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不服,给我打!-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4章:不服,给我打!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4:0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晃着手上的甩棍向他走去,眼睛一个劲地向他的腿上瞄,琢磨着是不是断他一条腿。

李随风满眼都是金星,他现在只知道自己被打脸了,牙好像都掉了两颗。

“上,给我干死他!”李随风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满嘴是血地大声吼叫着。

那十几个半大小子哪里想到孙易竟然不按常理出牌,平时打架的时候,人多的一方往那一站就能震住,然后再由风少出手,噼里啪啦地揍一顿,大家接着去混吃混喝混逼日。

可是今天人家竟然没有把他们看在眼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把风少给打了,直到风少的一声吼才算是醒过神来。

十多个人抡刀舞棒地乱糟糟地冲了上来,他们的战斗力还不如当初赖黑子找的那些小混子呢,也就是下手黑没轻重这一点才能入眼了。

孙易一晃手上的甩棍就迎了上去,打头那两个砍刀刚刚举起来,还没等落下来呢,只觉得眼前一花,对方就从他们的中间穿了过去,直到这时,大腿才一疼,扑通一声摔到了地上,小腿上挨了一下子,骨头怕是都打裂了。

“啪!”一根锯短的台球杆被孙易一甩棍打断,甩棍去势不绝,正打在这个半大小子的肩头,锁骨发出嘎吱的一声断掉了,膀子当时就塌了下去。

孙易将甩棍向地上一磕,啪地一声收了回去,背着手走到了李随风的跟前,向他一扬下巴道:“怎么样,服了没有?”

李随风捂着脸,看着倒地不起的十几个手下眼中尽是惊惧的神色,他是二代出身,也见识过道上最能打的有多凶憾,可远远没有亲身体会来得直接。

“还打不打?我奉陪!”孙易淡淡地笑着道。

李随风只是捂着脸,用忿恨的目光看着孙易,也不吭声,他没有勇气再跟孙易正面对抗下去,可偏偏心里又不服得很。

孙易也没心情再教训这些小屁孩了,传出去好像自己欺负人似的,将甩棍向他的脚下一扔就打算开车走人。

但是那辆陆虎还紧紧地别住面包车,后头是金杯堵住,根本就出不来。

孙易走到了陆虎的侧面,伸手扣住了底盘,腰腿一沉,吐气开声,身上的肌肉瞬间鼓胀到了极点,撑得身上的短袖紧紧地贴在身上,这件牌子货倒底比地摊货结实,竟然没有被撑得崩线。

陆虎发出嘎吱几声,车体从侧面被抬了起来,再加上一把力,轰隆一声,还没熄火的陆虎SUV硬生生地被孙易掀翻变成了四脚朝天。

拍拍手上的泥土,脸不红气不喘地进了面包车,启车走人。

李随风那一行人都看傻了,掀翻一台车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事他们也干过,可那是七八个人一起出力,一个人欣翻一台车,还是自重较大的SUV,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想像的事情。

直到孙易走远了,一个锁骨断裂,塌着膀子小弟哭丧着脸道:“风少,现在咋办?”

“先回去,我有办法!”李随风咬着牙进了金杯车,至于这辆陆虎,只能找工程车来拖回去了。

孙易回到镇上,准备去找武谷商量一下关于棚户区改造的事情,这事自己想掺一脚,也是需要出钱的,看看自己拿多少钱比较合适。

刚刚路过梦岚姐开设的化妆品批发零售店的时候,目光一凝,脸色一冷,闪现出几丝杀气,一个干瘦,面带菜色,牙齿焦黄的男人正在掀着货架,不少瓶瓶罐罐都被打碎了,几个相邻的户主正围着低声议论着。

孙易停好了车下去,目光阴冷地向里走,一个户主赶紧低声道:“孙哥,坏了,那个家伙来砸店了,听说是要找梦岚要钱,梦岚不肯给,还挨了一巴掌!”

孙易在这个小伙子的肩头拍了拍,“行,我知道了,大家别看了,这事我处理!”

孙易跟武谷之间从开始的较量再到最后的合作双赢,早已经成为镇上人们议论的热点,连带孙易也出了名,成为林河镇仅次于武谷的一号人物。

孙易刚要进去,就被旁边一位开特产商店的妇女拉住了,低声道:“小孙,这种人抓不得碰不得,挨着就是赖皮缠,还是赶紧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

孙易冷冷一笑,“警察能咋处理,抓完了最后还不是要放出来,我去跟他说道说道,真以为我姓孙的那么好欺吗!”

孙易说着走进了圈子里,先扬手让大伙散开,别在这里看热闹,孙易现在很有威严,几句话,围观的几十个人三三两两地散去,还在不停地议论着。

孙易推门进了屋,看到孙易进来,原本还拿着一根拖把杆,一脸坚强的梦岚泪水立刻就下来了,再坚强的女人,遇到一个山一样的男人,也会变得软弱起来。

当一个女人变得坚强的时候,那证明她身边的男人就要失去她了,当女人软弱起来,那就把身边的男人当做了靠山。

顾乐成抄起一个瓶装的洗面奶正在砸,突然脖领子一轻被人拎了起来,然后被重重地抵到了墙上。

“你特么是不是想死?”孙易狠狠地道。

顾乐成看到这个男人,非但没有害怕,反而眼前一亮,任他掐着脖子面红耳赤,却还强撑着道:“你搞我老婆,要么拿钱,要么我把老婆领回去!”

