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是不是想死?-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3章:是不是想死?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5Ctrl+D 收藏本站



顾乐城展现出自己最无赖的一面,掐着腰跟几个老娘们对骂而不落下风,最后骂得孙易烦了,飞起一脚就将他踹了个跟头。

“今天老子就给你钱,走,到了民政局,一手交钱,一手办离婚!”

“行行,没问题!”顾乐城立刻就咧嘴笑了起来,“只要钱到了手上,老婆就是你的了,想怎么搞都行!”

人不要脸则无敌,而顾乐城就是无敌的代表,谁还能指望一个穷困潦倒的毒鬼有什么脸皮呢。

只是在林市,自己上哪搞到**万块那么多的钱去,回了镇子上,上刘老四那里借点还行,估计也就几万块。

突然想到杨经理,或许可以先拿些货款。

本来以孙易的性子,是绝干不出这种事情的,但是他一刻也不想让梦岚姐受这种苦了,也能拉一回脸了。

孙易刚要给杨经理打电话,去屋里拿了身份证和户口本的顾乐成就道:“可说好了,十万块,一分不能少!”

“不给你一万多了吗!”孙易怒道。

“什么时候给的?我不知道!”顾乐成抱着膀子装出一副茫然的样子。

“小伙子,我们都看见了,给你做证!”左邻右舍的大叔大婶们叫了起来。

顾乐成跳着脚骂道:“草,关你们屁事,再多嘴多舌,老子点了你们的房子!”

孙易向四周拱拱手,“多谢各位大叔大婶,这事我自己能解决!”孙易说着,伸手抄起一杆铁锹,一脸杀气地道:“你玛比的,敢吞老子的钱!”

顾乐成立刻抱着脑袋向地上一躺,蹬着腿大叫道:“要钱没有,要命就一条,你想要就拿去!”

“小易,算了算了!”看着孙易真要抡锹动手,吓得梦岚一下子跳了起来,抱住了孙易的腰,哪怕被激动的孙易甩得左右乱晃也不撒手,“不值,真的不值得,你快走吧,姐能熬到哪天算哪天!”

孙易气得把铁锹重重地向地上插,整个锹刃都插进了泥土里头,再飞起一脚,把锹把踢断,“行,老子今天就认下这个亏,走,取钱去!”

孙易怒了,一巴掌就把顾乐成拎了起来塞进了车里,把梦岚也半强硬的送上了副驾驶位,开车就出了门。

他们一走,那些邻居们就议论了起来。

“这小伙子看起来挺不错,梦岚熬了这些年,也该熬出头了。”

“可不是,听说顾乐成这个混蛋那玩意还不好使,霸占了梦岚不放,还领人回来要搞她,多畜牲的人才能干出这种事来!”

“一个吸毒的毒鬼,什么事干不出来,亏得那小伙子没动手,真要是不把顾乐成那个干巴猴打死了,给一个毒鬼赔命,可真不值!”

邻居们议论了一阵子,各自回家准备帮饭了。

孙易看看时间,才四点钟,还能赶入及到民政局去办手续,当既给杨经理打了个电话,犹豫了半天才开了口。

一听孙易要借十万块,杨经理连个卡都没打,立刻就拍板同意了下来,马上就可以到公司来取钱。

孙易很尴尬,却也硬着头皮去了果品公司,向杨经理道了谢,这可是雪中送炭呐。

“兄弟你说啥呢,别这么客气,民政局那我有熟人,我给你打个电话,到那直接就办了!”杨经理知道孙易要做的事情,佩服万分,立刻就给自己的熟人打了电话,把事情先安排好了。

孙易也顾不得再多客气,上了车直奔民政局,也幸亏这小城比较小,开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地方,询问财产分配,也没啥财产,梦岚啥也不要,连双袜子都不会带走。

拍了照片,在证件上扣上红红的离婚戳子,这个离婚就算办完了,事情一办完,顾乐成数着那十万块傻乐,孙易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带着梦岚就走。

到了商场,内到外,再到鞋子全部换掉,连袜子和带补丁的内裤都换掉,都扔进了垃圾筒里。

有道是人造衣装马靠鞍,哪怕梦岚姐穿的仅仅是一套最普通的连衣裙,角嘴坡根鞋,可是往那里一站,成熟的女子气息,还有那种她特有的出尘气质,就让孙易久久说不出话来,这才是女人,真正的女人。

“走,咱回沟谷村,我家有地方,就住我那!”孙易道,“新房子很快就能住了!”

梦岚摇了摇头,“不回去,我没脸再回去了,我住镇上吧,帮我租个房子,钱你先帮我垫上,这些钱都算是我借你的,我找个工作先干着,赚了钱还你!”

“梦岚姐,不要再跟我提这个,再提我真的伤心了!”孙易沉声道。

“好好,乖,姐不提了!”梦岚见孙易认真了起来,柔声的哄着他,一如十几年前,温柔的姐姐在哄小孩一样。

孙易这才开心了起来,回去的路上把车开得飞快,吓得梦岚姐一下哄着他,才把车速降了下来。

只用一个小时多一点就跑回了林河镇,到了刘老四店门口,孙易跳下了车,“四哥,还你车!”

