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老师哪管得了!-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2章:老师哪管得了!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50Ctrl+D 收藏本站



在林市里自己只认识杨经理这么一个比较熟的人,索性给他打了个电话,杨经理一听说是孙易的事,立刻拍着胸脯保证了下来,驱车赶到了医院,看到这一对如同熟透的水蜜桃一样的女人不由得微微一愣。

不得不说,就算是以杨经理这种见过大世面,风月场所玩乐过的人都有些吃惊,女人素颜美最为难得,金花和白素都没有化妆。

杨经理微显尴尬地笑了两声,带着意味深长的神色望向孙易。

这眼神让孙易很不爽,哼了一声道:“都是我们村的人,家里出事了我帮一把,别人没车也不方便,赶紧帮我弄个床位,王老五可能是中风,晚了就耽误了!”

杨经理噢了一声,算是回过神来,忍不住又偷偷地看了这俏可人几眼,然后夹着手包里了医院,一会领过一个中年胖子来,介绍说是医院的神经科的主任,正好跟王老五的病对口。

都是熟人就好办事了,找了个护士带着去检查,然后送进病房,金花和白素早几年也曾经跟着出去东奔西走过几年,也算见过大世面,但是还没进过医院,两眼一抹黑。

还好有孙易跟着跑前跑后的,总算是安顿了下来,然后带着片子到了主任的办公室。

胖主任看了看片子,再扫了一眼其它的化验单子,嗯了一声道:“情况有些严重了,脑部有淤血,这几个地方也有血栓,手术的成功机率也不大,风险还很大,我建议你们静养!”

“行!行,只是……老头子还能不能醒过来?”金花有些急切地问道。

“醒是肯定能醒过来的,不过怕是以后行动不太方便了,多做康复训练吧!”胖主任说着,龙飞凤舞地开了单子去拿药。

还好找的认识人,再加上农村户口也有医疗方面的补助,倒没有开那些价格昂贵实际上没啥用的营养药。

直到王老王重新挂上的吊瓶,这才算是安稳了下来,眼瞅着现在天也黑了,孙易就准备告辞了。

“等会!”白素拉住了孙易,然后扭头向金花道:“花姐,咋也不能让孙易白忙一趟,请他吃个饭吧!”

金花照顾着王老五,头也不回地道:“嗯,行,你去吧,兜里钱够吗?”

“出来急,没带太多钱!”白素低声道。

金花从兜里又掏出二百块来递给白素,白素拿了钱,领着孙易往医院外头走。

“照顾病人要紧,还吃什么饭啊!我来一趟林市,正好还要去看个朋友呢,老王住院也要花不少钱,省点是点!”刚刚出了医院,孙易就挡住了白素,然后从包里又摸出三千块来拍给白素。

“留着看病,回头老王病好了再还我!”孙易道。

“哎,现在碰上这种事,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还真要谢谢你了!”白素抹着眼泪道。

“没事,谁家还没个事,再说了,老王的底子厚,这点病还能看得起,什么时候出院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他!”孙易道。

白素没有再多推辞,看着孙易上了车向外走,直到车汇入到车流中没了影子才收回了目光,幽幽地叹了口气,带着愁容回了病房。

孙易看看时间,折腾这么一圈,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天也快黑了,今天是赶不回去了,索性就住在林市,现在手头不像从前那么紧了,也就没有再住小旅馆,而是找了一家干净宽敞的快捷酒店开了房间。

回头给柳双双打了个电话,算算时间这个点应该下课了,再过半个小时就该上晚自习了,平时柳双双经常会跟他发短信打电话,所以对她的规律摸得也清楚。

柳双双听孙易要来看她,只是嬉嬉地傻乐,还是孙易约了在校外见面她才回过神来。

开车着到了一中,林市最好的学校,也是方圆几个城市数一数二的好学校,择校费高得吓人,高中分数钱一分就是两万块,当初孙易差了两分没考上,老孙头咬着牙要拿钱,还是孙易拼着挨了顿揍才把这钱省下,念了一所普通高中。

