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其它事交给我!-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9章:其它事交给我!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25Ctrl+D 收藏本站



苏子墨换过衣服在收拾帐蓬了,见到他们回来轻轻一笑,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吃过了早饭接着上路了。

苏子墨虽然表现一切正常,但是今天却不像从前那样言语多,而是孙易说怎么走就怎么走,丛林里走三天是一件很消耗体力的事情,到了中午时分,就连体质最好的陆青都走不动了。

无奈之下只能扎营,把狍子肉做成肉汤喝来补充体力,正当孙易琢磨着去旁边的树林里逮两只野鸡,再抓两只兔子的时候,听到了女人的尖叫声,刚刚迎过去,就见两个女人连滚带爬,万分狼狈地向自己跑了过来。

孙易的心中一惊,连陆青这种很能打的女人都一脸的惊慌,肯定是出事了,赶紧迎了上去。

“有熊,有熊啊,它过来了,快跑!”苏子墨紧张地拉起孙易就跑,还没等跑呢,就被孙易拦腰抱住。

“两条腿哪能跑过四条腿,快上树!”孙易一指旁边一颗大杨树高声叫道。

陆青蹭蹭地就窜上了树,灵活得像一只猴子,腿在树枝上一搭,翻身俯下,伸手就来接苏子墨,孙易把她一举,两人的手搭到了一起。

“咦?不对劲,不用上树了,是老相识呢!”孙易哈哈地笑了起来,招呼着她们两个下来。

“那可是熊啊,不好,快看小白,它冲着熊去了!”苏子墨尖叫了起来。

“我都说了没事了!”孙易笑道,“这两个不速之客,咦?这回变三个了!”

孙易说着,走了过去,公母两头大黑瞎子还领着一头幼年的小熊,这会一点白正跟这头小熊争抢着奶水。

看到孙易过来,那头大公熊扬着嘴巴子凑了过来,伸着鼻子在他的身上嗅着,母熊正在扒拉着那两个背包。

“啪……”孙易一巴掌把这头公熊扇到一边去,公熊叫唤了两声,也不恼不怒,颠颠地跟着孙易讨吃的。

当初跑山采摘蓝莓的时候,这两头熊没少蹭吃蹭喝,虽然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仍然记得他。

孙易一脚把母熊蹬了个跟头,抢过两个背包来,在里头翻出一包压缩饼干。

压缩饼干的糖份大,熊又喜欢吃甜食,巴掌大的一块压缩饼干几口就吃了个干净。

“你们快过来,这回不用担心自己走不动了!”孙易置身在两头黑瞎子之间,向苏子墨和陆青招着手。

两个女人对视了一眼,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这可是野熊啊,看看它强壮有力的四肢,还有粗壮的嘴巴子,咬一口拍一巴掌可都是要命的事情,现在偏偏跟家养的宠物似的。

两人壮着胆子凑了过来,小熊颠颠地跑了过来,抱着苏子墨的大腿就要往上爬,两头成年熊都忙着围着孙易讨吃的,连小熊都顾不上了。

苏子墨抱起了小熊,小熊的爪子在她的胸口处抓个不停,逗得她咯咯直笑,小动物都是又软又萌的。

孙易安抚了两只大熊,然后用压缩饼干当诱饵,用树枝挑着,就像诱着驴子拉磨的胡萝卜一样。

苏子墨和陆青心惊胆颤地骑到了熊背上,两头熊伸着嘴巴子想吃前头的饼干,又够不到,一急就跑动了起来,至于身上的人,体重不过百,一个平胸一个矮,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

孙易不得不抱起小熊和小白一溜小跑跟上去,有了两头黑瞎子当坐骑,速度一下子就快了起来,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大河边,沿河再向下流走几里地就是过河的地方。

两头黑瞎子吃上瘾了,说啥都不肯走,孙易不得不拿出饼干,在它们的鼻子前晃了晃,然后奋力向远处扔去,两头黑瞎子嗖嗖地就跑了过去找吃的,孙易借机赶紧领着两个女人快走。

这两头黑瞎子就是赖皮缠,妥妥的吃货,如果不是两个女人累得不行,他绝不会让这黑熊子当坐骑,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一直到孙易拖着筏子带着她们过了河,她们仍然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她们竟然骑着黑瞎子跑了一下午,又是欣喜又是惊惧,种种情感混合在一起,过了河时已经是全身酸软了。

还好面包车还在,上了车,开车向家中行去,一进院子,苏子墨就张罗着要洗澡,缸里有水,晒得温热,洗澡正好。

家中来客人,一定要招待好了,还必须要有特色,煎小鱼,蒸鸡蛋酱,茄子土豆烀熟捣烂,切上葱花蒜末,再加入蒸好的鸡蛋酱,这一盆又当饭又当菜,能把人吃到撑死。

孙易买了些啤酒,琢磨着果酒也差不多了,一会去罗丹那里取。

自己在后园子冲了个澡,换了一套衣服,让两个女人等会,出门向罗丹家行去。

罗丹正在院子里喂小狗,一抬头,正看到孙易依着门冲她轻笑着,罗丹的臀肌一紧,不由得想起了那种酸楚的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天还没黑呢,你想干啥!”

