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靠打杀吃饭-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8章:靠打杀吃饭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20Ctrl+D 收藏本站



白天还不觉什么,可晚上寂静起来,各种各样的怪声音响起,让人很容易就联想起各种妖魔鬼怪,山魈树精之类的传说,两个原本很胆大的女人,这会吓得牙齿都开始打颤了,主要也是因为山里的夜晚变得冷起来。

“我们把他弄起来!”苏子墨隐隐听到了孙易平稳的呼吸声,那家伙竟然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嗯,好主意!”陆青也点了点头,生性严肃的她,在这种环境下也生出几分童趣来。

两人钻了出去,仅有一些星光的夜色中对视了一眼,远处的一切都是黑漆漆的,可视度绝不会超过三米远。

苏子墨没有直接叫醒孙易,而是一脚踹在了他的茅屋上,本来就是临时搭成的茅屋哪经得住踹,一下子就塌了下去。

苏子墨还没等笑出来,就听到呜呜的两声,裤腿一紧,差点被拽个跟头,一点白本来就是一条黑狗,只有四爪和尾尖还有肚子上一条白线,在黑夜里就是最完美的伪状,只有一双眼睛闪动着幽幽的绿光。

苏子墨吓得哇地就大叫了起来,以为是有狼来偷袭呢。

孙易这会也从一堆废墟中爬了出来,打开了手电筒,一点白呜呜低吼着瞪着两个女人。

“你们两个不睡觉,闲的呀!”孙易晃着手电筒照着她们道。

“呃……”苏子墨犹豫了好半天,才有些扭捏地道:“我们……我们怕!这山里太黑了,还有各种各样怪怪的声音啊!你说,这地方会不会有鬼?要不会有妖怪,会不会有狼啊熊啊来袭扰咱们?”苏子不说还好,越说越怕,脑子里想的全是恐怖的血腥画面,忍不住打个寒颤,抱着肩膀一脸都是可怜相。

“荒山野岭的上哪找鬼去!哪来的狼和熊,早八百年就被打光了,能见着只狍子都算我们走运了,放心吧,我们还没深入原始森林呢,这地方安全得很,太危险的地方我也不会带你们去的,安心睡觉吧!”孙易叹了口气道。

可是恐惧之心一旦升起来,想再下去就没那么容易了,苏子墨拽着陆青就是不肯回去睡觉,眼珠一转,又找了个借口,“啊呀,你的屋子塌了,咱们挤一个帐蓬吧!”

“你会有这么好心?”孙易有些狐疑地打量着她。

“哼,不识好人心,你爱在外头被蚊子咬随你的便吧!”苏子墨说着拉着陆青就返回了帐蓬里。

孙易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她倒底打的是什么主意,还是决定进帐蓬,大晚上也没法再搭茅屋了。

钻进了帐蓬里,把拉链再拉好,帐蓬里尽是女人的香味,确实比自己的茅屋强多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大天亮了,看看表,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

扭头一看,两个女人盖着衣服睡得正香。

出了帐蓬,把火堆重新挑起来,下河又摸了两条鲶鱼用来熬鱼汤,至于主食嘛,只能找找有没有兔子了。

领着一点白在山林里转了一圈,就拎着一只兔子回来,是一只当年的兔子,没有昨天那只大,做为早饭来吃也够了。

收拾了兔子,肚子里再塞上采来的野菜,放到火边上烤着,等两个女人被食物的香味给勾得怎么也睡不着了,爬出了帐蓬。

“收拾一下,准备吃饭吧,我们今天向西走,绕一圈,明后天就能回去了!”孙易道。

“噢,有什么好玩的?”苏子墨接了些岩石缝里流出来的水刷着牙,不时地咧咧嘴,水太凉了。

“这山里美景太多了,走到哪算哪!”孙易看看太阳,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准备吃饭。