这一中也是他的向往之地,依着车站在校门口看着出入的学生,满满的青春飞扬气息,似乎自己也回到了那个埋头苦读争过独木桥的年纪。

正想得出神呢,一只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孙易一扭头,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西游记里的妖精跳出来了,一张精致的脸上涂着浓浓的烟薰妆,耳朵更是千创百孔的不知扎了多少个洞,红红绿绿的挂了一溜小玩意。

发头更是红红绿绿黄黄的染成一缕一缕的,看着跟揉搓了十几年没洗过的床单似的。

“喂,就是你来找我们双双的?”她一开口,从声音就听出来了,年纪不大,十七八岁的样子,再打量了一下,一身校服被她十分诡异的穿出米兰时装范来,全身上下都透着怪异,简直就是洗剪吹的典范,也有一个说法叫小太妹。

谁都有青春年少独特立行的时候,孙易那会还留个长长的汉奸式的偏分头呢,但是像她这么夸张的可就比较少见了。

看孙易直勾勾地打量自己,小太妹愤怒了,冷哼了一声,“双眼睛贼溜溜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怎么就不是好东西,你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像不像个东西!”孙易很不客气地回敬了一句。

“啊呀我草,还敢跟老娘顶嘴,活腻了吧!”小太妹说着飞起一脚就向孙易的小腹踹了过去。

孙易没料到这个小丫头片子说动手就动手,一脚竟然没有躲过去,但是腹肌一崩,肌肉瞬间就变得像岩石一样坚硬,小太妹这一脚没有踹动,反倒是把自己震得倒退了两步。

“肌肉不错呀!”小太妹呸地一声吐掉了嘴里的口香糖,把袖子一拽,还有要动手的意思。

几个路过这里的学生眼睛都亮了,嬉嬉地笑着远远地看着热闹。

“快看,云姐又要教训人了!”

那边刚刚议论了一句,小太妹就一扭头怒吼一声,“草尼玛的,叫我白凝玉,我特么不叫白云,土得掉渣!”

被她这一吼,几个学生吓得一缩脖子,然后开始起哄。

“我们凝玉姐可是跆拳道黑道,一个打十个!这位大叔,你完蛋啦!”

“是哟,上回一个人就放翻了六个!”

孙易有些无耐地叹了口气,自己满打满算二十三岁,怎么就成大叔了呢。

“你打不打,要打的话就快点动手,我这还有事呢!”

这个叫白凝玉的小太妹哼了一声,“老娘不打掉你满嘴牙!”

说着,助跑了两步,飞起一脚向孙易的脑袋踢了过来,这丫头的身体柔韧性极好,这飞起的一脚都踢出一字马的效果了。

来势汹汹,换成一般人还真被吓着了,可孙易是什么人,那是能够独斗两只黑瞎子的猛人,说出来都没有信。

孙易不躲不闪,白凝玉带着一缕香风,一脚就踢到了孙易的脖子上,把他踢得脑袋一歪,发出一声皮肉击打的脆响。

白凝玉的脚还贴在孙易的脖子上,心里却暗叫一声坏了,她这一脚能踢断三块木板,虽说是道具板,也要有几分力气的,这正踢到脖子上,还不把人踢个重伤。

“小丫头这点小猫劲,跟谁玩呢!”白凝玉的耳中只听到孙易冷冷的声音,跟着脚踝一紧,身体一空,整个人都飘起来一样。

小丫头身高只有一米六几,而孙易差一点就一米八了,单手抓着她的脚踝一拎,拎小鸡一样就把人大头朝下拎了起来。

“我管你什么黑带白带,今天教你个乖,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没错,但是后面还有一句,唯坚不破呢!下回招子放亮了再动手!”孙易十分装逼地道,手上还不停地抖落着,从白凝玉的身上稀里哗啦地掉下一堆零七八碎的小玩意。

