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1章:擒贼先擒王-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1章:擒贼先擒王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35Ctrl+D 收藏本站



李随风的脸孔登时胀得通红,他手上的枪是通过关系从香洪那边弄过来的,全金属枪身,以压缩二氧化炭为动力,发射的子弹是钢珠,威力不小,至少打在身上就是个血洞,唬人足够了,但是用这东西杀人可就难了。

恼羞成怒的李随风对着大汉的脑袋就扣动了板击,不过大汉的验很丰富,最后关头一侧头,再加上李随风的枪法实在不怎么样,钢珠打了个空,把墙壁上打出一个小洞来。

“小逼崽子真敢开枪!”大汉怒了,不等李随风开第二枪,上来就是一脚,把他踹得像一只大虾一样弯下腰去,手再一勾,把他身后的狗腿子也拽了过来,按在地上就是一顿殴打,最后把狼狗捡了起来,在手上搓成了零件。

“都特么滚,小屁孩不好好学习,学人家混社会,这社会是你们能混的吗!”大汉怒吼着,把他们全都赶了出去。

李随风抱着肚子不停地呕吐着,对方下手很巧,打的都是身体极疼,偏又不会造成很大伤害的地方,一会就缓了过来。

李随风越想越气,在学校连一个没背景的小女孩都敢跟自己挥刀,现在到了自家地盘,拿枪都没有吓唬住人,反倒是被打了一顿,难道风少现在都混到这种地步了吗。

怒气上头的李随风顾不得许多,出门直奔保安室,这是自家产业,那些服务生和保安看到李随风,一口一个风少地叫着,见他脸色难看,也不敢多嘴,更不敢往跟前靠。

李随风进了保安室就开始翻动了起来,在一个抽屉拿出一个沉甸甸的铁家伙来,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真铁,烤蓝都已经被磨掉了,但是保养得很好,散着淡淡的枪油味,这是一把曾经立下大功的五四手枪。

拿出一个弹夹来装到枪里,哗啦一声上了膛,他曾经在保安室玩过这种枪,知道怎么用。

枪的保险都没关,就这么插在后腰上出了门。

小包厢里,惊魂稍定的少妇拉了拉大汉道:“志辉,咱是回娘家,可别搞出什么事来,趁着他们不在,我们快走吧!”

大汉一摆手道:“没事,万事有我呢,就那几个小崽子,我一只手都能摆平他们,来来,咱俩合唱一个知心爱人!”大汉显然是爱极了女子,一劲地哄着他。

李随风阴沉着脸又走了回来,一招手,招过了自己的一帮小弟,服务生也看到了这边的一幕,他们都知道风少的脾气大,也不敢过来,远远地让开,反正是自家产业,爱咋玩就咋玩吧。

李随风再一次踹开了门,大汉登时怒了,跳起来指着李随风的鼻子怒道:“你特么没完没了是不是!”

“我就是来弄死你的!”李随风拔出了手枪,对着大汉砰的就是一枪,平时用枪打鸟或是瓶子,枪法很准,可第一次用真枪打人,心理素质不过关,这一枪打歪了,擦着大汉的胳膊飞了过来,也带起了一蓬血花。

大汉一愣,没想到他真的搞来了一把真枪,而且还真的敢用枪打人,一时竟然愣住了。

李随风一挥手,怒吼道:“上,给我干死他!”

几个狗腿子立刻吼叫着扑了上去,大汉只是护住了老婆,不让他们触碰,直到一根棍子砸到了后脑,晃了晃身子倒了下去。

李随风先用绳子把大汉给绑了起来,然后伸手揪住了少妇的头发,用枪口拍着她粉嫩的脸,少妇被吓得眼中含泪,却一个劲地用关心的目光望向倒地地上还被踩在脚下的男人。

“别这样!你们都不要这样,我们是军人,我们都是军人!”

