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江湖可不好混啦!-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5章:江湖可不好混啦!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15Ctrl+D 收藏本站



孙易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大,嘎吧一声,摄像机成了碎片,里面的存储卡拿了出来,捏成了十几片,一挥手,都塞进了赖黑子的嘴里头。

“给老子吞了!敢来坑我,就要做好挨收拾的准备!”

孙易逼着赖黑子吞了存储卡,从路边又折了一根大姆指粗的柳条,抡圆了就抽了上去,啪啪的响声,打得赖黑子和张凯发出压抑的叫声,可不敢大叫惹来别人,本来面子就丢得差不多了,再被孙易抡上几棍子,连里子也一块丢了。

孙易追了几步就没有再追,黑灯瞎火的,万一是诱敌深入的计策,自己也不一定能挡得住,赖黑子这种人,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什么石灰、大粪之类的都是小意思,甚至耍起狠来,直接杀人都敢。

看到孙易调头回去,赖黑子和张凯又没命地跑了一段,一直出了村,上次被砸坏,还没有完全修好的面包车就停在路边。

两人钻进了车里,赖黑子就开始咳了起来,一边咳还在不停地吐着血,存储卡破损的边缘划破了他的食道,而且两个人的身上,都被姆指粗的柳棍抽出一条条隆起高高的凛子,颜色都是青里透着黑,淤血甚至从皮下都涌了出来,看起来吓人之极。

都是山里的孩子,自然知道柳棍抽人抽不死,可是赖黑子在不停地吐血,这可把张凯吓坏了,赶紧开车向镇里奔去,生怕弄出人命来,自己的混吃混喝混钱还能混上比草可全都靠赖黑子了。

孙易怒冲冲地回去,发现李绮云竟然还没走,有些不安地坐在床上,不停地张望着,看到孙易一脸怒色的回来,吓得赶紧捂住了嘴。

看着李绮云就来气,小小年纪跟人家胡搞瞎搞也就算了,反正搞成啥样也不是自家儿女,她老娘还跟老杜有一腿呢,关自己屁事,但是这回搞到自己头上来了,可就让孙易怒了。

等孙易冲洗了几遍澡回来的时候,李绮云已经不在了,她年纪虽小,但是混的日子可不短了,自然知道自己把孙易得罪得狠了,人家随便搞她一下就当惩罚了。

这会火消了,孙易倒有些后悔了,自己跟赖黑子还有啥区别,自己又不是没有女人的愣头青,怎么什么货都上呢,深深地反省着自己,以后一定要注意,绝不能再犯这种毛病了。

叹着自己还是年青冲动,孙易缓缓地睡了过去,天色刚刚亮就醒了过来,又躺了一会,一点白啃脚丫的时候,把他给啃醒了。

去后园子把荒草收拾了一下子,这才发现,后园子竟然别有洞天啊,茄子一个个的都有一尺多长,豆角更是结得密密麻麻,辣椒等疏菜更是有让人惊讶的庞大。

在阴暗的角落处,还长着一株一尺多高,特别粗壮的植物,开着一嘟噜粉红色的花,看到植物孙易微微一愣,有些眼熟,跑回去把药王册翻了出来,果然找到了对应的,只是要比册子上说的大上几号,看看后面一个专治各种恶肿的药方里头,这种极为罕见的紫苏花还是主药呢。

还是自家风水好,连这种罕见的药材都生长出来了,孙易站在后园子里欣赏着这丰收的喜悦,前面传来了一点白汪汪的叫声,很欢快的样子,不用说,肯定是柳家母女来了。

孙易赶紧跑了过去,果然,母女俩已经在院里了,柳双双正在逗弄着一点白,一点白是好样的,撒欢卖萌无所不用其极。

柳母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孙易啊,今天我就是来送双双的,我就不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没事没事,该去就去,就当是散心了!”孙易赶紧道,心里直骂自己虚伪,自己巴不得她不去呢,自己好干点这样那样的事。

柳母哪里还好意思,昨天去一趟,去的时候是孙易背着,回来的时候是在爬犁上被拉着,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一向要强的女人,哪里能承受这种帮助。

见她已经做出了决定,孙易也就不再强求,二人踏着晨露向山中进发,刚刚过了河,孙易还没等穿衣服呢,柳双双就红着脸,眼神很怪异地看着他,“哥,我帮你擦擦吧,每次你都没有擦到后背,穿上衣服都湿了好大一片!”

