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把人照顾好了-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70章:把人照顾好了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30Ctrl+D 收藏本站



风少说着,抄起一把椅子就砸了过去,然后向三个跟班吼道:“都特么看什么,上,给我按住她,老子要搞了她,我搞完了你们接着搞!老子就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搞她!”

柳双双手里拿着刀,咬着牙挥动着,劈在椅子上发出一阵阵牙酸似的响声,终还是敌不过四个抡起椅子的男生,很快,手上的刀子就被打掉了,身上的校服也被扯开。复制网址访问

眼看着就要被他们按住了,想到自己要被他们侮辱,还是在所有人面前被辱,她全身爆发出极强的力量,一下子就冲开了四人的围堵扑到了门边上,伸手推门,可是门外还站着风少的狗腿子,嘻嘻哈哈地怪笑着顶住了门不让她出来。

风少带着三个跟班,脸色狰狞地围了上来,柳双双咬着嘴唇,苍白如纸的脸上闪过毅然决然的神色,纵身扑到了窗子跟前打开了窗户。

“再过来,我就跳下去!”柳双双怒吼着,一班的教室在三楼,也不很矮了,很有可能会摔死人的。

“跳啊,你特么跳啊,就算是你摔死了,老子也要玩一把女干尸的把戏!你跳啊!”风少说着,大步奔了过来,伸手就向柳双双抓了过来。

柳双双一咬叫,一头就栽了下去,风少只来得及抓住她的衣服,只是校服本来就残破了,而且质量也极差,嘶啦一声扯下一片布片来,柳双双也带着风声向楼下摔去,引起了一片惊呼声。

扑通,柳双双摔在了楼下的花坛里,身子动了动,然后就没了动静。

一阵叫骂声,白凝玉拎着一根还染着血的桌子腿快步跑了过来,正看到柳双双摔下来,桌子腿也扔掉了,冲到了花坛处,扶住了柳双双。

柳双双的双目无神,嘴角也溢出了血丝,气息越来越弱。

“我草你们玛的,看什么,还不快打120!”白凝玉的声音都变了形,尖利后变得嘶哑,出现了破音。

没人敢打电话,只是偷偷地拍下这一幕当做日后的谈资,风少可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

白凝玉大怒,跳起来踹翻了好几个拿着手机偷拍的男生,“我去尼们玛个逼的,满学校就没有一个是男人!白长了卵蛋!”

白凝玉痛骂着,抢过一个手机打了120,又打了110报警。

柳双双从楼上摔下来的消息也惊动了学校的领导,一个个跑过来,张罗着要把柳双双送到医院去,但是白凝玉却拎着桌子腿四处挥舞,差点把校长的地中海脑袋开瓢。

“早特么干什么,你们这些尸位其上的混蛋,双双交给你们,老娘都怕你们杀人灭口!草,都特么什么玩意!”白凝玉满嘴脏话骂得这些学校领导还有老师满脸通红,换个人早就被收拾了,但是白凝玉的身份也不简单,整个学校也只有她能够跟风少抗衡。

风少从楼上下来了,推开人群走了进来,根本就没有多看几个校领导几眼,看着躺着不动的柳双双,呸了一口,极度嚣张。

白凝玉拎着桌腿就要上去教训这个王八蛋,却被一帮老师和领导七手八脚的拦住。

风少指指白凝玉,哼了一声,带着狗腿子扬长而去。

医院的救护车终于来了,把柳双双抬上了车,白凝玉上楼拿了柳双双被打掉的那把短刀跟了上去。

人还没到医院,学校的领导就已经把事情做了定性,高三的学生学习压力太大,要各班班主任抓好学生的思想工作,杜绝这种悲剧的发生。

一班的班主任被扣下本季度的奖金以做惩罚,不过刚刚开完会,校长就单独把班主任留了下来。

“小刘,我知道你心里很不服气,但是为了学校的声誉,只能先委屈你了,你的奖金只是名义上扣掉,到时候一样会发给你,毕竟你带的一班成绩是有目共睹,我相信也不会有人有意见!”

校长一边说着,一边递给刘兴业一支烟,刘兴业叹了口气,他是一名优秀的教师,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的心里非常不舒服,可他一个人又能做什么,去告状吗?最后不但害了柳双双,还害了自己。

现在他只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以柳双双的成绩,考上一所好大学不成问题,到时候远远地离开这里,她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校长掐灭了手上的烟头,用十分沉重的语气道:“回头你去一下医院,看看孩子的伤势,另外做一下她的思想工作,毕竟这也是她的学校,她的家嘛,事情闹得太大,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我明白了,校长!”刘兴业叹了口气,“我一会让同事代两节课,马上就去!”

“行,把事情办好,你的职称问题也该得到解决了!”