“草,你当离婚证是假的啊!”孙易气得笑了起来,这货也太没皮没脸了。

“那我可不管,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当了我好几年的老婆,可不是一点情谊都没有,现在发了财,我也要沾一份!”顾乐成嬉笑着道。

“你要是想不给钱,就直接弄死我!”

“我草,凭啥呀!”

“就凭我是她前夫,跟她一起睡过!”顾乐成一脸都理所当然的样子。

碰到顾乐成这种不怕死,又滚刀肉赖皮缠的人,换成谁都头疼,难道宰了他吗?为了这么一个人去蹲大牢,怎么看都不划算。

而顾乐成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敢来闹事,他就吃定了孙易不敢杀人,至于挨揍之类的,更不在乎了,只要能讹着钱,他不介意断几根骨头住几天院,从他吸毒的那一天起,脸面这东西就跟他没任何关系了。

孙易突然笑了起来,松了手,然后整了整他的领子,又拍拍他黄瘦的刀条脸,“嗯,你说得也对,好歹夫妻一场,现在梦岚姐发了财,少了你那份确实不太厚道,现在关键是你想要多少?”

“小易,不能给他!他只会得寸进尺!”梦岚赶紧拉住孙易道。

“娘们家家的,哪有你说话的份,一边呆着去!”顾乐成眼看钱要到手了,哪里能让人坏了好事,一伸手一巴掌就抽向梦岚!

可是他的动作再快也快不过孙易,他的手还在半路上,孙易已经抢先一巴掌抽了过去,抽得他脑袋一扭,噗地一声吐出半口血加两颗牙齿。

“有话好好说,动什么手!”孙易冷冷地道,然后拍拍梦岚的手背道:“姐,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这一巴掌,值两万!”顾乐成抹着嘴角的血迹道。

“你砸的东西也值两万,咱们扯了,现在你说个数吧!”孙易抱着肩膀道。

“二十万!”

“不可能,最多十五万!”孙易立刻反驳了过去。

顾乐城非但没有觉得吃亏,反而是眼前一亮,可逮到大鱼了,那十万块,着实让他肥肥地过了两个月,不但吸粉有了着落,还能叫两个妹子,那话不好使搞不成,摸摸抠抠也爽啊。

十五万啊,能打着滚的挥霍仨月,至于钱花完了怎么办,好办,再来要就是了,反正烂命一条打滚撒泼,他敢动手,自己就敢讹人。

“没问题,就十五万!”顾乐成立刻就应了下来。

“行,你三天后来取吧,镇上的银行要预约才能大额取款!”孙易摆摆手道。

“去市里,我们去市里取钱,我给你报销一千块车费!”顾乐成急急地道,他的瘾头一上来,哪能等得了三天,现在兜里就几十块了,最低级的软毒都不够一小包了。

“那行,上车吧!”孙易一挥手,先走了出去,顾乐成佝偻着腰,颠颠地跟着跑了出去上车。

孙易开车走人,到了刘老四的店门口,拿了一把锹和一袋生石灰,说是家里的房子要修修防蛀,刘老四也没当回事,钱都没收。

东西扔到了车里,开车出了小镇,向林市的方向开去。

顾乐成一个劲地向车后厢里瞄,“你回去的时候再买这些东西不行吗,拉着它颠得一车是灰!”

孙易的脸上带着笑,但是眼神却极为冰冷,“回去买就来不及了!”

说着,一扭方向盘,原本还在大路上行驶的面包车突然扎进了一条林间小道,向荒野里开去。

“你要干什么!”顾乐成大叫了起来。

“干什么,当然是要弄死你!”孙易将一身的杀气迸发了出来,回手就是一肘子敲在了顾乐成的脑袋上,将他打得脑袋一偏,梆的一声撞到了玻璃上昏死了过去。

孙易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被这种没有任何底限的混蛋缠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好的解决办法,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彻底消失,为了梦岚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深山何处不能埋人。

孙易敢这么干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像顾乐成这种最低级的毒鬼,有钱的时候被人当大爷捧着,没钱的时候就当瘪三踩着,他们会不择任何手段的去弄钱,早就众叛亲离,没人在乎了,就算是死了,三五年都不带有人问一声的,弄死他都不会有任何负担。

孙易开着车,一直走到林间小路的尽头,这本是一条荒路,走了一会就到了头,孙易开着车强行闯进了一片矮林里,藏好了车,跳下来打开车门,一手拖着昏死的顾乐成,另一只手拖着锹和石灰袋子,钻进了密密的丛林里。

