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命很大啊!-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3章:命很大啊!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45Ctrl+D 收藏本站



汪鹏飞早年一口老刀,杀得血流成河,最高纪录是以一敌十,剁下三只大腿,砍断了四个人的脚筋,自己也是一身浴血,这些年养尊处优,也没有忘了锻练,人到中年往上,一身砍杀的本事非但没退,反而更加凶悍,他清楚自己的本事,自己就是靠打杀吃饭的。 (w W W .  . c o M)

汪鹏飞的眼光极准,一横刀就架住了甩棍,甩棍上传来的力道让他的手臂一沉,心中不由得大惊,一根小小的甩棍能有多沉,打人全靠鞭子一样瞬间的冲击力,还有甩棍细小的截面伤人,可是现在分明就像是一柄大锤一样砸下来,这小子还真有一把子力气。

挡下了这一刀的汪鹏飞把刀一滑,顺着甩棍就切向孙易的右手,孙易把手一甩,格开他的老刀,左手的甩棍斜斜地抽向他的腰际。

汪鹏飞向后一跳,甩棍带着鬼啸一样的呼哨声从肚子上划过,棍子圆圆的打击头擦着肚皮就飞了过去,甚至还能看到疾速而过的棍子带走了一小溜的皮肉,白色的真皮层好一会才渗出密密麻麻的血珠来。

汪鹏飞的瞳孔紧紧地缩起,盯着孙易不敢再随意出手了,这个小子动作极快,力量极大,要好好寻找破绽才行。

看着汪鹏飞围着孙易转个不停,而孙易就那么拎着两根甩棍站着一动不动,甚至还给自己点了根烟,一个紧张得额头冒汗,一个轻松写意形成了鲜时的对比。

那些看热闹的道上人士一个个跟牙疼似的抽着冷气,都知道汪鹏飞是道上最凶悍的,现在李国豪几乎不怎么管道上的事,专心在洗白,所以道上的事大多是汪鹏飞在管,可以说他才是台面上的林市一哥,不仅在林市,周边几市也有很大的名气。

可是现在,却被一个年青小伙子逼得不停地后退着,看起来好像还很紧张,如果这个小子能够熬过来的话,以后在道上,绝对算是一个人物。

两人对峙,孙易不在乎,他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就算现在调头逃跑都没人笑话他,但是汪鹏飞不行,他是道上成名已久的人物,要在乎颜面,也不能给李老大丢了人。

汪鹏飞不得不咬紧了牙关,看准了机会,一刀向孙易的脖子剁了过去。

“啪!”孙易的甩棍准确无比地击打在了劈来的刀身上,而且击打的还是贴近刀柄的方向。

汪鹏飞只觉得自己的右手像是过了电一样,小臂都麻了,手上从未脱过手的老刀也被打得横飞了出去,跟着孙易手上的甩棍几乎化成了两条影子,夹着尖厉的呼啸着向他的身上砸了过来,一时之间噼里啪啦的抽打身体的声音,还有汪鹏飞咬着牙的闷哼声。

孙易每抽一下,那些看热闹的道上人士就跟着吸上一口冷气,多少年没有见过这么凶悍的年青高手了,这是要把林市道上给翻过来的节奏啊。

孙易一口气抽了十多记甩棍才抽身后退,每一棍都是皮粗肉厚的地方,打得汪鹏飞整个上半身都是血凛子,血凛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看起来就像在身上缠了十几道绳子一样。

汪鹏飞几乎疼得昏了过去,身上像是着了火一样,火烧火燎地疼,比断了几根骨头还要疼,可是他仍然咬着牙没有摔倒。

孙易甩手扔下已经打弯的甩棍,长长地吸了一口气,那种力量感让他直想仰天长啸,到现在他也搞不懂,从前他确实也挺能打的,读大学那会,一个打三五个小混混不成问题,但绝达不到现在的高度。

自从回了老家以后,那玩意硬起来以后,整个人都跟着变了,耳目极其聪颖,力量也极大,身体的协调性无比的强悍,甚至连在学校武学社练过的一些花架子都在不知不觉间蹂到打人当中去了。

这是一件好事,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此时的孙易,有一种被压了五百年,一朝得了自由的痛快。

冷目向那些围拢过来的汉子望去,用拳头用力地砸了砸自己的胸口,高声喝道:“来啊!来啊!一起上来!”

就在这些汉子想要动手的时候,汪鹏飞发出一声声音都扭曲的吼声,“都特么给我住手!”

汪鹏飞拖着一动就痛入骨髓的身躯走了过来,身上高高隆起的伤痕看起来极具有视觉冲击力。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混哪的,也不管你为什么原因来砸我们的场子,咱们的梁子算是结下了,你想在道上立足,就要拿出足够的本钱,否则一切都是笑话,明天下午,北河滩上,咱们一战定胜负,赢了,林河有你立足地,输了,哪来的回哪去!”

“跟我玩这套,欺负我们人少是不是!”孙易冷哼了一声道。

汪鹏飞阴狠狠地道:“我们都是道上混了,吹哨子喊人就是了,别以为你一走就能了之,我告诉你,没那么容易,我们会查出来你到底是哪的,直接杀上你家的门都有可能!”