刘兴业的脸上微微一喜,终于该轮到自己了。

柳双双被送到了医院,进行各种检查,拿着结果,白凝玉总算是长长地出了口气,脑震荡跑不掉了,肋骨断了一根,刺伤了肺脏,小腿骨裂,好在这些伤势都不重,经过手术之后,伤势已经稳定了下来,明天就能醒过来正常进食了。

白凝玉拿着柳双双那个很旧的电话,翻着里面的电话本,只有几个联系人而已,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大哥,肯定是上次见过的孙易。

白凝玉拿着电话刚刚拔出去,刘兴业就来了,还拿了水果。

白凝玉翻了个白眼,不可否认,刘兴业是个好老师,授课水平很高,但是对于她来说,这一次事,早就瞧不起他了,随手接过了东西就把他在了病房外。

“交费去楼下窗口,双双还昏迷着呢,不能探视!”白凝玉冷冷地道。

而孙易这边的电话也接通了,听到白凝玉的话立刻就怒吼了起来,“你说什么,双双昏迷了?怎么回事?”

白凝玉还不待回答,就被刘兴业把电话抢走了,赶紧在对着电话道:“你是柳双双的家长吧,啊,没事没事,双双在学校受了些伤,校领导很重视,已经在医院就医了,只是一些小伤,不碍事的,很快就可以出院了,您不用急!”

“不急什么啊,被人逼得都跳楼了,还差点被人女干了尸!李随风就特么不是个好东西!”白凝玉跳着脚大叫了起来。

“没有的事,绝对没有,孩子学习压力太大了!”刘兴业满头大汗地解释着。

可是他等来的,只是简单的一句知道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隔着电话,他都能感觉到有一股杀气扑面而来。

刘兴业看着挂断的电话,气得一跺脚道:“白云,你要考虑到学校的声誉,再说,这不是没太大的事了吗!”

“哼,就是你们惯了,去年从天台上掉下来摔死的两个女同学,冤魂可还没散呢!”

白凝玉的话噎得刘兴业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才深深地叹了口气,一脸的悲哀,沉声道:“我只是一个老师,一个普通的老师!我能有什么办法!你让我有什么办法!

孙易把车开得飞快,几次都险些与迎面而来的货车撞上,连后视镜都被刮碎了,五菱面包车用来拉货做小生意还行,被他这么狂踹已经有些撑不住了,车体都发出了嘎嘎吱吱的声音。

现在他第一次后悔没有换车了,武谷和刘老四他们早就让孙易换车了,甚至还很热心地帮他联系了一辆八成新的商务车,拆了座椅一样拉货,但是他一直都没有换。

现在恨不得开上一架飞机才好,这百多公里的路,他只用了不到四十分钟就冲进了林市的市区,连闯了几个红灯,蹭了三辆车,在他的身后已经追了一辆警车,两辆警用摩托,在前方路口,一辆警用摩托横在路口上准备堵人。

孙易开着车一头就撞了过去,把这辆警用摩托撞得翻了出去,还好这一路都没有伤到人。

终于,车子在临近医院的时候,为了避让同样在闯红灯的一辆套牌大货车,转向打得太急,车子侧轮离地,忽地一下就翻了过去,连翻了几个跟头,已经不成样子了。

孙易在车里揉了揉撞得生疼的脑袋,幸亏系了安全带,要不然这条小命都要不保。

一脚把松动凹陷的车门踹飞从里面爬了出来,很狼狈,但是脸色阴沉,再加上车门被他踹飞十几米的模样,看起来就像一尊魔神一样。

两辆警用摩托追了了上来,孙易这会可没时间跟他们纠缠,纵身就跳过了车流里,从两辆轿车的上方翻了出去,拔腿就跑,速度飞快,抄着近路奔向医院,很快就甩掉了警用摩托车。

孙易进了医院,直奔柳双双的病房,还没等到地方,一个胖胖的中年人就迎了上来,“你是柳双双的家长吧,我是她的班主任刘兴业!”

孙易简单地与他握了一下手,目光冷冷的打量着他,把刘兴业打量得脑袋都冒汗了,他只觉得这个年青人的目光像狼一样,似乎要把他撕碎一样。

“我先看看双双,有事一会再说!”孙易冷冷地道,他对学校的老师也没有好感,身为老师,连自己的学生都保护不了!现在孙易怒气勃发,根本就无法讲道理。

刘兴业不得不咬着牙拉着孙易的手不让走,急急地解释道:“双双的学习压力太大,所以……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事情,你放心,我们学校一定会负责到底,哪怕因为此事影响了学习,我们也能保送她去名牌大学,学校的两名额可以分给柳双双一个!”

孙易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敢情是学校想把事情压下去,先定了性再说,毕竟被阔少逼得跳楼,和学习压力大个人失控完全是两回事,后者可以把影响力降到最低,万一家长闹起来,学校也不会好过。

孙易一甩手,把刘兴业甩了一个趔趄,冷冷地道:“我们家双双聪明伶俐,不需要这种施舍!”