柳双双说完,拿着毛巾,低着头不敢看他,快步小跑了过来,而这时,孙易正在拧衣服的水呢。

等回程的时候,柳双双还背着近五十斤的蓝莓,额头见汗,却还背得动,似乎她的身体都比从前好了很多。

按往常一样过了称,直接付了现钱,然后送柳双双回了家,还是没有进村子,柳家母女俩一向都很在意名声。

回了家,孙易翻翻自己的箱底,钱已经没剩下多少了,再这么下去,连柳双双的钱都要欠着了。

放下没钱的烦心事,准备去镇里看看梦岚姐,为了梦岚姐,他甚至连送山葡萄给罗丹这事都暂时放下了。

刚要出去,杜彩霞就一脸幽怨地走了进来,不客气地进了仓房,坐在库边,圆圆的小脸上尽是委屈,小嘴也嘟了起来。

“这是咋了?”孙易赶紧问道。

“哼,你这是有了柳双双那个小姑娘,把我都给忘了,对了,昨天我还看到李绮云从这里离开,走的时候很慢,还捂着下面和后面,你肯定搞了她!你现在女人多啦,就不要我啦!”杜彩霞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你可别瞎说啊,我一个男人不怕,人家小姑娘还在意名声呢!”孙易吓了一跳,赶紧说道。

杜彩霞气得喘了好几口粗气,“就李绮云那种货,还名声呢!”

“我没说李绮云,我说的是柳双双,人家还读书呢,我哪有那么畜牲!”孙易就差指着灯发誓了,但是心里却道,那种畜牲事没干,稍微不畜牲的事却干了。

“好啦好啦!我信你了!”杜彩霞见孙易的脸色凝重,赶紧哄着他,女人肯放下身段的时候,几乎就没有任何下限了。

第二天,孙易借了赵老四的面包车去林市送货,没用现钱,直接顶了帐,杨经理本来非要给的,可是孙易却抹不开那个面子,借了人家的钱不还还占便宜,那成啥事了。

回程的时候,孙易一脸的愁容,跑这一趟没赚着钱,还要搭上油钱,现在他都快要被债给逼疯了,当然,人家杨经理从来都没有提过钱的事情。

由于孙易没啥心情,又怕自己难看的脸色被梦岚姐看到,所以还了车,直接就回了村子,这时候才刚刚下午。

骑着摩托车还没进村呢,杜彩霞就蹬着自行车远远地迎了上来,不停地向他挥着手。

“咋了?”孙易问道。

“你快出去躲躲吧,赖黑子带着派出所的民警来抓你了,说是要告你重伤害,这种重伤害,够判刑了!”杜彩霞急得快要哭出来了,一边说着一边推着孙易,然后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叠钱还有一张卡。

“这有两千块的现钱,卡里是我攒下的一万块,快走快走!躲得远远的,等风头过了再回来!”杜彩霞道,“还有,一定要记着我的电话号!过了风头给我打电话!”

孙易皱着眉头,没想到赖黑子还真是全不顾面子了,干出这种事以后,他以后算是没法再混了,到哪都会被道上的混子们瞧不起,可对于自己来说,却是个大麻烦。

孙易十分坚决地把钱推了回去,“用不着,我回去看看,就算是真判了,也判不了几年,再减减刑,有个一两年也就出来了,哼,坐了牢再出来,名声资历都有了,到时候,我也是武谷那样的大混子,妈比的,少年梦想也实现一下!”

孙易说着,顾不上杜彩霞的高喊,骑着摩托车一溜烟地回了村。

在村口,六婶子就拦住了他,还给他塞了五百块要她快走,孙易仍然是那番话,挡了回去,一直回到自家,接连碰到了七八位村里的叔、婶子,都要他快走,每个人都在给他塞钱,这钱要是都拿着的话,得有几千块了。

孙易的心里暖暖的,至少,咱在村里还不惹人厌,人缘跟老爹比起来丝毫不差。

孙易骑着摩托车直接到了自家门口,一辆警务面包车停在门口,车上还坐着两名民警,赖黑子和张凯缠得跟木乃伊似的蹲在门口,见到孙易阴沉着脸下了摩托车,吓得全身一抖,扑到了警车旁砸着门。

“同志,同志,孙易回来啦,快点抓他!”

“你叫个屁!”一名中年警察走了下来,乡里乡亲的,都认识,孙易隐隐记得,几年前,他还在自家,跟老孙头一起喝过酒呢,好像姓程。

“程警官!”

“小易!”程警官打了个招呼,“赖黑子报警了,说你殴打他了,你们看看,这事能不能私了!都特么熟头巴脑的,报个屁警,我这边还没有立案呢,要是私了不成的话,就得立案了!”

程警官说着,有些厌恶地看了赖黑子一眼,这种没啥本事,全靠耍狠耍无赖的混子,他也看不顺眼,正是因为心中有了偏向,连态度也不一样了,低声向孙易道:“最好私了,我估摸着拿钱就能摆平,我再帮你说说,能少出点!”

程警官这边的话还没有说完,赖黑子就哑着嗓子跳脚大叫了起来,“别想私了,我就是他进监狱,我要整死他!”

“哎!”孙易怒了,晃身就要冲过去,吓得赖黑子一腚墩就坐到了地上,惨叫着向后躲,他算是彻底被孙易给打破了胆子。

“你干什么呢,把我们不当一回事是不是!”另一名年青的,却是生面孔的小警察牛逼哄哄地指着孙易道,“真想进去是不是!”

孙易打量了一下他,不认识,这种刚入行,以为自己很牛逼的小警察最没眼色了。

程警官皱了皱眉头,“小姜,执勤呢,注意你的态度!”

