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算不上啥大事!-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2章:算不上啥大事!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40Ctrl+D 收藏本站



牧马车停在了罗浮宫的门口,这里还没有接到消息,下了车,孙易寻找着趁手的东西,却被路志辉拉了一把,“啥都没有消防斧好使,那就有两把!”隔着玻璃一指罗浮宫大堂的消防设施处,果然两把平刃鹤嘴的消防斧被挂在墙里头。

路志辉回头亲了后座上的老婆一口道:“小惠,看着老公怎么给你报仇的!”

“你小心些!”孟惠有些紧张地道。

“放心,这次绝不会再翻船了!”路志辉道,他的体格粗大,肌肉均匀壮实,一看就是真正练过的,而不是健身房里蛋白粉吃出来的死肉疙瘩。

“你老婆挺有意思的,不过你想好了,这可是大麻烦,李国豪是林市道上的一哥!”孙易笑道。

路志辉哈哈地大笑了一声道:“道上一哥算个屁,该灭他一样灭他,真以为老哥我是泥捏的啊!”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罗浮宫大厅,一进来,立刻就前台变得紧张了起来,这两人杀气腾腾,再加上孙易一身的血,路志辉又一身的伤,怎么看都不像是来消费的。

两人直奔消防斧,一肘打碎了玻璃,伸手抄下了消防斧,孙易率先动手,一斧头下去,一个喷泉玉球被砸得粉碎,路志辉也不示弱,一斧头把大片的钢化玻璃窗砸成了一地碎粒。

两个人在这里疯狂的打砸着,把顾客吓得禁若寒蝉,外面的不敢进去,里面的又不敢出来,至于前台,早就被砸得不能再碎了,前面值班的保安在发送完了信号之后,直接就被他们干倒了。

两个人沿着休息厅的楼梯一直杀上楼,路志辉掏出手枪,对着天花板砰的就是一枪,这一枪立刻就起到了极大的效果,只见包房门打开,一个个光着屁股的各色男人,还有那些赤着身体,雪白滑腻的小姐尖叫着向外跑。

二十多个大汉手上拎着短棍或是长刀向他们围了过来,后面两个人用衣服裹着长条形的物体,冷冷地看着他们。

路志辉抬手当当就是两枪,把这两个大汉直接就放翻了,然后拎着斧子就冲了上去,孙易也跟了上去。

路志辉打起来很有章法,进退有据,而孙易就像一头猛虎一样冲了上去,斧头狠狠地剁了下去,挨着就是被剁断了骨头,甚至还有两根残肢飞了出去,所向披麾,不可一世。

一个男人一个俯冲扑向衣服包裹的长条形物体,一抖,一把五连发出现在手上,刚刚拉栓上膛,枪还没等举起来呢,粘着鲜血,却仍然闪亮的消防斧剁了下来。

这个汉子很机灵,一缩身子,斧头剁到了枪体上,嘎吱一声就把五连发剁成了两截。

两人抡着斧子一通狂砸,把整个罗浮宫都砸得面目全非,甚至连吊灯都被孙易远远地甩过一斧子砸了个稀巴烂,满地都是惨叫流血的大汉,光医药费,各种红包抚恤就够李国豪头疼了。

孙易跟路志辉打砸了一通扬长而去,开着车的路志辉觉得不过瘾,看看表道:“咱们两个小时以后再去酒吧,那个时候是生意最火的时候,这个时候砸才痛快!”

“这个主意太好了!”孙易笑道,“正好先送嫂子去医院!”

车子一拐,去了市一院,把孟惠安顿好,孟惠只是一个劲地让路志辉小心,孙易能看得出来,这个大汉不一般,但是人家不说,他也不问,不过就是萍水相逢,又同仇敌忾,巧合走到一起而已。

路志辉也在医院处理一下皮外伤,缝了好几针,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两人直奔金樽酒吧,在路上,路志辉道:“咱们去了先吃先喝,然后再砸店,还能闹个霸王餐!”

