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人家有个好爹-乡野春潮 网赌AG作弊|优惠,ag8.com环亚娱乐|官方,ag平台服务|官网

乡野春潮

第52章:人家有个好爹

落魄小书童2017-5-26 16:3:0Ctrl+D 收藏本站



杨经理豪爽地笑着道,“兄弟你也别客气,这种果品就这么回事,称高点低点的事,下回你多送我百多斤就完了!”

“行,就这么说定了!一会我请你喝酒!”孙易道。

“哈哈,赚了钱,当然要请酒!”杨经理热情地道。

命人把果子入库,然后出纳直接算帐,会计出钱,不到半个小时,厚厚的两叠钱就到了孙易的手上,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回摸这么多的钱呢,心里也不由得感憾,几天的蓝莓采摘,再加上出门遇贵人,竟然直接把盖房子的钱给赚回来,好好干上一夏天,怎么也能赚个七八万块,也算是小有身家了。

孙易得了钱,拉着杨经理去喝酒,两人找了一个名声在外,味美料足的小店坐定,先上两瓶泸州老窖,酒过三巡,杨经理开始话里话外地打探着孙易跟苏子墨的关系。

苏子墨,不过就是随便伸伸手救的一个娘们,要说这娘们有什么不一样的,就是长得漂亮,那身材没得说,也唯有柳双双可以用青春纤弱跟她拼一下,罗丹都要稍逊一筹,杜彩霞跟她比都上不了台面,。

孙易敞亮仗义,可是他并不傻,哪里啥话都外兜,再说了,不过就是一斤52度的老窖,还放不翻他。

孙易只是故做神秘地摇着头,坚决不肯透露一丁点的口风,杨经理想用酒放翻孙易套消息没套成,反倒被孙易灌了两斤酒下去给放翻了。

把人拖到车里,送回了果品公司,扔沙发上呼呼地大睡了起来,孙易身上带着酒气,却脸不红走路不晃,快走出去的时候想起来了,回头问前台的小妹,“那个嘴唇薄薄的,个子不高,还化着妆的那个女的哪去了?”

“噢,你说张姐啊,杨经理把她辞退了,你那天刚走,就辞退她了!”前台小妹笑眯眯地道,而且还很开心的样子,显然,这个张姐不怎么受人欢迎。

孙易呵呵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出了公司,上了面包车开车就走,城市小,只要不出事,也没什么交警管酒不酒驾的,孙易现在连驾照还没有呢,完全就是野路子出身的。

刚刚走到红绿灯停下车,车窗梆梆地被敲响了,孙易一扭头,吓了一跳,这不是瘦黄牙吗?上回被自己打落了一嘴牙齿,这会豁着嘴,张嘴一笑都透着一股吓人劲。

落下了车窗,孙易冷冷地看着他,把瘦黄牙吓得一缩脖子,“哥,哥,您是大哥,我真没啥恶意,就是有点生意找你!”

“你的生意,我可没兴趣!”孙易哼了一声,如果不是自己力气够大,上回就要被坑了。

正好绿灯亮起,孙易开车就走,瘦黄牙骑着一个破烂的小踏板在后头一个劲地追,还不停地挥着手,孙易被缠得烂了,靠边停车,握着拳头就下车了,这小子就是欠揍。

“哥,别打别打,这生意可是好事,美女,有美女,给钱就有美女,绝对自愿的!”瘦黄牙叫道。

“就你那德性的,能找什么美女!老子还缺美女吗!”孙易不屑地道,别的不说,就罗丹和柳双双,就不是一般的风尘女子能比的。

“当然是美女,我老婆!”瘦黄牙呲牙一乐,满口的大豁牙子看着更让人闹心了。

“滚犊子,你这熊样,能找个什么老婆!”孙易气得笑了起来。

“别啊别啊!”瘦黄牙拉住了要走的孙易,“我老婆当年也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大美人,五百块,你可以搞一宿,想咋搞都行,咱们先看照片!”

