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真爷们!好枪法!-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6章:真爷们!好枪法!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10Ctrl+D 收藏本站



听着孙易把这种事情说得头头是道,苏子墨不由得有些脸红,她现在还是一方父母官呢,可是连最基本的农事都不懂,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大小姐一个。

终于爬上了半山腰,孙易突然欢呼了一声,向一片低矮了树林子跑去,双手飞动着采摘着东西。

苏子墨和陆青也好奇地跟了过去,只见孙易从低矮的小树上采下一个个毛茸茸青绿色果食来,苏子墨也好奇地采了一个,放到嘴里一咬,差点把牙咯掉,而且绿皮又苦又涩,舌头都快麻了。

“哈哈,这是榛子,哪有你这么吃的,还不涩死!”孙易哈哈地笑道,当着她们的面把外面那些涩苦皮去掉,里头是青黄色的硬果,去了皮苏子墨就认识了,正是市面上挺出名的干果榛子。

榛子她吃过,但是榛子树和树上的果实就没见过了,难怪会出了洋相。

榛子已经成熟了,还未经过自然风干,所以果壳也没那么硬,只要用牙轻轻一咬就能破开外壳,里面的榛子仁饱含水份,清香中带着些许微苦,苦后又满口香甜,味美之极。

现在有了好吃的,苏子墨也不走了,领着陆青就开始采摘,孙易叫道:“别傻乎乎的看着果实就采,挑个头大,饱满的,没有虫眼的!”

孙易一边说着,一边熟练地挑着最好的果实采,当年读小学的时候,学校的前面就是一座山,山坡上就有一片榛子林,每到这个季节午休的时候,一大帮的学生忽拉拉地向山上跑,采的榛子把衣兜撑得鼓鼓得,下午一下课,吃得满教室都是那种苦皮,为了这种事,孙易没少挨老师的收拾。

当然,老师也会把他们的榛子没收,没收之后,就再也找不到榛子的影子了,下午老师上课的时候,打嗝都是一股榛子味,小时候还有股子怨念,可是现在想来,满满的都是幸福,那才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光。

吃了一大堆的果壳扔在地上,来于自然,最后再回归自然,不存在污染的问题。

这东西不顶饱,虽说壳比较软一咬就开,可咬多了牙也疼,苏子墨的牙龈都出血了,吓得她不敢吃了。

“想吃顶饱的,我给你找一个!”孙易带着坏笑把她们带到一颗树下,让她们站好,苏子墨和陆青不明所以地站在树下,然后孙易出奇不易地一脚踹在这棵不起眼的大树上。

巨力之力,树干剧烈地晃动了起来,然后一个个大姆指大小,长圆形的果实像下雨一样忽拉拉地掉了下来,砸得两个人怪叫不已。

孙易哈哈地大笑了起来,此时地面上已经铺了一层长圆形,有着光滑外壳的小坚果。

“咦?这东西好有意思,是什么东西?看上有点像大枣!”苏子墨从衣服里头掏出好几个指头大小的果实。

“什么大枣,这是橡子,早年没吃的挨饿那会,就吃橡子面,我老爹吃过,我可没吃过,听说这种橡子面吃多了会肚子胀得像大鼓,然后还便秘拉不出屎来!”孙易笑道。

“说得真粗俗!”陆青哼了一声道,不过手上也抓着几个光滑的果实搓动着。

孙易哈哈地笑了一声道:“还粗俗,说的好像拉出来的是黄金似的!”

陆青堂堂名牌大学毕业,又多在官方部门做事,本身清高,目光也高,现在被孙易抢白这么几句,气得直翻白眼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出来玩就图个开心!”苏子墨说着扔掉了手上的橡子果,“休息得差不多了,我们该出发了!”

