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章:为你而死,我不后悔-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4章:为你而死,我不后悔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50Ctrl+D 收藏本站



“有毛病,上六楼,神经内科,专治精神病!”孙易哼了一声,电梯门开了,赶紧逃一样的走了出来。

白云笑嘻嘻地跟了上来,颠颠地买了早饭,然后一起又上了电梯,在电梯里,白云的脚一个劲地在孙易的小腿上蹭动着。

“白云!”孙易怒喝了一声,把她吓了一跳。

白云怒声道:“喊什么喊,就像嗓门大啊,我特么跟你说八百六十遍了,叫我白凝玉,别叫白云!”

“好好,白凝玉大小姐,你特么知不知道你穿的是什么鞋!”孙易怒指着她的脚。

白云低头一看,顿时一愣,然后笑得直不起腰来,她穿的可是那种个性十足的钉子鞋,整个鞋面和鞋根部都有着尖锐的铁刺,都是实打实的钢铁刺,划着人家的小腿,不疼才怪了。

孙易一直都虎着脸,正好借着这个理由把这个属猴的,见杆就爬,非要跟自己胡搞的白云挡得远远的,他还真怕这丫头在电梯里就把自己给正法了,太疯狂了。

“大男人的,真是小气,这就生气啦!”白云叽歪着,见孙易不理她,也不再开口了。

进了病房,穿着病号服,还打着石膏的柳双双正努力地向床上爬,已经是一脑门的冷汗了。

孙易赶紧把手上的早餐塞给白云,上去抱起了柳双双轻飘飘的身体放到了床上,给她又抹去了冷汗,“来来,吃早饭,多吃点,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补补身子!”

孙易说着,把早餐摆到了桌子上,然后从兜里拿出三千块钱来塞给白云,“这几天你就照顾双双,钱不够就告诉我!”

白云啪地一下就把钱了回来,抱着肩膀道:“我为什么要留下来照顾,又不是我妈!”

“可你们是朋友,好朋友的!”孙易有些奇怪地道。

白云一皱鼻子,“朋友归朋友,可是照顾归照顾,两码事你懂不懂,你若不在,我在照顾,那是尽朋友之义,你在这,还要我照顾算怎么回事!要让我照顾也行,你得让我搞一次!”

孙易有些抓狂了,这丫头怎么回事,就盯上自己了呢,怎么非要跟自己搞呢,虽说这事不吃亏,可这种完全是要被逆推的节奏,碰到这种事,不知有多少人要乐得鼻涕泡来,可是孙易怎么就有一种要被强女干的感觉呢。

“行,行,行,我服了你还不行吗,只要你照顾到双双伤病好了,我随你怎么搞,这总成了吧!”孙易道。

“这还差不多!”白云喜滋滋地道,然后拿起了粥碗,用勺子盛了粥就向柳双双的嘴里塞,“来来,吃吃,多吃点,伤早点好,你伤好了,我就能搞你哥了!”

柳双双一个劲地摇着头,对白云总开这些大尺度的玩笑已经习惯了,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她的嘴里已经被白云塞满了白粥,再不挣扎一下,跳楼没摔死,也要被白粥给呛死。

孙易看着白云给柳双双喂饭的动作真皱眉头,这丫头也不会照顾人啊,一个不好还要照顾出人命来,赶紧上前把她扒拉走,自己端着碗要喂饭,柳双双红着小脸,赶紧接过了饭碗,自己吃了起来。

孙易回手给了白云一巴掌,白云的秀眉一立就要发火,但是孙易把眼睛一瞪,立刻就把她的怒火给压了下去,就知道嘿嘿傻笑。

“你动作轻点,把人照顾好了,我这边还有点事,要先走!”孙易道。

白云拍着胸脯道:“放心吧,肯定没问题!”

“行了,别拍了,怎么拍也没有料!”孙易说着,在柳双双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匆匆地离开了医院。

孙易刚走,白云才回过神来,愤怒地就把粥碗给摔了,“我没料?我没有料?他竟然说我没料,双双,你是摸过的,你说,我有没有料!”

“啊……”柳双双一脸的呆萌,“什么料?我不知道啊!”

孙易去了一趟批发市场,看看有什么趁手的家伙,本来镐把是最好的家伙,不过这东西不太灵活,打群架不太合适,甩棍的威力又不足,总不能把人打死。

转了一圈,在一家安保器材店里买了两棍加长的保安用的橡胶棍,内部灌铅,抡起来呜呜做响,挨上一下绝对不会好受。

他的身上还带着一把柳双双用过的短刀,这些就足够用了,晃了一圈,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打电话给路志辉,竟然关机了。

也许是他有什么事吧,孙易这样想着,索性先去北河滩看看地形。

北河滩已经出了市区,位于林市北部,这是一片乱河滩,早年是个沙场,但是现在已经废弃了,到处都是挖掘后的大沙坑,已经有一些沙坑被河水冲击的泥沙填满,要不了两年,这里又会是一个优质的沙场。

