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聪明的黄皮子-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7章:聪明的黄皮子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25Ctrl+D 收藏本站



武谷看都没看,应该有多少钱,他心里早就有数了,扫一眼钱钞的厚度就知道孙易这小子肯定没办错事,是个讲究人。 w w w .  . c o m

“算它干什么,就是过手财神,回头再收购还要花出去呢!”武谷把包放到了脚边上,拿起了筷子,“来,吃吃!”

孙易也不客气,跟武谷吃喝了一阵子,约好了下次送货的时间就走了。

武谷捏着下巴笑着,似是在低语,“这情谊总有用尽的时候,也不知这小子会不会办事,可要抓紧了,这笔钱错过去可就没喽!”

孙易直接就把赵老四这辆七成新的面包车给买了下来,车况挺好,保养得也不错,给个亲情价,一万五千块拿下,剩下的钱都塞给了梦岚姐,让她买几件衣服,再买些吃的。

孙易再一次把自己兜里的钱花得溜干净,兜比脸都干净。

有柳双双在场,孙易没有过多地流露自己对梦岚姐近乎于迷恋的真情,而梦岚姐拿了孙易的钱就出去了,过了一会拎着一个兜子回来,里头是一套藏蓝色的西装,衬衫、袜子和皮鞋,三千块花了个精光。

梦岚姐叹了口气道:“男人要靠衣装的,你总穿这一身出去,会被人小瞧的,咱有本事不怕,可总会出现波折不是!”

“我穿这一身,开面包车?”孙易指指外头那辆六七成新的面包车道。

孙易倒底还是没有拗过梦岚姐,也就收下了这套西装,她是一个内心强大的女人,不愿太多地接受自己的照顾,自己花了十万钱把她解救出来,已经让她背负了太多的负担,哪怕这一切都是孙易心甘情愿的。

从梦岚姐那里出来,开着面包车送柳双双回了家,自己也回去了,本来想去罗丹那里看看,可是罗丹死活都不让进门,无奈之下只好回了自家。

收拾一下园子,开了几条垄种上大萝卜,俗称绊倒驴,等到秋霜过后,收起来的大萝卜一咬又脆又甜,还带着微辣,萝卜皮蘸酱简直就是无上的美味,而且还有一说,秋后的萝卜赛人参,是大补之物。

至于那棵挺罕见的紫苏花,孙易本想侍候一下,说不定找到识货的能卖一大笔钱呢,不过拿着锄头比划了半天也没有下手,鬼知道这玩意需要咋侍弄,家里的园子风水好,自生自灭的长着去吧,反正自己现在也不咋缺钱。

干了一会活,出了点汗,全身都舒坦,看着自家丰收的菜园子,孙易的心里都涌起了一种成就感。

洗了个澡,逗着一点白玩了一会,训练它坐起或是趴下之类的,一点白很聪明,只用了一会就学会了。

孙易又烧了一把火,薰薰新房子,看样子差不多能住了,过两天就往里头搬。

寻思着自己以后的美好生活,孙易很快就睡着了,一大早,被一点白啃着脚丫子给啃醒了,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又弄好了早饭,准备好了,柳双双也赶来了。

很快到了第二次送货,这一次,数量比上回还要大,中卡车足足摞了两层,比上次多了一倍,数量越多,自己赚得就也越多。

孙易领着柳双双送货结帐,杨经理仍然是当场结算,而孙易,拉着他一起吃了顿饭,临走的时候,两个厚厚的红包悄悄地放进了他的兜里。

杨经理不客气地收下了,心中暗赞,这个小子有后台,可仍然会办事,也不妄自己给他开这么一个口子。

这次回来,孙易已经腰缠十万贯了,在这个楼房售价不过一千多块一平的小镇,也算是富户了。

柳双双家里有事,自己先回去,孙易没急着走,找到了梦岚姐,直接拿出十万块给她,吓得梦岚姐一惊,赶紧把钱推回去了,“你这是干啥,我又不缺钱用,我还欠着你好多钱呢!”

孙易笑着道,“是啊,那你现在一个月就赚一千多块,得啥时候能还完啊,不吃不喝也要十来年呢,我可等不了那么久,这些钱你拿着,看看咱们做点啥生意,算我入股了,赚钱了咱俩一家一半!”

梦岚姐仍然摇头不肯收,她知道,这是孙易在帮她,这种帮助,他无法接受。

孙易语重心长地道:“梦岚姐,我总得给钱找个去处吧,存银行才多少利息啊,别看我在蓝莓生意上赚了不少,可这只是一锤子买卖,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总不能坐吃山空啊!”

梦岚一想也是,于是接了钱,“但是对半分太多了,我要两成吧!这几天我看看做什么生意,咱们镇子太小了,生意不太好做!”