孙易一扬眉毛,笑了起来,“天黑了,能干点啥不?”

“美的你大鼻涕泡!”罗丹横了他一眼,一脸戒备地看着他,生怕他再像上次那样走了后门,那种疼后的酥麻感她这辈子都忘不了。

“家里来客人了,来取点果酒!”孙易笑道。

罗丹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要果酒,那是女客人呀!”

“嗯,女的,还是两个!”孙易笑道。

罗丹点了点头,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小脸显出些许苍白色,孙易的心中一疼,赶紧道:“是新任镇长,我这不是在镇里要干点事业嘛,一定要招待好喽才行!”

罗丹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患得患失的心情让她整个人都变得有些迷茫起来,虽说早已经下定了主意不与孙易牵扯,可事到临头,曾经的誓言又变得如气泡一样脆弱。

孙易跟着她进了屋,阴面的仓房里,两个木桶被盖得严严实,却掩不住浓浓的果香气。

罗丹拿了一个小桶向里倒酒,俯着身子一倾桶,紫红色的酒液倾泄而下,浓浓的香气扑鼻而来。

“你的手艺是最棒的,光闻这味就醉了几分!”孙易说着,从后面抱住了罗丹的腰,在她的耳垂处亲了一下。

罗丹的手一抖,差点把酒洒了,匆匆地盖好桶,挣开孙易的怀抱,把装好酒的桶向他的怀里一放,“好了好了,你该走了!”罗丹推着他。

孙易反倒是把酒桶放到了一边,紧紧地把挣扎的罗丹搂进了自己的怀里,“罗丹,我想你了,你有没有想我!”

“没有没有,你快走吧!”罗丹呼吸都变得粗重了起来,可是孙易仍然把她抱得紧紧的。

前院的狗叫声把罗丹惊醒了,拍着孙易的腿让他把自己放下,脸孔红红的,赶紧整理了衣服向前院走去,只是过路的人引起了狗叫。

罗丹吓得不肯再跟孙易胡闹了,半强硬地把他推了出去,不上不下的孙易拗不过她,又舍不得强迫,只能先离开再寻找机会了。

拎着酒果刚刚回去,苏子墨就哼了一声,“都凉了,你是去现酿的酒吧!”

“好饭不怕晚啊!尝尝咱这山林的馈赠!”孙易一扬手上的木桶笑道。

果酒的浓香让苏子墨的眼睛都亮了,她不是没有喝过好酒,几万块,甚至是十几万的红酒她也喝过,但是像这么浓稠的自酿果酒还是第一次喝呢。

果酒呈紫红色,倒进杯里微微一晃,如果有紫龙在其中游动一样,“可惜了这酒,如果用高脚杯的话,效果肯定更好!”

“你可拉倒吧,直接抱着桶喝才叫一个痛快!”孙易说着,把大肚的圆桶整个塞进了苏子墨的怀里,苏子墨信了孙易的话,真的就抱着酒桶喝了一大口。

果酒入口酸甜清冽,酒香扑鼻,似乎把整个人都浸透了一样。

这一顿饭吃得酣畅淋漓,果酒喝着像饮料,再像饮料它也是酒,后劲还挺大,就连苏子墨这酒量很不错的女人,喝到最后也喝得脸上升起两朵酒醉后的红霞。

山里走了三天,也都累了,孙易把自己的卧室收拾了一下,铺上一床新的被,自己就在里头空置的屋子里随便铺上被褥就准备睡觉了。

一点白趴在旁边把鼻子塞到了肚子下,睡得直哼哼。

孙易刚刚迷糊着要睡觉,门突然开了,穿着睡衣的苏子墨走了进来,同时也听到了陆青深沉的低酣声。

“怎么?睡不着?”孙易打开了灯。

醉眼微迷的苏子墨做了一个悄声的手势,然后爬了上来,一声不吭搂着孙易就疯狂地索着吻。

孙易刚要开口说话,苏子墨就一翻身,披上睡衣出去了,当真是来去如风。

孙易躺在炕头上瞪着眼睛看着房顶,怎么感觉像做梦一样呢?

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当孙易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没人了,出门找了一圈也不见人,东西都带走了,甚至面包车也不见了,这两个娘们把自己的车给开跑了。

孙易活动着身体,准备今天就在家歇着,哪也不去,闲来无事,拎把锹准备去路再平一平。

刚从仓房里拿出铁锹,还没等出门,门就开了,杜彩霞走了进来,直勾勾地看着孙易。

短短几天不见,杜彩霞原本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削瘦了许多,显得她的眼睛更大了,却也更加憔悴了。

孙易轻轻地叹了口气,放下铁锹,走过去按着她的肩膀,“你这又是何苦呢!”

“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也给我们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可以吗?”杜彩霞说着,泪水就流下来了。

孙易的心中也充斥着酸涩着味道,现在唯有叹气,用力地捏捏她的肩头,然后张开了双臂,杜彩霞扑进了他的怀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们需要多点信任!然后从头再来!”杜彩霞道。

“我觉得,现在这样也好,毕竟我们可能真的走不了太远!”孙易叹道。

杜彩霞抬起头,目光闪闪地看着孙易,“你……你还是不肯原谅我!”

