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信誉铁打的一样-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7章:信誉铁打的一样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15Ctrl+D 收藏本站



钻过一片小树林的时候,孙易又采了几把蘑菇,都是那种灰黄色的草蘑,分布广,数量多的草蘑,最重要的是安全,不用担心采到了毒蘑菇。

到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已经到了他们的休息点,在他们的身后是一片山坡,再往前,就是一望无际的草甸子,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另一个山脚下。

两山之间的草长得如同一片绿色的海浪,而在中央部位的草就不一样了,是倒伏的那种细叶草,在草堆之间,就是深深的沼泽地,一不小心掉下去,淹上个把人都不成问题。

在这片湿地中,一条只有十多米宽的小河缓缓地流淌着,他们就在这条小河边上扎营了,孙易捡了几块大石头磊了一个灶台,又钻进树林子里拖回两棵倒伏的小树,已经晒得干燥,用来烧火最好不过,其中一颗还是小松树,烧起来连烟都不起。

把野鸡和兔子收捡了一下,切成小块,没有带油,不过不要紧,把肉扔到锅里,用猛火煸炒,肥嫩的鸡和兔子肉被煸炒出浓浓的油脂来,再下一些调料,最重要的是采回来的一把野葱扔进去提味,然后再加上从石头缝里流出来的泉水,再把采来的蘑菇收拾干净扔进去,盖上锅盖放到火上炖着。

浓浓的肉香气飘来,苏子墨手上拿着巧克力,压缩饼干,一丁点食欲也没有,这根本就不是人吃的东西,就连一向板着脸不吭声的陆青都没了食欲。

孙易偷眼看着不自在的两个女人,心里偷笑,也没理她们,砍了一棵带着大分杈的树枝,剥上一些柳树皮,柳树皮手上的翻动着,一会功夫,就编出一个大网兜来。

卷起裤腿下了河,清澈见底的小河里,一群群小鱼在游动着,长的有半尺,短的有十多公分的样子,都是最美味的冷水鱼小柳根,最鲜嫩了。

这里人迹罕至,就连水里的鱼都不怕人,甚至连围着孙易游个不停啃着他脚上的老皮。

慢慢地把网兜放下去,再慢慢地兜住鱼,哗啦一声抬出水面甩上岸,草地上十几条小鱼蹦跳着,一点白围着这些小鱼跳着,伸着爪子想按住,不过小鱼滑不溜手,从它的爪间再溜走。

孙易几下子就弄了不少小鱼,上岸简单地挤了一下内膛,从河水里捡一块平整的大石头,揪一把青草,从锅里蘸出表面的浮油来在石头上抹了一层,放在火边上煎起了小鱼,再洒上一点盐水,一直煎得酥嫩。

拎起一条来扔进嘴里,细细的鱼骨都酥了,入口绵软纯香,连一丁点的鱼腥味都没有。

一只嫩白的,一只修长的手突然伸了过来,把石板上的小煎鱼都给抢了过去,吃得直吐热气,一个劲地叫着美味。

这些小鱼顶不了饿,只能当零食解个馋,真正的大菜还在锅上,这会再洒上盐,再炖一会,锅里的汤已经收得差不多了,把锅端下来,还冒着热腾腾的热气。

苏子墨伸手就抓了一块兔子肉,可是刚刚出锅的兔子肉烫得很,在手上颠了半天还是没有抓住又扔回锅里了。

“啊呀呀,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苏子墨急得直转圈,沉默寡言的陆青这会也伸手试图抓起一小块鸡肉,可还是失败了,这一锅美味光闻着都能让人跳脚。

“这把你们笨的!”孙易忍不住摇了摇头,拿着小刀在旁边的柳树上切了几根粗细正好的柳条,剥了皮再切成筷子长的一段,去掉切口处的毛刺,带着山林气息的筷子就新鲜出炉了。

一点白围着锅转个不停,骨头没有浪费,连骨头带肉也吃了不少,最后连汤都没有剩下,一只大兔子再加上一只野鸡,还有那么多的蘑菇,什么都没有剩下。

苏子墨抱着肚子躺在防潮垫上直哼哼,孙易也吃撑着了,平平地躺着消化着食。

“我觉得还是蘑菇最好吃,比肉都好吃啊!”