汪鹏飞这句话成功地激起了孙易的怒火,他天不怕地不怕,若是这帮人顺藤摸瓜摸到了林河镇,伤到了梦岚姐,自己一定会疯的。

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扣住了孙易的手臂,向汪鹏飞一扬下巴道:“行,北河滩一战定胜负是不是,那咱们就明天见,跟我比人多,真脑袋被驴踢了,明天你们要是敢不去,再砸场子,就不是今天这么个砸法了,兄弟,我们走!”

路志辉抓着孙易就走,孙易很想揍人,还是强行忍住了,路志辉或许还有别的安排。

两人就这么大摇大摆地一众惊异的,甚至是惊恐的目光中,全须全尾地走出了被砸得不像样的金樽酒吧。

汪鹏飞强忍着身体上的疼痛,向四周拱着手道:“各位,今天实在对不住了,明天过后,一切正常,也给诸位打个八折,都算兄弟我的!”

“草,一个愣头青真以为能打就能横行林市了,真把自己头大瓣蒜了,飞哥放心,明天我老廖肯定带着兄弟去助拳!”一个粗壮的汉子高声叫道。

他一开口,顿时一帮社会大哥纷纷开口说要助拳,一个个的热情得不得了,这个时候不送人情什么时候送人情,对方就算是过江龙,又能召集起多少人来,一个人再厉害,又能打几个钉,管你武功多高,也架不住一顿乱拳,更何况人家李老大有了准备,怎么也要备几个喷子。

这回再动喷子,只怕就不是简单的几个隆化造或是五连发了,以李老大的本事,什么武器搞不来,这次群架,稳赢不输。

一帮社会大哥在金樽面红耳赤的表忠心的时候,路志辉拉着孙易到了烧烤街,小凳子一摆,小桌子一支,现切羊肉现烤,再弄些烤鱼牛鞭之类的一大堆,两人放开量喝了起来。

酒到酣处,路志辉拍着孙易的肩膀大笑道:“那个王八蛋简直就是昏了头,竟然跟我比人多,知不知道兄弟是干什么的?”

孙易嘴里吃着羊肉,有些含糊地道:“我看你像当兵的!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兵!”

“哈哈,那当然,老子明天就把侦察营拉过来,几百号人就不信搞不死他们!”

“那可是犯天条的!”孙易道。

“屁个天条,演习、拉练,随便找个借口人就拉出来了,把肩章一摘,打完就跑,督察找不到借口屁事没有!”路志辉很不以为然地道。

孙易就算是再没有接触过这种人也能琢磨出点味来,若是一般的连营军官,哪能说把兵拉出来就拉出来,这位爷不简单,不是普通军官那么简单,怕还是个军二代呢。

两个人喝到高兴处,路志辉拍着孙易的肩头,力道大得出奇,“你小子真能打啊!哥哥我也曾经跟几个一线特种部队里出来的高手较量过,一个打十个不成问题,你这家伙,一个打二十几个!”

“那是有路大哥你帮忙!”孙易笑着道,却掩不住他小小的得意,瞧瞧,这可是人家专业人士的鉴定,自己比兵王都要牛逼。

路志辉哈哈地笑道,又拍了孙易几巴掌,一下比一下的力道重,“能打不算什么,最重要的能扛得住打,我看你挨了好几棍子都没事!”

孙易苦笑了一声道:“怎么没事,后背现在还有血凛子呢,关键是农村人,皮粗肉厚扛得住!”

“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路志辉笑道。

两人喝了一阵子,一个惦记着老婆,一个惦记着小妹,孙易刚想结帐,结果路志辉已经趁着去厕所的机会先结完了。

路志辉开车把孙易送到了市一院,约定了明天在北河滩上见面,跟当地的社会大哥来个硬碰硬就各自散去了。

孙易悄悄的上楼,一个瘦弱的身影趴在床边正睡着,孙易悄悄推门走了进去,床上的人儿轻轻地动了动身子,睁开了眼睛,在夜色下,双目亮如星辰,闪动着忧虑的光芒。

“双双,你醒啦!”

“嗯,哥,我听白云说你去找李随风的麻烦了……”柳双双欲言双止。

孙易先悄悄地把趴在床边睡着的白云抱了起来,放到了旁边空的床上,再把被子给她盖好,已经入秋了,夜晚的天气有些微冷,看看这个小丫头,不化那种浓妆,倒也是眉清目秀,透着几分可爱劲。

孙易转过身来,给柳双双拽了拽被子,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放心吧,万事有我呢,没有人可以欺负了你而不付出代价,我管他什么风少雨少的,逮着就往死里弄,一次就弄得他胆寒!”

