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后果你承担不起!-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5章:后果你承担不起!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5Ctrl+D 收藏本站



“尼玛的,再特么叫唤就把你埋这,我们几个不说,谁特么也找不到你!”武谷黑着脸然,然后撅了一根手指粗的树棍,啪地一棍子就抽了上去,柔韧的树枝抽在身上不比鞭子轻多少。

“走,你走前头!”武谷怒喝道。

孙易背着梦岚,武谷用树枝像赶牲口一样赶着顾乐成向林子外面走去,武谷开着一辆越野性能比较好的欧宝安德拉越野车,孙易的面包车也开了出来,一路向镇子行去。

等到了镇边上,武谷打了个电话,又找了几个人,然后进镇等着,顾乐成就交给他看着。

孙易带着梦岚去了镇医院,处理了一下脚上的伤势,伤口都不大,用不着缝针,不过也用绷带裹得严严实实的,再打上一针破伤风就完事了,用不了几个钱。

抱着梦岚姐上车,又到了松鹤楼,孙易来的时候正看到一辆白色,涂装着林市第一戒毒所的金杯车停在这里,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中年人领着两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正往饭店里走。

孙易跟他们一块进去,武谷迎了出来,先跟眼睛男握了握手,喊了一声韩所长,又一指蹲在角落里的顾乐成。

中年人扶了扶眼睛,很斯文地笑了一下,然后摆了摆手,两个大汉从身后拿出一套怪模怪样的衣服向顾乐成走了过去。

顾乐成尖叫着挣扎着,却挣不过两个大汉的力道,一套紧身的衣服强行套到了他的身上,四肢连动都不能动,只能像个大虫子一样捅来捅去。

跟着,一个软塞子塞进了顾乐成的嘴里,这回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两个大汉跟韩所长打了个招呼,抬着了顾乐成出去扔进了金杯车里,开着车就走,手脚麻利,从头到尾还不到两分钟。

武谷又招呼黄胖子挑好菜硬菜上,再来瓶店里最好的酒,好好招待一下韩所长,孙易和梦岚做陪,一起喝了点,临走的时候韩所长还给孙易留了张名片,拍着胸脯保证,戒不了毒绝不会放出来,而且以后有事尽管开口说话,在林市自己还有点面子云云。

韩所长开着武谷的安德拉走了,看着远去的车尾灯,武谷拍拍孙易的肩头,意味深长地道:“小伙子,打打杀杀的年代已经过去了,这是一个讲究人脉,讲究手段的年头喽,江湖可不好混啦!”

“我也没打算混江湖,我就是一个小富既安的人,有几个闲钱够用就行!”孙易嘴上不以为然地道,但是心里却不停地翻腾着,今天武谷确实给自己好好地上了一课。

自己需要动杀心,下杀手,背上人命官司才能解决的事情,换到武谷的身上,只要一个电话,再请吃请喝一顿就解决了,这人与人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怀着复杂的心思把梦岚姐送回家,他也没走,就留下来照顾梦岚,梦岚紧紧地搂着孙易,还在后怕不已,“以后,可不许再做这种事情了,今天你差点把我吓死!”

“嗯,放心,以后不会再让你担心了!”孙易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把她搂得更紧了。

刚刚迷糊,电话响了,孙易伸手拿过了电话,竟然苏子墨打过来的。

接了电话,就听到了苏子墨有些疲累的声音,“你是答应过要带我进山游玩的,你准备一下,明天赶早四点多接我,嗯,就在镇上到沟谷村的半路上接我就行,低调点!”

苏子墨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根本就没有给孙易任何解释的机会,嘴一撇,把电话一扔,“老子哪有时间陪你进山溜达,我姐伤还没好呢!”

孙易说完,回身接着搂住了梦岚姐睡大觉。

梦岚却一个劲地推着他,“没事没事,我这都是小伤,医生也说了,不要站立和走太多的路就行,不用你陪着,你该做你的正事!”

“明天再说吧!”孙易在她的唇上轻轻地亲了一下,虽然身体的反应很剧烈,不过还有君子之心。

孙易还睡得迷糊呢,就被身边的梦岚姐给推醒了,看看时间,才早上三点半,又不跑山,起这么早干啥。

“起来吧,领导让你赶早接呢,快去快去,这是个好机会!”梦岚哄着孙易,像是在哄孩子一样,帮着他穿衣服。

孙易在卫生间里收拾了一下来,光着膀子,一身古铜色的腱子肉,结实又强壮,一边穿着衣服一边道:“行,今天我就给姐一个面子,要不然的各方面我还真不稀得搭理她!”

“行了行了,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山里冷,多拿两件衣服!”

“嗯,明白!”孙易点了点头,他这一身西装西裤的,实在不适合进山,正好回家的时候再换衣服。

“我先走了,你再睡一会,受了伤要多养养,吃饭的话让楼下的饭店给你送,对了,你的钱还够不够用?”