“当然,蘑菇的孔隙比较多,吸饱了汤汁,自然好吃,味道就在汤汁里呢!”孙易道,“如果是干蘑菇,用水泡发到六七分,再入锅炖,味道更好!”

“现在晒也来得及啊,我们晚上接着吃吧,你再打一只兔子!”苏子墨叫道,微微有些潮红的粉面上尽是渴望的神色,全忘了之前还说保护动物那码子事。

第64章山野鱼肥美

孙易赶紧摇头,“不干,兔子也是保护动物啊,犯法的!”

“我呸,这会你想起犯法来了,早干什么去了!”苏子墨乐呵呵地跟他打着嘴仗。

孙易给她的感觉很不一样,不知道她身份的,总掩不住一脸的色意,想的无非就是床上那点事,而知道她身份的,无不巴结讨好,图的就是一利字。

可是孙易明知她的身份,仍然十分随意地相处的,就算偶尔眼中流露出来的色意也是那么的直接,毫不掩示他的欣赏与渴求,总之,与他相处很自然,就像是真正的朋友一样。

陆青突然道:“我们晚上吃什么?”

“嗯?”苏子墨和孙易都是一愣,没想到清冷的陆青竟然会问出这种话来。

孙易捏着下巴想了想,再向四周看了看,“如果我们下午就停留在这里,并在这里扎营的话,晚上就有好吃的了,绝对的美味啊,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什么?”苏子墨瞪着一双杏仁一样的眼睛问道。

“嘿,保密!”孙易神神秘秘地道。

走了一个早晨再加上一上午,就连陆青这种体质都有些撑不住了,索性就在这里支了帐蓬,先午睡片刻,两人向带着防虫网的帐蓬里钻的时候还在不停地偷笑着,她们有帐蓬睡,孙易就要睡大野地了。

孙易只是哈哈地大笑了两声,指着她们道,“我就是故意等你们支了帐蓬再说的,你们两个大傻蛋,在山里野营,竟然敢把帐蓬支得离得河水这么近,山里气候多变,天气预报根本就不管用,万一一场大雨下来,河水上涨,你们两个全都要淹进去!”

苏子墨和陆青一愣,然后又爬了出来,苏子墨怪笑了两声,把地钉一拔,帐蓬一个人拎起来就走,这东西一共也没有二十斤重,看得孙易直瞪眼睛。

看着孙易傻乎乎发愣的样子,就连陆青都忍不住挑着嘴角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这个小子还蛮有意思的。

在山坡的一块平坦处扎好了营地,两个趴在帐蓬里看着孙易在忙活,孙易钻进了树林里,一会功夫,就拖出几根手臂粗直溜溜的枯木杆,是现砍下来的,山林里有很多树木长着长着就死了,然后立在风雨不透的密林里自然风干,是很好的烧柴,山里人称这种木材叫做站杆,是极佳的引火木柴。

用砍刀剁成差不多的长短,然后搭成人字形,铺上树枝,再铺一层防水的塑料布,再铺上几层树枝,一个简单的小茅屋就搭好了,就连出口处,都用树枝遮挡得严实防止蚊虫叮咬。

看看人家纯山野的居所,再看看自己这花花绿绿的帐蓬,怎么看都有一种严重的山野违和感。

苏子墨跟陆青一商量,决定也做一个像孙易那样的小茅屋,当然,帐蓬是不能拆的,毕竟这东西有防虫网,谁也不希望一觉醒来,身上爬着虫子,或是怀里抱条蛇什么的。

苏子墨和陆青拿了孙易的砍刀钻进了林子里,拖着木头杆出来,等她们两个笨手笨脚的搭好茅屋的时候,孙易的午觉都睡醒了,打着哈欠从茅屋里走出来。

两人都累得不行了,小茅屋搭得歪歪扭扭的,一阵风吹过来,忽拉一下就倒了。

“我不干啦!”苏子墨扑通一下就躺到了草地上打着滚,说什么也不肯起来了,陆青脸上微显尴尬,却还咬着牙想收拾一下。

“得了吧,交给我了,你们一个圆圆的帐蓬当里子,还搭我这种帐蓬,不是自己找罪受吗,行了,你们两个进帐蓬躺一会吧,我建议你们先脱衣服看看身上有没有爬虫子!”孙易说着接过了东西。