“现在酒吧不都是先结帐的吗?”孙易问道,那种地方他很少去的。

“什么先结帐啊,开高档包间,都是后结帐的!”

孙易点了点头,李国豪这种等级的道上一哥,估计也没谁敢去吃霸王餐。

两人进了酒吧,这是一个很大的酒吧,舞台上,一个身材极佳的美女正在激烈在舞动着,路志辉呸了一口,召来了侍应生,开高档包间,然后挥挥手,告诉他们挑最贵的酒水果盘上。

一会功夫,两瓶皇家礼炮,两瓶拉菲红酒,还有德国原装啤酒被送了上来,还有一个叠了六层的果盘。

路志辉招呼着孙易吃喝,孙易就有些不太习惯了。

路志辉咬了一块哈蜜瓜两口吃了个干净,向孙易道:“差不多该动手了!”

“行,我再喝一杯的,听说这一瓶礼炮就好几万块,不喝白瞎了!”孙易笑道。

他属于穷人乍富的土鳖,还从来没享受过呢,虽然他觉得这礼炮没有啤酒好喝,可人家的名头在呢,至于好几万一瓶的拉斐,喝嘴里一股葡萄梗子的酸涩和浓重的酒精味,还没有罗丹自酿的果酒清冽爽口。

孙易喝了一杯礼炮,又对瓶吹了半瓶难喝到死的拉斐,这种豪迈的喝法,把几个陪酒的小姐给吓得目瞪口呆,见过有俩钱消费的土包子,红酒兑雪碧都见过,就是没见过这种把红酒当啤酒喝的主。

他刚刚问了陪酒的小姐这一顿得多少钱,人家说出的数目差点把孙易吓死,不算赔酒的小费,光桌上这些东西就八万块,尼玛啊,八万块啊,这得种多少地才能赚到八万块啊。

孙易喝了半瓶拉斐,啪地一声,把酒瓶子砸到了桌子上,瓶子碎了,血红的酒液四处流淌着,跟着半截瓶子飞了出去,把宽大又精薄的液晶电视砸碎了。

六个陪酒的小姐吓得尖叫了一声,夺门而出,孙易也没有为难她们,这会喝了点酒,又出了点汗,只觉得全身精力充沛,不知有多少力量在身体里涌动着,似乎不发泄出来,整个人都会炸掉一样。

两人刚刚推门走出来,就见一名服务生和两名衣着严整的保安大步走了过来,服务生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十分礼貌地问道:“二位先生,不知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孙易刚要说话,路志辉就抢了一步,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把这个瘦瘦弱弱,还有几分帅气的小伙踹得倒飞了出去,把后面的两个保安也砸翻在地。

孙易皱了皱眉头,“都是讨口饭吃的服务员,跟他们耍什么威风!”

路志辉哈哈地大笑了一声,“这地方哪有好人,一会开打了,这些穿白衬衫的也一样抡棍子上,咱们是来砸场子的,可不是来同情服务员的,兄弟你要是抱着这样的心思,早晚会吃亏的!”

路志辉大笑着道,走过去,两脚把要爬起来的保安踢昏了过去,从他们的身上抽出两根甩棍来,两根都扔给了孙易。

“你用啥?”孙易道。

“这东西太细了,用起来不爽快,看,我的武器来了,我喜欢用砍刀!”路志辉扬了扬下巴,果然,在拐角,两个黑衣大汉探头探脑,见到他们两个动手了,立刻跳了出来,手上拎着精亮的厚背大砍刀冲了出来。

孙易抓着甩棍一甩,两根甩棍弹出了打击节,手持双棍迎了上去,两个大汉的砍刀刚刚举起来,一个被甩棍打到了肩头,骨头都打裂了,另一个被打在手肘上,砍刀都抓不住了。

孙易脚上一挑,把砍刀挑了过去,路志凌接了过来,两个拎棍持刀向楼下走去。

金樽酒吧这个场子至关重要,李国豪上面有人,也没人来查,甚至还经常有一些贵客来玩几把,黄、赌、毒样样俱全,每天纯收益就是近百万,再去掉四处打点人情的,纯收益可以达到几十万,这仅仅是一天而已,可以说这是李国豪最重要的一个场子,开了五年,从来都没有出过事,信誉铁打的一样。