孙易说这番话的时候,柳双双只觉得一股寒意直窜进了身体里,轻轻地打了个寒颤,麻药的劲已经过了,肋骨断处让她忍不住轻轻地皱了皱眉毛。

看着这个透美而又可人的姑娘遭了这么大的罪,孙易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弄翻李随风的决心,在他看来,柳双双应该受到万众瞩目的宠爱,所有的一切都该享受到最好的,哪怕让她受到一点点的委屈,都如同在孙易的心里狠狠扎上几针一样。

柳双双说话的时候已经带上了一些哭腔,“哥,我没事,真的没有事,我问过医生了,住几天院就可以出院静养了,一个月就可以重新回学校上课了,我既然没有事,就算了吧!”

孙易轻轻地笑了一下,在她的额头亲了一口,“双双乖啊,你负责好好学习,考个最好的大学,将来生活在最好的大城市,坐进有空调,有阳光的办公室,悠闲的就赚大把的钱,其它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

柳双双的目光变得迷离了起来,想了好久,才喃喃地低语着,“是啊,我曾经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可是我舍不得你!”

孙易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啊呀,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嘛,咱们先好好学习,明年考个大学再说!”

孙易不敢在这个话题上谈得太久,柳双双是一个好姑娘,一个懂事得让人心疼的好姑娘,哪怕孙易在邪火薰心的时候,也强忍着没有对她做出最后一步,两个口口手手的鼓捣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哪怕如此,也让孙易有一种深深的罪恶感,自己可万万不能坑了这个懂事的小姑娘。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柳双双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孙易索性和衣躺到了白云睡觉的那张床上,两人挤在一个单人病床上,反正也不是没在一个床上睡过,虽说中间隔着柳双双。

一觉睡到天亮,睁开眼睛看了看表,刚刚早上六点,被伤痛折磨的柳双双一直睡不安稳,到了天亮才勉强沉睡了过去,至于白云,已经没了影子,不知跑哪去了。

孙易起了床,去了病房内部的厕所,晨尿尿起来很爽,不过需要一段时间的酝酿。

终于,释入了出来,那种全身如释重负的感觉让孙易长长地吁出一口气,享受得直眯眼睛,这时,门突然开了,白云一头扎了进来,心急火燎地解开了腰带,然后两人差点撞到一起。

孙易吓得一惊,刚刚爽到一半的晨尿一下子戛然而止,想塞回去,可是手忙脚乱的又刮到了拉链,疼得他一咧嘴。

“快闪开,老娘急死了!”白云伸手就把孙易拔拉到了一边,脱下裤子就坐到了马桶上,激烈的水流冲击声响了起来,白云原本几乎挤在一起的五官也开始慢慢地舒展开,像一朵清晨盛开的鲜花。

孙易扯着拉链,几乎要看呆了,刚刚舒服完的白云小脸一沉,踢了踢腿,原本还在腿弯处的裤子一下子就滑到了脚踝处。

这个丫头竟然还修整过这里的毛发,倒是让孙易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更大。

白云的小脸一沉,“看够了没有,要不要跪舔!”

孙易难得的老脸一红,轻咳了两声就要向外走,不过又觉得不对劲,玛逼的,你一个小丫头片子都敢在老子面前充老娘,还要老子跪舔,这个面子绝不能丢。

“白云大小姐,是我先进来的吧,而且你突然打断了我,这不好吧!”孙易道。

“说多少遍了,叫我白凝玉!”白云说着,扯了块纸擦了一下,然后就这么大大方方地站了起来提起了裤子,白腻与整齐的黑林隐藏了起来,倒是让孙易微微有些失望。

“你继续吧!”白云道,然后到一边去洗手了。

孙易一愣,“你不出去,我怎么继续!”

白云不屑地撇了撇嘴,“有什么了不起的,这玩意老娘见得多了!不在乎多看你一个!再说了,我的你都看过了,看看你的有什么了不起的,能掉块肉啊!”

这个丫头之奔放,让孙易都有些叹为观止,一时之间进退不得。

白云一脸的不屑,“就这点胆子吧,连个女人都怕,还想保护我们家双双呢,你老实的哪来的回哪去吧!”

孙易就受不得激,不就是当着一个丫头片子的面前解决最基本的问题嘛,人家都不怕,自己怕个屁,男人有句话说得好,只要不抬头,遍地是茅楼!

白云见孙易的目光瞥来,赶紧收起了脸上震惊的神色,轻咳了一声道:“不错不错,确实是我见过的,比较有料的!真的假的!”

孙易出了卫生间,见柳双双也迷迷糊糊的要醒了,决定去打早餐,刚刚出了门,白云就跟了上来,快步跑动着,肥大的校服贴在腿上,显出她一双漂亮纤细的长腿。

“你跟上来干什么,回去照顾一下双双会死啊!”孙易怒声道。

白云撇了一下嘴道,“切,你家的妹子你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呀,我摸摸都脸红,别说照顾她了,她一个人还能把早晨这点事处理得轻快一点!”

白云跟着孙易的后头罗嗦着,进了电梯,按了地下一层,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当电梯下降到第二层的时候,一直盯着孙易,把他盯得直发毛的时候,她突然道,“喂,双双他哥,我看你挺不错的,主要是家伙过关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咱们一举两得!”

孙易差点一口口水把自己呛死,自己也没大她几岁啊,怎么就跟不上节拍了呢,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看书罓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