瘦黄牙生怕孙易反悔,赶紧拿出了照片,看到照片中那个衣着陈旧的美妇,孙易如同被雷劈了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瘦黄牙一脸的得意,还装逼呢,看到照片不一样被震住了,话说,也只有这个强悍的小子才能压得住自己的老婆,不至于让自己的打算落空,五百块啊,够自己溜两天小冰了。

孙易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瘦黄牙,用连自己听着都觉得渗人的声音道:“你领多少人打过你老婆了?”

###第36章:人先跟我走!

瘦黄牙拍着胸脯道,“没有,绝对没有,说真的,以前也领过几个,只是……我那个老婆有些……嘿嘿,我相信,大哥你肯定能降得住!”

“卖不卖!”孙易道。

“啊?”瘦黄牙一愣。

“我问你卖不卖,多少钱能把老婆卖给我,我缺个暖被窝的!”孙易道。

瘦黄牙的脸上一喜,不停地搓着手,呲着漏风的嘴乐得不知怎么样才好了,转了两个圈子才道,“兄弟,不是我要高价,你看我老婆这身材,这模样,而且家里家外的啥都能干,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我这个人吧,这东西不好使,娶回家以后也没有搞过,还是个处哩,嗯……其实也算不上处,我用假东西捅过几回,我保证,就几回,还紧得很,绝不松!”

“少废话,多少钱!”孙易越听火越大,几乎就要动手了,看这家伙柴火杆一样的身材,自己怕收不住手,一拳把他打死,给一个瘾君子赔罪,怎么都不划算。

“十万块,不二价!”瘦黄牙伸出两根食指,搭了一个十字,此时的他瘦黄的脸上面色刚毅,甚至还带着视死如归的气势。

“好,带我去!”孙易眼睛都没眨就给定了下来。

瘦黄牙把小踏板塞到了面包车的后厢里头,想往副驾挤,孙易瞪了他一眼,一个口臭浓重的人也想往自己的身边挤,活腻了吧。

瘦黄牙一缩脖子赶紧跟小踏板做伴去了,然后不停地指着路。

“对了,姓夏的那两个人呢,我还等着他们找麻烦呢!”孙易淡淡地道。

瘦黄牙一脸的黄色,“可别提了,第二天就被逮进去了,听说要判上十几年呢!”

“噢?”孙易一愣,以为是苏子墨报了警。

“不是,他那个厂子被查封了,说是使用有毒化工原料,还是具有什么黑设会性质团伙,没有十几年都出不来!”

孙易听着瘦黄牙的唠叨,心里头一琢磨,难不成是这个苏子墨出手了?能够影响到公案和法院,那能量可不小啊,也许是他们真的犯了事呢!

孙易放下了这个念头,不时地从后视镜里看着一脸做春秋大梦的瘦黄牙一眼,心中冷笑了一块,从他把照片递给自己的时候,自己就知道他是谁了,正是梦岚姐的男人顾乐城。

梦岚姐是他们这一代少年的梦中情人,无数次的梦中,梦岚姐都会走进去,温柔如水。

时隔多年,现在要再一次见到梦岚姐了,孙易觉得自己很紧张,手都有些抖了,梦岚姐是他遇到过的,最好的女孩,可是命运多折,竟然会嫁给一个毒鬼,幸亏这个毒鬼那玩意不好使,要不然的话,自己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城市不大,开车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市郊的一个平房处,平房的院子很大,房子也大,却破旧不堪,玻璃碎了,用塑料布钉的,看得出来,曾经的主人也有过一段辉煌,说来也是,吸毒的,一般的家境又哪吸得起,一口下去,几百块就没了。

没有几万块,都撑不了一个月,顾乐城混成现在这模样,为了毒,什么都不顾了,老婆能卖上十万块,已经是相当大的一笔钱了,放到十年前,顾乐城还真不把这些钱放在眼里。

车停到了院子里,院子被收拾得很干净,碎砖铺成的走道两边,还种着各种时令疏菜,连菜垄都打得整整齐齐。

“都是我老婆弄的,看看这手艺,放到家里,绝对不亏!”顾乐成嘿嘿地笑着,一溜小跑到了门口,打开了门却不敢进去。

“兄弟,要小心啊!”顾乐成道。

孙易随手抽出五百块来塞到了他的手上,“走吧,没你什么事了!”

