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靠自己保护自己-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3章:靠自己保护自己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55Ctrl+D 收藏本站



“不急不急,我已经找好宾馆了,不行的话扔那睡一夜得了,都这个时间了家里还没给她打电话,估计也是经常夜不归宿的那种!”孙易摆摆手道,对这种小太妹她也没有太多的心里负担。

柳双双轻叹了口气,平时挺刚强,挺有主意的一个小姑娘,但是在孙易的面前,啥主意都没有了。

刚刚把白凝玉安顿好,柳双双还没等上车呢,一伙人就从KTV里醉醺醺的走了出来,看他们稀奇古怪的打扮,还有略显稚嫩的面孔,分明就都是学生的模样。

为首者长长的发头垂下来,遮住了半张脸,本来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的少年看到孙易还有站在车边的柳双双时,突然一甩头发,露出了阴柔而又故做冷酷的面孔,指着孙易就叫骂了起来,“草尼玛的,敢动老子的女人!”

孙易被吼了一嗓子,还真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一伙七八个少年聚在一起,其中有一半都喝得歪歪斜斜,连站都站不稳了。

看着那个长发少年晃着手臂指来指去,再扭头看看,确实指的就是自己,扭头向柳双双问道,“你认识?”

柳双双紧紧地咬着嘴唇,眼中的神色复杂极有,有惊惧,有愤恨,甚至还有几丝杀气,“是,我们学校二班的学生,叫李随风!”

“你怎么成他女人了!”孙易嘿嘿地笑了起来。

柳双双咬着牙道:“他放出话了,我是他女人,谁也不许动我!”

孙易嘿地一声笑了起来,拍拍柳双双的肩头让她先上车,然后向李随风走了过去。

往那一站,李随风瘦高,一米七几的样子,而孙易将近一米八,最重要的是他已经是成年人,再加上从小在山里长大,底子打得好,虽然不是膀大腰圆型的,可加上他的气势,也像一座山一样的雄伟。

李随风面目阴狠地瞪视着孙易,还不等他开口,后头两个喝得面红耳赤的小子就冲了上来,一把推向孙易,嘴上还骂骂咧咧地道:“玛的,知道我们风少是谁吗,敢抢风少的女人,你是不是活够了!”

这两个小子来势汹汹,只是推到孙易的身上像推到了铁塔上一样,孙易纹丝不动,倒是他们两个跟跄着一头扎到了地上,脸都磕破了。

孙易无奈地摇了摇头,哪怕对方人多,也给自己一种欺负小孩的感觉,随手一扒拉,另外两个冲上来的黄毛就被他扒拉得找不着北了。

“双双还没说啥呢,你先把人占上了,你咋那么牛逼呢!”孙易不屑地道,都懒得跟这些小屁孩动手,警告了李随风几句,转身就走。

这时,身后风声响声,一个少年不知从哪捡了一块板砖,跨步就冲了过来,狠狠地向孙易的后脑勺打了过来。

这些半大小子打起架来下手不知轻重,而且为了显示自己的威猛,专门往死里下手,就算是当年混得很明白的武谷,也在这些半大小子手上吃过亏,被七八个人拎着刀追出二里地,这在当地都成为了一个笑谈。

孙易哪里能让他打中,微微一扭身,飞起一脚就扫了过去,脚尖在砸来的砖头上扫过,啪的一声,那个小子手上的砖头碎成无数块,还有一蓬红色的砖灰随着孙易去势不绝的脚尖扬起,在夜色中如同带起了一抹彩虹。

“还有谁想来,今天我就替你们爹妈教育教育你们,不好好学习,一天天混社会,我让你混!”孙易说着,一脚蹬过去,把那个握着发麻的手愣在原地的小子蹬得倒飞了起来,飞出五六米远才扑通一声摔到地上,抱着肚子吭叽了起来。

这时金鼎轩的保安听到了动静,拎着警棍跑了过来,后头还跟着一个穿白衬衫,一脸横肉的年青男子,快步跑了过来,一伸手,命保安将双方隔开,这里还是金鼎轩的门口,打出了事,他们也要担责任的。

横肉的白衬衫先向孙易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向李随风道:“风少,给我疯三一个面子,你要处理人离开金鼎轩随便你,下回来给你打个五折怎么样!”

“疯三,怎么你还要插手我的事?”李随风冷冷地道。

疯三也是道上混的,而且还有一定的实力,否则的话也不会被请到这里来镇场子,哪里会怕李随风一个二代,轻笑了一声道:“风少,你这么干,我跟老板没法交待,你要是不满意的话,回头我请老板出面怎么样?”