“军人,你该穿军装,老子也体验一下啥叫制服诱或!”李随风根本就不在意,军人又能怎么样,林市是李家的地盘,是龙要盘着,是虎就要卧着。

李随风嫌小包间地方太小了,亲自抓着少妇的头发向隔壁的大包里拖,昏倒的男人也拽着腿拖了过去,一瓶凉啤酒浇下去,大汉醒了过来。

看清了形式,大汉也冷静了下来,向李随风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后果你承担不起!”

“草!”李随风啪地一声将手枪拍到了桌子上,“不服是不是,给我打!”

一帮狗腿子冲了上去对男人拳打脚踢,少妇喊着志辉就要扑过去,却被李随风给扑倒在沙发上,手在她的身上四处揉动着,接着又扯起了她的牛仔裤,不料被女子在脸上抓了一下,抓出几条血凛子来。

李随风怒了,怎么现在谁都敢跟自己动手了,招来两个狗腿子按住了少妇,掏出了自己的家伙揉了几下,一挺身子向少妇道:“给老子舔!”

“小子,你找死!”大汉怒吼了起来,身体拼命地挣动了起来,一头一脸都是血,看起来狰狞而又凶悍。

李随风伸手抄过了手枪,指向了大汉,向少妇喝吼道:“你特么不舔,老子就一枪崩碎他的脑袋!”

少妇屈辱的泪水在眼眶中转动着,大汉怒吼道:“小惠,他敢让你舔,你就把他的小玩意咬掉!”

大汉的怒吼让李随风的身体一激灵,连家伙都软了下去,骂了一声草,挥着手枪就用枪柄砸了下去,砸得大汉满脑袋血流如注。

孙易这时也到了KTV的门口,掏钱付了出租车钱,看着装修得豪华的门面,脸上尽是冷笑,推门走了出去,门口两侧的服务生和公主九十度鞠躬,大吼着欢迎光临。

“马上你们就不欢迎我了!”孙易说着在大堂里看了一圈,正面供的是关公,纯青铜制品,品相极好,真人般大小,特别是青龙偃月刀更是寒光闪闪。

香火极盛,下方的功德箱里,红红的票子装得半满,怕是不下几万块之多。

孙易大步走了过去,伸手扣住了纯铜制成的青龙偃月刀,用力一拽,整个关公都倒了下来,砸在地上发出轰的巨响,脑袋都骨碌出老远,一柄大刀也落到了孙易的手上。

大刀抡起来,重重地劈在了前台上,把后面的小妹吓得抱头尖叫。

孙易拎着大刀一路闯进来,见什么砸什么,保安听到动静赶过来,手上的甩棍撑死五十公分,在两米长的青龙偃月刀面前根本就递不上招,反倒是被接连拍飞了好几个。

本身就是个工艺品,刀身也脆,当孙易一刀劈碎了一面屏风之后,手上的长刀只剩下不到两尺长的刀杆,当成了棍子用也不错。

一顿棍子打下去,那些拿着甩棍或者镐把的保安全部被打翻,每一个都是在膝关上挨了不轻重的一下子,伤得不重,一时半会还爬不起来。

这些保安只是一些外围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真正的战斗力还是那些看场子的道上大混子,比如这家KTV镇场子的就是道上很有名气,以敢打敢拼又忠诚闻名的猛牛。

猛牛姓牛,自从打下猛牛这个外号之后,真实姓名早不不用了,猛牛正跟几个兄弟在包间里喝酒,听到了动静赶紧回去取枪,可是枪却找不到了,工作人才告诉他被风少拿走了。

猛牛不光用枪,用刀也是一把好手,一把特意打制成的环首刀不知砍倒多少后起之秀,挡下过多少次麻烦,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猛牛领着十余名刺龙画虎的大汉,抄着家伙冲了出来,手上清一色都是雪亮的刀具,猛牛看着拎着一根铜杆四处乱砸的孙易,怒气登时就上来了,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谁在镇场子。

猛牛抡起雪亮的环首刀就冲了上来,孙易也回过身来,一棍就砸了过来,刀棍相击,发出一声脆响,孙易手上的这根铜棍也只剩下不到一尺的一截,铜质较软,远远无法与现代精工打制的环首刀相比。

孙易扔了手上无法再用的铜棍,伸手在后腰一拽,一把市场上常见的,用钢锯条磨制成的短刀出现在手上。

“小子,敢来这里闹事,也不打听打听是什么背景,你特么等死吧,我要把你剁碎了扔河里喂鱼!”