“对了,今天找一个可以洗澡的地方,一身的汗,身上都有些粘粘的了!”苏子墨说着,凑到了火堆上坐下,陆青也麻利地收好了帐蓬坐了过来。

鱼汤喝着很鲜美,但是兔子肉却没怎么吃,大早上就吃肉,腻得慌。

“早就准备好了!”孙易说着,把兔子肚子里的野菜掏了出来,浸满了油脂的野菜散发着浓浓的山野清香,哪怕是浸饱了油脂,也没有任何油腻的感觉。

吃完了饭,孙易把锅刷干净,在岩石缝里接满了水烧开,再放到小河里冰镇着,一会就变凉了,灌满了水瓶,准备再次出发了。

今天的速度就慢了很多,毕竟昨天还很新鲜,兴奋之下不觉得累,可是今天腿还酸着呢,走得也不快,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孙易领着他们停在了一片白桦林间。

四周尽是齐膝的青草,还有各种颜色的花朵,再往上就是一片白茫茫的桦树干,再向上,就是一片片心形绿色树叶,白绿相间,轻风抚过树叶,发出哗啦啦的轻响声。

“哇,真美!”置身于一片桦树林中,苏子墨闭上了眼睛,伸展着双臂。

“这地方不能升火,桦树皮易燃,一不小心弄出山林大火来可就做孽了,吃你们的压缩饼干和巧克力对付一顿吧!”孙易道。

孙易招待了他们三顿美食,她们自然也不会吝啬这点吃的,压缩饼干高糖高盐高热量,前三口吃着还能吃得香甜来,再吃就腻得不行,而且吃完了还有点烧胃,这东西对付一两顿还行,要是往饱了吃,那可就受罪了。

喝水也压不下烧胃的感觉,孙易拿过一个水杯来,找了一株最粗壮的桦树,用小刀在上头挖了一个小洞,再剥下一小层白色的桦树皮卷成管状插了进去。

一会功夫,树汁就流了出来,开始是几滴几滴的滴落,最后就变成了细长的水流,孙易接了三杯就取下了小管,然后从地上捏了一把泥土按了上去。

“我倒是听说非洲有一种树可以存储大量的水,而且直接就可以喝,至于这桦树……你确定这东西能喝?”苏子墨小猫一样不停地闻着杯子里淡黄色,像啤酒一样的液体。

淡淡的树木香气,还有一种微甜般的感觉,像是某种饮料,好像挺好喝的样子。

“当然能喝,死不了人!”孙易笑道,清香的树汁入口,带着微微的甜意,很快就压下了胃里的灼烧感。

一路翻山越岭,孙易已经准备向回返了,选择的方向也是回家的方向,而且在寻找方向的时候,必须是早上或是傍晚,因为只有在这个时间,太阳才处于东西两个位置,中午前后,太阳就在头顶上,根本就无法用来定位。

至于说用树木枝叶的繁茂来分辨方向,这个太专业,孙易可没这个本事,树木的叶子无论哪个方向都茂盛着呢。

一路小跑跑在前头的一点白突然停下了脚步,发出一阵压仰的低哼声,孙易侧着耳朵听着,听到了一阵趟草的声音,向身后的苏子墨和陆青做了一个悄声的手势,然后领着她们慢慢地走过了一片小树林,前面就是一片草甸子,几只灰黄色的精灵正在吃草,不时地抬起头来四处张望着,长长的耳朵忽闪着。

“鹿!”苏子墨低呼了起来。

“扯蛋,咱们这地方哪来的鹿,要深山里或是再往北才有,这分明就是傻狍子!”孙易道。

“现在拿个主意,想不想吃狍子肉,咱们弄一只尝尝!我看那只就行,不大不小,正好够咱们吃几顿的!”

孙易说着一指一只半大不小的狍子道,是一只母狍子,看样子还是当年刚长成的,它已经掉队了,在不远处,是一只长着分叉尖角的公狍子和两只母狍子。

“算了,这东西平时可看不到野生的!”苏子墨摇了摇头,“吃点野鸡兔子就行了!”