“扔门口吧,把钥匙给我!你啥时候用再来开!”刘老四正忙着整理五金件,头也不抬地道。

“四嫂呢?”孙易叫道。

刘老四笑骂道:“你干个屁,还想打你嫂子主意啊,她领孩子去上林村了,看看她老娘!”

“哈哈,我打嫂子主意干什么,四哥快出来,看看谁来了!”孙易压不住欣喜,拽着刘老四出了门,看到梦岚从车上走了下来,刘老四的眼睛都瞪得老大。

“小子……你……草,顾乐成可个滚刀肉!”

“滚刀肉个屁,都离婚了,十万块把事情摆平了!”孙易得意地道。

“你哪来的那么多钱?”刘老四问道,他是知道的,孙易刚盖了房子,虽说卖果子很挣钱,可也不至于几天就赚十万块。

“借的,别提了,兄弟我现在是外债一大堆,一会你再借我个万把千的,梦岚姐还要租房子,再添点东西,看着不起眼,零零散散的也要几千块!”孙易道。

“租个屁房子,直接买一个,我听说,镇上棚户区要改造,先在那里买一个对付着住,过阵子新镇长上任,肯定要动手,估计补助款是没有,但是能落下个新房子!”刘老四低声道。

孙易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棚户区那地方脏乱差,就算是最后重新修整,也不适合居住,梦岚姐不该住那地方,她应该住干净漂亮的楼房。

刘老四摇了摇头,“你小子啊!”

“少年时候的梦想,我小时候就想有一天娶了梦岚姐,然后让她住最好的房子,我小时候认为最好的楼房,就是咱们镇上三道口那的小黄楼!”孙易道。

“行,我打个招呼,今天就能住进去,老段家搬走了,房子要租呢,四百块一个月!两室一厅!”

“行,就他了!等老子有钱了,就把那房子买下来!”孙易立刻拍板给订了下来。

“小易,不用住那么好的房子!”梦岚扯了扯孙易的袖子道。

孙易摇了摇头,“姐,这事你听我的!一定要听我的!”孙易斩钉截铁地道。

梦岚叹了口气,这个男人把自己救出了火海,听他的吧,但是……梦岚的心中涌起一种叫做幸福的感觉,这个男人对自己强硬起来,真的挺有安全感的。

刘老四给老段家打个电话,从他家亲戚那里拿了钥匙,直接就点了一年的房租钱,乡里乡亲的,也用不着签合同那种形式上的东西,而且小镇偏远,房价不高,房租也不高,四百块一个月还是看在这种房子好,地段好,再多走几步,到了镇边上,那里的楼房租价才三百五一个月,小镇上的人,再穷也不会缺一套房子,大多数人还不喜欢楼房,就喜欢住平房,好歹还能种个菜什么的。

到了房子一看,什么都齐全,就连被褥都有,正适合梦岚这种空手走出来的人居住。

看完了房子,刘老四拉着二人到了自己的店里,把门一关,整点熟食,在饭店里要了两菜一汤就开始喝了起来。

孙易跟刘老四也不客气,顺道还从他那里拿了一部闲置下来的手机,在小店里买了一张电话卡给装上,又把自己的电话号存了进去,有事就给自己打电话。

喝完了,趁着梦岚先出门,刘老四领着孙易在后头走,刘老四压低了声音道:“梦岚可是个好女人,比老杜家的强多了,你小子也收收心,跟她好好过日子,这可是个过日子的女人!”

“四哥,我心里有数!”孙易笑道。

刘老四又有些担忧地道:“兄弟,你自己也要有个心理准备,顾乐成那种毒鬼,十万块不够他吸两个月毒的,没钱了,肯定还会来找麻烦!”

月色下,孙易的脸上闪过几丝狠色,狠色一收,淡淡地笑了起来,“放心,他绝对不敢来找自己的麻烦!”

被刘老四一说,孙易动了杀心,顾乐成那种天不收地不管的人,就算是死了,只要没人看到,没什么人会管他,青山何处不能埋个人,捆个石头扔大河里,两天不到黑就会被鱼虾吃个干净。

为了梦岚姐,动点杀心又算什么!孙易暗地里握紧了拳头。

见孙易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刘老四也就放心了,醉眼朦胧下,却没有看到他脸上闪过的那几丝杀气!

刘老四回去睡觉了,孙易送梦岚姐去刚租下来的楼房,小镇晚上九十点钟的时候,已经黑下来了,三三两两的路灯照不亮角落,按理说,这种环境下,正是男人借着酒意耍流氓的时刻,但是现在的孙易,心中只有牵着梦岚姐,夙愿得以达成的幸福感,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龌龊之心。

送她上了楼,梦岚在门口低声道,“隔壁还有个屋子,你可以住那屋!”