孙易摇了摇头,“我不是不肯原谅你,如果我对你没有感情,只像初时那样算个床伴,只是那种事对我的吸引,也许我就不会生气了,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每次想到你,我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个小子在你身上抠抠弄弄的样子,我心里真的很不舒服,也过不去这个坎!你明白吗!”

杜彩霞默然不语,等了好久,才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泪,转身就向外走去,到了门口停下,转身道:“我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是我自己做下的事,我自己担着后果,家里张罗给我介绍对象,是镇中学的老师,也许……也许要不了多久我就要结婚了!”

孙易点了点头,祝福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杜彩霞出了门。

孙易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回身就是一脚,嘎吧一声把铁锹的锹杆踹断,气喘如牛,眼睛都变红了。

一点白咬着他的裤腿哼叫着,然后奋力地抱着他的大腿大叫了起来,把几乎蒙住了神智的孙易叫醒了。

“走,我们去镇里串个门,我想梦岚姐了!”孙易酸涩地道,带着一点白出了门,走在大路上,一辆要去镇里卖菜的拖拉机经过,搭了车直奔镇上。

就在孙易第一次因为失去一个女人而心情烦闷的时候,远在百里外的林市,柳双双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今天一上课,就有几个外校的小混混顺着人流混进了学校里,早自习刚刚结束,就到了班级的门口。

为首的黄毛叼着烟向白凝玉勾了勾手指头,“听说一中有个挺牛逼的女人要立棍,我们哥们不服,来找茬了,练练,单挑还是群殴!”

“啊呀我草,敢到我们学校来找我的麻烦,你想死是不是!”白凝玉怒了,伸手就拆下桌子腿,劈头盖脸地就打了过来。

“草!说打就打,好,你有种,走,我们去操场的树林里练练,玛逼的,干倒了你就地轮了!”

“来啊,老娘叉着腿等着你!”白凝玉拎着桌腿就冲了出去。

柳双双一般不参与打架的事情,白凝玉也不会吃亏,她在学校也有几个很能打的哥们会去助拳,但是今天的事透着诡异,平时有外校的混子来,都是风少他们出面摆平的,他们把一中当成自家的后花园,可是今天,风少竟然没有出现。

这时,二班的一个体态微胖的女学生走了过来道:“柳双双,白凝玉在天台给你留了东西,让你快点去取!”

柳双双看了她一眼,有些眼熟,平时跟风少他们那一伙走得挺近的,听说有一次她跟风少他们那边两个男生晚自习后在教室里胡搞被老师逮到了,结果老师被打断了腿,风少又保下了他们,什么事都没有。

柳双双立刻摇头,“小白会亲自交给我的,我等她回来!”柳双双说着,又向袖口里塞了一个长条形的东西。

女生没说什么,只是看了她一眼,转身就出去了,过了一会,风少领着三个人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先掏出一把砍刀刷地一下就砍到了桌子上,一甩长长的发头叫道:“没你们的事,都给我出去!”

风少的威压下,教室里的同学低着头赶紧向外跑,都用同情的目光望向柳双双。

风少的人立刻就堵住了教室的门,一班的同学都是尖子生,所谓的好学生都是不打架的,胆子也小,只是聚在不远处低语着。

“完了,柳双双没有出来,风少是冲着她来的!”

“白凝玉被引走了,就是为了这事!唉,快点报告老师吧!”

“老师哪管得了!”

一班的同学小声地议论着,却都低着头,谁都没有去做这个出头鸟,更没有人去通知老师,默默地等着悲剧的发生。

风少被孙易打了一顿,折了不少人手,治伤看病更是花了不少钱,现在他的脸上还残留着伤痕。

风少把所有的怒火都倾泄到了柳双双的身上,狞笑着向她走了过来,“臭娘们,真以为现在有人给你出头就可以嚣张了是不是,今天老子就搞了你,搞完了再把你光着身子吊到窗外面,让一中所有的人都欣赏一下!”

柳双双不停地后退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但是目光却更加坚毅,伸手在校服的袖子里一拽,拽出一把尺长的尖刀,这种尖刀在市面上就能买到,用钢锯条磨制成的,很锋利,几十块一把,物美价廉,一向都是市场上卖肉的商户最爱。

柳双双从来到一中被风少觊觎的时候就知道,有的时候美丽本身就是一种错,如果不是认识了白凝玉,她也不会一直平安到现在,当然,她是要付出代价的,白凝玉总是喜欢在她的身上乱摸,有的时候甚至会一直摸到下面最要害的位置。

反正都是女孩子,也吃不了什么亏,而且白凝玉也确实尽了一个朋友的责任,保护了自己,更多的时候,她要靠自己来保护自己。

风少看着柳双双手上绿色刀身,寒光闪亮的刀刃,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指着她怒吼道:“草尼玛的,跟老子玩这一套是不是,真以为拿把刀就可以吓住我,你想得美!”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