孙易笑了笑,苏子墨还是很不错的,知道保护动物的人,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就在他们三个远远地看着这些山野精灵的时候,一点白却有些焦躁地发出低哼声,这时,一抹淡淡的黄色影子在草丛中一闪既没,孙易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这个黄色影子的目标就是孙易看中的那只不大不小,跟比山羊还小两圈的那只半大狍子。

都说傻狍子傻狍子,只要一有动静,这种长得像鹿一样的精灵就会用最快的速度逃走,在山野里,几乎没有比它们跑得更快的动物,不过它们跑掉之后,还会停下,甚至返回原来的地方看看倒底发生了什么事,好奇心特别的强。

不过这也只是传说,近几十年,山里的动物以惊人的速度在消失,再傻的动物也该学奸了,现在的狍子,你敢弄出点动静来,肯定一溜烟的就跑没了,绝不会再回来。

这只半大狍子是当年出生,经验不足,虽然警惕,却没有发现一条黄色的影子在向它悄悄靠近着。

突然,一阵草浪涌起,黄色的影子如同闪电一样分开青草,瞬间就扑到了这只狍子的跟前,这只狍子还处于呆愣状态,影子就已经把它扑翻在地,一口咬到了咽喉处,其它的几只狍子受到惊吓,一窜就是两三米高,瞬间加速,消失在视野当中。

这一瞬间兔起鹘落,在眨眼间就完成了,把苏子墨和陆青吓了一大跳,别说她们了,孙易也吓了一跳,一点白更是哼哼着,呲着小尖牙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那个大猫一样的动物拖着这只三十多斤重的狍子走在草地上,还有些吃力。

黄色的大猫耳尖有一撮黑色耸立簇毛,两颊有下垂的长毛,个头不大,却雄壮有力,野性十足。

“猞猁!”孙易低呼了起来,他这个土生土长的山里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传说中的动物,也是北方森林中最美的一种动物。

“好可爱啊!”苏子墨瞪着眼睛看着那只大猫一样的猞猁低呼了起来。

“可爱?发起怒来,能咬死你,这东西可是真正的猛兽!”孙易道。

他们说话的声音惊动了那只猞猁,耳朵上那一撮簇毛抖动着,垂卵形的眼睛也望向他们这里。

孙易从小树林中走了出来,猞猁发出一阵阵的低吼声,半伏着身子不停地后退着,一点白亦步亦趋地跟着,虽说它小了点,可仍然毫不畏惧,如果不是孙易压着它,它都要冲上去跟猛兽斗一斗,打不过也要打。

猞猁舍了到嘴的猎物,缓缓地后退着,发出恐吓的低吼声,孙易不急不徐在逼近着。

“快回来,小心它咬你!”苏子墨急得直跳脚,陆青的战斗强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再强也强不过野兽。

“你们不想吃好吃的啦,正好有现成的狍子肉,见者有份,咱分一半!”孙易说着,从腰间拔出了短刀晃了晃。

猞猁已经退后好几米了,孙易也走到了这只断气狍子的跟前,钢锯条磨成的锋利短刀切了下去,先把两条后腿给切了下来,又切了几条子鲜嫩的肋条肉,加一块差不多有十多斤的样子,晚餐有着落了。

孙易带着切下来的肉缓缓地后退着,一点白还不肯放口,咬着一块血淋淋的骨头,努力地想把大半个狍子全都拖走。

呜嗷一声,猞猁低叫了一声,纵身就向一点白扑了过来,到嘴的肥肉被分走了一半也就罢了,你一个小东西也太贪了吧,竟然还想全部拿走。

一点白松口,向一侧跳去,很灵活,不过仍然比猞猁差了几个层次,这只猞猁一扑扑了个空,身体一打横,后腿蹬了出去,把一点白蹬得飞了出去,在草地上骨碌了好几圈,爬起来发出低低的呜吼声。

孙易赶紧把一点白叫了回来,看它没受什么伤才放心,在它的脑袋上敲了一切,“该,让你那么贪心!现在吃亏了吧!”