孙易领着她们继续向山上爬,爬到了山顶上,眼前豁然开朗,苏子墨哇地就叫了起来,许久不见如此美景的孙易也有些呆住了。

山顶是一片平整的草地,几乎没有任何树木,只有几丛刺玖顽强地生长着,山顶这一片平坦的空地,只有宽叶草生长着,这种草是浅绿色,带着白色的绒草,轻风抚过,泛起一条条的白浪。

这片平顶山处于巅峰处,望着四周的群山,如同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们还站在这里。

“哇,真想在这里盖个房子,然后一辈子住在这里!”苏子墨喃喃地道。

“求租半张床!”孙易在后接了一句。

苏子墨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微微一红,回身就踹了孙易一脚,孙易没怎么样,反倒让她站立不稳,险些一个骨碌滚下山去。

孙易赶紧伸手拽住了她,“在这山里别乱闹!”

两人正不清不楚地打情骂俏呢,身后传来了牙齿碰撞的咯哒声,扭头一看,陆青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远处,牙齿不停地打着架,像傻了一样。

孙易顺着她的目光向远处望去,心里也跟着咯蹬一下,苏子墨正是吓得身体一颤,紧紧地拽着孙易的衣服躲到了他的身后。

就在离他们不到二十米远的地方,两大四小六只油光水滑的小动物正在一片草地上蹲坐着,整个身体修长,呈流线形,有一种说不出的顺畅般的美感。

几个小家伙一双短巧的前爪抬起拱向天空,蓬松的尾巴甩动着,然后不停地向下拜着,再过一会,六只小生灵牵着小爪,人立而起,绕着圈子跑动了起来。

黄皮子,学名黄鼠狼,属于小型的肉食动物,一般以飞禽或是老鼠为食,本是一只普通的野生动物,但是在北方,却人为地赋予了它太多的神秘。

狐黄二仙,在北方绝对属于家喻户晓,而且是供奉最多的一种神灵,远远超过了各种佛像,供奉也年单,请民间的“大仙”在一张红纸上写上狐黄二仙之位贴在墙上,香火不断。

狐黄二仙属于保家仙,也是小仙,据传说心眼比较小,一旦供奉就不能怠慢了,年节奉上鸡鱼肉,平时蒸馒头也要供上几个,一旦怠慢了,家里就会出各种不顺心的事。

黄皮子随着各种传说越来越多,也变得越来越邪乎,在北方,除非那种胆子极大的人,才敢打黄皮子,其皮子是很值钱的一种皮料,仅次于狐狸的。

这种小东西早些年还进村子里偷鸡鸭,鹅属于猛禽,可以用来看家护院,不怕体型小的黄皮子,但是太笨了,斗不过这种聪明的小生灵。

黄皮子有一些很让常人难以理解的行为,比如现在绕着圈拜天拜地一般人就理解不了,孙易也理解不了。

他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对这种邪乎的小生灵打心眼里就有一种敬畏,不过还没有达到两女人那么恐慌的地步,相互不招惹就是了。

一点白在孙易的脚边转悠着,发出低低的哼哼着,等着孙易的命令,只要他一声令下,它就会勇敢地去与那几个亮黄色的小东西搏斗。

“行了行了,别看了,我们该走了,这是人家地盘!”孙易道。

这回两个女人谁都顾不上再看美景了,几乎就是抢在前头下山了,孙易差点都没有追上。

“黄皮子,真的有那么神吗?”下山途中,苏子墨忍不住捅了捅孙易的腰眼神秘地问道。

孙易笑道:“你可是官员呐,哪能问出这种问题来,不怕马列来找你啊!”