“用嘴就能杀人,还要刀干什么!”孙易冷冷地道。

猛牛狞笑了起来,“行,行,你特么算条汉子!”

说着,猛牛抡刀就冲了过来,也没打算让别人帮手,今天不剁了他,都没法跟国豪大哥交待。

孙易在林河镇闯下不小的名头,无非就是跟一些耍狠的地痞无赖争雄,最牛逼的传说就是跟当地的大混子武谷正面交锋后又化敌为友,像这种真刀真枪的正面拼杀,还是头一次。

孙易的精神高度集中,就连猛牛胸前纹的关公线条变幻都看得一清二楚,那是种前所未有的,十分奇妙的感觉,似乎猛牛的刀子要砍向哪里,用了几分力气都能够感觉得出来。

孙易闪身躲过这一刀,趁势从猛牛的身边扫过,锯刀磨制成的短刀从他的肋下滑过,直接就切进了骨缝里,甚至没有一丁点涩手的感觉,如同热刀划过黄油一样轻松。

猛牛一刀劈了个空,这小子如同猴子一样从身边钻了过去,怒吼一声,扭身跟着再劈一刀,可是这一刀又劈了个空,因为孙易已经闯进了人群里,短刀扬起,手起刀落,轻轻地在每个人的身上划过。

直到最后一个,被孙易扣着脖子,膝盖在后腰处一顶,胸口高高地鼓起,孙易扬起了刀就向他鼓起的胸口捅去,当看到这个二十出头的年青人脸上惊惧的神色,孙易暗自叹了口气,自己倒底不是道上混的料,下不了杀手。

手上的刀一偏,握着刀柄重重一拳头砸到了他的胸口处,把他砸得胸口一塌,一口血像喷泉一样喷起老高,一松手,软趴趴地倒了下去。

这个打手一口血喷出来,就像是约定好的信号一样,猛牛等人的身上突然开始飙血,特别是猛牛,觉得肋下好像开了气窗一样,鲜血狂涌的时候,还有类似放气一般的声音,肚子里头着了火一样,经验丰富的他知道,这是内脏受了重伤。

最惨的一个是肚子被划开,黄色的脂肪层都翻挤了出来,甚至能隔着一层薄薄的膜看到肠子正在一点点地向外挤出来。

这个倒霉的家伙一捂肚子,肠子还是挤出来好大的一截,抱着肚子倒下去哀叫了起来。

猛牛全身的力气都顺着伤口流失了,不敢置信地看着孙易,他怎么也无法想到,这个年青人竟然有这样的身手,特别是那把刀,竟然能快到这种地步。

这边的打斗说起来慢,实际也不过两分钟而已,这个时间段本身就没什么客人,有几个也远远地看着,然后紧紧地关上门,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正在逼着孟惠给自己口的李随风听到动静,随便打发了一个小弟出去看看情况,这个小弟一探头,正与孙易的目光相对,十几个人瞬间重伤在他的手上,鲜血混合着内脏特有的腥味,让孙易的杀气升腾着。

