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最多十五万!-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4章:最多十五万!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10Ctrl+D 收藏本站



河水越来越浅,终于上了岸,孙易把筏子拽了上来,然后钻进了林子里,把内裤脱下来拧干水,以往都是用大筐随便一挡,若是柳母不来的话,连筐都省了,含都含过,生的都吃过,还怕看吗。复制网址访问

孙易忍着小小的遗憾,带着娘俩向山里头走,在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弹弓子,弹弓子是用榆木树杈做的柄,很强实,能承受住极大的拉力,皮筋是用自行车内胎做成的,足有两指宽,皮子做成的后兜,一石子打出去,能把两指粗的树枝打断,这是为了防止再发大水把人隔住做的准备,在山里,从不怕没吃的。

孙易的弹弓子打得极准,称霸小村长达十年之久,现在随手一弓子打出去,柳双双欢呼一声,拎回来一只拖着花尾巴的野鸡。

这东西一般不飞,受惊的时候,脑袋一低,专门向那些带刺的灌木丛里钻,特别是刺玫这种灌木,一丛丛的,刺极硬,就算是黑瞎子都受不住。

“下回要带个锅啊!”孙易笑道。

“还要带调料!”柳双双蹦蹦跳跳地跑前跑后,突然一指一片晃动的草丛。

孙易一石子打过去,柳双双跑过去哇地尖叫了一声,吓了他一大跳,赶紧跑过去,原来这一石子打的是一只山鼠,加上尾巴足有半尺长,肥硕得很,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不过要吃这东西,是需要很强的心理承受能力,小时候啥都吃,就是不吃老鼠,倒是刘老四胆子大,啥都敢吃。

扔了老鼠,接着向山里走,速度越来越快,但是体弱的柳母已经撑不住了,粗重地喘息着,不时地抹着额头上的汗水,脸色都变得蜡黄了起来,却仍然咬着牙坚持着。

看着性格变得开朗不少的双双,柳母摸摸她的头发,心中有欣慰,更多的却是担心,她是过来人,无论二人的演技怎么样,却也骗不过她的眼睛,女儿这是动了春心,这个年纪易冲突,迟早要出事。

“没事没事,咱们各论各的!”孙易打着圆场,“柳姐,要不这样吧,我背着你,我们要加快点速度了!”

“不用,我还能撑得住!”柳母咬着牙道。

“妈!你这样……这样我很担心!”柳双双看着脸色越来越不对的母亲,声音中都带着哭腔。

孙易笑着道:“柳姐,你这百十斤的重量,我还真不在眼中,你问双双,我一路回来的时候,可以拖着几百斤重的东西一口气走两个小时!”

柳母推脱不过,又不想让女儿失望,只好咬着牙点了点头,心中也暗自庆幸,幸好是在山林里,没有别人看到,否则的话,娘俩的名声都要受损了。

孙易把大筐交给了柳双双,然后弯下腰,柳母面色有些潮红,趴到了孙易的后背上。

没有了柳母的拖累,他们前行的速度快了起来,转过一片小树林,就是一望无际的大草甸子,还有那一片片闪动着蓝色星光的星河。

“哇,这么多!”柳母也吃惊了起来。

“是啊,足够我们忙活了!”孙易有些不舍地放下了柳母,“准备开工吧!”

孙易和柳双双用铁撮子采摘着蓝莓,柳母的身子弱,也没有闲着,把装满的小筐拎回来倒进大筐里。

趁着柳母不在的时候,柳双双向孙易低声道:“你在背我妈的时候,我看到了!”