“干点啥也比你当服务员强啊,咱们自己当老板!”孙易笑道。

“嗯,也行,不过现在太晚了,银行关门了,这钱你先拿着,我留在手上不安全!”梦岚姐道。

“没事,一会我送你回去!正好在这吃口饭!”孙易笑道。

烧烤店的老板四十多岁,平时也经常见面,算是熟人了,自然看出孙易的意思来,招呼着上一些烧烤啤酒之类的,也不收钱,就算是请吃饭了。

吃完了饭,天也黑透了,烧烤店也忙得差不多了,老板很识趣地让梦岚先回去,自家能忙活过来了。

夜色下,踩着残破的路灯送梦岚姐回了租住的地方,孙易喝着茶,听着卫生间里洗澡冲水的声音,就像在听春雨润物一样的舒坦。

孙易来了就没打算走,当梦岚姐穿着睡衣走出来的时候,孙易也进了卫生间,洗了个澡,他没啥换的衣服,直接就穿着裤头走了出来。

“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羞!”梦岚姐啜了一口,然后去给他收拾另一个屋,再铺铺床。

孙易看着这个忙碌的女人,自己的梦中情人,轻步走了过去,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肢,“姐,别忙了,今天咱们睡一床吧!”

“不行不行,可不行!”梦岚姐赶紧摇头,态度很坚决。

孙易睡着了,睡得极为安稳,梦岚枕着孙易的胳膊,在他的怀里,听着他沉重的呼吸,眼皮也越来越重,渐渐地睡了过去,没有恶梦,也没有不踏实的感觉,这是她这些年来睡得最好的一觉。

孙易先醒了过来,最近习惯了早起,所以四点多就醒了,看着在自己怀里睡得像小猫一样的梦岚姐,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轻轻地撩开她额头的秀发,看着那张几乎没有任何瑕疵的小脸,忍不住轻轻地亲了一口。

把她搂得更紧一些,梦岚姐在梦中发出轻轻的哼声,动了动身子,睡得更香了。

孙易又睡了个回笼觉,直到怀里的人儿一动,让他也醒了过来。

清晨的阳光照在窗台上,窗外是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两个人对视着,梦岚姐的眼睛很亮,像婴儿般黑亮,全没有成年人那种异色。

“该起床了,你先出去一下,我穿衣服!”梦岚姐红着脸道。

孙易耍着无赖,赖着不肯动弹,“哪都摸过了,还没有看到呢,姐,让我看看最美的你!”

“去去,不行不行!”梦岚紧紧地抓着被子,却在笑闹中被孙易全都抢了过来,薄被被一把掀了起来,清晨的阳光下,梦岚姐像是最完美的玉雕一样,在晨光下散发着光芒。

“真美!”孙易心中没有任何的漪念,看着捂住要害,满脸羞意的梦岚姐赞叹着。

“都老啦!”梦岚姐叹了口气,然后先始一件件地穿着衣服,看着她遮挡了自己的身体,孙易也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直到梦岚把他的裤子扔过来,他才笑嘻嘻地穿着衣服。

陪着梦岚姐吃过了早饭,开着面包车回家,今天还要跑山呢,这下可晚了。

听到动静,一点白爬了起来,跳下床围着孙易转个不停,柳双双的小拳头一个劲地揉着眼睛,“哥,你回来啦!我等你好半天了!今天还去不去采蓝霉了?”

“去,怎么不去!不过,要一会才走!”孙易坏笑着凑了过去。

两人赶到采摘地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两头黑瞎子等得急了,看到两人来了,远远地就迎了上来,围着他们一个劲地狂嗅着。

孙易本想训训两只黑瞎子帮着拖爬犁,总不能让他们白吃白喝吧,倒是挺成功的,但是这东西一条道跑到黑,路况又复杂,几次差点翻了爬犁之后,孙易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采摘季很短,只有一个月,很快,采摘季就结束了,那一大片的蓝莓林两人采摘了一小半都不到,倒是被两只黑瞎子给祸祸了不少。

这一个季节,孙易赚了足足有八十多万,差一点就就成了孙百万,手里有钱,心里也不慌了,最喜的新房子已经住上了,不用再委屈在仓房了。

最高兴的就数柳双双了,她跟着孙易也赚了好几万块,娘俩数数,竟然多达五万块。

要知道,一个成年人这个季节赚上两万就很不错了,可是柳双双一个小妹子,却赚了五万,对于娘俩来说,这可是好大一笔钱了。

柳双双的心里清楚得很,孙哥自从接了那份大生意之后,他家的称就不准了,原本自己一天最多一百多斤,可是到后来,就变成了二百斤,最后变成了三百斤。

柳双双没有点破,她知道,这是孙哥在照顾自己的情绪,这份情谊,一定要记在心里。

柳母心里也清楚得很,如果没有孙易帮忙的话,双双绝不会赚这么多的钱,甚至连她上大学的钱都赚出来了。

“唉,孙易现在是个有钱人了,估计啥也不缺,这样吧,下午你叫他过来,咱们请他吃个饭吧!”柳母道,现在她已经顾不上名声的问题了。

“嗯,好好,我这就去,然后去镇上买些菜!”柳双双高兴得都快要跳起来,骑上新买的自行车出村,直奔沟谷村。

本来孙易今天要赴武谷的约呢,一听柳家母女要宴请自己,还什么武谷了,直接就推一边去了,武谷也是过来人,哈哈地一笑,不误孙易的好事,把这个庆功会安排到明天。

柳双双还要去镇里买菜,孙易没干,买什么菜啊,家里有啥吃啥!

