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专业的户外运动!-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6章:专业的户外运动!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20Ctrl+D 收藏本站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为了梦岚姐,自己债台高筑,不知啥时候能还清,而且自己总不能看着她受苦吧,还有柳家母女俩,自己也不能光看着,做为男人,还是要有一定的基础,才能淡得上照顾女人,吃糠咽菜也快乐,但是身为男人,谁不想给自己女人最好的生活。

孙易现在确实心动了,盘算着能赚多少。

武谷抛出了自己的条件,他所收购的蓝莓以每斤十七块的价格交给孙易,而孙易再以每斤二十块的价格送往果品公司。

可别看小了这两三块钱的差价,每年到了这个季节,方圆几百里,进各村各镇都有进山采摘蓝莓的,虽然不可能全部汇总到武谷这里,可他至少也能占到三成以上,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斤的蓝莓从深山中被采摘出来,早年只当小孩零食吃的小东西,现在可是货真价实的金豆子。

孙易只是简单地盘算了一下就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每斤自己就能剩下三块钱,那几十万斤的蓝霉,那就是上百万的纯收入啊!而自己只需要倒倒手那么简单。

说到底,孙易只是一个没读完大学的学生,现在就是一个地道的小农民,根本就不了解真正的资本运作,这年头做生意,做的根本就不是钱的事,而是门路,只要有门路,几十上百万,几乎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而这些钱,够小百姓挣扎求存挣一辈子了。

孙易一拍大腿道:“好,我干了,但是我手上可没有那么多的钱!”

武谷哈哈一笑道,“你只管去做就行了,我还怕你跑了吗!”

直到这时,孙易才算是真正地认识了武谷这个大混子,从前,他的印象里,武谷还停留在当年拼杀的传说当中,可是现在,人家也算是经手几十上百万眼睛都不眨的生意人。

最后二人敲定,就从今天开始,每三天向林市送一次货,送货这种事情,就由孙易牵头了。

但是在此之前,孙易还是先给杨经理打了个电话,谈到了大批量供货的事情,本以为还会有些周折,谁成想,人家杨经理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答应了下来,完全没有任何不情愿的意思。

听着电话里热情的声音,武谷对孙易又多看了几眼,看着欣喜中的孙易,脸上不知不觉间多了一点意味深长的意思。

送走了武谷,孙易变得兴奋了起来,有一种极度想要叙说,偏偏又找不到人的感觉,换句话说,就是穷人乍富,不知咋得瑟才好了。

虽说还是大白天的,可孙易仍然压不住想去罗丹那里看看,好像自己进村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刚要出门,杜彩霞就从门后探出头来,看到孙易全须全尾地站在那里,顿时长出了口气,左右看看,悄悄地溜了进来。

“咋样?没事吗?我听说你跟武谷谈生意了?还是大生意?”

孙易一把就将杜彩霞抱了起来,扛进了仓房里扔到了床上,胡乱地扒着她的衣服,“那当然,老子要发了,要发财啦!”

那股火一去,孙易也冷静了下来,暗自苦笑一声,自己也就是一个平头小百姓,差点被百万大生意给迷了心窍。

孙易送走了杜彩霞,跑后园子又冲了个澡,看着满园子又大又亮的各种蔬菜就觉得头疼,这得吃到猴年马月去,村里家家都有这么个菜园子,谁也不缺菜吃,卖吧,现在又看不上那点菜钱。

把自己洗了个干净,趁着天还没黑,把满园子的菜都给捡了个遍,足足装了十几个麻袋,差不多得有三千斤,都是茄子、豆角、辣椒之类的家常菜,另外还有几大筐的香瓜。

孙易把这些菜都给村里的人送了去,凡是给过自己钱的,就是一麻袋的菜或是一大筐的香瓜,吃不了也好拿到镇上去卖,也能卖个二三百块当零花钱。

最后送到了老王家,别看老王家看起来挺惨的,但绝对是家境最好的,所以孙易送了一大筐的香瓜。

老王头五十多岁,早年走南闯北的做着生意,着实赚了不少钱,身家也有百来万,到老了得了中风,几乎半身不遂,就在村里养着。

他儿子当年跟着他跑商道的时候,得罪了道上的人,在南方被人砍死了,现在这一家三口,他一个,后娶了一个俏寡妇,还有一个漂亮儿媳妇都养在家里头,闲话可没少传,一向都是村人闲话的风暴中心,但是人家可不在意。

孙易没进屋,远远地隔着窗子看到老王头的俏儿媳正在擦窗台,一俯身的时候,确实是风情万种,最主要的是那皮肤白得发腻,虽说长得没有罗丹漂亮,但是这风情,绝对甩罗丹几条街去。

孙易不好多留,匆匆地放下了东西就走了,老王头可是第三个在村里截住自己,要塞给自己一千块的,可不能薄待了人家。

走了这一道,东家吃点,西家吃点已经饱得不行,还顺手给一点白带回来一大块肉骨头,小家伙长得飞快,才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有一尺多长了,牙齿也变得锋利起来,勉强能啃啃骨头练练牙了。

回家躺了一会,天已经黑透了,孙易又一次悄悄地出了门,他总觉得这心里空落落的,那么大的事,罗丹不可能不知道,她没有来找自己,难道……难道她就那么绝情?