“兄弟真爽利!”顾乐成乐得牙花子都露出来了,拿了钱,力气都足了,一个人就把小踏板给搬了下来,然后踩着小踏板一溜烟的就没了影子,至于老婆,有吸毒重要吗。

孙易走进了屋子里,进门就是厨房,同样是砖石铺成的地面,空空如野,只有一灶一锅一案板,剩下的什么都没有,连个电饭锅都没有,哪怕如此,也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打个滚都沾不了多少灰。

推开旁边的门进了屋,一名少妇坐在炕沿上,手上拿着一把菜刀,菜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面色冷静,但是手压得却深,脖子上已经开始流血了。

“我男人不像样,但是我还有人性,想搞我也行,搞我的尸体!”女人的声音微微有些暗哑,眼睛瞪得大大的,毫无惊恐,或许她早已没有了泪,也早就没有对死亡的恐惧之心。

孙易叹了口气,摊了摊手,“梦岚姐,还认识我吗?”孙易道。

坐在炕沿上的少妇眯着眼睛看了看,眼中多了些神彩,张了张嘴却不敢认。

孙易一眼就认出来了她,走上前去,轻轻地把菜刀拿了下来,然后伸手捂住了她脖子上的伤口,在她的脖子上,还有同样的伤痕好几处,而且都是贴在动脉血管处,划得深一点,怕是命就保不住了。

孙易的鼻子一酸,差点流下泪来,托着梦岚姐的下巴,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她。

梦岚姐比自己大三岁,自己二十三岁,梦岚姐二十六岁,本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可是眼角却有了淡淡的鱼尾纹,收拾得干净,却是一身陈旧,甚至还打了补丁的衣服,甚至还能看到臃肿的衣服上还有洗不去的油渍,不知是谁扔掉的衣服,现在却穿到了她的身上,梦岚姐不该这样,从不该这样。

“梦岚姐,还记得在沟谷村,那个趴在墙头偷看你洗澡,却被你泼了一身水的孙易吗?”

梦岚的眼睛一下子瞪得大大的,连鱼尾纹都消失了,“小易,是你?你不是去念大学了吗?我以为……”

“打架被开除了,这样也好,城里不是咱能混了,还是咱家好,活着舒坦!”孙易笑着道,松开了梦岚姐,向后退了两步细细地打量着她。

梦岚姐不是那种千里挑一的大美人,却丰满而又有风韵,她所透露出来的气质,就像是画中仙一样,看着她,什么火气都没有了。

梦岚被孙易盯得不好意思,悄悄地把左脚收到了右脚后面,她穿着一双胶鞋,鞋帮已经开线了,就连里面的袜子也带着补丁。

在梦岚如仙一样的气质下,他什么怒气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心酸,酸得骨头都要烂成了渣,泪水再也忍不住,从他的脸上滑落了下来。

梦岚站了起来,轻轻地叹了口气,柔柔地给他擦去落下的泪,看着她显得粗糙的双手,甚至还有手臂上的伤口,七尺男儿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身子向前一扑,搂住了到自己鼻尖那么高的梦岚,哭得像个孩子。

“乖啊乖,别哭了!”梦岚这一句话,让他哭得更厉害了,他想起小时候,自己买块豆腐,不小心摔碎了,怕回家挨打,坐在路边哭,那时同样还小的梦岚姐就像现在这样,搂着自己,拍着后背,柔柔地说一声,乖啊乖,别哭了。

