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送别-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9章:送别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35Ctrl+D 收藏本站



“当然,知道你们关系好,能拉一把也就拉一把,反正从哪进都是一样!”武谷痛快地把这块蛋糕又分出了一块。

“行,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吧,我明天去找苏镇长说这个事,今天刚刚找完,再找也不好!”孙易道。

“行,我等你好消息!”武谷又举起了杯。

很快两个的聚会就结束了,武谷要拉着孙易去三山镇找姑娘,孙易死活没去,干那种事,还是自家的比较靠谱。

孙易开车向沟谷村行去,回家收拾收拾菜园子,这两天再上山寻摸一圈,弄点真正的野生猴头、木耳之类的稀罕物,这些土特产用来送礼非常不错,现在自己要跟武谷混商场,肯定少不得各种送礼。

孙易打着算盘,开车拐过了一道山口的小弯,眼角瞥到一条蓝色的影子,琢磨了一下觉得不太对劲,一脚刹车停下,然后倒车又退了回去,面包车一停,只见在路边的沟里,坐着一个熟悉的影子。

还是昨天那套简约的蓝裙,背影削瘦苗条,当她一回头的时候,眼睛如同幽幽闪亮的星星,眼角的淡淡鱼尾纹非但不显得苍老,反而更添几分韵味,不是柳母还是谁。

孙易赶紧跳下了车跑到路边,“柳姐,咋回事?”

孙易说着,怒气冲冲地向四处张望着,若是有哪个王八蛋敢打她的主意,想用强的话,自己非把她的蛋黄给挤出来不可。

柳母的弯梁自行车摔在一边,车轮都有些变形了,车筐里的几块肉和一些盐油等日常生活用品被甩得到处都是,住在乡村,再出门买菜就让人笑话了。

柳母看到孙易,心里狠狠地一抽,像是被人在心脏上狠狠地捏了一把一样,略显苍白的脸上,显出几丝不正常的潮红色。

“噢,孙易啊,没事没事,刚刚被一辆摩托车刮了一下,不要紧,我歇一会就行了,你先走吧!”柳母说着扭过头去,不肯再看孙易。

“被车刮了还说没事,刮哪了,我看看!”孙易跑了过去,只见柳母的脚踝处已经肿得老高了。

“这还叫没事,再撑下去腿都废了!”孙易怒声道。

“骨头应该没啥事,回去用烧点酒搓一搓就行了,你这样肯定没办法自己走路了,走,上车,我送你回去!”孙易不由分说地就把她的自行车塞到了面包车的车厢里。

柳母咬着牙站了起来,一跳一跳地到了车边,顽强地上了车。

车快到东沟村了,一直都扭头看着窗外没有吭声的柳母道:“孙易,在这停车吧,我自己能回去!”

“可算了吧,我还是给你送到家吧,车轮都变形了,根本就骑不了,你这脚都肿得跟灯笼似的了,根本就走不了路,总不能跳回去吧!”孙易道。

“我能行!”柳母十分坚持地道。

孙易摇了摇头,倒是理解她的心思,村里村外的真要是说起闲话来,气都能把人气死。

“我走小路好了!”孙易说着,看准了前面的小路口就拐了下去。

可惜走了不远就不得不停下了车子,这本来是大卡车拉河砂压出来的土路,车辙很深,面包车的底盘又太低,根本就过不去。

“现在天色也晚了,估计家家户户都在做饭呢,也没功夫管咱们的事情,剩下的路又不远,走,我背你回去,自行车先扔我车上,回头我帮你修好了,找个机会再给你送回来!”孙易说着把车向路边的草丛里开了一段,然后拔了钥匙下车。

“我真的可以自己回去!”柳母仍然在咬着牙坚持着。

“嗯,咬咬牙是能回去,但是这条腿也要废掉,双双要是知道了,不知会有多伤心呢!”孙易哼了一声,冷冷地道。

进了屋,把柳母放到炕头上,孙易进了厨房,取了一个碗,里头倒上高度白酒,用火柴一点,就冒起了淡蓝色的火苗。

把柳母肿起的小腿放到了自己的膝盖上,“你忍着点,淤血要搓开,这样好得快一些!”

孙易说着,手在碗里一蘸,手指上带着淡蓝色的火苗,还有火苗烧掉手指上汗毛的特有毛发焦糊味。

手一甩,带着惊人的热度搓到了伤脚上,这是老辈人传下来的活血化淤的法子,也没什么太高明的技术手段,小时候淘气,经常把身上磕得紫一块青一块,偶尔还是崴了脚,挫了手之类的,大人就用这种方法活血化淤,效果不错,至少活蹦乱跳地活到了这么大。

孙易的速度很快,手指上一直都带着淡蓝色的火苗,整个手都像是着起了火,搓得力度稍大,把小腿到脚趾都搓了个遍。

孙易抖掉了手上的残酒,灭了剩下微弱的酒火,将残余的东西厨房一放,转身就回来了,“好了,没事了,明天应该能好得差不多了,你看,都消肿了!”

