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山林黑夜传说-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60章:山林黑夜传说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40Ctrl+D 收藏本站



一路上梦岚紧紧地拽着孙易,简单地买了一些熟食和菜匆匆地回了她租住的楼房,炒两个小菜,又下楼买了一箱啤酒,一向会过日子的梦岚姐没有买廉价的瓶装啤酒,而是买了一箱价格偏高的听装青岛啤酒。

“来来,姐知道你心里闷,陪你喝两杯!”梦岚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跟他碰了一下。

以孙易的酒量,喝上两斤白酒都跟玩一样,可是今天,才三听啤酒下去,就已经是醉意朦胧了,拉着梦岚的手不撒开,手上的劲道很大,捏得梦岚的手都发出了骨节错位的响声,可是梦岚仍然用温柔的语气劝解着他。

孙易终于还是忍不住落下泪来,唯有面对梦岚姐的时候,他才能毫无防备,毫无芥蒂地说出自己的一切。

梦岚为他抹去男人的辛酸泪,看着这个自己现在最亲近的人哭得像个孩子,梦岚的心里也酸酸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喝了十几听的啤酒之后,孙易趴在桌子上,已经醉得不行,喃喃地低声自语着,“姐呀,我承认,我刚开始跟杜彩霞搞在一起的时候,就是想搞那种事,没啥别的想法,可她毕竟是我第一个女人,谁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哪能一点感情都没有,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我的心里,不好受呀!”

“乖啊乖!”梦岚搂着孙易的肩头低语着,“慢慢就好了,时间长了,自然就忘了,也就断了联系!”

“可我还是难受!”孙易满心的酸楚,只是搂着梦岚大哭了起来。

梦岚也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温柔地抱着他,像是哄孩子一样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直到他在自己的怀里睡了过去。

梦岚吃力地拖着睡得不省人事的孙易把他放到床上,帮他脱了衣服,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和衣躺在他的身边,看着这个小男人动了动身子,然后像一个委屈而又恐惧的小孩子一样缩进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搂着她,轻轻在叹了口气。

孙易醒了过来,他的呼吸一变,身体一动,一夜没有睡好的梦岚就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还能看到孙易脸上留下的泪痕。

孙易轻轻地笑了一下,在梦岚的姐上亲一口,看看表,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爬了起来穿好衣服,“姐,你再睡一会吧,我收拾一下就出去了,今天还有事要办!”

看着孙易笑容中略带的酸意,梦岚哪里还睡得着,起身有些担忧地站在孙易的身后,直到他洗了脸,才问道:“你没事吧?”

孙易笑了笑,把她向卫生间外头推,“没事没事,一个大男人,有啥过不去的坎,混了好几年了,哪能一点城府都没有,就是在你的面前控制不住自己!好啦好啦,我还要上大号呢!”

看着孙易已经恢复了正常,梦岚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把这个小男人当成了自己生活中唯一的支柱,自己现在剩下的,也只有他了。

孙易收拾利索,穿的还是西装,打扮得整齐利索,虽说小伙不是时下流行的那种帅男,但是阳刚十足,健硕得就像一头山里走出来的豹子,精气神都远非一般人可比。

“姐,你说我穿这一身,能把新来的镇长迷住不?”孙易笑道。

梦岚伸手摸摸他一夜冒出的胡茬,点了点头,“嗯,这样更有男人味了,不管是啥样女人,看着你肯定迷得不可自拔,还有,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姐姐在呢!”

孙易一伸手,把梦岚搂在了怀里,“放心吧,人生除死无大难,我没啥想不开的!”

“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去吧,去办正事吧,我再睡一会!”梦岚笑道。

把孙易送出了门,趴在窗子上看着他上了车,平稳地将车开上了外面的公路绝尘而去,梦岚才长长地出了口气,一夜之间,原本还有些青涩的小伙子,一下子就变得成熟了起来。

孙易没有直接去镇府,现在时间还早,都还没有上班,他先到了招待所的门口,在对面买了一些包子和豆浆,坐在车里一边吃着一边看着招待所的门口。

八点半的时候,杜彩霞走了出来,头发还有些凌乱,一溜小跑过了马路,买了一些早餐,不时地东张西望着,一副生怕碰到熟人的样子,当她过了马路之后,身体突然一僵,缓缓地扭过头来,正与车中的孙易目光相触。

孙易的目光很冷,冷得像寒冬腊月里的冷月,让杜彩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孙易露出了一个冷笑,然后向她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启动了面包车,调头向镇府的方向行去。

杜彩霞有些失魂落魄地拿着早餐向招待所里走,步履都变得蹒跚起来,满脑子都是那一个冷笑,还有如同面对陌生人的点头招呼。

孙易到了镇府,看到楼下停着一台白色的捷达车,这个就是新任镇长自带的私家车,也算公务用车了,没想镇长上班还挺早的。

孙易刚要下车,刘老四就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拉开车门就钻了进来,大饼脸也涨得通红,手上还拿着一个厚厚的纸包,方方正正的,沉甸甸的就向孙易的怀里塞。

孙易挑开一角,里头是红通通的票子,差不多有十多万的样子,“四哥,你这是干啥?”