靠着北河,附近的城镇从来都不会缺少沙石使用,因为太方便,才不会废大力气整治,沙场废弃之后,这里也就没什么价值了,倒是被卡车压出来的小路还能通车。

看了一圈地形之后,孙易返回市区,饱饱地吃了一顿好的,再打电话,路志辉还是没有接。

再次来到北河滩上,孙易居东而立,对面,已经开始三三俩俩地有林市道上的汉子出来了,聚在一起高声谈论着。

在道上已经多少年没有发生过这种正面冲突了,现在有人敢挑战李老大,这可是一个轰动大新闻,每个人都等着看李老大辗压新生代的过江龙。

先来的这些人,都是来助拳的,或者说是来看热闹的,再牛逼又能怎么样,以李老大的势力,吹个哨子喊来百十个能打能杀的高端打手,要人有人,要枪有枪,区区一个过江龙,再猛也要被放翻,剁了手脚沉河里喂鱼。

这些人站在对方高谈阔论,说的都是一些道上的事,或者找谁谁办点事,这年头在道上混,能打能杀只能当一个打手,真正牛逼的社会大哥是能办多少事,牵牵联联谁都认识,办什么事都不在话下,这才是真正的大哥。

像李国豪这种大哥,甚至在省里都有一定的影响力,在市里更不用提了,人家可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跟上面的头头脑脑熟着呢,一句话就能从银行里贷款几个亿,说到底,只有手上有钱,才有人跟着混,现在早就不是忠义当头的年代了。

李国豪这种社会大哥,左手黄金盾,右手钞票剑,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个刚刚冒头的小子吃撑着了,脑子灌了水才会想着踩李老大上位。

不停地有各种SUV沿着小路开进河滩,甚至连悍马等高端车也有不少,一时之间,呼朋唤友声不停,这些一脸不羁,满身江湖气的汉子根本就没把孙易当一回事,特别是看到对面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竖个大姆指道上一声汉子,也仅此而已。

这些助拳的汉子已经来了两三百人,黑压压地聚在对面谈论着,这时,一辆卡宴打头,后头跟着两辆大卡车冲了进来。

看到打头卡宴里的人,这些来助拳的道上人士立刻就兴奋了起来,赶紧迎了上去,车里竟然坐着风少,李老大那个级别的,他们根本就搭不上,但是风少不同,这个时候不勤殷勤什么时候勤。

汪鹏飞一脸阴沉地下了车,向四周拱着手道着谢,肯来帮忙的都是给面子的,连道一会完事了去金河酒店,后面还有安排。

风少下了车,身上还裹着绷带,两个肩膀十怪异地向上后方吊起,锁骨被孙易一刀切断,锋利的刀锋入体,让风少几乎以为自己要死了。

他的电话还有汪鹏飞的电话不停地响起,都是道上的人在打电话,正开车带人往这里赶,叫嚣着无论是谁敢跟李老大做对,都要他付出血的代价。

风少狰狞地看着只有一个人的孙易,冷哼了一声,“胆子倒是不小,老汪,你派一些堵了他的后路,别让他跑了,还有,一会也别弄死,交给我!老子要亲手爆了他的后门。”

“是!”汪鹏飞应了一声,分出十几个人向孙易包抄了过去。

路志辉还是没有来,孙易索性也不再指望他了,等不来路志辉的几百人,他现在只能靠自己了,紧了紧手上的警棍,孙易的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不是吓的,而是兴奋的。

孙易根本就不是道上的人,道上的人也不认识他,自然无法递话说和,就算是有,也无人敢出头,孙易可是差点一刀杀了风少,这个仇结大了。

汪鹏飞本来还要再等等,毕竟道上的人给面子来助拳,总要等到人到了才行,可是风少等不了,他现在就要弄死孙易,还要亲手弄死他,否则的话,自己一世英名就完了,风少丢不起这个面子。

汪鹏飞不敢违背风少的意思,向手下点了点头,意思是可以开始了,他也不打算出手了,昨天一战,被孙易打得不轻,虽说没有伤筋动骨,可是一动都火烧火燎的疼,里子面子都丢得差不多了。

随着汪鹏飞的一声令下,几十个拎着刀棍的大汉向孙易围了上去,那些来助拳的道上人士也跟在后面鼓噪着跟了上去,两三百号人黑压压地向孙易压了过来,气势如虹。

而孙易,双手持着两根警棍,警棍斜指着地面,目光沉稳而又冷静地看着对面压上来的两三百人,可是心里却有些苦涩,这可是两三百号手持武器的人,就算是两三百头猪赶起来也能把自己累死。

他不能退,一退就要再退,再退说不定就会亡命天涯。

自己没钱没势,只有靠自已的拼杀来取得一席生存之地,当惊惧到了极致,就变成了勇往无前的勇武。

鲜血在沸腾,热血在燃烧,脚下,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升起,全身的肌肉鼓起,把衣服胀得紧崩崩的,肾上腺素的疯狂分泌让他的眼睛都微微泛红。

孙易用微微有些颤抖的手将崩带在手上缠了两圈,然后又把警棍紧紧地勒在手上,让它不至于脱手,这时双方相距不过十几米的距离了。

孙易突然大吼了一声,脚下狠狠地一蹬,像一只猎豹一样突然冲刺了出去,以致于发力的时候,脚后迸飞起一片碎石和沙粒。

走在最前面的两个汉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两根警棍狠狠地抽在了腹部,惨哼了一声,木头桩子似地就倒了下去。

