头的斗争,官方力量被压得死死的,最近李老大一个劲地向省里跑,嗅觉灵敏的李老大觉得有些不对劲,似乎上头有趁机要宰猪的意思。

李国豪这些年玩得太大了,矿产、房地产等等,什么来钱快就干什么,光他手上存储的地皮就价值十几个亿了,钱多不怕,最怕的是屁股底下还不干净,真要是抄了他,有理有据,还会肥了一大批人,那些家伙吃人都不吐骨头的。

别看李老大现在风光八面,可真要是上头想动他,他就是个渣,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孙易凶神恶煞地四处报复,一些人为了保命或是少吃苦头,总会或多或少地给出一些消息,这些消息都极有用处,比如号称道上最狠的龙哥,被孙易逮住,两刀下去,鲜血飞溅,立刻就给了孙易一个极有用处的消息。

林市的场子中,有五成以上的毒品,都是从金樽酒吧流出来的,而老鹰,就是负责毒品交易的关键人物,似乎最近还有一个大买卖要干。

老宋领着徒弟小王巡逻了两条街,靠边停了车,小王去路口疏导交通,老宋则靠在摩托车上叼了一支烟,还没等点,一个冒着火苗的打火机就递了过来。

老宋一愣,抬头看看这个淡笑的年青人,跟着笑了一下,点了烟,又递过去了一支,对方也点了烟,两人面对面地抽着烟,谁都没有说话。

“你小子,还真狠,把林市道上的人都得罪了还不跑!”

“跑什么,谁来找我麻烦,我就一刀捅回去,这帮混球,都是欺软怕硬的货!”孙易不以为意地笑道。

老宋心中暗道,哪里是欺软怕硬,你这分明就是一块大铁板,北河滩一战扬名,死伤无数,最近又捅了道上大哥无数,把那些道上混的社会大哥都吓破了胆,多少年都没有碰到这么狠的角色了。

道上的人顾及脸面不肯报警,警方自然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般碰到这种道上纠纷,只要不扰民,就随他们打去,打死一个少一个,真需要处理的时候,随便逮几个替罪羊,一点也不影响破案率。

“老宋,有份大功劳,你有没有兴趣?”孙易笑着问道。

“没兴趣!”老宋立刻摇头,这种人自己少招惹,离他能远点最好不过了。

孙易哈哈地笑了起来,拍给他一张纸条,转身就走。

老宋看着手上的纸条,脸色青白不定,这时小王走了过来,老宋赶紧把纸条收了起来,“这里差不多了,走吧,咱们去秀水街转转!”

在菜市场买了不少熟食啤酒之类的东西带回了暂居的拆迁处,白云啃着猪蹄喝着啤酒,含糊地问道:“今天怎么吃这么好,弄回来七八个菜!”

“养精蓄锐,明天有大活要干,算是提前犒劳一下自己!”孙易喝了一听啤酒,又拿过了一听。

孙易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两个姑娘虽说社会经验不足,但是头脑极为灵活,在地面上划着地图,发挥着想像力,竟然把计划又完善了几分。

“证据,证据很重要,只要有了证据,断掉老鹰这条手臂一点也不难,如果没有证据的话,人家随便扔出一个小弟就能扛下来!”白云啃着骨头道。

“我带摄像机进去,能拍的全拍进来,关键是怎么悄无声息地接近这个包房!”孙易有些头疼。

“双双在外头望风,我陪你一块进去,有女人在,对方的警惕心不会太重!”白云拿手一点地图道。

孙易犹豫了起来,他不愿意把白云陷入险地,这种危险的地方自己单枪匹马的冲杀最好,也省得被拖了后腿。

白云的小脸一板,怒声道:“你怎么像个娘们一样婆婆妈妈的,别说连我都保护不了!”

孙易挠挠脑袋,“行,就这么定了,到时候你可以不许吓得尖叫!”

“鬼才叫呢!”白云道。

本书源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