孙易摸着黑到了罗丹家门口,还没等转弯呢,迎面就看到了一个黑影子走过来,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孙易笑着问道:“老杜?村长,你干啥去呀,都这么晚了?”

“噢!没事没事,吃饱了出来溜达溜达!”老杜尴尬地笑道。

看着他有些漏风的嘴,孙易忍不住心中暗笑,门牙都摔掉了一颗,是上回自己摸黑在罗丹家门口踹的,这么晚了往罗丹家门口摸,还特么溜达,你骗鬼呐。

“小易呀,听说你跟武谷谈生意了?”老杜问道。

“嗯,刚刚谈成,过两天就正式合作了!”孙易笑道。

老杜搓着手道:“这回你可发达啦!”

“发不发的两说,总得赚几个钱养家糊口啊!对了,你也来找罗丹?有事啊?”孙易懒得跟这个花花犊子绕圈子,虽说自己搞了他的女儿,在名义上,也是自己的便宜老丈人,可对于这种人,确实不用客气,你越客气,他就越能顺杆往上爬。

“啊……不,我就溜达,你去罗丹那啊!”老杜眼睛都闪动着亮光。

“嗯,让她帮着酿了点果酒,看看酿得怎么样了!”孙易有这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老杜就没有借口了,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心里头暗骂,还装贞洁烈女呢,说不定早就跟孙易搞到一块去了,他搞得,自己堂堂沟谷村的村长,怎么就搞不得。

老杜心有不甘地走了,他再混,也不敢跟孙易呲毛了,白天的事大伙都看在眼里头呢,武谷那可是数一数二的大混子,一句话,他这村长都干不下去,说不定还要跑出去躲风头呢,依老卖老的耍横,对武谷这种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

孙易敲敲门,罗丹立刻就打开了大门,手上还握着一把精光闪亮的菜刀,身后跟着两条半大的小狗直呲牙,看是孙易,又摇着尾巴上来撒娇卖萌。

孙易吓了一跳,“大晚上拎菜刀干啥!”

“你跟老杜在外头说话啦?”罗丹心有余悸地问道。

“放心吧,撵走了,以后他要是来找你麻烦,我收拾他!”孙易一边说着一边往屋里头走,“我看看果酒酿成啥样了,我这马上要做生意了,指着它送礼呢!”

“哪有那么快,咋也要隔年才行!”罗丹说着关了门赶紧跟了上去。

孙易其实并不关心果酒啥时候能酿好,这只是一个借口,但是罗丹却很正式是领他到了隔壁屋,果香扑鼻,还有淡淡的,轻微发酵后的香醇味道。

“除了山葡萄之外,我还采了一些灯笼果,高粱果和一些都柿加了进去,算是杂果酒,这样的酒味更香浓一些!”

“嗯,我相信你的手艺,肯定不错!”孙易心不在蔫地道,抽着鼻子又吸了几口才退出了屋子。

两个人站在屋地上谁也没吭声,寂静得吓人,过了好一会,罗丹才喜着勇气抬起头道:“你……你没事吧?听说警察要来抓你!”

“没事!我还以为你不关心我的死活呢!”孙易笑着道,罗丹这一句话出口,登时让他变得开心了起来,原本心里的不舒服也不翼而飞。

“哼!”罗丹娇哼了一声,转身就进了卧室,孙易眼前一亮,难道……于是赶紧跟上去。

刚跨进门,一个黑影扑面而来,伸手接住,软乎乎的,竟然是一套被子,洗得很干净,也很软,被打成了四方形,整整齐齐的,在被子里头,还夹着一千多块钱。

“拿着逃难去吧!”罗丹小脸变得粉红,压低着声音怒喝着。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对我好的!”孙易赶紧放下了手上的被子,“我现在时来运转了,哪里还用得上逃难!”

孙易说着,走上前去,伸手就要去搂罗丹,罗丹赶紧向后缩着身子,“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了!”

“为什么?”孙易一愣,前两次哄得好好的呢。

罗丹拢了一下额头散乱的头发,情绪变得低沉了起来,“我仔细想过了,我们……我们没有未来,也不会有好结果的!你……你带的那个小妹妹很好,听说,你把梦岚也接回来了,还有……还有杜彩霞,她们哪一个都比我强百倍千倍!”

罗丹说着,泪水像珍珠一样从白嫩中带着些许粉红的脸上一颗颗地滚落下来,如果大珠小珠落玉盘,让孙易的心都跟着疼了起来。

孙易上前一步,把罗丹紧紧地搂在怀里,“不行,不行,无论你说什么,都不行!我就相中你了!”