对这样的场子,李国豪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手下的精锐有大半都集中在这个场子里头。

只是好几年都碰不着一回事,就算是碰到,也只是喝多了闹点小事,打一顿扔去就算了,根本就算不上事,现在突然跳出两头四处打砸的老虎来,一时间让看场的几十个好手都反应不过来了。

孙易收起了甩棍,跳到了舞台的正中央,把那些吓得腿软的脱衣舞娘赶了下去,一膀子撞了过去,把舞台中央那根立起来跳舞的白钢管撞得弯了下去,固定的螺栓也啪啪地崩起。

孙易如同倒拔垂杨柳似的,抓着白钢管怒吼了一声,一根三米多长的白钢管被拔了起来,抡起白钢管就扫了出去,一时之间,吧台里的酒瓶啪啪碎裂,灯光闪烁,不知多少东西被砸碎,至于那些价值不菲的音响等物,更是被砸成了碎烂。

酒吧里的客人疯了一样的向外跑,还有一些胆大的就躲在不远处看热闹,看着孙易抡起一根三米长的白钢管,生人勿近的模样暗自伸出一根大姆指来。

“这哥们哪来的?真特么猛,以前怎么没听过这号人物,闲哥,你人头熟见识广,听说过没有?”看热闹的四处打听着。

这些人也算是个半个道上人,自然知道李国豪的大名,号称道上一哥,现竟然有人扫场子,可把他们兴奋坏了,人嘛,都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心理,反正砸的又不是自己的场子,死的又不是自己的人。

被叫闲哥的中年人捏着下巴,看了半天,一个劲地摇头,“道上可没这号人物,挺年青的,可能是后起之秀,这是要踩李老大上位啊,草的,李老大有那么容易踩吗,早十年前就没人敢动李老大一根毛了!”

“完喽完喽,这两人怕是要喂鱼了!可惜了两条能打的汉子!”一个黑大汉叹了口气道。

“怎么,齐老大动了爱材心,想收两个能打的手下啊!”闲哥开玩笑似地道。

“草,这样的人物我可不敢收,我就是一个倒腾点鸡鸭的二道贩子!”齐哥赶紧叫道,撇开了干系。

“哈哈,齐哥也是大人物啊,下回弄到熊掌,别忘了给我留一个!”一帮看热闹的谈笑着,相互敬着烟,完全就是一副看热闹的模样,如果事情明朗的话,他们不介意上前帮上一把做个顺水人情,如果事情不顺利,也没啥害处。

孙易和路志辉打砸了一阵子,整个金樽就被清了场子,人都跑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道上混的还在不远处看着热闹。

在金樽看场子的是李国豪手下头一号大将汪鹏飞,据说早年就跟着李国豪在火车站混起,是道上一个狠人,手上人命不少,本来判了死刑,李国豪当时也没太多的钱,硬是散尽了家财把死刑弄成了无期,送到大西北改造去了。

李国豪崛起,砸了大笔的钱疏通关系,把汪鹏飞的无期变成有期,最后屁事没有的从大西北出来了,跟着李国豪混得风生水起。

汪鹏飞脸上的横肉都快要扭曲到了一起,本来在包房里给新来的两个大学妹子试活,还都是处,搞得正爽着,听到有人砸场子也没在意,手下连这点事都处理不了还混个屁,没想到对方越砸越厉害。

汪鹏飞终于怒了,甚至顾不上穿裤子,只穿着裤头就冲了下来,手上还拎着一支五连发,身后的两个小弟各拿着一把隆化造的老五四。

刚刚一下来的汪鹏飞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倒不是砸坏了东西心疼,而是看着躺在地上十几个大汉心里直抽抽,两个打十几个,这种猛人多少年没碰着过了,上次碰到还是五年前的事,想踩李哥上位,后来,后来他就被装进麻袋挂上石头扔到河里喂鱼了。