一点白委屈地哼哼着,小尾巴一个劲地摇动着,舔着孙易手上鲜肉中流下来的血水。

那只猞猁拖着剩下的大半只狍子一溜烟地消失在树林里,孙易这才松了口气,真要是这只猞猁向他发起攻击的话,自己还未必是对手,空有一身力气,也敌不过这灵活的大猫。

“真是太危险的!下次可不许这么干了!”苏子墨拍着胸口心有余悸地道,孙易只看那波涛汹涌,脑海里自然而然地想起了两人初次见面时的情形,很有料的嘛。

苏子墨见孙易的眼神不对,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却别有一番风情。

三人就在一条小河边上的高地上扎了营,狍子肉一半用来炖,一半用来炭烤,香气扑鼻。

狍子肉吃起来其实很累,特别是大块炖的肉,这种肉质纤维很粗,撕咬起来累,倒是炭烤的很不错,拦着肉质纤维切成薄片,一咬就碎,却还很有嚼头。

狍子肉的美味并不仅仅体现在它野味的本身,还有从一只凶悍的猞猁口中夺食的心理感觉。

这回孙易也不用再搭茅屋了,直接就挤到一个帐蓬里去了,在黑暗中帮两个女人按按腿,柔嫩与弹性各有千秋,偷偷吃点小豆腐还是没问题的。

孙易都准备睡觉了,苏子墨用脚踢了踢他,“洗个澡吧!只在河边洗了脚,可是这身上粘粘的太难受了!”

“明天晚上咱们就能回去了,回去再说吧,这大晚上洗什么澡,别看这河小,真要是钻出条蛇来,一样危险,万一被水耗子拖到深水里去,救人都来不及!”

“啥水耗子?”苏子墨一愣。

“水耗子就是水耗子,应该是水獭的一种,个头挺大,模样跟耗子差不多,水性极好,在水里拖走一个人都不成问题!”孙易说着,翻了个身。

苏子墨在黑暗里翻了几个身,怎么也不舒服,拽了拽陆青道,“走,咱们就在浅水边,把毛巾蘸湿了擦擦也好!”

孙易哪能放心她们两个去,打着手电筒出去,在浅水边点了堆火,压上蒿草升起烟来,要不然的话蚊子都能把她们吃了。

“你别走远了,还有,不许偷看!”

“我偷看什么,我直接光明正大的看!”孙易怒道,然后退开几步,隐入了黑暗当中。

清晨,陆青先醒了过来,向同时醒过来的二人道:“我去河边看看,能不能再抓些鱼回来!”

“还有狍子肉!”孙易翻了个身道,看看表,这才五点钟。

“熬点鱼汤也好!”陆青淡淡地道,然后走出了帐蓬。

孙易简单地清理了一下,帮她穿好衣服,自己也出了帐蓬,他刚刚离开帐蓬,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声。

孙易在外头生起了火,把昨天炖好的狍子肉回锅再热一下,陆青在河边抓鱼,只是这本事有限,抓了半天,才抓了两条不到一指长的小鱼,反倒是把自己弄得**的。

孙易接过她手上的工具,是仿着自己之前做的那种用柳树皮做的网,做得很精巧,可惜捞鱼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一定天份的。

孙易一会功夫就捞了几十条,做鱼汤是够用了。

孙易和陆青向回走,快到帐蓬的时候,身侧的陆青突然开口道:“孙易!”

“嗯?”孙易一愣,见陆青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有些好笑,板着一张容嬷嬷的脸,现在却又变得有些犹豫了。

“子墨不是个随便的女人!”陆青终于开口道。

“噢,我也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孙易点了点头,有些事情,心里清楚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完全说出来。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