陆青把已经累得不想动的苏子墨拖进了帐蓬里,孙易在外头忙活了起来,几根木头在一端绑紧,然后再撑开,一个木头楞子就支了起来,三角形的稳定性使得这东西很结实。

再铺上各种枝叶就搞定了,只要前头留一个她们出入的缝隙就行了。

孙易趁着她们睡下午觉的时候四处转了转,采了一些野果子,特别是找到了一处水葡萄秧,一嘟噜一嘟噜的水葡萄已经紫到了极点,揪一颗尝尝,甜味重,酸涩味已经很小了。

这是最后一茬野葡萄了,这茬落了就不会再生了,味道也是最美的。

连着一些枝蔓一起采下来,搭在木头架子上拖回去,外头裹上一层纱布,然后再放到没有完全劈开一根木头中间,用力一压,葡萄汁流淌下来,半杯紫红色的葡萄汁喝下去,酸甜得让人有一种要飞起来的感觉。

大部分葡萄都放进了河水里,哪怕是这种山间小河,又正值最热的午后,仍然冰冷刺骨,用来冰镇最好不过了。

苏子墨和陆青是真的累了,这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她们忙活了半个下午,又睡了这么长时间,再加上惦记着晚上的美食,总觉得饿,爬出来一看,只看到了河边浸泡的一堆葡萄。

“晚上就吃这个啊!”苏子墨很不满地道。

“还没开始呢!”孙易翻着自己的小背篓道,一点白颠颠地跑了回来,嘴上还叼着一个长长的东西不停地甩动着。

“呀……蛇……”苏子墨看清了一点白叼的东西吓了一大跳,那是一条只有不到二十公分长的小蛇,还是一条草蛇,没毒也没啥攻击能力,给一点白当零食吃了。

孙易拿出一截铁丝来截断,弯成了戒指的模样套到了手指头试试,松紧正好,不过在这个铁丝戒指向着手心的方向,还有两根突起的铁丝,扎一下非刺进肉里不可。

“看好戏吧!”孙易笑道,把裤腿卷了起来,也没有脱鞋,直接趟进了河水里,在浅水有淤泥的地方搜寻了起来。

“哈哈,找到了,看你往哪跑!”孙易扑通一下把手就伸了下去,然后用力的一挑,连着一团淤泥一起扔上了岸,一条二十多公分长的小鲶鱼被扔上了岸。

他在中午抓鱼的时候就看到有鲶鱼了,这东西用来炖着吃,绝对是无上的美味,最重要的是这种鱼是在水质极好的小河里野生的,而不是用垃圾喂养的。

看着扁嘴大肚子的鲶鱼蹦个不停,苏子墨也兴奋了起来,抄起孙易中午做的那个网兜也加入了奋战当中,竟然真的被她抄出两条更大个的鲶鱼来。

嘻嘻哈哈地捞着鱼,苏子墨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本该是一个威严的官员,更加忘了政治上的那些烦心事,好像又回到了没心没肺疯玩的七八岁一样。

陆青在岸上帮着抓鱼,抓到了鱼都用柳条串了腮免得跑掉。

孙易是完全用手抓的,探到了鱼,双手扣下去,鲶鱼无鳞,表皮有一层粘膜,用手是抓不住的,但是他手上戴的那个铁丝戒指就起了很大的作用,铁丝扎进了鱼身子卡住,再一兜就扔上了岸。