“去去,我听过一些传说,但是都没有见过真的!”苏子墨道。

孙易捏着下巴道,“我上中学那会,东沟村有一家的婆娘据说是被黄大仙上身了,挺好的一个人,说话都变了动静,上窜下跳的很厉害,一个窜高就能爬房顶上去,倒底是不是真的上了身,这种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那就是真的喽?”苏子墨说着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

“随你怎么想吧,这事我也解释不了!”孙易笑道,然后抢了几步,在前头带路,下山这一边不太好走了,已经是一片片的松林,是低矮的松林。

走出了松林就到了山下,两山之间一条小河如同银带一样流淌着,在河边,还长着一丛丛灌木,有着巴掌大,三个角形的大叶子,灌木上还有一片片的尖刺,在灌木的最顶端,一个个的小红点闪亮。

“嘿,你们有口服了,竟然找到了这种好东西,托么(音译),这东西可是最甜的一种野果,吃多了也不倒牙,摘的时候小心别扎了手!”

孙易说着,伸手在灌木上方摘了一个小果子,小果子大的有姆指大小,小的也有小指盖那么大,一个个的红色水晶般的小果子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攒成一小团,透着诱人的清香。

吃到嘴里,甜香迷人,还带着一股山野特有的草木清香,这东西果子在市面上极少见到,一是采摘不易,另一个也是不容易保存,它太脆弱了,稍稍颠几下就碎烂成一团没法吃了,只能现吃现摘。

三人沿着这些果秧一路吃过去,吃到头的时候,每个人的嘴唇都是红红的,还透着浓浓的甜香气。

特别是苏子墨,那种纯自然的红色嘴唇透着一种迷人的感觉,让人恨不得上去亲咬一口,就连陆青的红唇看起来都顺眼了不少。

“哇,真好吃!”苏子墨巧舌在唇间甜了一圈,残余的甜香都舔进了嘴里,却让孙易的心狠狠地一跳,这特么不是诱人犯罪吗。

孙易看看天色,转移了目光和话题,“咱们得快点走了,到了前面的小河边上咱们就吃午饭!”

苏子墨上下打量着孙易,然后笑了起来,“我们两个都带着巧克力棒,还有压缩饼干和罐头,你什么都没带,看你吃什么!”

孙易瞪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她们,有吃惊的语气道:“这个季节进山,你们还用带吃的?我只带个锅就可以了!哈哈,到时候我吃香的喝辣的,你们就啃自己的饼干去吧!”

“你还能捞鱼呀!”

“鱼,只是小意思!”孙易说着,从后面的背篓里拿出一个硕大的弹弓子来,随手从地上捡几个大姆指大小的石头子。

“看好了!”孙易说着,向一点白一指,原本还有些垂头丧气的一点白一下子就开心了起来,油黑的身体一窜,嗖地一下就钻进了草丛里闹腾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打猎?能打着啥?那倒有只鸟!”苏子墨咯咯地轻笑着一指不远处的树枝,上头蹲着一只看起来挺胖的鸟,黑白花纹看起来很惹眼。

“这种杜鹃鸟没啥肉,也不好吃,小时候烤过!”孙易笑道。

这时,草丛里突然有了动静,跟着,一只全身颜色鲜亮的野鸡腾空而起,孙易还没等用弹弓子去打,就见一条黑色的身影闪电一样飞射而起,把刚刚飞起来不到一米高的野鸡扑翻了下去,一会,一点白拖着一只野鸡跑了回来,放到孙易的脚边,吐着舌头哈哧哈哧地喘着气。

它太小了,捕获一只野鸡是意外之喜,就连孙易都没有想到它能逮到一只野鸡。

“小白,真是好样的!”孙易抱起一点白抡了一圈,然后捡起了不到二斤重的野鸡,是一只公野鸡,羽毛鲜亮漂亮,女人对这种漂亮的江西省都没什么免疫力,不过被一点白折腾了一阵子,长长的尾羽已经断掉了,身上也粘着泥土和草叶。

“嘿,熬上一锅野鸡汤,味美鲜亮!”孙易笑道。

苏子墨气得直鼓腮帮子,倒是陆青,一脸容嬷嬷的肃容,冷冷地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野生的野鸡是属于保护鸟类,擅打野鸡是犯法的!”

苏子墨嘿嘿地笑了起来,“没错,违法犯罪的行为被我们逮了个正着!”