警棍像风车一样地抡了起来,所过之处,尽是棍子着肉的噗噗闷响声和惨叫声。

孙易力量极大,又能打,抗打击力也强,甚至能一脚踢碎一根腿粗的木杆,可终究还是一个人,又不是神仙,冲进了人堆里,四处都是挥来的武器,后背一疼,一把砍刀把他的后背劈出一尺多长的一道翻卷伤口。

孙易随手就是一棍子抽了回去,除了着肉的击打声,还有骨头断裂的声音。

砍刀把他左手上的警棍砍刀,扔了手上的警棍,右手上的警棍挥出,抽飞了砍刀,一伸手,就把这个又高又壮的汉子给拽了过来,单臂勒着他的脖子当成肉盾挡在身上。

鲜血飞溅,惨叫和喊杀声不停,孙易被几十个最中坚的打手围攻着,不时地还有那些助拳的道上人士上来打一通乱棍乱刀。

鲜血已经把整个人都染红了,有他自己的,也有别人的,激烈的战斗中,根本就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孙易红着眼睛,只有一个杀字,甚至在下手的时候,已经顾不上伤不伤人命的问题了,只要看到人影,举棍就砸。

最后一下砸了个空,右手上的警棍也断了,甩掉了手上的残棍,肩膀头挨了一记铁棍,打得他身体微微一晃,目光闪亮,牙齿雪亮,满脸的鲜血让那个得手的汉子微微一怔。

孙易一把就将他揪了过来,左手那个倒霉的肉盾在挨了几刀之后也被抓住了衣领。

孙易怒吼了一声,两个百多斤重的大汉被给抡了起来,如同抡起两柄肉锤,狠狠地扑打了出去,浴血奋战的孙易让那些来助拳的,露脸的讨人情人的道上人士心惊不已,多少年都没有见过这么能打,这么强悍的人物了。

手上嘶拉一声,衣服破裂,两个肉锤也飞了出去,孙易回手拔出了短刀,借着两个肉锤飞出去时砸出的空档,目光紧紧地盯住了正在圈外观战,脸色阴沉的李随风。

二人的目光相撞,李随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双血红的眼睛,如同一条森林深处的饿狼,择人而噬的时候正盯住了他。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今天就算自己死在这里,也要让这个王八蛋给自己垫背,现在孙易的脑海中只剩下了这个想法。

一把砍刀砍到了孙易的肩头,短刀一架,仍然入肉三分,孙易没有动,只是阴狠地瞪视着人群之外的李随风,那个砍了孙易一刀的汉子全身一个激灵,想要拔刀后退,可是刀身被孙易坚实的肌肉紧紧地夹住,一下子没有拔出来。

孙易的身体晃动了一下,狼一样的目光注视到了他的身上,这个道上出了名手狠敢打敢拼的汉子吓得两股颤颤,眼中尽是惊惧的神色,怪叫了一声,撒手就要向后退。

孙易冲上去一步,一刀就抹上去,本来这一刀是向他的咽喉上抹去,这个汉子双后抱着脑袋一缩脖子,短刀从他抱头的手上划过,四根手指掉落,头皮也被贴着头骨划下去好大一片。

孙易一伸手,硬生生地拔下嵌在肩头的砍,怒吼了一声,奋力向人群外的李随风扔去。

砍刀夹着风声呼啸而过,跨过几十米的距离向李随风兜头砍了过来,汪鹏飞眼疾手快,拽了李随风一把,砍刀从他的身边呼啸而过,轰地一声劈碎了卡车的前窗消失不见。

李随风的腿抖得厉害,小小年纪就纵情于酒色之中,功能早就出现了问题,夹不住尿了,淋漓着湿了裤裆。

风少羞愤欲死,指着孙易跳脚大吼大叫着,“弄死他,给老子弄死他,砍成碎块丢河里喂鱼,谁砍死他,老子赏他一百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本来已经被孙易浴血奋战惊住的那些道上人士眼睛都红了,一百万啊,可以替人蹲上十年牢房了。

一时之间,奋战再起,孙易紧盯着李随风,不像之前那样四处砍杀,二百多号人,自己就算是累死也砍不完。

手上的短刀挥动着,快速向前突进,你打我一棍,我捅你一刀,你敢对我举刀,撞到怀里再捅一刀,孙易的短刀起落之后,带起的鲜血甚至飞起几米高,在空中下起了一片血雨。

有道是十砍不如一刺,短刀只有一尺,刃部二十公分,足以对人造成致命创伤了,在这种情况下,孙易已经顾不上伤不伤人命的问题了。

血气上涌,他现在的眼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李随风,干掉李随风,谁敢挡在他的面前,谁就被当成李随风捅上一刀。

孙易的后背连连受创,整个后背几乎都要烂掉了,砍刀砍得皮开肉绽,铁棍砸到伤处,伤口迸裂,鲜血飞溅。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