“小丫头,哪壶不开提哪壶,别瞎琢磨,这个……这个只是男人正常的反应,没那些弯弯道!”孙易教训着她。

柳双双吐了吐舌头,粉红的小舌让孙易的心中一荡,若是没有柳母在的话,怕是又在那样那样了。

正当两个人一边干活一边眉来眼去的时候,柳母突然惊呼了一声,把半筐的蓝莓都扔到天上去,不远处,两只黑糊糊的黑瞎正扒着蓝莓大筐,伸着嘴巴子吃得正欢。

这可都是血汗钱啊,孙易气得拽出了弹弓子,装上石子,二十米开外,正中黑瞎子的后背,打这地方也打不疼,两只黑瞎子伸爪子挠一挠,就接着吃。

孙易放下工具,快步向那里跑,柳母却不停地挥着手,“快跑哇,是黑瞎子!”

“它们就是欠揍!”孙易气得跑了出去,一只一脚,把两只黑瞎子踹得嗷嗷叫唤。

柳双双不顾母亲的劝阻,跑了过来,拿出饭盒,特意多准备了一些饭菜呢,用饼卷上大酱不停地晃动着。

两只黑瞎子颠颠地往过跑,张着大嘴等着柳双双喂它们。

一点白也哼哼着跑了过来,啃着那只母黑瞎子的大腿,小奶牙还没长全,哪啃得动,人家都懒得搭理它。

不过一点白还是找到了好东西,这头母熊似乎生育过不久,竟然还能吸出奶水来,一点白晃着小棍一样的尾巴吃得正欢。

孙易叹了口气,“算了,这也快中午了,准备吃饭吧!”

柳母指着不远处,正围着女儿转的黑瞎子,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可是,还有它们两个!”

“两个赖皮缠,它们应该是不饿,不会攻击人的!也是被我打服了!”孙易笑道,从不远处的火堆里扒拉出一个泥团子来砸来,嫩白的鸡肉闻着就香,两头黑瞎子闻到香气,调头想过来,见是孙易,又不敢靠近,哼哼着直叫唤,而一点白咬住奶水不放,就这么吊在母熊的身上。

“看在你们还知道喂一点白的份上,鸡骨头归你们了!”孙易笑道。

三人坐在草地上的雨衣上吃着午餐,两只黑熊乖巧地蹲在他们前面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孙易不时的挑出一块肉片或是鸡骨头扔过去,黑瞎子一张嘴接了,嚼上两下就咽了,这点东西对于它们庞大的体形来不好干啥的,不过却吃得欢实。

柳母看着都觉得心惊,这可是野生的黑瞎子啊,咋还跟经过训养的小狗一样这么乖巧呢。

柳双双用饼或是干豆腐卷着酱也喂得欢,突然,母熊嗷的一嗓子跳了起来,不停地转悠着,把一点白甩出老远,骨碌了几个圈子爬起来汪汪直叫。

“你喂它啥了?”孙易一愣。

柳双双咧咧嘴,一脸的尴尬,“一不小心,卷了一截葱进去!”

有孙易在这里镇着,两只黑瞎子也老实了,他们在一边采摘蓝莓,两只黑瞎子在另一侧开始打滚,滚得一身都是蓝莓汁,然后再扭头去舔身上的汁液,相互之间并不打扰,不过母熊有的时候会嚎叫一声,然后一点白汪汪地跑远,这一天,可把它吃得撑着了。

看天色差不多了,孙易准备回程了,大筐放在爬犁上,柳母走不动的时候,她也坐上,被孙易拖着走,中途还要再捣腾几趟,跑山本就是累人的活,柳母的身子弱,折腾几趟也累得脸上见汗了。

天擦黑的时候,到了河边,先把蓝莓拽过去,再用筏子把娘俩也带过去,顺道再捉点小鱼打鱼酱。

等进了村子,直接上称算帐,孙易很痛快地把钱给付了,还留她们吃饭,柳母本就觉得尴尬,哪里还会再留下吃饭,人家照顾一个女儿还不够,连老娘也一起照顾了,脸皮薄,如果不是为了女儿,她也不会走这一趟。