孙易把心中的酸意通过泪水全部宣泄了出去,拉着她的手坐在炕沿上,没有任何的绮意,只是这么拉着她说着话,询问着她这些年经历的事情。

梦岚没有哭,平平淡淡地把她所经历的说了出来,毒鬼丈夫,隔三差五带个男人回来,自己把刀横在脖子上,谁要动手,自己一死罢了。

家里什么都没有,满屋子翻不出一毛钱来,所有的东西都卖掉了拿去吸毒,就连院里的菜种子,都是邻居看她可怜送的,她活着,咬着牙活着,只要活着,总能看到希望。

孙易握着她的手,力量越来越大,甚至握得她骨节都发出了脆响声,梦岚的脸色都没有变,她这些年经历的痛苦,早已经超越了肉踢。

两个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直到下午,肚子饿得咕咕叫,孙易才想起来吃饭,不由分说,拉着梦岚姐就要出去吃饭。

“不,被邻居看到不好!”梦岚不停地摇着头。

孙易哈哈地大笑了两声,“还有什么不好的,再等我一个月,我保证让你过上不一样的生活,跟一个毒鬼,能有什么好日子,他这么折腾,早晚有一天会卖了你!”

孙易说着,强行拉着梦岚姐向外走去,上了车,直接进了市区,找了一家门面很大的饭店,点了十几个菜,梦岚连说够了够了,但是孙易还一口气点下去,专挑贵的,看起来有食欲的点。

“没事!”孙易拍拍腰包,兜里有钱,底气也足。

一顿饭吃了足足两个小时,孙易没怎么吃,只是一个劲地给梦岚夹菜,到了晚上五点多钟才吃完。

看着满桌子的剩菜,梦岚觉得有些可惜,还想打包,孙易没让,开着车又把她送了回去。

顾乐成已经回来了,精神很亢奋地在院子里转来转去,看到孙易带着自己的老婆从外面回来,立刻松了口气,还以为他把自己的老婆给带走了。

看着他拉着梦岚的手,顾乐成有些吃惊,自家老婆性子刚烈,动不动就要寻死,死了就不值钱了,可是没想到竟然会被这小子拉着手还不反抗,这里头有事,肯定有事!

梦岚早就想甩开手了,可是被孙易紧紧地拉着不放开,进了院子,把包里的一万多块都掏了出来,在手上哗啦啦的抖动着,顾乐成的眼睛都直了,他看到的可不是钱,而是一包包的粉末,可以让人直登极乐的粉末。

“大兄弟就是敞亮,住我这,就住我这了!住一个月都没有问题!”顾乐成乐呵呵地伸手就要去接票子。

孙易的手一抖,啪地一下,钞票打在他削瘦的脸上,把他打得脑袋一歪,嘴里都见血了。

脸上仍然带着笑,还是媚笑,这是财神爷,而且还是用票子打的,打得好,打得真爽,用票子把自己砸死才好呢。

孙易不客气地道:“人我买了!这是定金,明天把钱给你送来,人先跟我走!”

顾乐成立刻将脑袋摇成了波浪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大哥您可是大人物,真要是反悔了,我上哪找你去!”

“我特么还差你的钱,我还怕你纠缠不清呢!”孙易用票子啪啪的又在他脸上抽了几下,顾乐成被抽得满嘴是血也不松口,左右邻居趴在院墙上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心里解气。

“小伙子,再多抽几下子,看着过瘾,玛的,前天还偷我家的大鹅,眼看着他抱着大鹅跑了还不承认!”隔壁的婶子怒吼着。

“谁偷你家大鹅了,别不要脸瞎说!”顾乐成一抹满嘴的血掐着腰叫道,能跟老娘们对骂,可见他有多么的不要脸了,一般的男人碰到四五十岁的老娘们骂街,除了气死没别的选择。

本文来自看书罓小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