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竟然先打上门来-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7章:竟然先打上门来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5:5Ctrl+D 收藏本站



柳双双趴在孙易的身边,像一只乖巧的小猫咪一样,看着男人,眼中一片迷离的神色。

“这些衣服肯定是没法要了,我去买几套衣服回来,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不许先下手!”白云正色地警告着。

“啊?下什么手?”一脸呆呆的柳双双迷茫地问道。

白云跟柳双双又闹了一会,然后换了那身土气的衣服下了楼,在附近的专卖店划卡买了几套衣服,连鞋都买了几双。

在林河镇,苏子墨下了班,领着容嬷嬷一起到了梦岚姐的化妆品店,现在她们可是很好的朋友,女人交朋友,总有说不尽的私密话题,几天就可以相处成为无话不谈的闺蜜。

苏子墨很喜欢梦岚姐,一个温柔而又优雅的女子,却在骨子里有着华夏女子特有的坚持与坚忍。

苏子墨身为官场中人,说话做事都很有分寸,也有技巧,话里话外的套着梦岚跟孙易的关系,虽然外头流传着两个人的绯闻,但她更加相信自己亲耳听到或是亲眼看到的。

梦岚姐在优雅中卖出一件件的化妆品,不紧不慢,可是速度却丝毫不慢,条理分明,就连做事都像艺术。

梦岚一边工作,一边挑着能讲的事情讲出来,至于差点把顾乐成干掉这种事情,她是绝不会讲的,她宁可自己死,也不会给孙易惹来麻烦。

“他是一座山!”最后,梦岚这样形容着。

苏子墨现在哪里像堂堂镇长,就是一个八卦女,满眼都是好奇,“哇,你经历这些事已经是个传奇了,你们们之间的事情也是传奇了,那你们之间有没有……哈哈,有没有那个?”

苏子墨说完哈哈地笑了起来,掩示着自己的尴尬。

梦岚看了看苏子墨,这让她有些心虚,但是身为官员,养气和掩示功夫是必修功课,美艳无比的小脸上没有丝毫的破绽,完全就像一个好奇宝宝,至于容嬷嬷陆青,那张死人脸上根本就找不到任何表情的存在。

梦岚姐笑了笑,淡淡地道:“我以为我们会那样,不过最终还是没有,也许,我们都还活在彼此十几岁的青春懵懂的时候!”

不知怎么的,苏子墨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笑着拉起梦岚道:“好啦,时间差不多了,关门,我们一起去吃饭,我特别喜欢吃干炸柳根鱼,今天我请客!”

梦岚拗不过她,收拾着东西准备关门,这时,四个流里流气的大汉走了进来,一般很少有男人进入这种化妆品店,特别还是这种明显不是什么好人的男人。

四个人形态各异,却都是一脸横肉的汉子,先打量了一下店里的情况,然后转向了梦岚,“你是李梦岚?”

“我是,有什么事吗?”梦岚姐道。

为首这个光头汉子嘿嘿一笑,“没什么事,就是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梦岚还没有说话,苏子墨就抢上一步冷冷地道:“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带走别人,这是非法禁锢!”

“你这娘们是不是找死!”一个略瘦,胳膊上纹着狼头的汉子怒了,上来就推了苏子墨一把,正要抬脚,一张死人脸的陆青就冲了过来,一脚蹬了过去,将他抬起的腿踹了下去。

光头一愣,没想到几个娘们也有这么大的胆子,一伸手从身后拽出一把短刀来,指着苏子墨道:“这没你什么事,我们就找她,你男人犯了事,现在跟我们走吧!去晚了他的命可就没了!”