李随风的目光变得更冷了,重重地哼了一声,金鼎轩的老板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黑白两道都有人,就算自己的父亲也要给几分面子,今天这个亏,自己还不吃不行了。

“行,疯三,我李随风今天看你面子不跟他一般计较!”李随风说着,转身一挥手,架着还抱着肚子的小子走向不远处的白色的陆虎,七八人,竟然满满地塞了一车,就这么开走了。

疯三见人走了,总算是长出了口气,这个风少在这一片也玩得挺出名,下手狠,舍得花钱,最主要的是舍得叫姑娘,经常在包厢里头就干起来,这可是个大金主,他混的层次还没有达到真正的道上水平。

疯三这会才抽出空来回头好好打量了一个孙易,然后笑了一下,他这一脸的横肉笑起来竟然有点如沐春风的感觉。

疯三不但打架如同疯狂,看人也很准,在KTV这种复杂的环境下,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心里都有数,孙易怎么看都属于不太好惹的那种。

想到这里,疯三摸出一盒黄鹤楼递了过来,孙易接了,帮着疯三点了支烟,然后自己也点上。

“哥们,混哪的?看着有些眼生啊!”疯三探着底。

孙易笑了一下道:“我不是道上混的,自己做点小买卖!”

疯三点了点头,向李随风离去的方向扬了扬下巴道:“知道那个风少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孙易淡淡地道。

疯三笑了起来,“风少只是个学生,但是背景不简单,我跟你说个事你就知道怎么回事,去年一中有两个女生从楼上掉下来摔死了,动静闹得不小,甚至还有几百人冲击的市府,最后有七个人被抓判刑,五个人拘留十五天!”

“跟他有关?”孙易问道。

疯三颇有深意地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转换了话题,“哥们,现在这个年头,打打杀杀只落了下乘,再牛逼的人物,也不能跟有权有势的人叫板,回头赶紧走吧,那个惹出事的小姑娘也带走,别整出什么难堪的事来!”

疯三说着把烟头扔到地上踩灭,回头招呼了一声,领着保安回到了KTV。

孙易远远地道了一声谢,疯三头也没回地摆了摆手进了大门。

孙易回了车里,开着车离开了停车场,向坐在副驾上的柳双双问道:“去年学生跳楼的事,你知道吗?”

“嗯,知道!”柳双双点了点头,眼中都蒙上了淡淡的水雾,深深地叹了口气,“是李随风,追求不成,带人在天台上把她们轮了,然后从楼上推了下来!”

“这都没人管?”孙易一惊,连普通人都知道事情的始末,怎么还能压得下来?

“人家有个好爹,有权又有势,听说还是人大代表呢!当时全校都封口了,不许请假,不许离校,压了足足一个星期!”柳双双道。

“那他现在盯上你了,怕不怕?”孙易问道。

柳双双扭头看着孙易道:“没认识你之前,我怕,我在市场买了一把钢锯条做成的短刀!现在认识你了,我更不怕了!”

听着柳双双的话,孙易轻叹了一口气,这个姑娘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伸手摸摸她长长的秀发,在额头上亲了一口,用郑重的语气道:“我会保护你,一直保护你,谁敢动你一根头发,我卸他一条腿!”

柳双双听着孙易的保证,一张小脸上尽是幸福的微笑,那一种浓浓的安全感,就像靠在了一座巨山上一样,有他在,自己什么都不用怕了。

白凝玉喝多了,又不知家在哪,肯定送不回去了,而柳双双肯定也回不去学校了,只能一起到快捷宾馆去住了。

孙易抱着醉得不省人事的白凝云,领着柳双双进了宾馆,直接就上楼,前台的两个接待伸长了脖子看着,然后凑在一起低声私语了起来,这种环境比较好,但是管理不太严格的宾馆什么怪事都会发生。

别说这种一男带两个女的,就算是几个男的带一个女的这种事也不少见,当成八卦谈资不错,倒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把白凌玉扔在床上,柳双双挨着她和衣躺下,而孙易简单地冲了个澡,只穿着裤头躺到了另一边,幸好小姑娘睡觉比较老实,要不然的话这一张大床还真不够睡的。

孙易很自然地伸手把柳双双搂到了怀里,手探进衣服里,轻轻地抚动着她的后背,柔嫩光滑而有弹性。

孙易的手像是有魔力一样,柳双双只觉他的手像是燃起了炽热的火焰,逼人的热力一个劲地向身里里钻,让她整个人都像躺在温泉里一样,舒服得直哼哼。

就这么慢慢地进入了睡眠当中,天色微亮的时候,孙易听到了卫生间里传来了洗漱的声音,也没当一回事,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过去。

隐隐地觉得有只小手探进了裤子里,孙易半睡半醒间只以为是柳双双,也没有太在意,动了动身子,发出了舒服的哼声。

天终于大亮了,看看表已经六点多了,收拾一下该送柳双双去上学了。

孙易趁着两个小丫头都还没醒,先穿好了衣服收拾了一下,然后拍拍柳双双,再想去拍白凝玉的时候,吓了一跳,这睡的是谁啊,小姑娘这叫一个清秀,小脸白嫩,下巴尖尖,双眼皮长睫毛还在微微地忽闪着,小嘴微翘似笑非笑,眉眼之间还有一丁点白凝玉的模样。