送走了娘俩,把蓝莓放好,孙易搬着指头算了起来,还欠着十万块钱呢,这些货用来顶帐还行,但是一个夏天,怎么干也挣不到十万块啊,上哪划拉钱去呢,这可真是一件愁人的事情,实在不行的话……那两头黑瞎子倒是值些钱,再不济,也可以再往山里深入,打几只狍子也能挣点钱。

不过这终究不是正道,可都是保护动物,真要是有举报的,自己可就麻烦了。

孙易在犯愁赚钱的事,镇里的松鹤酒楼,武谷捏着酒杯,眯着眼睛琢磨着,赖黑子坐在他的对面,一脸的媚笑,不停地劝酒让菜。

“你是说,那个小子在林河市找到了门路?直接把果品卖给了北方公司?他的量这么小,怎么卖的?”武谷问道。

赖黑子陪着小子,向张凯使了个眼色,张凯的刀条脸上立刻就堆满了笑容,“武哥,我找人打听了一下,也认识了两个向北方果品送货的人,他们也觉得这事有些不太对劲,那个杨经理可是一个很傲的人,但是对孙易却一直培着小心,前天还在他那里借走了整整十万块!”

“借钱?要干什么?”武谷一愣,脸上都闪过几丝凶色来,如果他要用资金大量收购蓝莓的话,可就是抢自己的饭碗了!

“从顾乐成那里把梦岚给买回来了,玛比的,这小子,还真是上心!竟然花了十万块……”

张凯的话还没有说完,赖黑子一脚就踩到了他的脚趾头上,踩得张凯差点伸着脖子叫出来。

赖黑子陪着笑道:“武哥,这些钱他肯定没有用完,我最近常打听点消息,说不定他想收购蓝莓呢,毕竟他这都有路子了!”

张凯立刻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几乎想扇自己几个耳光子,多好的机会,就这么错过去了。

武谷可是老油条了,哪里会被赖黑子三方两语的就挑拔了,稍一沉吟问道:“孙易那的收购价是多少?”

赖黑子心里嘎蹬一下,暗叫一声不好,但是武谷问话,他又不敢不说,只好硬着头皮道:“二十块一斤!”

武谷也倒吸了口冷气,一般到了果品公司,收购价在十五块就已经是高价了,二十块一斤的,那必须要是品相相当好的才可以,听说是用来制做果干出口的,武谷的路子里,每天撑到一两千斤能卖到二十块,还要挑捡,成本很大。

武谷喝了一口酒,然后淡淡地道:“孙易的事情,我会出手,你们就消停一会吧!”

赖黑子的脸上闪过一丝怒色来,然后又陪着小心道:“当然当然,武哥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来来,咱吃菜,老黄,再给上一盘小柳根!”

“好哩,这盘算我赠送!”黄胖子用最快的速度送上了一盘干炸小柳根,亲自帮着洒上椒盐,乐呵呵地退了出去。

吃过了饭,送走了武谷,张凯在旁边按着裤裆道:“大哥,要不咱们去三山镇吧,听说那的四海楼来了几个陪酒女,挺漂亮的,搞几下子爽爽!”

赖黑子本就黑的脸更黑了,一脚就把张凯踹了个跟头,“搞,一天就知道搞,搞你玛啊!本来好好的一个机会,硬是让你给搞砸了,现在武谷不许我们动孙易,草,这特么叫什么事,我咽不下这口气,你给老子想个主意出来,否则的话你就等着挨搞吧!”

张凯抱着脑袋不敢吭声,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大哥,我倒是有个主意,就看你舍不舍得!”

“啥主意,有屁就放!”赖黑子道。

张凯趴在赖黑子的耳朵低语着,赖黑子听着不停地点着头,“嗯,好主意,反正老子也搞腻了,一个烂货没什么舍不得的,走走,准备东西去!”