罗丹挣扎着,不让孙易亲在自己的泪水上,努力地推着他,“走吧,你快些走吧,至少……至少也要给我一些考虑的时间!我们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太危险!真的太危险了!”

孙易不想勉强罗丹,想哄她,可是见她态度坚决,又不想让她伤心,轻叹了口气,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啄,让她好好休息,悄悄地退了出去。

老杜一直在不远处监视着,见孙易这么快出来了,有些得意地哼了一声,年纪轻轻的,就是不行,自己一般都能半个小时呢,要不然凭啥搞这些女人。

现在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去打罗丹的主意,孙易的强势崛起暂时打消了他的色心,也只是暂时而已。

虽说孙易现在接了份大生意,可是并没有放弃跑山,人总要干活,只要自己双手挣的钱,心里才最有底。

第二天一大早,在柳母送柳双双过来之后,两人又一次进山,在路上,孙易跟柳双双说了自己接的生意。

柳双双满脸都是掩不住的失望,没有孙易,她一个人根本就无法把那么多的蓝莓采摘回来,一次最多也就几十斤,卖个百多块。

不过柳双双很快就咬了咬道:“没关系,你接着忙你的,那两头黑瞎子跟我也熟了,我可以一个人去的!”

看着脸上稚气未退,却一脸坚毅表情的柳双双,孙易笑了起来,在她的小鼻子上一捏道:“哥说带着你,就会一直把这个季节带过去,放心好了,哥的数学一向学得不好,你可以帮我算个帐什么的,我现在初涉这一行,身边没有信得过的人,你跟着正好!我给你算工资!”

柳双双犹豫了好半天,看着她犹豫纠结的小模样,孙易觉得实在是太可爱了,忍不住搂住了她。

“不行不行!”柳双双推着孙易叫道,深山野林了,喊破嗓子也不怕被人听到,所以柳双双可以尽情地呼喊着。

“那你快说,当不当我的秘书!”孙易按着她,看着楚楚可怜的柳双双。

“好哥哥,别!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这样才乖嘛!”

孙易的心里欢喜,却又有些感叹,若是在城里混的话,这样的美少女,哪里会有这种缘份。

两人玩玩闹闹赶到了地头,开始采摘蓝莓,两头黑瞎子也被教训出来了,只吃给它们那一份饭菜,然后接着去蓝莓丛里头打滚舔食蓝霉汁。

孙易攒了三天的货,这些货都是自己的,借了刘老四的面包车拉装了,又带上了柳双双,一起向镇里赶去,到了镇里,一辆中卡停在路边,上头摆放着一个个的大筐,每个筐里都装满了蓝莓,这一车,怕是得有两三万斤,这一转手,可就是几十万块啊,自己拿三块钱的差价,也有好几万块,这仅仅是三天的时间而已。

柳双双很卖力地清点着货物,然后开车直奔林市,杨经理二话不说,直接就用原来的价格优先收购,而且还直接点了钱,一共卖了五十万,按着比例,孙易拿了七万块,再加上自己采摘的三千斤,还有六万块,自己的资产瞬间就破了十万块。

但是孙易直接就把自己借的钱给还清了,这是走的正式帐目,直接消帐,但是在离开的时候,孙易悄悄地拿出了两万块来塞进了杨经理的兜里头,“老杨,这回可是要多谢谢了,这份就算是谢意,别跟我推辞!千万别推辞!”

看着孙易一脸真诚的样子,杨经理也不客气,直接就收下了,握着孙易的手道:“过阵子还有其它的山货要收,我就认准兄弟你了,保证按着最高收购价走!”

“多谢杨哥了!今天还有事,下回来咱们一定要好好喝点!”

“可别,咱们吃点就行了,我这都快酒精中毒了,咱们又不是外人,没必要拿酒来拼!”杨经理笑着道。

孙易哈哈地笑着告辞了,开车面包车往回走的时候,在路上给了柳双双一千块,这是她帮着忙活一天的工资。

“哥,用不了这些的!我哪能拿这么高的工资!”柳双双不肯接。

“你就拿着吧,你算吧,如果你一个人去采蓝莓,怎么也能采五十斤吧,二十块一斤,就一千块呢,你也没赚着啥!”

孙易这数学水平哪里唬弄得了柳双双,要是没有孙易帮忙的话,出山收购价才八块。

但是孙易坚持,柳双双也就收下了,心中暗暗决定,等上学放假回来,一定要给孙哥带些礼物回来。

其实她哪里知道,对于孙易来说,她最好的礼物早就给过了,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这哪里是用金钱能够衡量的。

孙易回了镇里,先把柳双双放到了梦岚姐那里吃点东西,而他则带着一个大包直接去松鹤楼找了武谷,然后把柳双双算的帐单也拿了出来推过去。

“我那份直接就拿走了,我欠着人家钱呢,有钱就还了,剩下都在这里呢,武哥你看看这帐目对不对!”孙易道。

本文来自看书罔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