梦岚当然不会信,她不是普通的农家妇女,当初嫁给废人顾乐成之后,多少也受到了一些影响,顾乐成混的比较低级,或是更加鱼蛇混杂,见得多了,哪里会被三言两语骗倒,如果孙易真的出了什么事,她更不能跟他们走,那样的话没事也要出事了。

梦岚一向是很有危机感的人,所以在桌子底下,总有一把菜刀,原本是在市场上十块钱买的,后来孙易给她买了一把一千多块的双立人菜刀,德国原装进口,刀锋锋利,剁钢筋都不带伤刀的。

雪亮的菜刀被梦岚从桌子底下抽了出来,在手上刷地就挽了个刀花,这些年她一直都靠菜刀来保护自己,早已经使得出神入化,无论是砍别人还是砍自己,都熟得很。

“呀喝,小娘们,还敢动刀!”光头大怒,拎着短刀就向梦岚走了过来,然后一伸光头道:“你砍,你特么砍,你往这砍!”一边说着,一边啪啪地拍着自己的大光头。

梦岚的眼中神色一冷,从孙易把她救出火坑以后,那就是自己的男人,为了这个男人,她可以做任何事情,包括砍人,现在人家把脑袋都伸过来了,哪能不砍。

手上的双立人菜刀一挥,精亮的刀光一闪,当头就向这个大光头的后脑勺砍了过去,光头怪叫了一声一缩头,菜刀贴着他的头皮划了过去,在头上留下一条红红的血线,菜刀咚的一声剁进了桌面里,入木三分,可见用力之大,真要是剁实了,非把脑壳剁开不可。

光头摸了一把脑袋,一手的血,脸都绿了,“我草,你特么真砍啊!”

梦岚紧紧地咬着牙,一声不吭,手一上晃把菜刀拔了出来,跨过桌子,扬刀接着向光头的脖子上剁去,吓得光头赶紧抽身后退,可是后背撞到了身后的货架上,竟然没有躲过去,匆忙间把短刀向身前一架。