“好好的小姑娘,卸了妆多漂亮,非化妆化得跟妖精似的,真不知道都是啥审美!”孙易嘀咕着,捅了捅白凝玉。

白凝玉哼哼了一声,翻了个身,大腿一扔,直接就扔到了刚刚要起身的柳双双身上,再一伸手,搂着柳双双不撒手。

“起来,再不起来上学该迟到了!”孙易道。

“去特么的学校,迟到就迟到了好了,怕什么!”白凝玉含糊地嘀咕着,一脚把被子蹬到了一边。

白凝玉嗷地怪叫了一声,也不困了,眼睛都变亮了。

“快点收拾去!”孙易一扬巴掌,把白凝玉吓得一缩脖子,麻溜的跑卫生间里收拾去了。

两个小姑娘收拾停当,领着他们出了宾馆吃了早餐,吃饭的时候白凝玉满身的不自在,不停地伸手在自己的脸上乱抹,没化妆总觉得各种不舒服。

孙易抬头看看清秀中带些粗豪性格的白凝玉点了点头,“这样才对嘛,挺清秀一个小姑娘,非把自己打扮得跟妖精似的!都白瞎你这身段和俏脸了!”

“哈哈,那当然,我白凝玉可是一中第一美女!”白凝玉一抹鼻子一脸傲色地道,然后斜着眼睛看了看正在鼓着腮帮子吹热豆浆的柳双双一眼,脸色刷地一沉,伸手在她的胸前捏了一把,“除了这个丫头!”

孙易摇了摇头,白凝玉和柳双双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一个疯疯颠颠,一个文静稳重,很难想像,这样的两个人怎么会成为这么好的朋友。

吃了饭,孙易送她们到了学校门口,临下车的时候对柳双双道:“双双,我要先回去了,以后如果遇到什么麻烦的话,记着要给我打电话,我会立刻赶过来的!”

还不等柳双双回答,白凝玉就啪地一声在柳双双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大叔,你就放心吧,双双可是我的女人,就凭他李随风,还撼动不了我!”

看到孙易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白凝玉一摊手道:“我其实直的不想告诉你,我爸是白千山,我妈是洪云!”

孙易想了想,也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谁,还是柳双双悄声道:“白千山是林市的市长!”

“啊,怪不得呢!”孙易点了点头,也没当一回事,能教出这样的女儿来,可见这市长当的也不咋样,不过好歹也算是有权有势。

孙易向白凝云道:“那行,你就护着柳双双,下次来还请你吃好吃的!”

“那我可以随便挑地方吗?至尊楼的海鲜我想念很久了!”白凝云终于露出了小女儿态,双手抱在胸前,眼睛里尽是小星星,吃货面目尽显。

孙易一咬牙点了点头,“没问题!只要你能护住双双周全!”

“好咧,玛逼的李随风要是敢来找麻烦,老娘把他的脑袋打放屁!”白凝云豪气地跳下车,拉着柳双双一溜烟地向校园里跑,柳双双被拽着,还在不停地向孙易挥着手。

看着他们进了校园,孙易开车离开了学校,准备返林河镇,刚刚一出市区就觉得不太对劲了,在他的车后,跟着一辆陆虎,后头还有一辆金杯。

那辆陆虎他认识,正是昨天李随风开的车,那辆金杯也一直紧紧地跟着,想必都是一伙的。

一直出了城,爬过一个山坡,道路左侧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右侧是一条潺潺流淌的清澈小河,清晨的阳光下,波光鳞鳞,倒是一个打架的好地方。

陆虎的加速性能可比孙易这辆五菱面包强多了,一脚油门下去,澎湃的动力让车子骤然加速,从侧面超车,再一脚刹车下去,硬是把孙易别到了路边,差点一头扎到沟里。

金杯车也一个急停,车门被拉开,忽拉拉地跳下十几个手拿着砍刀或是棍棒的半大小子。

陆虎的车门开了,李随风跳下了车,手上还拿着一支ASP甩棍,戴着个大墨镜,一脸桀骜不驯地向孙易走了过来。

孙易有点傻了,这个傻逼是要单挑自己的意思吗?

李随风一甩手,做工精良的ASP甩棍弹出两节,发出清脆的锁定声,甩起来呜呜做响。

李随风脚步越来越快,最后一溜小跑冲到了孙易的跟前,扬手就是一棍向他的额头打了过来。

甩棍这种东西虽然只有五十多公分长,看起来也不粗,但是杀伤力极大,击打头、颈部会造成致命伤,这个小子上来就下死手。

孙易无论是反应还是力量,都甩这个二代李随风不知多远,他的棍子刚刚扬起来,孙易的身体就一冲,撞进了甩棍的最小攻击范围之内,手一抬,一把就扣住了李随风握棍的手。

手上用力一握,李随风发出一声惨叫,只觉得腕骨都像是要断了一样,手一松,ASP甩棍再也握不住了,一松手掉了下来,被孙易一伸手给抄了起来。

“我还没去找你麻烦呢,你倒是先来找我了是吧!”孙易松了手,随手一巴掌扇了出去,李随风只觉得耳中嗡的一声,脸上的剧痛让他说不出话来,昏头转向地连转了几个圈子摔在了路中间。

看书网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