就在孙易教训这个不知哪冒出来的小丫头片子的时候,柳双双嘴上咬着一根冰棍远远地跑了过来,看到孙易手上拎着小鸡一样的白凝玉吓得亡魂大冒,哇地大叫一声,把冰棍都远远地扔了,摔成不知多少块。

“哥,哥,快住手,快住手,她是我朋友,你手重,可别伤了人!”柳双双赶紧跑了过来,抱过白凝玉,孙易也松了手,总算是让她平稳落地了。

柳双双甚至都顾不得跟孙易打招呼,一双手胡乱在地白凝玉的身上乱摸着,“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哪疼?骨头有没有断掉?”

也难以柳双双会如此紧张,她可是亲眼看过孙易把一头大黑瞎子也能抱起来狠狠地摔个倒栽葱的,相比之下,白凝玉练过那些什么跆拳道实在是不够看,不够人家一只手收拾的。

“没事没事,老娘就是一时不注意被他抓了破绽,双双你闪开点,让我收拾他!”白凝玉伸手扒拉着柳双双。

柳双双赶紧伸手抱住了他,“白云,算了吧,你别自找苦吃了!孙大哥在山里能打两只黑瞎子,我跟你讲过的,我亲眼见过的!”

“吹牛谁不会啊,又不上税,还有,别叫我白云,叫我白凌玉!”

“好的白云!”柳双双很认真地点着头。

孙易看看表,时间有点来不及了,懒得再理会这个连名字都搞不清楚的小丫头,向柳双双一挥手道:“双双,走,哥带你去吃顿好的!咱们速度快点,应该还能赶上晚自习!”

一听到吃好吃的,白凝玉的眼睛刷地一下子就亮了,少年人的仇来得快去得也快,“有好吃的谁还上晚自习啊,走走,我知道有一家的手抓羊肉特别好吃,可是正宗的蒙古人开的哟,马奶酒也超好喝!”

白凝玉毫不客气地就爬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拍着车门催促着孙易赶紧开车。

孙易虎着脸看着她,然后伸手向后厢一指,“想去的话就后面蹲着!”

白凝玉往后看了一眼,坐椅都被拆掉了,蹲着都没形象,拍拍自己的大腿道,“我跟双双挤挤,我俩都瘦!”

柳双双被白凝玉弄得没有办法,只好一起挤上了副驾的位子上,孙易也上了驾驶位,开车离开了一中的校门口,以柳双双的学习成绩,几天不上晚自习根本就没啥影响。

只是他前脚离开,后脚,一伙学校里的少年郎就拎着刀棍等简陋的武器追了出来,只来得及看到隐隐绰绰的车影子,哪里还能找得到人。

“风少,让那小子跑了,现在怎么办?”

为首的风少一甩长长的头发,露出一张阴柔中带着些许小帅的面孔,只是小小年纪就已经是眼圈发黑,嘴唇发紫,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肾虚得厉害。

风少面色阴冷地道:“哼,跑了和尚也跑不了庙,回头找几个女生探听一下口风,看那小子是混哪了,老子直接就挑了他的大筋!”

“玛逼的,也不知是哪冒出来的王八犊子,敢跟风少抢女人,他也不打听打听我们风少是什么人,风少,找到了人不用你动手,我先干死他!”一个染着黄毛的少年拍着胸脯,两胁插刀地怒吼着。