短刀太短了,哪拼得过梦岚拼尽全力的一菜刀,菜刀压着那把小短刀划了下去,划开了光头的花衬衫,在他的胸口处留下深深的一条刀痕,皮肉翻卷,大量的鲜血涌了出来。

光头向前一撞,把梦岚撞得退了几步摔在地上,可是手上仍然紧紧地握着菜刀没有松手。

“你们几个都是死人啊,给我上,老子要搞死这个臭娘们!”光头捂着胸口的伤口脸色苍白地大叫着,梦岚疯狂的抡菜刀确实把他给吓到了。

另外三个混子刚刚一动,陆青就跳了起来,一个鞭腿抽飞了一个,另外一个也挨了一拳头,正打在眼睛上,封眼锤让他睁不开眼睛。

至于最后一个就惨了点,梦岚已经翻身爬了起来,抡起菜刀就剁了过去。

这几个人只是闻讯赶来,想立上一个大功,从此平步青云的混子而已,欺负懦弱的老百姓是把好手,可是碰到比他们更狠的就麻爪了。

梦岚之前一刀见血,非但没有像一般女人那样害怕惊讶,反而咬着牙,紧崩着一张俏脸,杀气腾腾地又一次挥刀。

这几个人只带了一把短刀,本以为抓个小娘们手到擒来,可是谁成想竟然一脚踢到了铁板上,面对梦岚劈来的一刀,这个小混子横臂一挡,抽身就退,可是菜刀仍然剁到了他的手臂。

锋利的进口菜刀切开了皮肉筋腱,一直剁到了骨头上,被骨头卡住,后退的小子带着梦岚一起摔倒在地。

梦岚咬着牙,脚踩着惨叫不停的小子,晃着手上的菜刀要拔出来,全然不顾刀口血鲜血狂涌,似乎砍断了动脉血管。

梦岚终于拔出了菜刀,飞溅的鲜血喷洒了她一身一脸,俏脸含煞,让人胆颤心惊。

梦岚得理不饶人,扬起菜刀向这个已经受了伤的混子脑袋上砍去,混子一个骨碌躲开了一刀,鬼哭狼嚎地拼命闪躲。

光头这会也觉得腿软,特别是胸前伤口还在不停地流血,连句硬话都没敢留,一行四人快步向店外跑。

梦岚提着菜刀就追了上去,一双紧致的纤腿紧迈了几步就追到了最后一人的背后,一刀劈过去,菜刀划开他的衣服,在他的后背上留下一尺多长,深可及骨的伤痕。

一声惨叫,这个家伙向前一蹦一窜,速度奇快地超过了另外三人,飞洒的鲜血如同喷射的助力火焰一样。

整个林河镇都看到了如此奇异的一幕,四个壮硕的大汉一身是血的在前头狂奔,后面一个弱女子拎着一把染血的菜刀在狂追,梦岚这些年吃苦受罪,极尽艰难,却给她留下了一个极好的身体底子,几个被酒色掏空身子的大汉竟然跑不过一个弱女子。

梦岚追上去就是一刀,每一刀都带起一蓬鲜血,在她的身后,苏子墨和陆青拼命地追赶着,不时地对视一眼,眼中都是浓浓的惊骇神色,这个孙易不简单,连他身边的女人都这么不简单,简直就是个狠角色。

梦岚一直追到了镇外,飞起一刀来,把落在最后面的光头一刀劈翻在地,没理他,赶上几步又一刀剁在了另一个黄毛的肩头处,菜刀入体,牵扯着肌肉,再奋力一拽,菜刀收了回来,这个家伙也一个跟头摔倒地。

这么一耽误,另外两个跑得远了,梦岚没有再追,而是拎着刀向摔倒的光头和黄毛走去,俏脸染血,肌肉微颤,走到光头的跟前,二话不说,举刀就砍,而且还是向脖子上砍刀。

光头的胆子都被吓破了,欺负人也有十几年了,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狠的女人,上来招招致命,再横的人也怕碰到不要命的。

光头下意识地举臂相挡,同时身体一侧,锋利的菜刀正砍在他的手腕上,顺着腕骨的关节处切了下去,一只手掌掉落,菜刀去势不绝,贴着他的脖子划了下去,皮肉开裂,青色的血管都迸了出来,险些把大动脉划破。

光头惨叫着翻滚起来,梦岚的脸色变得更加阴寒,拎着刀向黄毛走了过去,已经被废了一条膀子的黄毛那张年青的脸上尽是惊恐的神色,哆嗦着嘴唇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最后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眼泪鼻涕糊得一脸都是,甚至都忘了求饶。

梦岚现在就如同铁石心肠一样,丝毫不为所动,举刀就向他的脑袋上剁去,一阵风声响起,陆青飞身扑了过来,抱着梦岚摔倒,滚了好几个圈子才停了下来,一把抢下了她的菜刀。

苏子墨也喘着粗气追了上来,手上还拿着电话。

“梦岚,冷静,冷静,咱们砍人是正当防卫,如果杀了人就是防卫过当了,要坐牢的!”苏子墨拍着梦岚的脸急切地道,三个美人纠缠在一起,旁边就是飞溅的鲜血,如同一副超级违和的油画。

梦岚挣了几下没有挣开,冷冷地道:“我不怕!”

“我知道你不怕,可是为了几个人渣,不值!”苏子墨急急地道,她和陆青紧紧地压住了梦岚,生怕她会再次动手。

现在就算她们两个不拦着,梦岚也没有力气再动手了,杀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肾上腺素大量的分泌,让她勇不可挡,一路追杀,杀得鲜血淋漓,但是现在这股劲一过,后遗症也很明显,全身酸麻无力,肌肉都突突乱颤,拿刀的力气都没有了。

过了一小会,所长苏泰和带着两名民警喘着粗气赶了过来,一张胖脸上已经尽是汗水了,在后面,还有快步赶过来的武谷。

闻着苏泰和身上的酒气,苏子墨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头,苏泰和出了一身冷汗加热汗,酒早就醒了,张着嘴要解释,却被苏子墨一挥手打断了。

“苏所长,城镇的治安一直都是你负责的,现在你看看吧,这些社会人渣当街威胁官员,甚至意图绑架,绑架不成还要杀人夺命,这就是你治下的林河镇,我现在想问问你,这林河镇倒底还是不是党的城镇!”