孙易说着,走进了病房里,白凌玉早就听到了动静,就守在门口,看到孙易进来,长长地出了口气,一把扑到了孙易的身上,把他抱得紧紧的,哪怕她也是有后台的人,今天差点弄出人命来也把她吓得够呛。

“这里有我!”孙易拍拍她的小脸道,“双双怎么样?”

“还好,只是脑震荡,断了一根肋骨,小腿骨裂,有些内伤,医生说并不严重,只要修养一阵子就好了,现在麻药的劲还没过!”

孙易点了点头,“辛苦你了,还有,这件事不要告诉她妈妈!”

“嗯,我懂!那学校那边,怎么办?”白凝玉问道。

孙易没有说话,只是眯着眼睛考虑着得失,现在双双已经读高三了,如果再转学的话,虽说不少学校抢着要,可也会影响学业的。

“答应他们,就按他们说的办!”孙易道。

白凝玉气得一跺脚骂道:“我还以为你是条汉子,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软弱的屈服的,下次李随风再出手的话,我也不一定能挡得住!”

孙易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十分古怪的微笑,“他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

孙易说着,走到病床边上,看着脸色苍白,哪怕在昏迷中也紧皱着一双柳眉的双双,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孙易转身就要向外走,却被白凝玉一把拉住了,“你要干什么?我可告诉你,动强硬手段只是最蠢的选择,你不知道李随风的家里有多势大,黑白两道都混得开,在省里也有人的,你真要把老李给惹怒了,要弄死你就是一句话的事!”

孙易摊了摊手道:“我无权,无势,就连钱也不多,我现在只剩下这一腔热血,老李养了这么一个儿子,也该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匹夫一怒血溅三尺了!一个混黑的老头子,早该被后浪拍死了!”

孙易说着,用力地按按白凝玉的肩头,她怎么也站不起来了,“留下来好好照顾双双,回头请你吃好的!”

孙易说着,走出了病房,向一直焦急等在这里的刘兴业道:“我们同意学校的处理方式,去做吧,放心,我们不会找学校的麻烦!”

刘兴业还来不及说上几句场面话,孙易就已经消失在电梯里了。

病房里的白凝玉咬了咬牙,还是拿出了电话打给李随风,李随风接了电话怒道:“白云,别以为你有一个当市长的爹有什么了不起,惹急了老子连你一块做了!”

“我呸,老娘等着,一片好心当驴肝肺,我是来告诉你,上次打过的人是柳双双的大哥,现在他来找你麻烦了,他很厉害,你还是躲躲为好!”

“去尼玛的,他敢来,老子弄不死他!”李随风说着就挂了电话,甚至不给白凝玉多说一句话的机会。

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白凝玉有些苦恼地低语着,“希望他真的像双双说的那样,一个人对付两只黑瞎子都不成问题,要不然这次他死定了!”

白凝玉有心帮忙,却无力回天,她自己心里清楚得很,自己那三脚猫的本事,在学校里耍耍还行,真要是跟道上的人死磕起来,她连盘豆芽菜都不如。

李随风随手就把电话给扔到了旁边的沙发上,伸手搂着陪唱女吼了起来,刚刚吼完一首歌,包厢的门就被扑开了,四五个少年抱着肚子走了进来,一脸痛苦的样子。

李随风大怒,扔掉了麦怒吼了起来,“谁敢动我李随风的手下!”

“风少,是隔壁那个王八蛋,妈逼的差点把我肠子打断,是个硬茬子!”为首的少年一边呕着酸水一边道,看样子被打得不轻。

“草,干他去!”李随风说着,伸手从后腰拔出一支手枪来,把陪唱小姐吓得缩在沙发上不敢吭声,她们也算江湖人,自然晓得,这家KTV就是李家的产业,这位风少在这里是主人,这是主场。

李随风领着三个没受伤的狗腿子直扑隔壁的包厢,到了地方,一把推开了服务生,一脚就踹开了包厢的门,这是一个小包,装修得很精致,只有两个人,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不怒自威,还有一个精巧的少妇,长发垂腰,柳眉秀目,李随风不多的语词翻来覆去,唯有明眸皓齿才能形容她。

少妇受到了惊吓,一下子就坐到了沙发上,满是惊恐,而李随风更是心生怜爱,几乎沉迷进去,少妇成熟的韵味对少年人的吸引力是极其强烈的,此时的李随风只觉得此前自己上过的女人都是姿色不足五的渣。

大汉怒了,站起来指着他们就骂,晃着膀子就要过来动手,当李随风把枪一亮,大汉不由得愣了。

“玛逼的,敢伤我兄弟,给老子跪下!”李随风得意地点着手上黑漆漆的手枪,还向少妇抛了个媚眼,显示着自己的牛逼与强大。

大汉只是微微一愣,然后就大笑了起来,“小屁孩玩个狼狗就以为自己牛逼了是吧,你特么朝这打,看能不能打死我!”

看书罓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