“够,家里还有好几千呢!”梦岚把磨叽着不乐意出门的孙易推了出去,他们虽然没有实质性的深入接触,可彼此熟识着,就像一起生活了多年的夫妻一样。

孙易开着面包车慢悠悠地向沟谷村的方向走,存心让她们多等一会。

出了镇没多远,就见到两个背着包的女人,一身都是艳丽的户外服装,到旁边扭头一看,可就是苏子墨还有她的秘书容嬷嬷吗。

“我以为就你自己,怎么带把容嬷嬷也带来了?”孙易问道。

旁边那个一直冷着脸的秘书脸色变得更冷了,苏子墨先上了车,然后道:“这是我秘书陆青,可不是容嬷嬷!”

“可拉倒吧,你看她板着脸好谁都欠她八百块没还一样,不是容嬷嬷还是啥!”孙易哈哈地笑道,肆无忌惮地开着玩笑。

“容嬷嬷!这个外号,我喜欢!”一直话语不多,板着脸三十多岁都没有多少皱纹的陆青突然开口冷冷地道。

这个冷笑话让孙易都噎得半天没回过神来,倒是苏子墨,捂着小嘴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笑了一阵子,苏子墨扭头向车里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咱们进山要好好玩几天的,你怎么什么都不带?至少也要带个锅子吧!”

“你想去几天啊,真要在山里过夜啊,我可告诉你,山里的夜晚可是很危险的。”孙易道。

“不危险还带着你干啥,你是老跑山的,肯定有生存经验,还有,我们只带了一顶帐蓬,可挤不下你!”苏子墨道。

孙易撇了撇嘴,一张床都睡过了,还特么是裸睡,这会装个屁,不过话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并没有表露出来。

开车进了村,在自家门口停了下来,远远地看到老王大爷正赶着自家的十几只羊向山坡上走,两只狗嘴上带着嘴罩子跟着赶羊。

“那两只狗的嘴怎么给罩上了?”苏子墨瞪着一双大眼睛看到这奇事忍不住问道。

孙易叹了口气,“怕狗吃了被药死的耗子毒死了,这两年还好些了,前几年更严重,鸟什么的都被打没了,年年树林子里都蒙着一层密密的虫网!只有往深山里走才不会闹虫灾!现在年青人都去了大城市,没人打鸟了,总算是恢复了一些!”

孙易一边说着下了车,一点白从屋子里钻了出来,他两三天没回来了,一点白的肚子还是鼓鼓的,这小家伙可知道自己找食吃了,而且经常跑罗丹家去跟那两个同胞兄弟抢东西吃,它的身体更壮更凶,同胞兄弟都抢不过,罗丹每天都要多消耗三五个馒头来喂狗。

孙易一把抄起了一点白使劲地揉搓了几下,然后在小狗的哼叽声中钻进了屋,把自家的小铁锅带上,又在厨房拿了些盐和大料之类的调料,味精这东西是绝不会带的,在山中吃山珍美味用味精,那是对美食的侮辱。

自己换了一衣迷彩服,再穿上胶鞋,拿了一卷胶带就出了门,把东西向车里一扔,开车就向村北行去,一直把车开到大河边才停了下来,要进山,这条大河是必须要渡过的。

看着百多米宽的涛涛大河,清晨的微风带着河水的湿凉扑面而来,苏子墨面对着河水,伸展着双臂,像是要将它拥进怀里一样,工作上的所有烦恼都不见了。

她跑出来就是躲清闲的,镇上和镇属的村落棚户改造工程也算一块不大小的肥肉了,送礼的,求情的,还有递条子的把她烦得够呛,正好趁着刚把工作捋顺的机会出来偷得浮生几日闲。

不过身后传来了陆青一声惊呼,把苏子墨吓得一个激灵,好心情全都没了,一回头,看到孙易正在脱衣服,上衣已经脱了,露出精壮的肌肉,这会正在解裤子呢。

“你干什么!”陆青跳到了苏子墨的跟前,伸展四肢把她护在身后,她自己的模样怎么看都像有事冲她来的模样。

“毛病!”孙易嘀咕了一声,把裤子脱了下来,都放到了一个小背筐里,一点白一蹦,把衣服压到了身子底下。

孙易把鞋和袜子也脱了,光着脚,只穿着裤头,把旁边一个挺大的枯木向河里推,这会她们才看清,那是三根人腰粗的枯木并在一起做的筏子,这是当初孙易用来运蓝莓的筏子。

“上来吧,扶住了我的筐还有我的狗别掉河里!”孙易一边向身上撩着河水适应着水的温度一边道,“还看什么样,你们要自己趟过去呀!”

苏子墨和陆青对视了一眼,都是一脸尴尬的样子,感情是误会了人家。

两人相扶着上了筏子,陆青还不停地偷瞄着孙易,健壮的男人并不少见,健身房里不少壮汉,但是像孙易这样,壮硕而又匀称的就不多了,特别是当他拉起了筏子下水之后,身后的肌肉瞬间崩起,就像一座火山突然爆发了一样,把陆青都看呆了。

“看啥看,我对你这种冷脸女人可没啥兴趣,我喜欢温柔型的!”孙易笑着道。

陆青哼了一声扭过头去,谁稀得看,倒是苏子墨,远远地伸过来手在他身上的肌肉捅着,“还挺硬实的!”

