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蘑菇最好吃-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8章:蘑菇最好吃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30Ctrl+D 收藏本站



正当孙易琢磨来钱路子的时候,杜彩霞找上门来了,孙易放下了心里的念头,这娘们越来越饥渴了,隔三差五的就找自己一次,而且还是变着不同的花样。

孙易迎上去,搂过杜彩霞就要开整,却被杜彩霞推开了,“别弄坏了我的衣服,都被你扯坏好几套了,今天要去镇里办事呢!你等会,我自己来!”说着,自己把衣服小心地叠起来,放到炕边的椅子上,还伸手把窗帘拉上了一半。

新房子就是比仓房住着舒服,窗几明亮,没那么阴暗,而且孙易也喜欢在大白天。

这时孙易才发现,杜彩霞今天是经过刻意打扮的,一身干净利落的雪纺长袖衫,紧致的淡蓝色牛仔裤,穿着一双根不高,却最能显出脚形的皮鞋。

“干什么啊这是,要会老情人去啊!”孙易道。

“会什么老情人,昨天新镇长就上任了,交接完了,今天正式上班,咱们要去拜会一下!”杜彩霞道。

一场大战,杜彩霞用毛巾帮孙易擦了汗,自己也抹了抹,孙易伸手帮忙,这一耽误,就快饷午头了。

幸好孙易有面包车,开着车,一溜烟就向镇里开去。

在路上,杜彩霞把头发重新梳好,又抹上唇彩,然后很认真地对孙易道:“我可听说,新上任的镇长是个女的,而且长得特别漂亮特别有味道,一会见了人,你可别掉链子,给人家留下啥坏印象!”

“说啥呢,我又不是没见过女人,好歹也是久经战阵了,不至于连这点定力都没有!”孙易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杜彩霞的身上摸索着。

杜彩霞拍掉了他的毛手,“别乱摸了,你要是没搞够,前面拐弯,咱到大河边上再来一次!”

“你还能撑住啊!”孙易哈哈地笑道,男人对于这种事,看得还是很重的。

“还不是为了省得到时候出丑!”杜彩霞白了他一眼轻笑道。

“放心吧,咱定力深着呢!”孙易哈哈地笑道。

开车到了镇府大门前停了车,杜彩霞拿出一个小箱子,里头装的都是土特产,没什么太值钱的东西,都是些山猴头、山木耳这些市面上不太好买的真货,送礼也算不上行贿,今天就是来探路的。

刚要进去,迎面走过来一个骨胳粗壮的人,正是武谷,眉头紧紧地皱着,税务科的刘科长顶着红通通的酒糟鼻子紧紧地跟着,不时地低声说些什么。

孙易打了个招呼,武谷一见是孙易,立刻就笑了起来,拉着他走到了一边,“怎么?你也是来见镇长的?”

“是啊,我这不是办事员吗?新官上任,得来跑跑露个脸,先混个脸熟再说!”孙易道。

武谷叹道:“怕是不容易噢,人我没见着,但是我听说,这个新镇长后台极硬,做风也很硬,刚一来就一连给了好几个下马威,现在什么事都不好办!”

“武哥要办啥事?”孙易问道。

武谷向镇子西头扬了扬下巴,“本镇还有归属本镇的那些地方要进行棚户区改造,这是早就定下来的事了,之前一直没动,就是给这个新镇长留的功绩,我想承包一下,能赚不少,但是现在镇长见不着,而且我听说,她还要搞个招标!”

“搞个屁招标!”孙易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镇长是不是吃顶着了,没有武哥你点头,哪个工程队能进得来?”

孙易这话听得武谷心里头舒坦,不过却一再地摇手,“人家的官方背景很深,真要想弄我,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你武哥是有点本事,但是到了市里那层面都不太好使哟,我听说,人家在省市都有大能量的!”

“那还来当个小镇长干什么?林市市长多牛啊!”孙易道。

“年青,混资历的!”武谷笑道,官场这种事,他都没有搞清楚,更何况是孙易呢,政治这玩意,可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转的。

两人就新镇长上任的问题做了探讨,武谷要接着跑关系,孙易也要去见见镇长,两人分开,孙易和杜彩霞上了楼。

小镇上没那么多的规矩,以前见老镇长的时候,直接敲敲门就行了,但是这个新镇长,却弄了一个秘书在外间,一个看起来很精明,很干炼,穿着职业装的女子,三十余岁,面容姣好,但是板着脸跟容嬷嬷似的,除了个头偏高,身材纤细,双腿紧崩修长之外,没啥太大的看头,两个山包都有一大半是假的,孙易这火眼金睛再加上实战经验,一眼就看了出来。

听到来意,这名女子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一个村里的办事员就想见镇长?怎么想的?

“镇长现在很忙,没时间见你们,回去吧,对了,把东西也带上,镇长不收任何东西!”嬷嬷冷冷地道。

孙易一皱眉头,怎么到哪都碰到这种难缠的小鬼呢,心里直来气,手指在桌上轻敲了一下道,“至少你给通报一声吧,镇长要开展工作,也是需要下面的人配合的,别看我这办事员就是一条小杂鱼,但是小杂鱼也是有尊严的!”