吓得这个小弟惨叫了一声赶紧缩了回去,上回他可是挨过孙易揍的,那可是一次难忘的痛苦经历。

“风少,风少,不好了,是那个人,上次掀了咱们车的那个人!”小弟一边叫着,一边趴在门口的小窗看着。

李随风一惊,赶紧收起了家伙,伸手抄起了手枪,玛逼的,正好有事一次解决,不但抢自己的女人,还打了自己,几十万的车都差点废掉,这个仇不能不报。

李随风刚刚拿起枪,包厢的门就咣的一声巨响整个脱离了下来,推着趴在门口观望的小子拍了出去,正拍在墙壁,屎尿的骚臭味顿时弥漫了整个包厢,倒霉蛋屎都被挤出来了。

“我草尼玛!”李随风大骂了一声,举枪就射。

刚刚踹开门的孙易只见一个黑漆漆的管子指向了自己,下意识地横刀而起挡到了身前。

一声枪响之后,孙易的手上一震,一颗弹丸打在刀身上迸碎,甚至一颗碎粒迸到了大腿处,一阵火热的感觉,像是烧红的铁条捅进了腿里一样。

还不等李随风开第二枪,孙易手上的短刀已经飞了出去,半个刀身都刺进了李随风的肩窝里,跟着孙易抢身冲了过来,手一抬扫在李随风的后腕上,枪举了起来,冲着房顶就是一枪。

跟着孙易的手一探,在刀柄上一拍,刀刃向下一沉,直接就切断了李随风的锁骨,顿时膀子就沉了下去,枪也拿不住了掉到了地上。

孙易扫了一眼室内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这个李随风还挺会玩的,竟然玩起了在人家老公面前搞人家老婆这种刺激的把戏。

拿枪的李随风被干倒了,剩下的那些跟班一声不敢吭,老老实实地溜着墙根。

孙易一脚把枪踢开,拔出了短刀,立刻就带起了一蓬鲜血,这种锯条磨成的短刀根本就没有血槽,入体就会被肌肉夹住,可是在孙易的大力下,直接就皮开肉绽,想夹刀没那么容易。

孙易走到了那个满脸是血的男人跟前,伸手就是几刀把他身上的绳子割断,这时那几个少年怪叫了一声,夺门而逃,甚至还不忙拖着李随风。

“我草你们妈,还敢跑!”刚刚脱困的大汉怒吼了一声,捡起了五四手枪就冲了出去,举枪砰砰就是几枪,跟着就是惨叫声,孙易追了出去,只见两个少年后背或是大腿中枪,倒地不起。

“你可真爷们!好枪法!”孙易竖起了一根大姆指。

“真当我这些年白练的!”男人呸了一声,赶紧回去,帮老婆穿好了衣服,女人吓得眼睛都要直了。

孙易转身就要走,满脸是血的大汉却一把拽住了他,“我叫路志辉,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今天要不是你,老哥我就阴沟里翻船了!”

“我叫孙易,有时间一起喝酒,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先把姓李的场子都挑了,这个仇结大了,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好,这才是真汉子,我陪你一起去!”路志辉用啤酒胡乱地洗了一把头脸,鲜血都已经凝固了,可伤口还在,看起来吓人之极,但是他压根就不当一回事。

孙易指指女人道:“你还是先送她去医院吧!”

却不料路志辉摇了摇头,“都是被吓的,咱们打回来几场壮壮胆气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小逼崽子,今天我不弄死他,我就不姓路!兄弟你说,怎么搞?”

“先从姓李的场子扫起,我知道他有一个罗浮宫海浴,还有一个金樽酒吧,先扫了这两个地方再说!”孙易抹了一把短刀上的血道。

“好,咱们走!”路志辉抱起了老婆,跟着孙易就出了门,一路上碰到了保安和服务生,连大气都不敢出,那些还在大堂里躺着的受伤的道上好汉,看到孙易出来,更是吓得缩紧了身体,不敢与其对视,生怕惹怒了这个杀人再给几刀。

猛牛这个道上最猛的战士,被孙易一刀伤了内脏,现在出血严重,已经昏迷过去了,否则的话以他不怕死的性格,说不定还能叫嚣几句。

路志辉开过一辆牧马人越野车,连车牌都没有挂,咆哮着冲上了街道,这一天,注定是一个要被鲜血染红的一天,也必定成为道上传说的一天。

本书源自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