孙易探头瞅了瞅,也不知是怎么想的,轻声道:“那个……不在这里住了,我得回去了,明天还要接着跑山呢!要起早的!”

“那我不留你了,回去吧,喝了酒,路上要小心!”梦岚姐也不知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

孙易很不舍地下了楼,回头望望三楼的灯光,还有灯光后那道让自己魂魄颤动的身影,长长地出了口气,然后又给了自己一巴掌,“妈蛋的,胆子都哪去了,还跑山,跑个屁山!”

哪怕是满心后悔,男人也要一口唾沫一个钉,可不能让梦岚姐小瞧了,明天一定要去跑山。

去了刘老四的店门口,骑上摩托车,哼着小调,慢悠悠地骑着车,用了小半个小时才回了村里。

也没有洗澡,裹着衣服就倒在了仓房的床上,满脑子转的都是梦岚姐跟自己以后怎么怎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像童话的结尾,公主与王子幸福地生活了一起,突然间,脑海里赤着身子的杜彩霞跳了出来,吓了孙易一跳。

胡思乱想了,终于睡了过去,一点白爬到了床上,就在他的枕头边上,蜷了身子,把下巴枕在自己的尾巴上。

孙易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在东沟村的柳双双娘俩也不平静,娘俩快到半夜了还在争。

上次发大水,让柳母心有余悸,说什么也不肯再让柳双双进山了,钱是好东西,可没有女儿重要。

柳双双固执地还要去,一天一千多块的收入呢,这么好的赚钱机会,哪里能错过。

最后争了半夜,二人双双妥协,柳双双要去也行,但是柳母必须要跟着,哪怕身体弱,也要跟着一起去。

第二天天刚刚擦亮,娘俩就起来了,做好了饭,吃上一口,再带上足够多的饭菜,由柳双双骑车驮着她一起去了沟谷村。

孙易也在一点白啃脚丫子的微疼中醒了过来,用冷水洗了把脸清醒一下,馒头咸菜大米粥对付了一口,然后整理了一下筐子,却不停地探头向门外看,也不知柳双双还来不来了。

终于,听到车子响起,还有一点白欢快地向门口跑,孙易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这丫头还是来了。

柳双双的俏脸出现在门口,见孙易看着脸,小脸一红,然后故做镇定地推门走了进来,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身劳动服的柳母。

“这是……”孙易暗叫一声不太妙啊。

“孩子再大,当妈的也不放心,我跟你们一块去,小易,你没意见吧!”柳母说这话的时候也有些脸红,女儿都占人家便宜了,现在娘俩一起来占便宜,脸皮薄还真不好意思。

“没意见,当然没意见,欢迎还来不及呢!”孙易赶紧热情地道,虽说心下小有失望,如果柳母不来的话,或许还能再像那天那样发生点什么,虽然牙齿划动有些轻微的疼,可那是痛并快乐着。

柳母一来,立刻就把孙易所有的幻想都给打破了,不过……男人也不能总想那点事不是。

到了大河边上,经过两天的时间,河水虽然还有些混浊,不过水位已经退了下来,只有齐腰深。

孙易扛柳双双趟过去没有任何问题,可关键是还有一个柳母呢,在心里头,可是把她当成了丈母娘,也一起扛过去?

柳双双偷眼看着皱着眉头,一脸纠结模样的孙易,忍不住要偷笑,当孙易看过来,二人的目光对视在一起,像是触了电一样,酥酥麻麻的偏又舍不得挪开。

最终,孙易叹了口气,还是干不出来扛丈母娘的事情,“用筏子吧,能经得住几百斤的果子,带你们两个应该不成问题,但是你们要小心,千万不要载在河水里,下游不到三十米河流就变急了,掉下去我怕来不及救人!”

孙易说着,把运果品的筏子拽了过来,用枯木和树枝简单扎起来的,简陋得要命,而且踏上去,还会有及膝的水涌上来,使得娘俩只能在颠簸的筏子努力地站着,根本就无法蹲或坐。

孙易想了想,把绳子拿了出来,挽了个绳扣给她们抓好。

孙易有些别扭地扭着身子下了河,然后把筏子绳套套挽在手上,背在肩头,在河水里,绳子是绝不能套在身上的,万一出现意外,根本就来不及解绳子。

拽着筏子,身体一发力,筏子落水,然后被河水冲得向下游漂去,孙易全身的肌肉崩了起来,肌肉纤维鼓起弹跳着,筏子几乎是瞬间就停在了河水里,呈小角度的斜线跟在他的身侧不到两米外。

柳双双瞪着眼睛看着尽情展示肌肉,一步一个脚印向河对岸走去的孙易,连刘母都忍不住看得呆住了,当她无意中看到女儿望来的目光时,心中一颤,羞意上涌,然后啪地给了她一巴掌,“抓好了!别四处瞎看!”

柳双双嘻嘻一笑,一手紧抓着绳扣,另一手紧紧地抱住了母亲。

本书源自看书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