柳母一看,果然已经消肿大半了。

“柳姐,那我先走了!”孙易道。

“走吧,我不送你了!”柳母慈祥的说道。

悄悄退了出去,也没有开门,直接手在两米高的杖子上一搭翻身跳了进去,走小路离开了东沟村,他还要去取车。

到了取车的地方,开车出了草丛,上了公路,直奔沟谷村。

刚刚进村的时候,就看到一辆镇上的电动三轮车开出了村子,镇上的出租车绝大部分都是这种大功率的电动三轮车,几乎没有城里那种出租车。

开放的车门里,放着一些行礼,一名妖艳的女子带着李绮云坐在车子里,驶上了水泥路,向镇上的方向开去。

孙易看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林河镇只有两趟火车,一趟是早上七点的,另一趟就是晚上八点的,属于一趟线往返的火车。

孙易回了家,喂了一点白,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忍不住想到漂亮的小姑娘紧皱着眉头不时呼痛的样子。

孙易叹了口气,安顿好了一点白,开车向镇里行去。

小镇的火车站上,已经站满了送行或是既将要远行的人,黄色的候车小楼前坐满了人,看时间差不多了,纷纷进站,这种小镇甚至连必要的安检都没有,站里的两个工作人员他还认识呢,是自己当年同学的父亲。

一辆绿皮火车鸣着震耳的笛声驶进了车站,速度越来越慢,缓缓地停到了站台前,小镇的车站太小,以至于十几节车厢的火车,只有前面的四节才能停靠在站台,要上车的人不得不下了站台,沿着旁边的沙石小路从后头上车。

李绮云拎着简单的行礼,一大一小两个箱子,跟着远房亲戚随着人流走下了小路,一直到了第八节车厢,由于没有站台,梯子有些高,要先把行礼扔上去,然后抓着两边的扶手才能跳上去。

李绮云先上了车,回手又把亲戚给拉了上来,找到了自己的坐位坐下,车还没有开,隔着车窗,看着熟悉的小镇,想着熟悉的人,十七岁惆怅的心里满是感慨,自己要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啦。

火车上的吵闹声,亲人的告别声,还有寻找座位呼朋唤友的声音,李绮云支着下巴,有些出神地望着窗外。

火车微微一震,缓缓地开动了起来,眼前的景物也慢慢地移动了起来,站台上送行的人跟着火车走动着,抓紧了时间向亲人朋友告别。

就在那些告别的人群当中,一个男人背负着双手,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李绮云看到了他,心突然一紧,身体也跟着一颤,此刻四目相对,目光复杂之极。

男人抬起了手,向她挥了挥,挥手的动作是那么的自然,像是一阵轻风吹进了心底,更像是化做了永恒,深深地刻进了心底。

李绮云努力地把身子探出窗外,看着送别的人影,直到什么也看不见,眼前只有铁路两旁愈来愈茂盛的树木枝叶,横生的枝条扫在身上,随着车速的加快,像鞭子一样抽过。

妖艳的亲戚赶紧把她拉了回来,“小云,咋了?”

“没什么,吹吹风!”李绮云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不知何时,她的脸上已经尽是泪水,偏偏又哭不出声音来。

“唉,好孩子,等咱到了南方,多长一些见识以后,你就不想再回来啦,跟着小姨闯闯世界也好,你还年青嘛,赚几年钱,再找个好男人嫁了,过一辈子好日子!”女人很随意地劝了几句。

李绮云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心中自语着,其实好男人早就找到了,只是自己已经没有了与他交集的资格!十七岁这一年,她才真正的发现,放荡的生活,让她错过了太多的东西,现在早已经无力再回头了。

孙易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送李绮云,鬼使神差的就来了,虽说他跟李绮云有过那么一次,但是更像是一种嫌弃的惩罚,根本就谈不上感情。

但是听到消息,还是忍不住来了,好歹也算相识一样,哪怕隔着一层薄薄的橡胶,至少,也算有一份特殊的情份在内吧。

看着渐行渐远的绿皮火车,孙易叹了口气,这个离乡远走的小姑娘不管好坏,总要新开僻一片天地了,而自己的新生活才刚刚开始呢。

孙易点了支烟,抽着烟离开了站台坐进了车里启动了车子,正好来镇里一趟,去看看梦岚姐也好。

车子拐过街角,在老邮局,现在的信用社旁边,新开了一家化妆品批发零售店,正在整理货物,还没有开业呢,这就是在孙易的支持下,梦岚开的一家店。

甭管什么样的身份,也甭管有没有钱,爱美一向都是女人的天性,哪怕是再困难的家庭,女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化妆品,买不起高价的,至少还有一些廉价的可以选择。