“砰!”一声枪响,打得头顶上稀里哗拉掉下来一片碎渣子,一见动枪了,那些看热闹的道上人士退得更远了,枪子可不长眼,看个热闹再误伤可就划不来了。

“兄弟,混哪的,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咱们坐下来四四六六的说个清楚,出来混的,都是混钱的,打打杀杀的也麻烦!”汪鹏飞道,现在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言不合动刀动枪的莽汉了。

孙易和路志辉对视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玛逼的,事到如今,哪里能坐下来谈就能解决的问题,路志辉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老婆差点被李随风给强了,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而孙易,更不是那种随便就能摆平的人,逼得自家软妹子跳楼差点摔死,这事哪有那么容易就解决,在他看来,李家父子绑一块,都不抵软妹子一根脚趾头,不,他们哪能跟妹子晶莹剔透的脚趾头相比,脚趾甲还差不多。

面对三杆枪,两人脸色丝毫不变,路志辉拔出腰后的五四手枪,拔出来的时候在腰身上一蹭,行云流水一样的开保险上膛,举枪就射,啪啪两枪,一枪打在汪鹏飞的五连发枪托上,枪托炸碎,枪也飞出老远。

而另一发,打在一个枪手的身侧,一个洋酒瓶子啪的一声炸碎,路志辉吹了吹枪口上的硝烟道:“倒底还是前苏联流出来的老家伙好用,就任你们手上的隆化土枪,特么的敢开枪吗,打不死人不说,说不定还把自己的手炸了!”

路志辉的话让那个差点挨了枪的枪手大怒,都是道上响当当的人物,竟然被人如此蔑视,踏前一步,举枪就射。

砰的一声巨响,枪口冒出一团火光,跟着就是枪手的惨叫声,右手的大姆指和食指都炸飞了,甚至还有迸飞的铁渣打进了一只眼睛里,除了血之外,还有黑色的眼晶体流出来。

“老路,你的嘴开过光啊!”孙易倒吸了一口冷气。

“哼,也不看哥哥是干什么的!”路志辉眼睛也不眨地道,然后拍拍孙易道:“没事,这种枪都是复装弹,有一大半用的还是黑火药,就凭咱们这身板,挨一枪都打不透胸肌!”

路志辉随意而又洒脱,根本就没把对方的枪放在眼里,在他看来,也就那把五连发有点威胁,一打就是一片铁砂,虽说打不死人,但是血糊糊的也不好处理。

汪鹏飞脸上的横肉都颤抖了起来,一伸手,手下递给他一把厚背的鬼头刀,刀身上还有些黑色的污点,竟然是一把有些年头的老刀,大小也算是古董了。

汪鹏飞一挥手,把手下的小弟都叫了回来,手上的老刀一横,指着孙易和路志辉高声叫道:“你们两个,谁先来!”

孙易揉了揉鼻子,没想到这个粗豪的大汉竟然还玩单挑呢,也不知他哪来的自信,看看路志辉,又看看汪鹏飞。

“兄弟,还是你来吧,我对他没什么兴趣!我只对那个叫李随风的小子有兴趣!”

路志辉的话让汪鹏飞的心里咯噔一下,怪不得他们要来砸场子,原来是风少惹下的麻烦,李老大老来得子,难免会宠了一些,风少的脾气自然也就爆了一些,偏偏李老大个有头有脸的人,谁都要给几分面子,这几年,汪鹏飞也没少给这位大少爷擦屁股。

可是现在事到临头,他不能退缩,哪怕风少把天捅个窟窿,自己也要顶上去。

孙易扔了那根白钢管,甩着手上的甩棍就迎了上去,迎面站定,沉声道:“要怪,就怪李国豪的儿子太不是东西了!”

“来吧,今天你把我打翻了,就可以平安走出去,但李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好!”孙易简单地应了一句,劈头就是一棍砸了下去,照准锁骨砸的,除了差一点杀了那个毒鬼顾乐成,他手上还没有人命,现在也不想有人命,人不是那么好杀的。

本文来自看书罔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