孙易把野鸡向身后的背筐里一扔,大咧咧地道:“你们可拉倒吧,拿这吓唬谁呢,我又不是指望打猎为生,再说了,真要是犯罪了,我都不用杀人灭口,直接把你们扔山里头当野人去……不过嘛,也许在这之前,还可以做点什么!”

孙易捏着下巴邪笑了起来,但是陆青拿出了一个高压电击器,一按开关,电光闪动,啪啪做响,孙易的邪笑一下子就凝固到了脸上。

“哈哈,真以为我们一点准备也没有呀,我可告诉你,陆青不但是我的秘书,还是我的保镖,曾经参加全美无限制格斗并且打进了十六强!一般的男人,三五个都不是她的对手!”

“你可得了吧,她本事是有点,对付我可差远了,我让她一手一脚再加原地不动的!”孙易打量了陆青几眼,身体结实有力,走动起来就像一只母豹子一样,满是正在猎食的野性。

孙易的话让陆青的脸色刷地一下就变得阴沉了起来,都能刮下一层寒霜,有道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如果不是有苏子墨在的话,她还真想看看孙易怎么让自己一手一脚再加原地不动的。

孙易没理会她,在前面领路,一点白在草丛里跑动着,突然汪汪地叫了起来,然后只见两条草浪晃动着,一只淡黄色的大兔子嗖地一下丛草丛里窜了出来,一点白后腿一蹬,斜斜地把这只足有七八斤重的大兔子扑翻在地。

这只兔子肯定是一只几年的老兔子,被一点扑翻了并没有惊慌,原地打了几个滚之后肚皮朝上,四肢紧紧地缩在一起。

一点白低吼一声就扑了过去,一口就向这只大兔子的咽喉咬了过去。

兔子的身体微微一扭,紧缩的四肢瞬间放开,强健有力的后腿正蹬在一点白的胁侧,把已经长到一尺多长,五六斤重的一点白蹬得飞起两米多高,滚进了草丛里头。

一点白聪明又勇猛,可毕竟是一只当年的小狗,才断奶一个月而已,哪里是这种老兔子的对手,都说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鹰难抓,这一招兔子蹬鹰使得这么顺溜,可不是一两年的小兔子能学会的。

这只兔子一翻身就要跑,这时孙易已经拉开了弹弓子,强力的弹弓子把一颗大姆指大小的石子弹飞了出去,正中这只大兔子的耳朵后面,这地方是兔子最脆弱的位置,挨一下子就蒙了,扑翻在草地上蹬着腿,半天也没有爬起来。

一点白已经缓过劲来了,低吼着扑了过来,一口咬在它的脖子上把这只大兔子给结果了,然后有些吃力地拖着这只兔子向孙易走了过来。

孙易先把一点白抱了起来察看了一下,兔子的后肢出奇的有力,稍不注意,都能把一个成年人蹬个跟头。

还好,一点白从小就是放养的,比较皮实,没受什么伤,这时再拎起这只大兔子,在手上掂量了一下,差不多七八斤重的样子,入秋的兔子正是最长膘,最肥嫩的时候。

孙易笑嘻嘻地把兔子扔到了背筐里头,苏子墨和陆青都看傻了,刚刚那狗兔恶斗如同电光火石一样速度奇快,再到最后孙易一弹弓放倒大兔子,也不过就是几秒钟的时间,让她们觉得自己的眼睛都不够用了。

“嘿,咱们北方山里的兔子可不好抓,天敌太多,一个个的油滑着呢,咱们能逮到一只可不容易,这下子我可有口服,正好小鸡炖兔子,没有比这更美味的了!”

孙易哈哈地笑着,在前头领着路,苏子墨现在脑子里一想到香喷喷的野鸡炖兔子,纯纯的野味,口水就忍不住流了出来,但是之前把话都放出来了,又不好收回,可口水是骗不了人的。

看书王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