一时兴奋,没了节制,抓了二十多条,好长的一大串,光肉也能出个十来斤了,怎么算也够吃了,赶紧叫停。

上了岸,孙易开始收拾鱼,先收拾出五条来,下锅煮鱼汤,什么调料也不放,只放盐和一把野葱就行了。

“鱼汤啊……吃不饱,这些鱼怎么办?烤着吃吗?”苏子墨道。

“你就看着吧!”孙易笑道,把剩下的鱼去了内脏,然后直接斩去鱼头,手上的小刀顺着鱼脊一划再一翻,一根鱼骨头就被抽了出来,鲶鱼最大的好处就是肉质细嫩,而且不像鲤鱼、鲫鱼那么多的刺。

一条鱼一片两半,遍遍的鱼肉片就弄好了。

中午用来煎小鱼的平板石头架到火加上,直接就把鱼肉撕去皮向石头上一贴,鱼肉的中的鱼油被烤出滑脂来,香味四溢。

鱼肉熟的时候,再洒上一把野葱切成的葱花来提香,蘸上一点盐面咬上一口,香软可口,这世界上就找不到比这更加美味的食物了。

三个人围着火堆一边吃一边笑,不知不觉间,天已经黑了,捞出来的鱼竟然被她们吃了个精光。

“肉吃完了,再喝点鱼汤溜溜缝!”孙易把最后一块鱼肉扔进了嘴里,把锅盖打开,浓浓的香气扑面而来,用木头挖出来的简易勺子同时伸进了锅里,只喝汤不吃肉。

千炖豆腐万炖鱼,鱼肉是越炖越香,而且这种经过长时间炖煮之后的鱼肉是没法吃的,根本就没什么滋味,真正的鲜味全都在汤里。

一锅汤,上层是一层鱼的油脂,滑而不腻,满口生香,汤呈奶白色,浓浓的鱼肉鲜味让人恨不得把舌头也吞下去。

吃完了饭,把火堆升得再大一点,孙易躺在防潮垫上拍着肚子,“真是美味啊,要是再整几瓶冰镇啤酒就更爽了……对了,没有啤酒,咱们就用葡萄汁对付一下!”

孙易一个骨碌爬了起来,快步跑到了河边,把镇在河水里的葡萄捞了出来,纱布一裹,放到木头里一压,三杯紫红色的葡萄汁在夜火的照映下闪动着如同宝石般的色彩。

苏子墨斜倚在防潮垫上,抿上一口葡萄汁,望着满天的星河,甚至能看到一条银河跨过天际在流淌着,“真想一辈子生活在这里啊!”

孙易哈哈地怪笑了起来,“那我要先去学习一下妇产科的知识才行啊,要不然的话孩子没法接生!”

“你脑子里就只有这点破事吗!”苏子墨大怒,半黄的笑话完全搅了她的好心情。

“吃饱了不想这种事想啥!”孙易怪笑着道,在苏子墨发火之前,跳起来跑开了。

孙易没急着去睡觉,而是先把火堆引开,均匀地洒在四周,然后盖上一层灌木枝,灌木枝着得快,很快就引起了一圈火头,再放上干的松木,很快就烧成了炭火,这个时候再盖上蒿草,淡淡的轻烟升了起来。

在山里过夜,最头疼的不是吃喝,而是夜晚睡觉时的蚊虫,别看她们的帐蓬有防虫网,也未必能挡得住那些成群结队的小咬钻爬。

而且这些烟火还可以有效地防止蛇兽的侵害。

在山里,手机连信号都没有,苏子墨和陆青完全告别了各种现代的电子产品,下午又睡多了,躺在帐蓬里大眼瞪着小眼。

这一闲下来,立刻就觉得全身酸疼,大半天的野外行走,让坐惯了办公室的两人身体都有些无法承受,就连身为保镖,体质更好的陆青,两条腿又酸疼了起来。

两个强忍着,山里的夜一点也不安静,虫叫蛙鸣,而且不时还有不知名的鸟突然大叫一声,甚至还隐隐能听到某种野兽的吼叫声。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