苏子墨这话说得可有些重了,苏泰和不停地抹着冷汗,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的新上任镇长,根深蒂固的苏泰和未必会在乎,但是苏子墨年纪轻轻就能坐到一镇之长的位子上,无论是传言她是某个大领导的小蜜也好,还是真有后台也好,他都惹不起,人家一句话,摘帽子扒衣服都是轻的。

“镇长,这是我工作的失职!”苏泰和赶紧先检讨了几句,同时示意手下赶紧把人抓起来,该送医院送医院,别在这里碍眼。

苏子墨冷哼了一声,“我知道是你工作的失职,今天这事,一定要一查到底,你要是干不了,我请市局出面,市局不行,我找省厅,总之,一定要还我林河镇一片朗朗乾坤!”

苏子墨的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一名上位官员的霸气尽显,苏泰和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把今天的事情处理好,对得起组织的培养。

武谷远远地看到镇长在发怒,也没敢凑过来讨没趣,虽说他混得不错,就算在市里,也跟一些头头脑脑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但他毕竟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大混子而已,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惹得人家不爽,要收拾自己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武谷悄悄地退后了几步,把电话打给了孙易。

孙易这会正在酒店里试衣服,别说,白云这丫头眼光还真不错,一身休闲束身版的衣服穿在身上立刻就不一样了,当然,这钱也不一样,从前前买件百多块的衣服都觉得心疼,这几千块的衣服往身上一穿,跟贴了一身票子似的,谁敢说不好。

三个人都穿着休闲版的衣服,活动起来也方便,现在接到武谷的电话,孙易的眉头皱了起来,以李国豪的能力,一直追察到林河镇不过就是时间问题,难道武谷也想掺上一脚?

两个真正算来没太深的交情,不过就是合作赚钱罢了,他真要卖了自己也不觉得奇怪,毕竟一面是李国豪这种道上一哥,一面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愣头小子,人人心里有杆称,哪头轻哪头重门清。

孙易还是接起了电话,先笑着说了一句,“怎么着武谷,你想打听一下我在哪啊?”

“草,我能不打听吗!嗯?你的语气可不对劲啊,怎么回事?”武谷问道。

孙易惊咦了一声,“怎么?你不知道?”

难怪孙易会如此奇怪,武谷也是道上有名有姓的头面人物,消息灵通得很,林市和林河镇相隔又不远,道上的人相互都认识,消息传得快,发生这么大的事,死伤无数,武谷没道理不知道。

武谷被孙易问得一头雾水,这阵子他一直都在忙着镇上马上要开工的棚户区改造,协调着方方面面的关系,哪里有心思关注道上发生的事情。

孙易把事一说,武谷也牙疼似地直抽冷气,“怪不得呢,你小子还真能蹦达,这就祸害到李老大头上去了!”

“管他什么老大,惹了老子,一样让他寝食难安,这事还没完呢!”孙易恶狠狠地道。

武谷暗自吞了口口水,心里震惊得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同时也暗自庆幸,幸好当初没跟孙易正面冲突起来,否则的话自己的小命还真不够人家砍的。

孙易说得轻描淡写,什么砍翻了几个人,自己挨了几枪几刀,说得跟闹着玩似的,可武谷身为道上的头面人物,跟李老大也有过一面之缘,自然知道那是什么样强大的存在,有钱有势,挥挥就是上百打手呼啸而聚。

孙易能够闯过这一关来,绝不是动几刀那么简单的事情。

“你自己要小心了,李老大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林河镇这边你不用担心了,刚刚有人来抓梦岚,不过被她全都砍翻了,现在苏大镇长发火了,别看只是一个镇长,官方力量一动,就算是李老大要进林河镇也要琢磨琢磨了!”