“你找镇长是为了棚户区改造的事吧?”刘老四神神秘秘地问道,眼珠子四下转动着,跟做了贼一样。

“对,就是为这事来的!”

“你傻啊,空手上门,怎么也要送点好处,四哥刚取了十万块,你拿去打点一下!”刘老四说着,把纸包向孙易的怀里推了推,大方无比,对于他来说,拿出这些钱打点还真不过份,如果棚户区改造真的能够通过,仅仅是从他这里批发建材,就能让他赚上几十万,这是孙易早就跟武谷说好的。

孙易笑了一声,把沉甸甸的纸包向刘老四的怀里一拍道:“四哥,咱们就不用这么外道了,现在还没到用钱的时候,真要是用的钱的话,我会找你要的,现在你把钱收好!”

看着孙易坚定的神色,刘老四讪笑了两声,把纸包又收了回去,然后道:“那行,用钱就跟我打招呼,四哥多了拿不出来,十几万块还是没问题的!”

“四哥你就放心吧,这事要是成了,肯定有你一份,要是不成的话,谁也没办法不是!镇长上班了,我要进去了!”

刘老四生怕误了孙易的大事,抱着纸包下了车,鬼鬼祟祟地向远处跑去。

本来镇府一般都是九点多,甚至有些人都是十点多才来上班,十一点半下班,下午两点半上班,三点多就下班走人了,小日子过得潇洒着呢。

现在镇长以身做则,别人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上班,一时之间,往日显得冷清的镇府楼里现在变得热闹了起来。

孙易直接上了四楼,敲敲门,外间里,那个冷面秘书,孙易暗地里叫嬷嬷的女子向他点了一下头,知道他是镇长的熟人,向里通报了一声就放他进去了。

看着孙易大步走进了办公室,放下文件的苏子墨抬起头来,忍不住微微一愣。

今日的孙易跟往常似乎有些不太一样,藏青色的西装收拾得干净利落,连皮鞋也擦得锃亮,这身行头一直放在梦岚姐那里,打理得很整齐。

而且他略带一些胡茬,眼神都变得比从前沉稳了起来,此时的他不像一个二十出头还不稳当的小伙,倒像是一个三十多岁,正值稳重干练的青年。

苏子墨笑了一下,半开玩笑地道:“听说孙先生发了大财,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是啊,人总要经历一些事情,然后才会慢慢成熟慢慢稳重!”孙易笑着道,坐到了会客的沙发上,拿出了四块钱的红梅烟。

“你现在也算是百万身家了,怎么还抽这种烟!也不怕掉了身价!”苏子墨说着,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条软中华扔了过去,“别人送的,我也不抽烟,便宜你了!”

孙易不客气地接了过来,折开包装点了一支,“味道也就这么回事!抽的就是一个身份吧!嘿,放到几个月前,盖完房子我连两千块都拿不出来,还有什么身家,就是乍富的土包子!”

苏子墨捏着圆润的下巴,一下打量着孙易道:“你来肯定是做说客的吧,我可先跟你说好了,我欠你的恩情已经还得差不多了,咱们现在是公事公办!”

孙易哈哈一笑,“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但是我来肯定就是办公事的!”孙易说着,紧着抽了几口掐着的半根中华烟,然后才在硕大的水晶类图缸里掐掉。

“我是为了咱们镇上的棚户区改造来的!”孙易道。

苏子墨随手在办公桌上拿出一个文件夹来,翻着看了看道,“镇上一共要改造棚户区二百户,从改造上来说,每一户最后的利润大约是一万元左右,除去各项成本开支,承包者每一户的收入大约是五千左右,全部改造下来,纯收入是一百万,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苏子墨说着,把文件又翻了两页,“这还仅仅是镇内的改造,到明年的秋末,连同周边辖区之内的村镇多少都要改造,全部金额大约是五百万以上!你确定这口大肥肉你一个刚刚崛起的愣头青能吞得下去?”

迎着苏子墨似笑非笑的表情,孙易的心中也是微颤,两个月前,自己还为每个月几万块的收入而心动不已,现在一张嘴就是几百万块,中彩票也拿不到这么多,吓唬谁咋地。

孙易又点了一支烟,狠狠地抽了几口,“别的不敢保证,镇内棚户区的改造,我会掺上一脚!”