“老实点,掉到河里被水卷走,救都来不及,别看这一片水浅平静,水底下的暗流和旋涡一点也不少!”孙易训了她一句,拽着筏子趟着齐腰的河水顺利地了到了对岸。

把筏子拽上岸,孙易钻进了旁边的树林里,拧干了裤头的水重新穿好了衣服才走了出来,不停地活动着身体,让身体尽快热起来,入秋的河水表面温热,但是水下却冰凉刺骨。

活动了一会,在筐里翻了翻,拿出胶带来,把袖口和裤口都扎得紧紧的,然后又扔给了苏子墨。

“我们用不着这个,都是专业的户外运动!”苏子墨道。

孙易不屑地哼了一声,“专业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招虫子,钻你们衣服里头去就不这么说了!”

苏子墨还是决定听从专业人士的劝导,用胶带把衣口扎紧,只是这样一来,完全破坏了专业户外运动服的美感。

孙易带着她们一头扎进了密密实实的丛林里,四周都是铁黑色的杨树或是柳树,每株树都笔直地伸向空中,十米之内,没有任何横生的枝杈,甚至连杂木都很少,只有齐膝深的青草,放眼望去,甚至有一种空旷的感觉,偶尔有几声鸟叫也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这地方更有一种死寂般的感觉。

两个女人哪里进过这种半原始的森林,吓得紧紧地跟着孙易不敢远走,孙易用砍刀给她们砍了两根笔直的树枝,用来打草惊蛇。

“这地方没什么好玩的,再往深了走,会有一片草甸子,我们差不多在中午的时候能走到那里,那地方比较漂亮!”孙易说道,抬头看看太阳,辨认了一方向,当先领路。

突然,忽的一声风响从她们身后不远处的地方响起,速度极快地掠过,一扭头,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怎么回事?”苏子墨胆颤心惊地问道。

“应该是雀鹰,那玩意是咱们这地方块头最大的飞禽了!”孙易说着,捡起一块石头向远处一株大树扔去,果然,一只翼展足有近一米的巨鸟腾空而起,夹着风声冲上了空中,翻转了两圈远去。

“别看这雀鹰的个头没有其它鹰类大,但是身形灵活,连燕子都能抓得住,不过再厉害的鹰也斗不过发狠的老母鸡,小时候我家养鸡,一只大雀鹰抓我家的小鸡,被老母鸡乍着翅膀堵在了鸡窝里头差点给啄死!”孙易笑道。

“怎么可能?鸡还能斗得过鹰?雀鹰也是鹰啊!”陆青惊讶地道。

孙易哈哈地笑了起来,“母性这玩意是通用的,一个当妈的可以不惜性命地保护孩子,老母鸡自然也可以,一个只是想弄点吃的,一个是拼了命的保护孩子,自然不一样!”

一行三人穿行在这片山林里,越走坡度越大,已经开始爬上山坡了,原本密生的杨柳树也渐渐地消失,取代的则是一棵棵的柞树,宽大的棱角形柞树叶子发出哗啦啦的脆响声,像是正在开一场演奏会一样。

柞树都不算太粗,最粗的只有小腿般粗,山坡上随处可见一个个的树桩子,断口已经很陈旧了,在树桩的下方,顽强地探出一些新生的树枝,长得茂盛。

“这种树怎么还给锯了呢?”苏子墨问道。

“锯的就是这种树,特别是这种小腿粗的,最上品的柞木杆,价钱高着呢!”孙易笑道。

“这么粗有什么用?我看市面上的木材一般都是松木啊!”苏子墨好奇地道。

“你看看这些切口,都是早些年砍伐的,这种柞木木质太脆了,而且容易腐烂,并不适合做木材,但是早几年,这种柞木杆是用来种木耳的必须品。”孙易道。

孙易一边走着一边给她们讲着,他还上中学的时候,就曾经跟老孙头一起上山偷摸的伐过这种柞木杆,修整整齐,用牛车拉回去,出售的话足有一千多块一立方,那会已经是普通木材中的最高价了。

自家也曾经种过木耳,先用电钻在木杆上均匀地钻上小孔,然后里面塞上用锯末特制的茵丝,再用桦树内层的红色树皮打出来的圆盖封严,对于少年时期的孙易来说,用锤子向木杆里打那种圆圆的封盖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弄好的柞木杆隔空垫起来,就放在园子里,一场秋雨下来,就会看到黑黑的,肉肉的木耳从那些圆形封盖的四周冒出来,只要一夜的时间,就能长得像耳朵那么大小,甚至块头大的能长到巴掌那么大,这时就要及时采摘了,否则的话再有两天就会腐烂掉落。

新鲜木耳可以生吃,但是绝对不能多吃,会轻微中毒,只要先进行晒制,再泡发之后才能正常食用,山里很多东西都是这样,比如黄花菜就是如此,新鲜的黄花菜是含毒的,吃多了甚至能危及生命。

孙易看着那一片残桩颇有感慨地道:“现在杆木耳的价格仍然要比用菌袋种植的高,不过幸好,菌袋种植的产量大,种值和采收起来也方便,倒是让这些柞树逃过了一劫!”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