嬷嬷的眉头一皱就要发火,可还是忍住了,她被镇长几次叮嘱,穷山恶水出刁民,小镇看起来不大,但是关系却比大城市更加盘根错结,特别是最基层的小人物,比如村长,比如一些有威望的办事员,他们要是使起绊子来,甚至能影响几个村子。

嬷嬷还是压住了火头,拿起了电话道:“镇长,是沟谷村的办事员来访!”

嬷嬷听了几句,眼中忍不住闪过几丝异色,镇长竟然毫不犹豫地就让人进去了,昨天还说开大会的时候再见见各村的村长呢。

上头有令,嬷嬷不敢怠慢,起身为他们打开了门,孙易还想甩点脸色,被杜彩霞扯着衣服制止了,越是小鬼,就越要打点好了,幸好早有准备,刚刚留在门口的那个小箱子,就是给这小鬼准备的。

孙易进了办公室,镇长的办公室不大,只有二十多平,装修的倒是挺新潮的,镇长再小也是一个镇的一把手。

班台大桌子后面,新镇长正在埋头办公着,看着文件,不时在签上字之类的,长长的头发扎在脑后,因为伏案工作,所以乌黑油亮的头发有一部分垂在桌子上。

孙易居高临下,只能隐约地看到她洁白的额头和高挺的小鼻子,模样看不太楚,不过看着怎么有些眼熟呢?

新任镇长不开口说话,孙易也没法说话,杜彩霞觉得有些尴尬,轻轻地咳了一声道:“镇长,我们是沟谷村的办事员!”

“嗯!”镇长嗯了一声,还是没有抬头。

孙易壮着胆子往前走了两步,伸着脖子从侧面看了一眼,立刻就倒吸了一口冷气,用有些不太确定的语气道:“苏子墨?”

镇长抬起头来,那张绝美的,却又带着不同气质的面孔是那么的熟悉。

其实苏子墨刚刚一直在犹豫,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去见孙易,毕竟他们二人的关系不简单,孙易可以说救过她的命,她也给过帮助,但是与救命之恩来说,这点帮助真的不算什么。

还有最让她觉得尴尬的他曾经看过自己的每一处,真正的每一处,还跟自己在一个床上睡过一夜,现在再见面,总是不自觉地会想起在宾馆,这个强壮的男人在镜子前自恋的那一幕。

苏子墨好歹也个是搞政治的,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笑着道,“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上次在林市的事,还要谢谢你,你做得很好!”

苏子墨的话语里暗示着他要保密,孙易根本就没有听出来,但是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嘴巴的人,不过现在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苏子墨在遇到那种事情的时候,坚决不要报警,而且隔了没几天,夏厂主和老二就一起进了监狱,这个苏子墨还真不简单呢,一个女人从政,本身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孙易笑着跟她握了一下手,“原来是苏大镇长,还真是巧啊!现在可千万别再提感谢的事情了,说得我都脸红,用你的名片,可让我做成了好大一笔生意,要不然的话,我现在还在小村子里头啃土豆,有上顿没下顿呢!”

孙易很热情,热情劲让苏子墨心里好受了一些,至少这份大人情算是还完了。

孙易看了看时间道:“这一晃都中午了,苏大镇长还没吃饭吧,走,咱们去松鹤楼,我请客,算是庆祝你荣升镇长!好歹也是一把手呢!”

苏子墨微微一犹豫,还是点了点头,“嗯,也好,等会我收拾一下!”

苏子墨简单地把办公桌上的文件归拢了一下,跟着孙易和杜彩霞有说有笑的走了出去。

一直坐在外间的秘书嬷嬷用惊讶的目光看着自家老板,好像她自从上任这一段时间以来,从来都没有跟谁走得这么近过,但是做为秘书,最重要的就是不该看的不看,不该问的不问。

孙易跟苏子墨并肩走在镇府的楼道里,杜彩霞心思复杂地跟在后面,她不知道孙易是什么时候结识了这位大人物,没错,镇长确实是大人物,在这种小地方,没什么掣肘,简直就像土皇帝一样,特别是像苏子墨这样有大背景,大靠山的。

所以,她都没有注意到两侧办公室里飘来的不可思议的目光,孙易注意道了,不免有些得意,咱也能扯个大虎皮了,以后到镇上来办事,肯定会顺风顺水了。

松鹤楼不远,小镇一共就三横两竖五条街道而已,一道街,二道街,一马路到三马路,连个街名都没有,准确地说是有路名的,可是小镇就这么大,谁记那玩意呀。

松鹤楼就在二马路与一道街交汇处,也在镇府的旁边不到三百米远的地方,真正的中心地带。

黄胖子老远就迎了上来,看到新任镇长,眼中带着异色,远远地就一个劲拱着手说着吉祥话,把他们引到了最里侧,也是最安静的包间里,甚至都没有问他们要点什么菜,直接就退了出去,茶水酒水都送了上来。

茶是好茶,酒是好酒,一会,各种菜式送了上来,都是当地最有特色的菜式,这个黄胖子倒是个妙人。

孙易要给苏子墨倒酒,苏子墨却一捂杯子笑道:“不会喝酒!”