所以女人的生意是最好做的,别看小镇人少,可是再加上周边村落,潜在消费能力还是很强的,化妆品又属于消耗品,根本就不存在消费饱和这一说。

进了门,货架上已经摆满了花花绿绿的各种化妆品,梦岚姐正在打着标签,多数都是十几块的便宜货,那些五六块钱一支的指甲油,润唇膏之类的东西才是消费主流。

还有一些几百块的中档化妆品,数量就不多了,上千块的品牌也有,数量更少,每种最多只进了一两样,随用随进货,以免资金压得太多。

梦岚正在忙碌着,根本就没有发现孙易进来,孙易就悄悄地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忙碌中的梦岚姐脸上多了些红润的神彩,不时地还会露出一些微笑,嘴角间会有浅浅的小酒窝。

恍然间,让他又回来十来岁时的时光,远远地看着梦岚姐带着微光走来,初开的情窦中满满的都是那个洒下银铃一样笑声的身影。

梦岚一回身,差点撞上孙易,吓得她惊呼一声,手上打标签的工具都扔了出去,眼疾手快的孙易一把抓了过来,笑着道:“到镇上办点事,顺便看看看!”

“你倒是出个声啊,差点吓死我!”梦岚姐拍拍胸口,让孙易都迷醉了。

“不要瞎看!”梦岚姐的脸一红,匆匆地收拾了一下工具,“吃饭了没有?正好买些菜,回去我给你做点饭!”

“别做了,直接去饭店吧,算是庆祝咱们这个化妆品店开业!”孙易笑道。

梦岚犹豫了起来,“还是不要了吧,你花钱大手大脚的,我看着心疼!”

孙易哈哈一笑,拉着她就走,“放心吧,你弟弟我现在有钱得很,咱现在已经可以过上吃一半扔一半的日子啦!”

孙易不由分说地拉着梦岚出了门,落门上锁,开车直奔不远处的一家银河饭店,进门就直奔包间。

这个时间已经过了饭口,基本没什么人了,两人进了直接就奔包间去了,路过一个包间的时候,孙易突然一愣停下了脚步,眉头也皱了起来。

梦岚刚要说话,孙易就做了一个悄声的手势,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地把本来有一条细缝的门推得稍微大了一点。

屋子里坐着一男一女,并不是对面而坐,而是并肩坐在一块,女的是杜彩霞,男的则有些面生,说话的时候还带一些外地口音。

随着他们的动作,孙易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最后变成了铁青色。

两个人很熟,还不是一般的熟,熟到一个用手,一个用口的地步。

孙易的拳头握得嘎崩做响,身体崩得紧紧的,呼吸间都带着风雷声,刚要动,却被梦岚姐扑上去紧紧地抱住,然后死命地向外拖,孙易不敢乱动,怕自己的动作太大伤到了她,哪怕是在了盛怒之间,仍然在意着身边人。

梦岚姐拖着孙易出门,刚刚进去收拾了一下的老板娘出门的时候发现顾客没了,赶紧追出去,见两人上了车,想必是不在这里吃饭,好好的一笔生意这下子飞了,难免有些可惜。

孙易坐在车里,脸色阴沉得能刮下一层霜来,梦岚姐就坐在他的身边,紧紧地拽着他的手,生怕他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

孙易瞪着眼睛看着饭店的门口,也不吭声,只是一支接着一支的在抽烟,一会功夫,车窗外就扔了一堆的烟头。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一男一女牵着手嬉笑着走出了饭店的门口,男的很急切地拉着女的上了一辆电动车,向镇子里头开去。

孙易启动了车子,油门轰得嗡嗡做响,梦岚姐伸手搭在他的肩头,轻轻地揉捏了几下,“稳住,别做傻事!”

“我知道,我就想看看他们去哪!”孙易的嗓子都变得暗哑了起来,开着面包车远远地跟着。

小镇本来就不大,一小会前面的车子就停了下来,正是镇招待所,是整个小镇最好的居住地,相当于四星级宾馆了,住宿的价格高,当然条件也好,一般都是用来招待各级领导干部的。

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的进了招待所,孙易把车子熄了火,伸手开门就要下车,可是身子一动就被拽住了,是梦岚,死死地拽着他的衣服,用力过度使得她的指节都有些发白了。

“姐,你放开我,我弄死他们!”

“凭什么!”梦岚道,冷冷的话语让怒火冲昏了头的孙易微微一愣。

“你凭什么弄死他们,人家是你情我愿,你看到有一点勉强了吗?而且,你跟杜彩霞有确定关系吗?她找男人,关你什么事,小易,你现在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值吗?”

“我……”孙易的拳头握得紧紧的。

“你该知道,老杜家的都是什么样的人,你当初跟杜彩霞有事情发生的时候,就该知道有这一天!”梦岚姐淡淡地道。

“姐……我……”

“乖啊乖,上车,去姐那,姐你做好吃的!心里有气,咱们再喝两杯!”梦岚姐的语气变得柔柔的,像是在哄一个倔犟的少年。

梦岚姐的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浇灭了他的怒火,如果没有她在身边,盛怒之下的孙易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他现在的手出奇的重,连黑瞎子都能一挑二,那个干瘦的小年青怎么看都没有二两力气,怕是被他一巴掌就能拍死。

看书惘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