小姜被噎得一滞,但是在老资格面前,也不得不放低了姿态。

“刚从大学毕业分配回来,屁事不懂!”程警官低声解释了一下。

也难怪程警官这种老资格的警官也高看孙易一眼,身为本地的警官,消息很灵通,早听说孙易跟武谷这种大混子杠起来了,而且还占了上风,如果渡过了这一关,不难想像,孙易的成就,肯定不下武谷,这个时候卖点好,送个人情,将来可有大回报的。

赖黑子仗着有两名警官在,不依不饶,一定要报案把孙易抓起来,他和张凯身上的伤痕明显,找明白人问过了,只要咬住了,肯定能把孙易判上几年,所以赖黑子也发了狠,就算是自己的面子不要了,也要把孙易弄翻,报警处理,顶多没面子,可如果这个场子找不回来的话,以后可真不用混了,到哪都成笑柄了。

程警官也没有办法,向孙易道:“私了解决不了,只能回所里了!”

“行,我跟你回去!”孙易倒也光棍,正想找个人帮自己照顾一下一点白的时候,自家的大门突然开了,一个手脚粗壮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淡淡地道:“这事我帮着说和一下吧!”

“武谷?”孙易一愣。

“老武?”程警官也是一愣。

“武老大?”赖黑子更傻了。

谁都没有想到武谷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从孙易的家里走出来。

武谷向程警官点了点头,至于那个小姜,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社会大哥的风范尽显无疑。

“这事就算了吧,小易,你赔他几千块医药费就行了!赖黑子,你说呢?”武谷的声音没什么起伏,就像是在唠家常一样。

赖黑子可以耍狠,却不敢在武谷这种老混子面前耍,人家是一年几百万的大人物,而自己,不过就是靠敲诈勒索过日子的最底层小混子,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赖黑子怎么也想不明白,武谷怎么会这么明显地偏帮着孙易,但是现在武谷这尊大神压下来,让赖黑子有苦都说不出来,只能哭丧着脸点头。

还不等孙易回屋取钱,武谷就直接拿出了两千块交给了程警官,“老程,直接签个和解协议吧,这边还有事呢,对了,回头找到老孙,咱们一起聚聚,挺长时间没聚了!”

“好!好!”程警官也乐得把事情简单化,取出了一个调解协议书,写了几笔,然后让双方各自签名,再把钱交给赖黑子,这事就算完了。

赖黑子和张凯灰溜溜地走了,程警官跟他们打了个招呼,也开着警车走了。

孙易抱着肩膀看着武谷,前阵子还放话让自己卖不出一粒蓝莓,现在竟然找上门来,还送自己这么大一个人情,这里头有古怪,所以他只是冷冷地看着武谷。

“武谷,你打的什么主意?”孙易冷冷地问道。

武谷笑了笑道:“当然是好主意,怎么?上百万的大生意,就站在门口这么谈?”

武谷的话让四周还没有散去的村民倒吸了口冷气,武谷是干大生意的谁都知道,没想到孙易从城里回来没多久,竟然也搭上了这么大的生意,还是武谷上门来谈,这可惊着不少人。

孙易的心头也是一惊,有些搞不清楚这个武谷倒底在打什么主意了。

“怎么?还怕钱咬手?”武谷道。

孙易摇了摇头,“我不干那些缺德带冒烟的事!”孙易先把口子给堵上了。

“蓝莓生意,有什么好缺德的!”武谷轻笑一声道。

“噢,那倒可以谈谈,不过怕是谈不拢,我的果品你收购不了!”孙易说着向院子里走去。

武谷笑了笑,“小伙子还挺有性格的!”

二人进了院子,当院摆了椅子,坐下就开始谈,当武谷一说,孙易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敢情是看上了自己的路子。

收购价二十一斤,这可是高价了,别的果品公司收,十五就是一大关了,这一点他清楚得很。

“你的渠道就不怕废了吗?这可是很得罪人的!”孙易道。

武谷很自信,“蓝莓供不应求,就算你这里不肯合作,别人也一样抢着收!特别是我供应的!”

武谷成竹在胸,自信满满,甚至也影响了孙易,他送了两趟货,也知道,杨经理那边只认自己,就算是武谷去了,也谈不下来这个价。

而事实上,武谷也挺无奈的,他确实出面了,到了林市找过杨经理,杨经理倒也给面子,二人一起聚了一下,却不肯向他露透实情,只是临走的时候,出言轻点了一下,唯有这个孙易来才好使,别人都不行,因为人家可是有大关系的。

这一句大关系,才让武谷决定与孙易合作,混到他这个地步,已经不是简单的致气了,合作赚钱才是最主要的,原本以为孙易就是一只随时能捏死的小蚂蚁,没想到这蚂蚁后头竟然还藏着一头大象。

要不怎么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呢,要是放到从前,孙易压根都不带理会武谷的,自己过着小富既安的日子也挺好,一天天的没个烦心事,最重要的是又不缺女人,所以也就没啥干活的动力。

本文来自看书罓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