“嗯?”孙易一愣,不会喝酒,你唬弄谁呢,是谁喝得人事不醒,差点被夏厂主他们给搞了的?但是看到苏子墨似笑非笑的脸孔,孙易也明白过来了,敢情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啊。

孙易哈哈一笑,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杜彩霞倒了半杯,三个人吃吃喝喝起来,说的都是一些没营养的话,根本就找不到太多的共同语言。

一顿饭吃得很平淡,当然,也很开心,吃过了饭,苏子墨要接着回去上班了,孙易调头来结帐,黄胖子把脸一扳,“你这是在打老哥的脸,今天这顿我请了!”

“那也行,就多谢黄大哥了!”孙易也没有太客气,人家开门做生意,没有人脉关系哪成。

孙易要走,黄胖子赶紧道:“对了,武大哥还在包间里等着你呢,说是有生意要谈!”

“嗯,是该谈生意了!”孙易点了点头,跟着黄胖子进去了,杜彩霞叹了口气,却没有跟进去,借口不舒服先走了,她是真的不舒服,她怎么也想不到,原本一个刚从城里落魄回来的同龄人,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不但发家致富,而且连这么漂亮的镇长都很熟。

女人的直觉很可怕,她的直觉告诉自己,孙易跟这个漂亮高贵的女镇长之间有事,肯定有事,人最怕相互比较了,跟人家一比,自己就是一个丑小鸭,连台面都上不去,所以她很失落,也很伤心。

孙易正值春风得意时,并没有注意到杜彩霞的异状,进了包间,武谷一个人坐在那里,已经倒了两杯酒。

“还让武哥等我,该罚!”孙易说着,抓起酒杯来,二两白酒一口就闷了下去。

武谷笑道:“没事没事,知道你在跟镇长吃饭,所以我就在这里等了一会,你跟这个苏镇长很熟?”

孙易笑了笑道:“算不上很熟吧,只能算认识!”

孙易又不傻,绝对不会把底都露出来的,面对武谷这种老狐狸,只要露出一丁点的口风,他都能想个七七八八来,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开正面。

武谷也不追问,端起杯来跟孙易碰了一下,喝了一口,招呼着喝菜,再吃上几口菜后道:“孙易呀,今天上午我在镇府门口跟你说,关于棚户区改造的事情,你可以考虑一下,只要你递个话,这份生意里,算你两成!”

孙易眯着眼睛盘算着,棚户区改造,也算是房地产业吧,这玩意可是暴利,只要有暴利,就不免会有一些见不得的人东西存在,他在犹豫要不要掺和进去。

见孙易在犹豫,武谷也不说话,手上转着酒杯,静静地等着他的回复。

良久,孙易才吐出一口气来,“其实,我更看好接下来的松子收购生意!”

武谷笑道:“其实,做棚户区改造更加赚钱,一个房子,扒完了再重盖,利润至少有五到八千块,而咱们要改造的房子,至少有三百户!而且做这个生意,并不影响接下来的松子收购!”

孙易叹了口气,“武哥,我就是一个楞头青,有话就直说了,哪说错了,你也别怪我嘴臭!”

“咱们要合伙做生意,当然要开诚布公才好!”武谷笑道。

“这行业是暴利,总想再多赚一点,所以无论是用料还是拆迁,最后难免会有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发生……我实在不想……”

孙易的话还没有说完,武谷就哈哈地大笑了起来,笑得孙易一脑袋的雾水。

武谷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一手抹着眼泪一手指着孙易道:“你小子啊,听说你在大城市里混过两年,是不是看多了那地方的拆迁争执,把咱这也想成那样了?”

孙易一愣,“难道不是吗?”

武谷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这种事也是要看地域的,别忘了咱这是什么地方,整个镇都属于一个大企业的,所有的房子,都是没有产权的,也就是说,产权都在公家的手上,而居民,只有居住权,没有所有权,而且还是原地拆迁改造,改造之后,居民还要再交上几千块才能住回去,连补偿款都没有,没有金钱上的纷争,哪来的那些破事!”

“再者说了,咱们这地方,土地是最不值钱的,你家不愿改造,就住破房子去吧,花上三两千块就能住环境更好的新房子,傻了才不乐意,咱这是棚户改造,又不是造楼房,再说,你看前年的二区楼房改建,临街那两家狮子大开口,现在还在那立着呢,后悔都找不到调了!”

孙易一愣,再细细一想武谷的话,也确实是那么回事,这是小镇,最好的楼房才一两千块一平,更别提那些平房了。

孙易想了想道:“也行,如果事情能成的话,我只要一成五,但是塑钢建材要从老四那里采购!”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