孙易没有开车,而是骑着自行车带着柳双双去了东沟村,进了柳家,一身简单蓝裙的柳母客气地请孙易去屋里坐,自己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孙易偷瞄了一眼,哪怕一身简单的服饰,也掩不住她成熟的风韵。

在厨房里做菜的柳母抽空问了问柳双双,来的时候有没有人看到。

“没有啊,我们走的是村后的小路回来的,咱们又是把头的第一家,直接就进来了,没人看着!”

柳母这才松了口气,虽说她做好了被人说闲话的准备,娘俩独门过日子,哪能一点闲话没有,但是少点是点。

都是一些家常菜,鸡蛋,酸菜粉条,拌的黄瓜凉菜之类的,还有一大盆蘸酱菜,打的鸡蛋酱,鸡蛋放得很多,酱却很少,对于家常小菜来说已经算是很丰盛了。

柳母还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酒,酒瓶被蜡封着,酒瓶很简陋,纸制的商标已经褪色了,上面写着北大仓三个字。

这种酒孙易认识,小的时候老孙头就喝这种酒,自己还尝过,辣得要命,但是在十年前,这种酒就从市面上消失了。

“孙易,家里也没什么好酒好菜,这还是当年我爸存留下来的,说是要等他们六十岁的时候喝,可惜……”

柳母叹了口气,把酒瓶递给了孙易,孙易赶紧拒绝,“别别,这酒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留着留着,我随便吃口菜就行了!”

“喝了吧,我们娘俩都不会喝酒!留着也浪费了!”柳母很坚决地把酒启封了,蜡封打掉,再取掉塑料瓶盖,一股浓浓的酒香扑面而来。

生产这种酒的时候,还不流行做假呢,虽是地产的劣酒,当年五毛钱一瓶,可是放到现代,时间已经给了它太多的价值。

满满地倒上一杯,轻饮一口,浓浓的绵醇回香,丝毫感觉不到辣意,再劣的酒,经过时间的沉淀之后,也变得醇美起来。

柳母一个劲地给孙易夹着菜,嘴上说着感谢的话,透着浓重的客套,柳双双扒拉着碗里的饭粒,挺不喜欢母亲这种客套的,却又无奈,只是用眼神与孙易交流着。

当孙易把这一瓶酒喝了一半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了,柳双双打开了灯,支着下巴陪着孙易,自己还不时的偷喝上一口酒,然后直伸舌头。

老酒醇美,可是后劲十足,孙易已经有了几分醉意,虽说他的酒量挺大,但是这对俏母女陪着自己吃饭,已经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就在柳双双又给孙易倒了一杯酒的时候,灯突然灭了,屋子里变得一片漆黑,柳双双趴在窗口看了一眼,“整个村的灯都灭了,看来是停电了,妈,咱家有蜡烛吗?”

“用完了,还没买!”

“看来只能等等了,说不定一会就来电了!”

柳母应了一声,在黑暗中,三个人的呼吸,彼此只能看到淡淡的影子。

没有心情再吃喝下去,匆匆地结束了,喝了一杯茶,孙易就打算回去了,柳母也没有多留,孙易骑着自行车,打着手电筒,抄着小路走得近。

第二天,柳母给柳双双做了饭,送她去镇里坐客车。

孙易现在虽然结束了蓝莓的采摘活,但是其它的活马上就要来了,也是北方的一种特色,松子。

北方的山林里长着好几种松树,有可以成为最出色木村的落叶红松,还有长年翠绿的樟松,更有个头不高,却极为漂亮的马尾松。

这其中价植最高的就数红松了,在当年最辉煌的时刻,每天冬季农闲,都会有大批的农民牵着自家的牛马,带上成袋子蒸好的馒头,成坛子的咸菜进入山中,将山中伐下来的,足有二十几米的巨大圆木从山上拖拽下来,再用卡车拉到最近的镇里。

木厂的绞链哗哗做响,火车的车皮里装满了上好的红松圆木被送往全国各地,而接下来的后果,就是一片片大山突掉,曾经活跃在这里的无数野生动物消失不见,就连兔子都成了省级的三级保护动物,更别提狍子、野猪、野狼、黑瞎子这些大型野生动物了。

封山育林已经十几年了,人工林一片片的栽种而起,可惜,却再也找不回曾经原始森林一样的美景,不过现在的环境比起十年前来,已经好太多了,至少孙易几次都在自家园子里看到过野兔的出没。

在这些木材当中,其中有一种松树的经济价值并不体现在它的木料上,而是种子上,马尾松别看个头不好,但是枝叶庞大,到了秋季,在它的枝叶上就会结下一个个半拳大小,黑褐色的松塔,松子个头很小,但是吃起来却味道浓郁喷香,可是不可多得的美食。

但是从价值上,松子的价值还是要略逊于蓝莓的,而且是整个松塔采摘,无用的体积大,这一来一去,就看出价值的差异来了。

果品公司也收购松子,孙易琢磨着是不是再掺和一脚这个生意,毕竟他现在身家几十万,也有了一定的本钱。

本文来自看书惘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