“公开招标,这是定下来的事情!除非你能够说服我!”苏子墨的十指交叉支着下巴,带着淡淡的笑看着孙易。

孙易眯着眼睛沉吟了一会,直到一支烟烧到了尽头,用力地在烟缸里按灭道:“这块肥肉,除了武谷之外,周边的几个大混子都在盯着,我不是官场人,也不会说官场话,咱们是老相识,我实话跟你说,镇内的改造才是重中之重,毕竟是全部推倒重建,你招标来一个,先不说本地大混子找麻烦,仅仅是给你偷点工减点料,在你任期内出了什么事,都是麻烦。

现在我跟武谷合作,有我压着,武谷不会做得太过份,至于周边村镇的改造,地处偏远,多是房顶铺彩钢板,加装塑钢窗,质是不是太差三五年也能挺得过去,到时候你早就调走了!所以这一块,我们不贪!”

孙易说着,便直勾勾地盯着苏子墨,苏子墨眯着眼睛,眼睛眯成了好看的月牙形,久久不语,她不开口说话,孙易也不说话。

这时,孙易的电话响了起来,拿出来看了一眼,是杜彩霞打来的,心头没来由的一阵心烦,直接挂断电话,然后关机,放下电话,又点一支烟,开始慢慢喝茶。

“啪!”苏子墨重重地合上了文件夹,把孙易吓了一跳,差点被烟头烫了手。

“如果你们能吃得下去,周边乡村改造也可以交给你们,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孙易问道。

苏子墨轻笑一声道:“你倒是聪明,总是先问问!”

“我知道你不缺钱!”孙易摊了摊手,“要不然的话我今天就拿几十万送你了,你要是收的话,我现在去取也来得及!”

苏子墨摇头笑了笑,“我倒是挺喜欢你这直率的性格,我的要求很简单,我听说秋天的山里很美,美食也多,过几天,你带我去山里走一趟,体会一下大森林的美!”

孙易悬着的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本就是进山,领着一个都市女子进山也不会深入,基本上没啥危险,这种好事为啥不答应。

孙易立刻就应了下来,苏子墨也痛快地拿出一个招标合同来,各种细则全都列了出来,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但是在办公室里直接就把合同拿出来,本身就不是一件公正的事情!

苏子墨也有自己的考量,虽说她的能量大,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真要是走正常程序,最后把工程落到别人头上去,本地的大混子暗里地搞出点事来,她也麻烦。

现在有了孙易这么一条线,最重要的是她对孙易的印象很好,一个新崛起的当地人物,良心这东西还在,他赚钱,自己得政绩,两全其美的好事。

孙易拿着已经扣了公章,就差乙方签字的合同出了门,本来心情大爽,可是一出镇府的大门,就看到杜彩霞正蹲在马路的对面,看到他出来,赶紧向这里跑。

孙易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脑子里闪现的都是昨天看到了两人鼓鼓捣捣,拉手进入招待所的那一幕,脸色一沉,上了车开车就走,根本就没有理会杜彩霞的呼喊。

到了松鹤饭店的包间,武谷和刘老四已经等在这里了,正在喝茶谈笑着,看到孙易进来,刘老四赶紧站了起来,搓着手,脸上尽是激动的神色,武谷就冷静得多了,笑着请孙易坐下。

孙易把装着合同的文件夹扔了过去,“搞定了,签字就行了,怎么签你来搞定!”

“没问题!”武谷道。

武谷表面很淡定,可实际上心里却翻起了惊涛骇浪,此前他可以下了大力气公关的,但是一点用都没有,听说新来的镇长很不一般,背景深得吓人,自己花了不少钱,走了不少关系,可是连面都没有见上一次。

孙易只是去了一趟镇府,直接就把签好的合同拿了出来,这倒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什么样的信任啊!

孙易捏着茶杯犹豫了一下,然后道:“武哥,虽然咱们不是第一次合作,不过我觉得还是把丑话说在前头比较好!”

“当然,为了这份大生意,你就算是指着我鼻子骂娘也能接受!出来混,混的就是钱!”武谷笑道。

“质量要有保证,不能搞出事来,这是底限,否则的话我们都难做!这块我会盯着,真要是搞出什么事来,武哥,别怪我不给面子,小弟我不是出来混的,没那么大的势力,可也绝不好欺负!”

孙易说着,手上一较力,嘎吧一声脆响,钢化玻璃做成的圆桌面整个都裂成了软塌塌的一大块,孙易手上还抓着一把碎玻璃。

武谷的眉毛一扬,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但是却掩不住目光中的震惊,早听说从城里回来的小伙子神力惊人,今天算是亲眼看到了,这种厚重的钢化玻璃桌面就算是用大锤砸也要几锤子才行,可是他只是一把就捏得粉碎。

武谷还不等开口,饭店老板黄胖子听到动静,肥硕的身体出奇地灵活,游鱼一样地钻了进来,啊哟哟直叫唤,“我的大兄弟,手没事吧,哎呀,这桌子用的年头多了,玻璃都脆了,赶紧换个屋,这顿我请了,就当给几位大哥压惊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