“什么?他们敢去动我姐!”孙易立刻就怒了,身体一崩,几处伤口崩开,鲜血立刻就染红了衣服,吓得白云和柳双双赶紧给他脱衣服重新包扎伤口。

武谷叹了口气,“放心吧,这里还有我呢,我的面子在道上还值几个钱,倒是你,暂时不要回镇上,把事情处理好了,如果不行的话,给我打电话,我把咱们合作后的帐目算清,把你那份提前结了,跑路也要有点钱护身才行!”

孙易能感受到武谷的真诚,心中也有些感动,道上几声谢,放下电话,脸色变得更加阴沉起来。

孙易的情绪一变,就连一向能乍呼的白云都不敢吭声了,此时的她感觉似乎有无边的阴云压了上来,压得她都透不过气来,可偏偏那种山雨欲来的感觉又让她感到万分兴奋,激动得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孙易没什么权势,根本就无法从更高层面压住李家父子,那么剩下的就只是自己的血气之勇了,索性直接从身体上消灭李家父子,领头的一死,什么都散了,至于自己,光棍一条,天不收地不管,大不了亡命天涯。

热血上头的孙易已经顾不得再想许多,直接采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但是在这之前,自己还要弄上几把趁手的家伙,枪这种东西自己没路子,就不用想了,刀总要有几把才行。

“我们先休息,这两天就在这里呆着,等伤养好了,我再安排你们!”孙易道,他不能带着两个小姑娘四处拼杀。

“哥,我伤好了!我跟着你,我不会拖后腿,就算你要杀人,也需要一人给你先踩踩点!”柳双双咬着粉嫩的嘴唇轻声道,声音虽轻,态度却极为坚决,她的一颗心,早就系在孙易的身上。

当孙易为她浴血奋战,满身伤痕的时候,系住的这颗心就已经打了死结,解都解不开。

孙易嘿嘿一笑,捏了捏她的粉嫩的小脸,“放心吧,有你这么漂亮的妹子等着我,我哪里舍得有事!”

“也不嫌肉麻,还有我呢!好歹咱们也是共患难过吧,你就不能宽慰我几句!老娘特么害怕着呢!”白云抱着手臂哼哼着,言语里尽是酸意。

孙易有些头疼,他不想招惹这个小丫头,一个是她的身份,另一个,也不想因为此事伤了柳双双,自己的私生活够乱了,这又跑来一个添乱的。

正要跟白云斗上几句嘴缓解一下略有尴尬的气氛时,门铃响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您好,客房服务!”

“来啦来啦!”白云应了一声,“这是来收拾卫生的,前两天你在睡觉,一直都没用他们,都要臭死了!”

白云说着去开门,刚走了几步,就被孙易给拉了回来,回手抄起了桌上的餐刀,走到了门口在从镜里向外望去,果真只有一个推着卫生车的女服务人员。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孙易刚要开门,却见这名女子脸上神色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身体都跟着不停地颤抖着。

“竟然找来了!”孙易暗暗一惊,回头看了一眼,这是顶楼的总统套路,第三十层,他可以从七楼挂着缓降器往下跳,可是这三十楼根本就没法跳,趴着窗子看一眼都觉得晕。

门外的女服务员抖着手,按了几次才又按到了门铃上,孙易道了一声来了,向柳双双和白云做了个手势,白云伸手抄起两把餐叉要上来帮忙,被柳双双拽住,两个人一起躲到了床底下,帮不上忙的时候,也不要填乱,对柳双双的乖巧和懂事,孙易简直就满意到了极点。

孙易刚刚打开门锁,门就被人从外面踹了一脚,咣一声向内侧开去,孙易一侧身,紧紧地贴在墙壁上,实木门从鼻尖刷地一下飞过,跟着一把手枪探了过来。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