张凯赶紧颠颠地跟着上了车,开车直奔在镇里的房子。

孙易回家冲了个澡,天还没有完全黑透,直奔镇里,连刘老四那里都没去,直接就去了梦岚姐的家,还没到地方,杜彩霞就打来了电话,她去孙易那扑了个空,语气很幽怨。

孙易现在哪里有心情去哄她,三言两语打发了,到了梦岚姐家敲敲门,没人应声,再打个电话,原来她已经在刘老四的帮助在,在一家烤串店帮忙。

去串店坐了一会,看着梦岚姐如蝴蝶一样走来走去帮着忙,不时地看他一眼,脸上带着笑意,眉毛弯弯的,眼睛也像月牙一样,比什么都舒服。

由于串店要忙到挺晚,梦岚抽了个空,乖啊乖的就把孙易哄得飘乎乎的,不知怎么的,就乖乖地骑着摩托车回家了。

回家躺在仓房的床上,想着梦岚姐那笑得像在天堂一样的模样,觉得整个人都舒坦了。

他对梦岚姐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和渴求,或者该说有,但是却被压在心底,稍稍想一想都是一种对梦中情人的侮辱。

孙易一个骨碌爬了起来,准备去罗丹那里看看果酒酿得怎么样了,当然,这只是借口,那种味道,还有那种感觉,想想都觉得一阵躁热。

刚准备出门,大门悄悄地开了,一条纤细的人影溜了进来,肯定是杜彩霞,罗丹更不会干这种事情,走得稍近看清了,是李绮云,这个十七岁的小丫头自从看过自己的家伙事之后,总惦记着自己。

白色的雪纺衬衫,崩得紧紧的小纱裤,孙易扫了一眼,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这小丫头片子,全身上下除了这两件,就只剩下小凉鞋了。

“别别,我对这事没兴趣!”孙易嘴上这么说,可是手上却半推半就的,然后忍不住吸了口冷气,这小丫头嘴上功夫不比杜彩霞差,甚至仗着年青,还要超出几分。

孙易就在忍不住要大发兽性的时候,一点白突然从床底下窜了出来,冲着仓房的木头墙壁就扑了过去,还不停地汪汪叫着,仓库的隔壁就是院子外头了,孙易还听到了踩断树枝的动静。

有人在偷看!孙易的心中一惊,暗骂了一声,一把推开了李绮云,翻身就追了出去。

刚刚跳出院子,看着前面奋力奔跑的两条身影,孙易就暗叫一声坏了,一个高高壮壮,一个瘦得像竹杆,从背影认出来了,是赖黑子和张凯。

他们两个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有李绮云主动出面,这里头肯定有事。

孙易发足狂奔,几个呼吸间就追到了他们的身后,飞起一脚,先把赖黑子蹬了一个前趴,摔出七八米远,跟着翻身一扑,又把张凯扑翻在地。

“你们两个想干什么?”孙易冷声问道。

赖黑子呸地吐一口血泥,恨恨地道:“你特么搞我的女人,我来抓奸还不行吗?”

“行,怎么不行!”孙易微微有点尴尬,这事让人按住,总是不太光彩。

在夜色里,孙易模糊地看到张凯正在往怀里塞什么东西,孙易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脚将他踢了个倒仰,一个方方正正的东西也滚落了出来。

赖黑子立刻往上扑,孙易抢先捡了起来,一膝盖顶出去,正顶在赖黑子的下巴上,顶得他脖子都发出嘎吧一声脆响,差点当场断掉,昏昏乎乎的怎么也爬不起来。

孙易打开了这个摄像机,里头好几个文件,打开看看,都是赖黑子和张凯跟不同的女人乱搞时拍下来的,还挺精彩的,其中就有李绮云一个,一前一后,搞得吱哇乱叫。

再往后翻,竟然看到了自己,这小玩意竟然还有红外摄像功能,把自己照得清清楚楚,孙易瞬间冷汗就下来了,这两个人下手挺毒啊。

男女之间这点破事,说是男人在占便宜,但是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的,抓住了证据,女人一告一个准,一判就是七到十年,这两个混蛋已经顾不上道上混的脸面问题了,一门心思地把自己往监狱里头送啊。

看书王小说首发本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