把顾乐成向一片荒草上一扔,抡起锹就开始挖坑,腐殖土很松软,一会功夫就挖了一个一米多深的大坑,坑底已经有水渗出了,这个深度足够了,把人一埋,几天荒草就会长起来,用不上十天,一切痕迹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顾乐成醒了过来,看到孙易正在向坑里洒石灰,吓得他嗷地叫了一声,跳起来就跑,孙易哪能让他跑了,手上的铁锹甩了出去,呼啸着拍在了他的后背上,把顾乐成拍了一个跟头扎到泥土里。

几步跑过去,拽着顾乐成的脚把他拖了回来,还不等他嗷叫出来就扔进了坑里,他刚要爬出来,孙易一锹下去,一根手指头就被铲了下来。

“荒山野岭的,你就是叫破嗓子也没人听见,姓顾的,你认命吧!”孙易说着,脸上的阴狠色更深了,高高地举起了铁锹,微微有些犹豫,杀人跟杀鸡不一样,哪怕是一个让人恨到骨子里的毒鬼。

脑海里想到少年时,那个温柔善良的姑娘,再想想在林市见到她时那悲伤的酸楚,再想想她现在幸福安稳的生活,孙易定下了决心,手握得更紧了,铁锹的锹刃也瞄准了顾乐成的脖子。

“小易!小易!别干傻事!千万别干傻事呀!”远远的,传来了梦岚姐焦急的呼喊声。

听到熟悉的呼喊声,孙易微微一愣,但是性命受到威胁的顾乐成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扯着脖子吼叫了起来,“救命啊,救命啊!杀人啦,沟谷村的孙易杀人啦!”

“我草你妈!”孙易听到顾乐成的吼叫声不由得大怒,铁锹一下子就砍了下来。

耳边传来梦岚姐的声音,孙易还是心下一软,半空中铁锹一转,用铁锹平滑的背部拍在他的脑袋上,将他敲得昏死了过去。

寻声过来的梦岚姐在杂木林中穿行中,衣服早就被划得千创百孔,鞋子早就不知陷在哪个泥坑里去了,全身上下都是湿泥,头发也散乱着,沾满了树叶。

当她从一株杂木丛后跳出来的时候,正看到孙易一锹拍下去,吓得大叫了了一声,冲上来一个虎扑,一下子把孙易扑翻在一片荒草地上,死死地按着他握着铁锹的手,手势大得像两只铁钳一样。

“小易,小易,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啊,为了这样的人把你搭进去太不值了!”梦岚姐说着呜呜地痛哭了起来,“你真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办啊,你现在就是我的山,是我的路啊,你知不知道啊!”

梦岚只以为孙易真的杀了人,呜呜地哭着,抡起拳头啪啪在砸在孙易的胸口上,每一拳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甚至边哭泣都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直到最后,抱着孙易痛哭失声。

“弟妹,别急着哭,人还没死呢,只是昏过去了!”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孙易的挺着身子看到武谷正把顾乐成向坑外拖,一边拖还一边向孙易伸出一根大姆指来。

“姐,别哭了,我没杀他,至少在你们来了之后,我没有下杀手!”孙易轻声道,就这么躺着,紧紧地搂着伏在自己身上,紧紧抱着自己的梦岚姐。

武谷一边掐着顾乐成的人中一边叹着气道:“梦岚啊,你也是多事,这种人,早死早利索,你吃的苦头还不够吗,咱都是一村一镇出来的,我都特么听说过这个混球的事,早两年差点被他忽悠喽光顾你家!”

武谷说着,看到了孙易如同狼一般的眼神,赶紧半开玩笑似地改口,“幸亏有了孙易,咱们现在有好日子就消停地过得了,别操这些心了,这回我帮你们摆这个事,下回我可不管啦!”

孙易抱着梦岚起身,向武谷道,“老武,你有什么好办法?”

武谷看着悠悠要醒来的顾乐成道:“干掉他是最好的办法,不过现在被拦住了,倒是还有另外一个办法,直接送戒毒所去,那地方有国家补助,打个招呼就能送进去,不用咱们花一毛钱!我看他这瘾头,想出来也要个三五年才行!”

武谷说着拿出手机看看,不停地摇着头,“没信号,走,咱们先出去再说,这荒山野岭的,让草爬子咬了可犯不着!”武谷说着忍不住打个寒颤,年年被草爬子咬死的人都在两位数左右,武谷也算是个成功人士了,自然更加怕死。

孙易爬了起来,梦岚也止住了哭声,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刚走了两步就皱紧了眉头轻哼了一声。

她的鞋已经跑丢了,光着脚在这荒林子里跑了一段路,双脚被树村尖石划出不少伤口来。

孙易赶紧把她抱了起来,在不远处的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边给她把脚上的伤口洗净,然后把她背了起来。

那头,武谷也把顾乐成弄醒了,醒过来的顾乐成见人多了,立刻就大叫了起来,“他意图谋杀,我要告他,我要让他坐牢!”

顾乐成刚刚跳了几下,武谷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大巴掌扇了过去,把顾乐成扇得抱着脑袋躺在地上,缩着身子嗷嗷直叫唤。

本书源自看书网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