“哼,留两个人在这守着,其它人跟我一块喝酒唱歌去!”风少一挥手,一副道上老大的派头,两个刚刚跟着混的小弟被指派留下来蹲守。

孙易当然不会为了少年人的玩笑而生气,开着车直奔肉馆,进屋的时候一闻味就知道来对地方了,喷香的羊肉膻味中带着浓浓的肉香气,不难闻,只让人胃口大开。

白凝玉很熟练地点了四个菜,主菜就是一盆手抓肉,没错,这家肉馆里的手抓肉是用盆端上来的。

看着上头的价格,柳双双吓得直咧嘴,这一盆手抓羊肉将近二百块了,比得上自己一个星期的伙食费了。

孙易拍拍她的小手,示意她不必太在意,随手又点了一个羊汤,不大一会,早就煮好的羊肉用盆子端了上来。

这种纯正的手抓羊肉全凭羊肉本身的鲜味动人,只需要水煮,什么佐料都不必放。

正宗的手抓肉是那种四五成熟的,而且只用白水煮,连盐都不必放,吃的时候用刀子切成肉条,然后蘸着盐面吃,吃起来还会带着些许血丝,一般人适应不了,到了汉地为了照顾吃不惯的汉人才会完全煮熟,而且煮得酥烂,蘸着椒盐吃上一口,别有一翻风味。

这个白凝玉不但有点二,而且还是个吃货,吃的东西一上来,立刻风卷残云的就开始吃,跟饿死鬼投胎似的,柳双双就斯文秀气多了,而且有白凝玉在身边,她又不好多说什么,两个人眉来眼去地用眼神交流着。

看着柳双双用餐巾纸轻抹粉红的小嘴时,孙易的心肝都跟着跳了起来,喝了好几口马奶酒也没有压下去,反而更加躁热了,要了一瓶冰镇啤酒才算是浇灭了心头邪火。

这个白凝玉不但是个饕餮之徒,还是个酒鬼,马奶酒闻着有着浓浓的奶香气,但是喝到嘴里一样浓烈,差不多有五十多度的样子,这丫头片子跟孙易不停地碰杯,喝了半斤马奶酒竟然还是脸不红不白的,孙易认为是她脸上的浓妆给遮掩住了。

这一顿饭吃了孙易五百多块,最后结了帐,桌上已经不剩下什么了,两个姑娘都是正长身体的时候,就算是柳双双也没少吃,孙易身高体壮,也是个大肚汉,一桌菜加上羊肉勉强吃了个八成饱。

孙易本想单独跟柳双双约会一下,可是有白凝玉这么一个大灯泡在,干什么都不方便,而且白凝玉一点没有当灯泡的觉悟,还大言不惭地要保护柳双双。

爱玩的白凝玉提议再去本市最有名的金鼎轩去唱歌,柳双双要回去上晚自习,结果被强行拉住,有请吃请喝请玩的冤大头在,还上什么晚自习啊,看着她嚣张的模样,孙易恶向胆边生,直接把她灌翻了事。

开车又直奔KTV,要了一个豪华中包,这价格却一点不低,仅包房费就三百块一小时,吓得柳双双一个劲地摇头,说啥也不肯在这里玩。

孙易现在是兜里有钱心里不慌,而且也舍得花钱,再点上一圈酒水果盘之类的东西,一千多块就进去了,以前读大学的时候,这种地方进过两次,却没进过这么豪华的地方,现在有了钱,就当自己跟着长见识了。

几百块的啤酒被送上来,足足几十瓶,白凝玉也是个不服输的主,拎着酒瓶子就跟孙易对瓶开吹,柳双双管不了两人,只是抱着麦找着自己熟的歌开唱,轻声燕语中,拼酒的两个人喝得昏天黑地。

喝了一大半,白凝玉终于挺不住,跑到卫生间哇哇开吐,由于是中包自带卫生间,也不用出门,吐起来倒也方便。

吐了一阵子的白凝玉还不服软,眯着眼睛晃着身子拎起酒瓶还要再喝,喝了不到半瓶就一头栽到沙发上呼呼开睡,而这个时候,他们进来还不到半个小时呢。

“哥,我们走吧,把白云送回去,不过,我不知道她家在哪里,只知道一个大概位置!”柳双双看着呼呼大睡的白凝玉道,一双漂亮的小柳眉也皱得紧紧的。

本书源自看书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